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摆姿势
    我就说我害怕的不行了,于是就跑了,这几天才回过神来,于是就回来了。

    这个借口倒也没什么毛病,因为这本身也不是一个需要被怀疑的案件,那个黄博兴都已经招供了,所以他们做了一些记录,然后就让我走了。

    我走在大街上,就开始琢磨这第一件事情了。

    黄博兴,这个杀掉大花之后仍然逍遥的人,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但是我知道这件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我必须要做好充足的准备才行。

    我回到了家中,已经好几天没回来,家里到处都是灰尘了,我刚刚到家坐下,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了那个四倍镜和止疼药,准备好好的研究一下这两个东西,结果就听见当当当的一连串急促的敲门声,我一听这个敲门的频率就知道是谁,于是我赶快去开了门。

    我这时又恢复到了平时自己的性格,赔笑说道:“那个什么,姐姐,你别着急,真的马上就有了。”

    敲门的人是一个三十多岁,但看起来却只有二十多的风韵犹存的女人,她穿了一身居家睡衣,松松垮垮的,不过便是这样的打扮,也让仍旧是没能掩饰住她性格的身材。

    她靠在门框上,摆出了一个妖娆的s型的姿态,对我轻柔的说:“哎哟,小弟弟啊,你可算是回来了,你不在的这几天呢,姐姐这可是一顿胡思乱想啊,真的是差点就没忍住呢

    我已经习惯了她这样,急忙摆手

    “你少给老娘废话,你的房租是打算什么时候交?你知道拖了多久了吗?”

    “我知道我知道……”我急忙配笑着说道:“房东,真的快了,我现在已经在想办法了,过几天就给你弄到钱。”

    “呵呵呵,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骗?”

    “没有啊,你怎么是很好骗呢?”

    “那你还***说这种话?”房东姐姐的脸色一变,对我恶狠狠的说道:“我再给你三天时间,交不上房租,我立刻把你东西扔出去!听见了没?”

    我叹了一口气,其实这个房东姐姐的人还是很好的,是我的确拖欠的时间太长了,我在这里已经是连续三个月都没交一毛钱的房租了,所以她能容忍我到现在,也是很不容易,但是我现在真的没办法,我只能点头说道:“是是是,我一定交上。”

    “哎呀,我真的是不知道你都在搞些什么,这么大个人了,天天欠这么多钱。”

    这也是我的痛楚,我说:“没办法啊,前两年我妈生病了,我又没找到我爸,根本没人管她,我只能借钱给她看病,那一阵子看病的钱真的是太贵了,我都借高利贷了,她去世了之后我一直是在想尽办法还钱,房东,我真的会给你房租的,过几天我就发工资了,我工资到手,立刻就全都交给你。”

    房东知道我的身世,她的脸色缓和了一些,说:“也不用都给我,好歹给你自己留点生活费,不然你要饿死啊?”

    “我……”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知道你是真穷,你看你这个家里还剩下个什么东西,一个家电都没有。”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说:“本来还有一个电视机,让高利贷的人给抢走了,不过我还是要住在这里的,因为我妈的骨灰盒还在里面,我总不能让她跟我一起睡大街吧。”

    “咦,这是什么东西啊?最近是不是有闲钱了?都知道玩这个了?”房东姐姐发现了我放在床上的四倍镜,好奇的拿了起来。

    一提起这个东西我是真的有点虚,完全不知道怎么解释它的存在,于是我急忙说:“没什么没什么,是……对了,是我的朋友放在这里的,我觉得吧,房东大姐,朋友托我保管的东西,我们还是别动了,不然坏了怎么办?”

    我说着就把四倍镜给拿了回来,房东姐姐白了我一眼,摇了摇身体,说:“谁稀罕呢,破玩意儿。”

    不得不说,虽然房东的年龄是有点大,但是她的身材是真的好,而且长相也非常完美

    z…

    我在好奇之下拿起了四倍镜,去照了一下房东姐姐,结果这么一照,我直接鼻血都快出来了。

    这个四倍镜竟然是失去了放大的功能,看到的画面都是正常大小,但是让我吃惊无比的是,房东姐姐的样子出现在四倍镜的镜头里的时候,她身上的衣物竟然都是半透明的!

    我仔细看了一眼,确定那就是半透明的

    这一下我是彻底把持不住了

    我急忙把眼睛挪开,我的脸都红了起来,房东姐姐二话不说,上来就朝着我的脑袋拍了一下,她就说道:“不是,你小子搞什么呢?在这里一惊一乍的,你手里的这到底是一个什么玩意?”

    我这才想起来,刚才的我样子真的是太奇怪了,各种用四倍镜去看她,她肯定把我当成神经病了,于是我急忙想了一个理由借口,就说道:“不是,这个镜头看起来有点脏了,我是仔细的检查一下镜头,不是在看你。”

    “呵呵,我还以为你小子这是在偷窥姐姐我呢。”房东姐姐笑了笑,然后说道:“好了,快点想办法把房租交上来,不然我说到做到,把你给赶出去。”

    她一边说着一边就转身要离开这个地方,而在这个时候,我也是急忙叫住了她,说道:“等一下!”

    “又怎么了?”

    “不是,姐姐,我是想实验一下这个东西的焦距怎么样,能不能麻烦你再待在这里站几分钟啊?我看一下就行了。”

    “哎呀,你说你啊,不交房租还这么麻烦,我真的应该去换个租客,好了,说吧,我要怎么做?需要摆姿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