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告诉我吧
    “后来……”

    我着急的问道:“后来到底怎么了啊?”

    薛萌苦笑了一下,然后就回忆起来了之前发生的那些画面,那一天的经历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了,本来以薛萌的本事,她是可以轻轻松松的活到最后的,但是无奈在那一场世界之中,最后能够幸存的人数太少了,只有四个人,而薛萌如果想带上我和胖子一起出来的话,她就必须要打败那个纳兰狰狞的队伍才行。

    薛萌缓了一口气,说道:“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你中枪倒地了,我知道如果想让你活命的话,就必须要用最快的速度结束那一个世界,传送回到现实世界,只有回来了,你才能安全,这也是我之前得出来的结论,不管你在那个世界里受到了什么伤害,中了多少枪也好,缺胳膊少腿了也好,等你被传送回来的时候,都是完好无损的。”

    我心里还有点感动,有一种过意不去的感觉,就对薛萌说:“谢谢了……这件事情真的是太对不起你了,你本来很轻松就能出来,但是为了我,也是为了我的私欲,你还要承担这么大的风险,纳兰狰狞最后死了吗?”

    薛萌看着我,我在这一刻忽然从她的脸上获得了一些表情,这些表情都是一些很微妙的变化,不过被我给捕捉到了,我忽然在这一刻冒出了一个特殊的想法,那就是这个薛萌,会告诉我实话吗?她会不会骗我?

    想到了这里,我更是无比认真的看着薛萌,我想就算她要骗我,我也要用我的眼神让她心虚!

    薛萌没有回答我,我又问了一遍:“纳兰狰狞死了吗?”

    薛萌这个时候才开口,说:“我割开他脖子了……”

    “哦,好吧!”我点了点头,这才安心了下来,纳兰狰狞死了,之前的事情也就这样算结束了……

    而就在这时,我的脑海之中忽然冒出来了一个想法,我直接就瞪了一眼薛萌,大声的说:“纳兰狰狞没死!对不对!”

    是的,如果纳兰狰狞已经死了,他的确被杀了,那么薛萌肯定会说他已经死了,薛萌是没有必要这样更换一种说法的,薛萌说的只是割开了纳兰狰狞的脖子,并没有说他死了。

    薛萌这时嘴唇动了动,我继续瞪着她,最后她无奈了,就耸了耸肩膀,对我说:“没错,纳兰没有死,我的确割开他的脖子了,但是在我割开他脖子的那一刻……剩下的那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死了,忽然我们就全都被传送走了,呵呵,我刚才说的,只要是被送回到了现实世界,不管什么伤口都会被治愈。”

    “我靠!”我狠狠的拍了一下车,愤怒的说道:“也就是说……纳兰狰狞有可能死了,也有可能没死?”

    “对,最后的事情发生的太快了,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他最后死了没有……”

    *

    我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的表情都在忍不住**着,我的目的就是最后杀掉纳兰报仇,但是他现在却很有可能活着。

    薛萌特别担心的看着我,对我说:“你生气了吗?”

    “我当然生气啊!”

    “对不起……”

    我愣了一下,立马对薛萌说:“不是不是,什么对不起啊?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薛萌叹了一口气,说:“我……因为我没有杀掉纳兰啊,对不起,如果你想怪我,或者要我怎么样的话,都可以。”

    我特别纳闷的看着薛萌,就说道:“不是,这件事情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啊,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这件事情本身我就已经很麻烦你了,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啊,你想啊,本来我可能连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所以等于是你救了我的命,你还帮我去报仇,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你为什么要跟我道歉啊?”

    “我……”薛萌的脸上莫名其妙的浮现出来了一丝丝委屈的表情,这个委屈的表情挂在了她这种坚强的脸上,看起来还真的是很有反差的。

    我一下子心软了,内心也特别的感动,我对薛萌说:“薛萌,你真的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你付出了这么多,但是还觉得对我付出的不够,你不用这样的,这件事情本身就和你没有关系,如果纳兰死了,那我就欠你一个人情,我一定会想办法回报你的,如果纳兰没死,那我会去亲手杀掉纳兰,然后我也欠你一个人情。”

    薛萌看着我,过了好半天才动了动嘴唇,说:“侯山林……你真变了……”

    “我变什么了?”

    我还没说完呢,薛萌却一下子就抱住了我,她的胳膊特别用力,几乎是死死的把我给勒住了,她把脸埋在了我的衣服里,我们紧紧的靠在了一起,她身上的温度和呼吸我都能清晰的感觉到。

    “你变的……你变得更好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这样的场景是理所应当的,虽然我也不知道到底理所应当在什么地方,我拍了拍薛萌的肩膀,说:“好了好了,听你的语气嘛,我们应该是很熟悉的人,但是我的确是想不起来了,不过既然都是我,那我也要承担起来,薛萌,如果以前的我伤害了你,或者是做了什么很过分的事情,我向你道歉!”

    在我眼里是女杀手女强人的薛萌,突然是毫无征兆的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我有点不知所措,只能是拍一拍薛萌的肩膀安慰她。

    薛萌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哭了好半天才停下来,我故意想逗逗她,就说:“你是不是天秤座啊?两面人格,刚才还女飙车党呢,现在又变成哭鼻子党了?”

    “嘿嘿嘿,去你的。”薛萌捶了我一下,把眼泪一擦,说:“我只是想起来了之前的事情,感觉太不容易了。”

    我的表情无比的认真,对薛萌说道:“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告诉我,不然真的能把我给急死。”

    薛萌叹了一口气,对我说:“其实从我的角度来说的话,现在的你反而是幸福的,不知道以前的事情,对于你来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你是不知道从前都发生过什么事情,就可以心安理得继续活下去了,我们这些人,活的可都是不太心安理得的。”

    我立刻摇头,说:“你不明白我的这种感觉,你换位思考一下,你是我的话你能忍得住吗?反正我是忍不住,我宁肯不心安理得,告诉我吧,薛萌。”

    我的语气都是带着一点点的祈求了,薛萌最终才点头同意,说:“好吧……我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