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有车了
    肖旭东在后面特别不理解的追着问我,说:“不是,我是真的搞不懂你,你现在收拾东西还有什么必要吗?你是觉得我们还能活着出去还是怎么?你自己想想,你现在有车吗?有交通工具吗?这可是沙漠,人两天不喝水就能渴死,就算是我们一路都能找到水源,我们还能跑得过毒圈吗?”

    我已经收拾好了东西,说:“毒圈毒不死我。”

    “为什么毒不死你啊?你是修炼了什么武功秘籍吗?”

    我抬头看着天空,烈日当空,仿佛要把一切都给晒裂一样,然而在平时玩游戏的时候,我们是感觉不到这一切的。我说:“因为我不是普通人。”

    “你不是普通人?呵呵呵,那你是什么?你真把自己当成主角了,主角能上天入地,你能干什么?”

    我把背包背在了身上,对他说:“我能活下去……你走不走,不走就把你的那一份食物给我。”

    肖旭东没有说话,但他也还是默默的背上了背包,我看了一眼毒圈的方向,确定了一个大概的方位,我把摩托车扶了起来,和他一起上了车,摩托车的前轮被打爆了,但还能骑,只是方向特别难控制,我就这样骑着这一辆爆胎的摩托车,骑了大概三十多分钟左右,最后前轮终于支撑不住,车圈直接变形,我没有抓住车把直接就连人带车直接摔倒了。

    好在速度压根就不快,我们都没事,我们在路边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稍微的休息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我们的物资。

    枪我们是有的,我有一把akm,不到五十发的子弹,而肖旭东这里有一把ump和一把手枪,加起来是六十多发子弹,除此之外我们的身上还有一**能量饮料,一桶水和一盒饼干,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喝了一口水,对肖旭东说:“毒圈马上就开始刷了,我们是在地图的最边缘,而第一个毒圈大概在地区的右下方,也就是说我们需要走不少的路才能到达安全区。”

    肖旭东也喝了一口水,说:“我还是那句话,不可能走过去啊,这么远,我们半路会被渴死的,除非这一路我们会找到车。”

    我笑了笑:“和刚才比较起来你还是有长进的嘛,心里好歹有一点希望了,不过我很遗憾的告诉你,比起渴死,我估计我们会先一步被毒死,话说你可能还不知道,一共我来这个世界三次,三次都吃毒了,都快习惯了,休息好了我们就走吧。”

    肖旭东无奈的苦笑:“老哥啊,我真的挺搞不懂你的,明知道是死,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我咧嘴一笑:“你不是说了嘛,因为我是主角啊,我就不信这一路碰不见一辆车。”

    我的话仿佛是一句神奇的flag,一句毒奶出去了,我和肖旭东足足是走了四五个小时的路,我们从中午一直走到了晚上天黑,黑到什么都看不见了,我们还是没有找到一辆车,而沙漠里的天气也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恶劣,我们两个人在一条看不见尽头的公路边上,不光是没找到任何建筑,连路边的一个小房子都没有找到,我们两个人最后什么都看不见了,只能停下来在马路上睡一觉。

    马路把我的后背硌的生疼,但最让我难以忍受的还是沙漠的天气,白天是阳光的暴晒,而到了晚上气温是骤然下降,再加上路上时不时的有风吹过来,我们身体下面就是马路,简直是没有一点保温的办法,我们的体温很快就直线下降,这一晚上我们几乎都没有睡着,就仿佛是一个永无止境的噩梦一样,第二天早上,我赫然发现自己发烧了。

    肖旭东的身体状况看起来也不太好,在高烧之下,我感觉头痛欲裂,而且时不时的有恶心干呕的情况,肖旭东也挺替我着急的,自己主动说把他的那一份水分给我,我摇了摇头说不用,这么一点水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

    肖旭东就说让我把那唯一的一**能量饮料给喝了,我还是拒绝了,就说还不到最关键的时候。

    然后我们继续踏上了赶路的过程,对于交通便利的现代人来说,连续走路半个小时那已经很累了,走路一个小时简直是噩梦,连续走路五六个小时那简直是不能想象的事情,而背着一个沉重的背包连续走路五六个小时,那绝对是一件能让人崩溃的事情。

    一路上我也无数次的想过放弃,我能感觉到从一开始我在走路还能有所思考,到了后来我已经变成了一个行尸走肉,只是麻木的重复着双脚的动作,而我的双脚也是摸起了一堆血泡,每走一步都好像是踏在了针板上,都是钻心的疼痛。

    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一切,我仿佛就是能忍下来,在这样的步行中,我甚至是想起来了薛萌对我说的话,曾经的我可是创造过奇迹的,我从无人生还的深林里走了出来,还有力气去杀了对方的指挥官,这样的我难道会在这种地方倒下吗?

    肖旭东在路上也是说过无数次要放弃,不过他每一次说放弃,我就说可以让他把背包和枪都交给我,他就不好意思继续往下说了,只能是闭嘴继续赶路,而他提议要扔掉枪和武器这些话也是被我给拒绝了,因为我很明确的告诉他,我是要报仇的人,而不单纯的只是想为了自己活下去。

    后来我们的身体严重的脱水,并且在暴晒之下,我们身上的皮肤都已经因为干燥而暴起,甚至是都被晒破了,我嘴里的舌头仿佛变成了一块没有直觉的砖头,我们两个人一路上尽量的控制了饮水量,不过我们的两桶水也还是在第三天的时候就所剩无几了,因为这个消耗太大了。

    @,看xl正/s版章n节ra上i7

    而通过手表上的时间我也是知道,毒圈快来了。

    在没有毒圈,光是恶劣的天气之下我们都难以承受,如果毒圈来了,在痛苦的双重煎熬之下,我们两个人是必死无疑的。

    我看了一眼手表,发现沙漠地图真的是太狠了,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猛然发现,原来整个地图剩下的人只有不到七十个人了,这可才是第一个毒圈,竟然就已经淘汰了如此多的人。

    难道我们的命运真的就这样了吗?我们沿着公路走了这么长的时间竟然都没有发现一辆车,我们真的要死了吗?

    这个时候,肖旭东忽然喊了一句:“老哥!前面有车了!有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