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三天
    “传送开始……”

    我的脑海之中开始想起来了最后的声音,紧接着我就感觉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个过程特别神奇,有点像是几乎睡着了的那种感觉一样,你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jin ru到梦想之中了,你或许觉得自己还有意识,但你又不知道自己的意识到底是不是清醒的,还是说这只是梦的一部分。

    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了夜总会的里面,我浑身都感觉到无比酸痛,有点像是喝多了的感觉,我揉了揉眼睛,心说这一个梦还真的是太漫长了,跟真的一样,可惜啊,现在梦醒了,我还是要回到普通人的生活,欠了一屁股的钱,没正经工作,这就是我需要面对的现实。

    我起身就想赶快去干活,如果被经理看到我现在这样,又肯定是一顿臭骂,我爬了起来,却发现夜总会好像不太对劲。

    这里,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

    如果是别的地方,或许这里是可能一个人都没有的,但是我工作的夜总会绝对不会,这是一个不论白天黑夜都有泡在这里的人的地方,我皱了皱眉头,起身朝外面走了几步。

    里面的确没人,我走到了门口,发现这里贴了一个封条,我撕开封条走了出去,在大街上的我竟然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门口坐着一个老大爷,我之前见过他,经常来这里散步,我就问:“大爷,那个啥,这里怎么了啊?”

    大爷看见我,吓了一跳:“哎呀呀,小伙子!你怎么进去了!这里都贴了封条了,不能进去的。”

    “为什么?”

    “呵呵,年轻人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告诉你吧,这里出了命案,公安局的人来了,把这里给封上了,谁都不让进去了,你怎么这么大胆啊,要是被看见,这是要坐牢的!”

    我皱眉头问:“大爷,这是多久的事情了?”

    “嗯……好几天了吧。”

    “好几天了……”

    我开始纳闷,我jin ru到绝地求生世界的那天,的确是发生了命案,大花被一个酒鬼给杀了,但是这是好几天前的事情了?难道我经历的一切并不是做梦吗?

    我一摸自己的口袋,顿时就明白了,一切都不是做梦,都是真实发生的。

    我的口袋里面装着两个东西,一个是吃剩下的一**止疼药,还有一个瞄准镜。

    这是一个四倍光学瞄准镜,是当时修莹莹偷偷拿下来,然后塞给我的,后来她又冒着生命危险给我捡了一把98k回来,于是我这个瞄准镜就没用上,这么一直装在口袋里,我都忘了。

    这东西是真实存在,货真价实的,不可能是我的幻觉,也就是说,绝地求生的世界真的存在,我并不是做梦吗?

    更新最7…快上z;

    我还在琢磨着,就听见旁边有一个人喊我:“侯山林!你怎么在这里?快点,把他给我抓起来!送到公安局里去!”

    我转头一看,发现那竟然是我的经理,我对经理本能还是有一种恐惧感的,就说:“你抓我干什么啊?我怎么了?”

    “你怎么了?夜总会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鬼鬼祟祟的消失了,这件事情你绝对脱不了干系!有什么话跟我去公安局里说。”

    然后我就被他带到了公安局,在公安局里,我算是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大概的了解了一下。

    出事的那天晚上是三天前,大花,也就是我们这里陪酒的一个小姐,和平时一样的去陪一个老客户,结果这个老客户嗑多了,神志不清了,就在房间里乱挥一个酒**子,这个酒**子划伤了大花脖子上的动脉,大花最终在医院里抢救无效,失血过多而死。

    大花是在夜总会里唯一一个不欺负我的人,当然了,我知道,大花并不是对我有什么意思,她只是很善良而已,我声音**的问道:“那个杀了大花的人呢?”

    “哦,那个人啊,已经释放了。”

    我目瞪口呆:“什么?已经释放了?”

    一个年轻的人一边给我做笔录,一边说:“是啊,别这么大惊小怪的行不行,首先呢,你的那个朋友,什么大花的,她那天也喝多了,而且也磕嗨了,而且她有一大堆的前科,又没有亲人,死一个这种人,谁都不会在意的,其次呢,就是那个人并不是有意为之的,最后判了一个过失,还有其他的罪名,不过这个老哥身份可是很硬的,已经交钱出去了。”

    “交钱出去了?”

    “是啊,反正那也是一个没人在意的小姐,多来点钱打发打发,很多人都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唉,这种事情咱们就别想了,你知道那个哥们儿花了多少钱吗?那可真的是天文数字。”

    我低着头:“天文数字?比一条人命还值钱吗?”

    “对咯!就是比人命值钱,因为人也是高低贵贱啊,有的人就是比较贱,比较便宜。”

    我瞪了他一眼,语气开始变得生硬下来:“兄弟,我看你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份上,不追究你什么,如果你再乱说话,你就要吃苦头了。”

    他愣了一下,吓了一跳的样子,马上就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多说什么了,而我也是对自己的表现感觉很吃惊,因为我好像之前不是这样的一个人来着,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的呢?

    这个年轻人没说什么,不过旁边的老警官立刻不乐意了,说:“搞什么?敢威胁我们么?我告诉你,这就是现实,不服你去跟那个人干啊,人家有钱,弄死你都行。”

    我这时已经起身了,对这两个人冷冰冰的说道:“把那个人的名字告诉我。”

    “我……”

    “我说了,把那个人的名字告诉我!”

    “不好意思,根据规定,我们是不能……”

    我的语气逐渐冰冷了下来:“你是不是想让我说第三次?”

    年轻的警官立刻报给我了一个名字,黄博兴,是一个早年间的混子,现在搞起来了,开了一家公司,但是之前的那种脾性还是改不了的,在道上也很有名,外号是小姐杀手,玩的时候各种下狠手去折磨别人。

    我点了点头,默默的记住了这个名字,然后就开始配合他们的工作了。

    他们之所以找我来,是因为那天出了事情之后我就不见踪影了,抱着那种肯定做贼才会心虚的想法,所以他们很好奇我是不是参与到了其中的什么。

    我肯定是不能告诉他们我经历了什么,而且就算是我说了,他们也肯定不信,于是我编了一个借口,就说那天我实在是太害怕了,第一次看到那么血腥的场面,就给吓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