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手下留情
    我们在毒圈里艰难的跑着,一直到我们两个人都彻底的坚持不住了,毒素是对我们身体和内心的双重摧残,胖子最终直接是倒在了地上,然后他对我说了一句:“兄弟,我走不动了,别管我了,你往前跑吧。”

    我也坚持不住了,说:“算了,我说实话我早就没劲了,死了也行,没想到我最后竟然是跟你死在了一起。”

    “哈哈,兄弟,你还不知道吧,老子自从见到你的第一面起,就有这种不好的感觉了,老子就觉得早晚有一天我会栽到你的手里面,真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咱俩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啊?”我发现自己有点想不起来了。

    “呵呵,记不住了吧,那一次老子去你们夜总会,你把人家要的酒给送错桌子了,那帮客人和你们经理一起在门口训你呢,那几个客人好像是喝多了,最后还动手打了你,你挨打之后在门口抽烟呢,老子就过去和你要了一根烟,聊了两句算认识了。”

    我咧嘴笑了一下:“抽烟啊……呵呵,这么说你还是挺善良的,知道我那个时候心情不好,想开导开导我。”

    “个你能不能别把你的主观思维加到老子的身上,老子就是当时出门急,没带烟,就想找你蹭一根烟。”

    我白了胖子一眼,然后就倒在地上安静的等死了,也不知道这种感觉过去了多久,我感觉身体都轻飘飘的了,结果一个汽车的声音行驶了过来,把我和胖子都吵醒了,我马上想到,这应该也是一个跑毒的人,但是人家有车,人家能跑出去,我和胖子就不行了。

    但是后来我就听见车的声音怎么好像越来越近,朝着我们这边开过来了?我还在想这辆车不会停在我们身边吧?结果还真的停下来了……

    我听到车上传来了一声:“侯山林?是你吗?”

    我艰难的爬起来看了一眼:“谁啊?”

    我就看到这是一个女孩,但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女孩,她似乎认识我的样子,从车上跳了下来,这个女孩的长相我已经看不清楚了,只能看清她是一头淡绿色的头发,特别的显眼,她对我说:“侯山林?你怎么了?”

    “我……”

    “嗨,看我这个问题问的,吃毒吃多了吧,这个死胖子是不是你朋友?如果不是的话我就帮你补上一枪。”

    我真的以为胖子已经死了呢,结果这时候胖子忽然又开口说话了:“是是是,我们俩是铁哥们儿,一起出生入死的铁哥们儿,真的,别补枪啊,这里抢人头又没用,你还能加积分啥的吗?”

    女孩呵呵一笑:“这么贫,看来是侯山林的朋友了,而且你误会我了,我给你补上一枪,是为了你好啊,你想啊,你现在这么痛苦,我只是让你快点结束痛苦而已,还浪费我子弹呢。”

    面对这么冷冰冰的女人,胖子一下子就怂了,说:“大姐,别这样,仁慈一点吧。”

    这个女人抓住了我的胳膊,把我给架了起来,然后就往车上扔,这是一辆有后斗的吉普车,和游戏里面出现过的吉普车看起来不太一样,她把我一边往车上放,一边对胖子说:“死胖子,这么说吧,如果你能爬上这辆车,我就拉着你走,如果你没力气了,那就算了,反正本姑娘是抬不动你。”

    “你!”

    胖子看样子是想骂一句,但是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胖子闭上了嘴巴,直接从地上就窜了起来,我都看傻了,想不到胖子也会有这么灵活的一面,他直接是跳上了吉普车的后斗,然后直接就躺在了里面。

    女人把我扶上了车,放在了副驾驶,然后她就开着车带着我们走了。

    她看起来非常的娴熟,时不时的低头看看手表上的坐标,调整适当的位置,她几乎是没有用多久的时间就把车开出了毒圈,然后继续朝着一个地方开去。

    在出了毒圈之后,我呼吸到了新鲜空气,终于是有力气说话了,我虚弱的问:“你是谁?”

    “不认识我了?”

    “我……我好像从来就没有认识过你。”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当时是校草级别的人物,玩过的女人太多了,不认识我呢也正常,毕竟像我这么一个丑小鸭怎么会入你的法眼呢?”

    “我真的不认识你。”

    “我叫薛萌,想起来了吧。”

    我心里面真的是纳闷无比,因为从她的语气听起来的话,我们两个人应该是非常熟悉的人才对,但是我真的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人啊,我转过头看了看她,最标志性的就是她绿色的发色,一头干净利索的短发,皮肤是小麦色,穿了一个紧身衣,身材非常的结实性感,胯骨很宽,不太像是中国人的身材。

    整体来说她的长相是比较偏中性的,满分十分至少也是九点五分以上的,我如果见过这样的人,肯定会有很深刻的印象才对吧,我念了一下她的名字:“薛萌?”

    “是啊,我的侯校草,真的是贵人多忘事啊。”

    “薛萌,我虽然听你名字挺熟悉的,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

    她露出了一个吃惊的表情,转过头看了看我,然后对我说道:“不会吧,你的记忆被清除了吗?这……这怎么可能啊!”

    正l版r,首v3发

    “我的记忆被清除了?”

    “是啊,在那个学校里,成绩不好,或者说水平比较差的人的记忆都被清除了,但是这些人绝对不包括你。”

    “为什么?”

    “因为当时你的成绩是全学校第一,准确的来说,你的整体排名是在整个亚洲的第一名,而且全世界的话,你也是前三的水平,所以说不管是谁的记忆都有可能被清除,但是你是不可能的。”

    我心里面无比的那纳闷,缓了好半天我才说了一句:“对不起,薛萌女士,我是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这个时候薛萌一下子就把车给停住了,我往周围一看,发现我们是来到了一条河边,薛萌就对我说道:“到站啦!下车吧。”

    胖子在后斗还问呢:“前面的乘客们,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停车了?是不是该交车费了?”

    “交个屁的车费,死胖子,如果不拉你这二百斤的话,我们早就到了。”

    “呵呵呵,尊敬的原谅色女士,老子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老子不止二百斤。”

    “原谅色?”我转过头看了一眼薛萌的头发,心说这个胖子还真敢说啊。

    果然,薛萌不动声色的给手枪上了一发子弹,然后对准了胖子。

    胖子急忙大喊:“不敢了不敢了!女侠手下留情!饶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