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比我想的更可怕
    我是真的没想到廖紫欣竟然会没有反抗的能力,而且我看她也不太像是假装出来的,于是我也着急了起来,那两个人一步步的紧逼我,让我跪下,我在这一瞬间也没有办法了。

    我的青筋开始暴起来,我恶狠狠的对那两个人说道:“如果你们现在放了她,你们两个就可以活命,不然我让你们连死的机会都没有。”

    那两人朝着我哈哈一笑,其中的一个直接又把刀尖往廖紫欣的脖子上插了一点,廖紫欣脖子上都有鲜血流出来了,他对我说道:“你***没听见我的话么?要么跪下,要么我一刀把这娘们捅死。”

    我无奈了,最后也没有了其他办法,只能选择暂时听他们的话,我这里刚刚准备下跪,忽然我就听见廖紫欣叫了我一下,道:“侯山林啊,你怎么和传闻中的不太一样了?”

    “嗯?”

    廖紫欣淡淡的一笑,说道:“行了行了,我骗你的。”

    那两个人显然是没有想到,一个小女人竟然会在这一瞬间表现出来如此淡定的反应,他们两个人刚刚想说什么,忽然他们的表情就凝固在了脸上。

    我在这一瞬间还是勉强看清楚了的,只见廖紫欣的双手忽然间出现了两把类似于飞镖一样的刀子,然后反向朝着身后就刺了过去,这一刀是刺在了那两个人各自的肚子上,而且看起来绝对是要害部位。

    这两个人的表情顿时凝固住了,其中的一个还没有瞬间死亡,而是拿起来了手里的刀子,准备朝着廖紫欣刺过去,因为刀子本来就在廖紫欣的脖子上,所以我在这一瞬还有点担心,没想到廖紫欣的速度飞快,直接一回身就躲开了那个人的刀子。

    廖紫欣一个小后跳拉开了和那两个人的距离,然后将手里的飞镖扔了出去,顿时落在那两个人的脑门上,将他们瞬间秒杀。

    我吃惊的看着廖紫欣,道:“原来你是装的?”

    最新w章节上

    “不然呢?从西境出来的人连个普通人都对付不了,那我是怎么毕业的?”廖紫欣白了我一眼。

    我一下子就不乐意了,语气开始僵硬起来:“那你刚才为什么骗我?”

    “我只是想看看你,顺便给你上一课。”廖紫欣朝着我淡淡的一笑,说:“这事你得感谢我了,我是为了你才告诉你这些的,侯山林,你以前从来不会被别人伤害,你只有伤害别人的份,因为你是一个心狠手辣,而且不考虑过程,只看结果的人,所以你才会在西境混的风生水起,但是现在的你做不到,我们只是刚刚认识没多久,你就太相信我了,这不是一个好习惯。”

    我脾气也上来了,对她说道:“我还不是为了让你活下来?不然这两个人,我随便就把他们捏死了!”

    “但是你没有这么做啊,所以说,在这个世界上,感情不是羁绊,感情永远是累赘,放弃任何感情,你才能变成最强大的人。”

    我皱着眉头看着廖紫欣,这个时候廖紫欣也转身离开了,而就在她转身走了之后,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手有一点点的痒,我低头一看,赫然发现之前腐烂的地方在扩散。

    这种感觉真的是很可怕,眼看着自己的手在不停的腐烂,但是我也没有办法阻止,只能是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我们三个人继续上路,又走了一整天,一直到了天色实在看不清路了,我们才停下来休息,而第二天的时候,我们终于是赶到了山顶。

    我本来还在琢磨,到底哪里才是山顶最高的地方,这可不太好找啊,于是我们就开始用肖旭东的雷达来定位,这么一看雷达我们都傻眼了,因为之间雷达有一个地区,是密密麻麻的有很多个小亮点,这些亮点都是凑到了一起,而且特别紧凑。

    这些人是在干什么?凑在一起开大会吗?

    我们几个人互相对看了一眼,然后就不约而同的想去这个地方看一看,于是我们就朝着这边走,一开始我还担心这个地方不太好找,但是到了之后我们就发现不是这样,我们上了一个山坡就找到了这个非常高的地方,看起来十分的显眼。

    是的,在我们面前大概不到五十米的距离,有一个高高隆起的小山坡,这看起来就是最高的地方了,而我之所以注意到这里,是因为在这里的前面,有一个木头做成的笼子,看来许辰就是在这里面了。

    这个木头笼子里的确是有人,但是我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是,这个木头笼子里面到底哪个才是许辰。

    木头笼子里面装着的可不是一个人,而是装了整整一大堆的人,他们看起来都是被锁起来的,木头笼子看起来只有一米七八的高度,给里面的人也就是一米六七的空间,里面的人长的高一些的还得把自己的身体给蹲下来。

    肖旭东也吓坏了,他就说道:“我靠,侯哥,是谁把这么多人关起来的,你看看那里面,是不是得有七八个人了?”

    我眯着眼睛看了看,发现的确是这样,似乎是有什么人抓起来了这一帮人,然后把他们给关在了木头笼子了,而被关起来的人虽然是在叽叽喳喳的说话,甚至有的都已经吓哭了,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个敢乱动一下的,因为这个山坡四周都是非常陡立的,他们的木头笼子不是被固定在下面的,看起来晃晃悠悠的,如果他们乱动的话,随时都是有可能一个不小心就滚下去的。

    如果这个木头笼子从山坡上滚下去,那这一趟绝对是九死一生了,都不用掉到山底下,半路估计就在笼子里面摔死了。

    我看着这个画面有点眼熟,心里面立刻就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我还没有念出来那个名字呢,在我一旁的廖紫欣就冷笑着说:“这看起来有点像是纳兰狰狞的手笔啊。”

    我一下警惕了起来:“纳兰狰狞在这里吗?”

    廖紫欣笑着看了看我,说:“怎么?他也得罪过你?”

    我低头看了看我的手臂,想起来了我们那天的遭遇,我对廖紫欣说:“这不是得罪的问题,纳兰狰狞杀过我身边的朋友,而且我的好几个朋友都差点被他给杀了,这个纳兰狰狞,我是一定会亲手把他给杀了的。”

    “呵呵呵,想法不错,但是我劝你最好别这么做。”

    “为什么?”

    “因为他远远比你想的还要更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