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当牛做马
    房东的妹妹都看傻了,就说道:“我……我没看错吧,你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我没有搭理她,而是对这两个人说道:“不好意思,我们好像没有那么熟悉吧,所以说你们也不用客套了,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那个人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就说道:“行,那我也不废话了,我先东西给您放下,一点小小的礼品。”

    说实话,被一个至少大我二十岁的人叫您,这是一种挺奇怪的感觉,于是我就摆了摆手,说:“行,你要是愿意放下就放吧,什么事情,说吧。”

    周顺咳嗽了一声,然后就对我说道:“侯先生,是这样的,上一次你在医院里面的施展的那几手,我都看在眼里,真的是太厉害了,其实不瞒您说,我的孩子最近也是出现了和修莹莹小姐差不多的反应,所以我想请您高抬贵手,也帮我孩子看看,因为的确已经很多天了,我们找了很多国内的专家,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你可能误会了,我不是什么医生,上一次的情况是比较特殊的,我不是什么都能治好的。”

    周顺一下子着急了,就说道:“我明白您的意思,虽然我们周家只是修家下面的一个小分支,但是在钱这方面我是绝对不会让您吃亏的,您随便开价就行了,我不会还口的。”

    “这不是价格问题。”

    “一千万?两千万?还是更多?只要您能救我孩子的命,你随便说就行了。”

    在一旁的中年女人也是忍不住了,直接就喊道:“你这个人,分明就是不想救我的孩子,如果我的孩子出了什么事情,我一定会和你拼了!”

    丈夫急忙拦住了自己已经抓狂的妻子,就急忙说道:“不好意思啊,侯先生,她有点太激动了,不过您这边随便开价就可以,只要是我们能给的,就绝对不会还价。”

    一旁的女人说:“呵呵,你不用说这么多,两千万,只要是你能救活我的孩子,两千万立刻就打给你!”

    这个女人的态度当然是没问题的,因为在她的眼里面,两千万这个数字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了,而且就算是对于他们周家这种很有钱的家庭来说,两千万也的确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所以给出两千万这个数字的,那绝对已经不是一般人能拒绝的了。

    但是我肯定不一样,主要是因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我的确不知道怎么去救人,我又不是一个医生,另外一方面,现在我还真的没那么缺钱,我欠的钱都已经还上了,于是我直接摇头,说:“不好意思,请回吧。”

    那个女人愣了一下,看样子真的是被我这一句话给气的够呛,周顺这个人也是一步一步摸爬滚打上来的,所以自然也是能屈能伸,周顺就点头说:“等一下,等一下,不好意思,侯先生,因为孩子生病了,所以我们都是特别特别的着急,这样吧,侯先生,您就去看一眼,看完了之后再做决定,好吗?这俗话说的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也不能见死不救啊,是不是?”

    我犹豫了一下,这个时候房东的妹妹已经着急了,她急忙就跑到我身边对我说:“你傻啊,好几千万呢,你挣了这么多钱给我姐姐一点也好啊,你就去看看,真的,对了,还没有给你自我介绍呢,我叫方静!”

    我苦笑了一下,心说这个人也真的是太直接了当了,刚才连跟我说话都不愿意,现在都主动告诉我她名字了,我耸了耸肩膀,然后对周顺说:“行吧,带我去看看,但是我还是那一句话,这件事情别报什么希望。”

    *正;a版首`/发we

    “是是是,您跟我走吧,您也别太客气了,那天的画面我都看到了,您这可是把国内一流的专家给啪啪的打脸啊,修家的千金一下子就被您给治好了!”

    “巧合。”

    房东的妹妹方静转过头看着我,嘴唇**的说道:“你还认识修家的人吗?还是修家的千金?”

    我其实刚才忍了半天了,我对方静认真的说道:“我认识修家的人,但是这没有什么好骄傲的,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其实反过来想想,修家的人认识我才是应该骄傲的,是不是?”

    我说完这话之后就没有搭理她,然后跟着周顺上了车。

    周顺的确是一个暴发户的样子,开了一辆宾利,方静在坐上这辆车的时候都傻眼了,赶快拍了好几张自拍,周顺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自然是能看出来我们的关系,但他现在也是有求于人,于是看起来是特别特别的恭敬,连方静都是一块就给捧起来了。

    我们到了一家医院,然后上了楼,进了病房,周顺就说:“唉,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我觉得这个病情和修家千金很像,您给看看,到底有没有办法,我们家一直是多少代的单传,我可不想到了我这一辈就断后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啊,侯先生,您一定要帮帮我……”

    我在这个时候忽然就看到,在病床上竟然是躺着一个我前几天才见过的人,这个人不是周大少吗?

    前几天我刚刚从公安局里面出来就碰见了这个周大少,这样一想,他们两个人都姓周,而且身世也很像,只不过当时我看周大少的年龄很大,就没有往这方面想。

    周顺一看我的反应,表情就已经有点尴尬了,他对我点了点头,说道:“那个,侯先生之前是见过我家孩子?”

    “嗯,何止是见过啊。”我摆了摆手,说:“周大少差点让两条狗咬死我。”

    周顺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其实他心里面也很清楚自己的孩子是一个什么人,那已经不能用地痞流氓来形容了,平时周大少的罪过的人那真的是可以组个团了,每一次都是自己去擦屁股,周顺刚才还想,周大少千万别得罪过这个人,结果没想到,还是没躲开。

    周顺脸色非常难看,就在这个时候,他扑腾一下子竟然是跪在了地上,然后就对我说:“侯先生!算我求你了,我真的不能没有这个孩子,我知道他平时是得罪过很多人,但是这个孩子的内心还是善良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这事就过去吧,只要您救了我孩子,以后我们家给您当牛做马都没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