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火凤流炎
    这一道漆黑的身影越过了楚泽布下的神识却没有惊动这些神识,如同鬼魅一样潜入了楚泽的洞府以后身影留下了一道道魔意,看了一眼这个华美的洞府身影羡慕的叹了口气盘坐在洞府中,楚泽刚刚坐过的修炼地感受着楚泽遗留下来的一些气息,这道身影沙哑的声音在洞府也是慢慢的回荡。

    “一日一年九十载星辰海中九千年楚泽你在第七峰历经了九十年时间,但是我在别的地方已经把这一段时间彻底的补足一定给你一个极大的惊喜,北大陆最年轻的五级凝玉大师么我在宗门大比中等着你。”

    看着楚泽洞府内布下的一些阵法以及掩藏踪迹的印文,黑影摇了摇头五官被面具遮住但是面具都因为黑影的愤怒有些隐隐的变形,身影叹了口气看着手中不断鼓荡的一道气息嘴角牵出一抹诡异的幅度,一丝紫气闪动随着远处一道气息慢慢回转黑影摇了摇头消失在洞府中。

    北元宗除了第七峰以外其余每座剑锋上都搭起了巨大的比武台,一座座巨大的殿堂中各种阵法被搬到了比武台附近直接用作了防护阵法,原本潜藏在各处的北元宗内门强者纷纷从闭关的地方出来,手中闪过了一抹淡淡的光芒这些人开始充当起了北元宗的执法者。

    楚泽前世的秘法剑阵越发反复一些一生二二生四缓缓的运转到了百道剑影,最后不断的转动剑阵中一股股气息不断的磅礴转动,化作了一千道剑气形成了一个类似于修士经脉的大阵,每一道鼓荡的剑意对应着一处经脉剑阵越发的磅礴。

    而楚泽经脉随着剑阵的出现每一道剑意中都有一丝剑意融入了楚泽的经脉,每一道剑意出现每一丝经脉也开始慢慢的暴起,在楚泽的经脉中形成了一道道细小的剑阵不断的运转,巨大的痛楚传来楚泽都不知道全身那里痛苦如同被雷电击打一样。

    楚泽神念一动开始利用这些剑意摧毁楚泽经脉中一些细小的裂纹,被破坏的这些经脉并没有彻底的断绝反而是在楚泽调动的精纯灵气下,开始着如同凤凰涅槃一样的重生楚泽忍着巨大的痛楚,拿出了当年第一次见面时洺燕赠予的一根火凤羽毛,羽毛中的火凤流炎虽然比不上凤凰一族真正的涅槃圣火,但是火凤流炎的重生之力对于现在的楚泽绝对够用了。

    虽然齐阳话语中对于这一根羽毛极为贬低但是楚泽心中自然明白这种火凤羽毛的珍贵,手中闪过一道光芒这道羽毛在经脉需要浴火重生时用出才是最合适的,楚泽已经筹措了很久但是在第七峰中的灵气还是少了一些天威的力量。

    第七峰其实只是一个巨大的阵法而已吸收无尽灵气的同时也把灵气中蕴含的一缕缕天威带走,而楚泽运起秘法时需要的就是这些天威否则在第七峰中灵气更加精纯,手中划过一抹混沌灵气感受到这一根火凤羽翼的炽热。

    楚泽的眼中也有了一抹浓浓的震撼而山洞中无比磅礴的灵气,也是被楚泽如此的鲸吞海吸造成了一股股淡淡的波澜,数百年没有动荡的山洞中一股股隐晦的气息扫过楚泽了的阵法,感到了一抹惊讶但是这些意识没有任何表示又慢慢的沉寂下去。

    北元宗中正是这样只要修士已经得到的机缘而且修士的天资可以拥有这种机缘,那么整个宗门的高层绝对不会和修士进行抢夺的,楚泽开始慢慢调息将**的状态慢慢回复到了一个巅峰的状态。

    眼中闪过一道考量感受到体内的经脉都已经被剑意包裹,楚泽熔炼火凤羽毛的一步也是慢慢开始手中的混沌灵气划过一抹炽热,虽然比不上火凤羽翼的灼烧但是混沌灵气中灵气却是直接代表了寂灭的意味,靠近了火凤羽毛时楚泽直接感到了一股悲怆的气息传来。

    一只栩栩如生的火凤虚影出现在楚泽面前火凤身后一颗高大的梧桐树傲立在天地间,巨大的梧桐树散发着无尽的威压远处数千棵梧桐树如同臣民朝拜帝王一样,小一些的每一棵梧桐树上面都有一只火凤如同朝拜先祖一样叩拜着巨大的火凤,这个火凤族群的实力即便是随意泄露的一丝气息都让楚泽感到了震悚。

    这些火凤似乎无忧无虑的修炼并且陷入了一种无限并且盲目的强大,没有本命梧桐的火凤比起拥有本命梧桐的火凤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一切的修行准则在这些火凤面前似乎都不存在对于这些火凤来说强大才是唯一的。

    但是楚泽看着这一幕幕居然感到了一股莫名的熟悉这一幕似曾相识,而最让楚泽疑惑的还是这些火凤的修炼太过逆天了,即便是每只火凤都拥有本命梧桐也不会有如此可怖的提升,而一切的疑惑随着一只巨大的瞳孔出现有了答案。

    道的气息居然在火凤一族再次出现上一次看到道还是明白混沌空间来源的时候,那一次的道是一个男子的形象这次的道则是化成了一个瞳孔,虽然样子不同但是相同的是道依然无比强大只是一道目光划过,巨大的火凤直接被湮灭其余的火凤在这一道目光下也是化作了点点灵气融入了瞳孔中,梧桐树在第二道目光时彻底断裂不再挺直化作了一地的木屑,所有的盛景全部湮灭在烟尘中火凤与梧桐似乎从没有存在过一样,这片火凤一族的族地也是彻底化作了一片死地,所有强盛的气息在瞬息间化作了空寂瞳孔彻底巡视一番又在虚空中停留了很长的时间。

    无尽的岁月以后瞳孔缓缓闭上消失在火凤的族地一切化作了死寂梧桐不在火凤消亡,但无尽的岁月以后死寂的火凤祖地突然出现了一点火光和一抹绿意,一声悲鸣再次出现在楚泽耳边不断的回荡一道背影出现在楚泽面前,苍老的手穿破了无形的壁障带走了残存的火光与绿意,楚泽感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传来居然是洺燕的气息。

    一切的景象慢慢破碎楚泽的神魂也是被抛出了这一层空间,联合起在混沌空间中看到的一幕幕豢养两个字突然出现在楚泽的心中,而楚泽的混沌空间中也有了一抹浓郁的悲伤意味,楚泽叹了口气瞬间明白了一切原来是混沌空间感受到了火凤羽毛的悲凉,才拉着楚泽去到了那一层空间中将火凤一族当年的景象彻底重现。

    而随着楚泽心中涌起了悲凉面前的这一根火凤羽翼忽然化作了流炎,落在了楚泽的手中成为了数道赤色的光芒灌注到了楚泽的经脉中,火凤流炎入体比起刚才经脉断裂的痛苦强了千百倍,赤色的流炎融入楚泽的体内一道道赤色流转不断的融合在楚泽断裂的经脉上。

    如今的楚泽如同修为尽废一样全身的紫气随着经脉的破裂,瞬息间全身的修为也在不断的坠落到了练气七层而且不断的再降低,而楚泽神魂的动荡随着修为的降低对于这具身体的不适应也越发明显一些,眼中闪过一抹无奈只能强行将神魂按在体内经脉的修复只是片刻的时间,要是神魂突然离体对于这具身体的掌控就会回到最开始的时候,手中打出一道道神魂锁链将神魂彻底的束缚在身体中,巨大的痛楚传来如今楚泽的身体也开始难以容纳如今无比磅礴的神魂,一道道光芒流转流炎根据楚泽的神念接引直接涌入了楚泽的经脉中,火凤流炎的强大也是暂时的稳固了楚泽的身体以及神魂的波动。

    流炎中突然出现的一丝漆黑火焰也让楚泽的眼中充满了惊喜,这一根火凤羽毛居然有着真正凤凰一族的涅槃圣火,赤色流炎把楚泽的身体作为了炼丹炉把经脉当成了药材开始熔炼楚泽的经脉,火凤流炎煅烧楚泽的经脉让一丝丝黑色的杂质从楚泽经脉中出现,

    一瞬间被奔涌的这些火凤流炎彻底的吞噬留下了更加坚韧,而一丝涅槃圣火靠近楚泽的经脉裂缝如同枯木逢春一样填补着楚泽的经脉裂缝,手中不断运转的一道道手诀将这些涅槃圣火彻底堵绝在楚泽体内没有丝毫的浪费,只是运出了一丝涅槃圣火存放在混沌空间中有任何的好东西楚泽都要留下来一些。

    神念一动经脉一寸一寸的慢慢复原楚泽的眼中也有了一抹喜意,如今重新愈合的经脉吸收了涅槃圣火以后不仅可以支撑楚泽如今的战斗,而且可以负荷更强大的力量暂时涌入楚泽的经脉增强楚泽的实力。

    随着紫气重新充盈在经脉中如同奔腾的大江大河一样,而且灵气的流转越发的快了一些楚泽眼中一动一道剑气一息间挥出,只是一道剑气的释放速度就比起原来快了将近七分之一,而且这些剑气的变动还只是最表面的一些东西,楚泽眼中闪过一抹一道道光芒手中又重新运起了一道道印文,印文掠过楚泽的身体时一抹灵气鼓荡楚泽的气息越发鼓荡一些,就在楚泽的修炼刚刚告一段落的时候灵泉中突然有了异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