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治愈功能
    忽然间,房间里面一个黑影朝着我就冲了过来,我这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直接就方了,房间里面的灯光本身就比较微弱,太细致的东西我也看不清楚,不过这一下子我还是看见了,从房间里面窜出来的,并不是一个什么人,而是一种动物!

    是的,这个体型,我一下子就辨认出来了,这是一条蛇!

    说时迟那时快,我根本就顾不得想我的房间里面为什么会有蛇,总之这一下子我是用尽了自己的全力,拼命的去躲闪,这一条蛇的速度很快,张开它的血盆大口朝着我就来了。

    幸亏我的速度要比之前快多了,几乎是闪电般的,我竟然是躲开了蛇的这一口,它直接撞在了我身后的门上,但是很显然,这一下是把它给激怒了一样,这一条蛇直接朝着我竖了起来,做好了要再一次进攻的打算。

    并且让我感觉到后怕的是,这一条蛇的样子我太熟悉不过了,不光是我,只要是平时看什么动物世界的人,都能认出来这一条蛇的样子,这是一条眼镜王蛇!

    如果说要给天底下所有的剧毒的动物排名一下的话,眼镜王蛇不能说是排到第一第二名吧,也至少是前十名的标准,而我现在所看到的,就是一条十分标准的眼镜王蛇的样子,它高高的扬起自己的脖子,并且不停的朝着我吐着信子,随时准备进攻。

    这种工具可是实实在在的,所以在这一瞬间,我是真的感觉到自己可能凉了,难道我就要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吗?不行,这样绝对不行!我是这么容易就能倒下的人吗?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心里想不管怎么着,我***一定要把这一条蛇的攻击给躲过去!

    蛇在下一秒钟,朝着我猛的弹了起来,牙齿直奔我脖子就来了!

    我也是在这一瞬间做出来了反应,一方面是调整自己的位置,尽可能的去避开要害,另外一方面,我的鬼手朝着它就抓了过去!

    鬼手发动起来了的速度很快,就像是一个装了什么巨型发动机的机械一样,鬼手朝着蛇就弹了过去,我和它的交手也在这一回合即将要分出胜负来!

    结果就在这一瞬间,我抓空了!

    我在这一刻心里是无比郁闷的,怎么就***抓空了呢?我急忙又赶快去给蛇来了另外一下,第二下才用我的手抓住了它的脖子,我怒中心中起,也不管那么多了,鬼手直接捏住了它的脖子,开始发力!

    鬼手的力量可不是普通的东西能抗衡的,就这一下,我直接是把蛇的脖子给捏的断开了,蛇整个就在我的手里面被分成了两半。

    蛇在被我捏成了两半之后,也是直接就这样掉在了地上,但是这个东西就是生猛,虽然是只剩下了一个蛇头了,但***还是不死心,掉在地上的蛇头还是好几次的朝着我扑了起来,似乎是想来一个垂死挣扎,我吓得急忙躲开,心说真的是差一点点我就凉了,但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了另外一点十分不好的状态。

    在我的脖子处,忽然传来了一阵阵疼痛的感觉……

    我心说不会吧,刚才难道我这是没有躲开吗?我心里面一阵阵的暗骂,同时连滚带爬的就冲到了房间里的厕所,我一照镜子,顿时就看到了在我脖子的位置处,已经是淤青了一大片了,并且是能看到有很清晰的两个牙印在上面!

    我***还真的被咬了!

    “我**的!”我真的是感觉都快要气炸了,直接就骂了一句,被眼镜王蛇咬上了一口,是的,我估计保守估计,我还能有几分钟的活头了,想不到我闯过了这么多绝地求生的世界,这么多危险的情况我都活下来了,我竟然会死在这么一条破船上?在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就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首发

    我回头朝着门口跑过去,想去找薛萌,但是我刚跑了几步,就发现身体已经开始软了,我开始没办法清晰的控制我的四肢了,就像是喝多了一样,跑出去一步就直接差点摔倒,与此同时不那种不良的感觉还在继续加重,我当时就意识到我可能要坚持不住了,只不过我会在什么时候倒下,这我还不太清楚而已。

    我夺门而出,走到了薛萌的门口,开始猛敲谢薛萌的门。

    薛萌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谁啊?干什么呀?我洗澡呢!”

    我大喊道:“是我!我出事了!”

    薛萌平时就是一个很警惕的人,她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我的语气很不对劲,我听到房间里面传来了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两秒钟不到的时间,薛萌就已经冲了出来!

    在她开门的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一股水蒸气,还有薛萌身上的那种淡淡的清香,我真的是特别特别的吃惊,为什么我在这个时候还能闻到味道,下一秒钟我就看到了薛萌的样子,薛萌真的是跑出来的太着急了,她裹了一个浴巾,但是就连这个浴巾她都没有裹利索,春光乍泄,我都能看到她的整个胯都在外面飘着呢,不得不说她的身材真的是相当不错,可惜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一点心思去看这个了,我对薛萌说:“我***……被蛇咬了!”

    薛萌驾着我,让我进了屋子,她紧贴着我的身上,我不光是有一种湿漉漉的感觉,还能感觉到她身上的体温,我甚至是都有一点舍不得她把我给放下来了。

    “你等着,我马上去给你找药,看看能不能找到血清!”

    “不用了……”我一把抓住了薛萌的手,说:“找什么都没用了,来不及了……”

    薛萌低头看和我,她的浴巾都已经松了,但是她完全没意识到,她着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她就对我说:“侯山林!你这个不要脸的,你不可能就这么死了,一切的事情都还刚刚开始,你怎么能就死在这个地方呢?”

    “我也不想啊……”我叹了一口气,但是我的眼睛却离不开薛萌的胸前,这个角度真的是太美好了,她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的任何部位都露在我眼前了……不对不对……等一下,靠,我这不是要死了吗?怎么注意点还在这个东西上面?为什么我看着这个东西,就感觉自己的不良作用没那么严重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说这还能有什么治愈功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