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倾情宫廷计三
    ,!

    才五岁的十二皇子梁琼文原本被皇后保护的太好,所以养的有些软弱,但自从李沧瑶来了之后,她很注重教育他,她将十三皇子的死,梁帝和皇后之间的关系以及他所处位置的危险以及皇帝暗中给她下药的事情一点点讲给他听,又告诉他皇宫中隐藏的危机以及他们的艰难之后,萌包子小十二越来越懂事了。

    小包子其实并不是很清楚自家母后的话是什么意思,但却把这些牢牢记在心里。

    他终于知道,原来父皇总是不来看他不是太忙了,而是不喜欢他,父皇也不喜欢母后,所以也不来看母后,甚至连弟弟死了也没来。

    他的父皇真的不喜欢他们,甚至还想让他们死。

    自那之后,父皇再也不念着父皇来了,只是他更加粘李沧瑶了。

    五岁的孩子,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总是会不安的,李沧瑶很享受小包子的撒娇,也在暗中制定包子的学习计划,当然,这一切都是秘密的,不让任何人发现。

    坤宁宫里的人早已被李沧瑶理清的理清,收服的收服,外面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坤宁宫发生的事情。

    李父也收到李沧瑶的信,回信说让她放手去做,一切有他在。李沧瑶知道这大概是李父想了很久之后才下的决心,看来他是真的很疼爱这个身体的原主,不然也不会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

    李沧瑶现在需要的是时间,用时间来让人慢慢接受她的变化,用时间来完成各种计划。

    李沧瑶会医术,逍遥派的医术也是一绝,所以李沧瑶一早就发现小包子梁琼文和皇后一样其实被人下了可以使人虚弱的药,这药无色无味,很难察觉,若是经常食用,那人必定活不过25岁。

    可见下毒之人多么狠毒。

    只可惜,李沧瑶来了,她暂时不能惊动那些下毒的人,所以不能去御医院找药,私库中的那些药材多数也都是带毒的不能用,她了解清楚自己的处境之后不在乎地笑笑。

    看来皇帝真的恨不得她死啊,这些东西大多数可都是他赐给她的,被原皇后当成宝贝,原皇后大概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当作宝贝的东西,竟然是要她命的东西。

    想了想,李沧瑶也懒得配置解药了,甚至连空间里那些她曾经配置的药都懒得拿,直接一杯灵泉水过去,不但解毒,还洗筋伐髓,让他更加适合习武。

    原主性格温和,然而后宫中人又怎么可能因为你性格温和放过你?坤宁宫也早就被弄成筛子,连李家给她挑选的奴才都被收买变成别人的,也就只有原来的皇后还以为是牢不可破。

    瞧瞧,瞧瞧,贵妃高氏□□来的竟然还成了皇后的大丫鬟,贤妃也插了人进来,淑妃、良妃、德妃等等等等,总之皇后宫里基本上那后宫的女人都插了人进来了,只是隐秘和不隐秘的区别罢了。

    大概也就只有身边的嬷嬷对她是衷心的。

    至于李沧瑶是怎么知道的,嗤……难道还当她逍遥派的掌门人是吃素的不成?一道生死符下去,你不说也得说,不听也得听。

    拿到那些名单之后,李沧瑶冷笑着看着下面瑟瑟发抖的大丫鬟春莲,也没理会痛心疾首的嬷嬷,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搂着怀里的小包子,整个人显得格外的漫不经心,但却没有一个人会小看她,至少现在没有一个人敢小看她。

    “奶娘,把春莲带下去好好照顾着,可别让她死了,要不然,高氏的一番心意不就白费了?相信春莲是知道该怎么做的。”李沧瑶把玩着华丽的珐琅红宝石指套,冷冷地瞥了眼因为生死符的发作而生不如死,倒在那里□□的春莲。

    嬷嬷领命立刻叫人把她带下去,顺便关上大门,把空间留给李沧瑶和梁琼文。

    李沧瑶轻拍着小包子的背:“小包子,你对刚才的事情有什么想法吗?”

    “母后,那些人都是坏人,想让母后和文文死对不对?父皇的妃子都不是好人,他们都不想让文文和母后活下去。”生在皇家,就没有天真的权利,以前的梁琼文只不过是皇后保护的太好,所以让他还是很天真懵懂,但李沧瑶来到这个时空两个月,用灵泉水给梁琼文洗筋伐髓,又暗中教导他学习逍遥派的独门内功心法北冥神功和小无相功,又用两个多月的时间教导他一些基本的事情,在处理那些人的时候也没有避开他,过后还以那些事情诱导他。

    所以经过两个多月时间的教导,梁琼文已经不是原来的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了。

    五岁,在皇家也该长大了。

    梁琼文心里很难过,原来那些温柔和善的娘娘心里都那么想让他和母后死,那些人那么恶毒,连父皇也在母后身边安插了人,甚至还给母后下药。

    梁琼文很失落,很伤心,他现在才知道,原来除了母后,竟然没有人喜欢他,就连那个对他和蔼可亲的皇祖母其实也不喜欢他们,只是把母后当成挡箭牌。

    这个世界上,只有母后才是最疼他的。

    这么多天一直看着那些原本以为很好的人的另一面,听着那些事情,甚至在听到原来十三弟也是被那些人害死的,小小的梁琼文仿佛一瞬间长大了一般,他紧紧抱着李沧瑶的腰,低低地呜咽着,似乎在控诉为什么老天要这么不公平,声音都带上了一丝绝望和破而后立的坚定:“母后,文文今后只是母后的文文,文文会保护母后,母后一定要等文文长大。”

    小小的梁琼文虽然不懂,但他也知道,母后自从生病醒来之后就变了,但他更喜欢现在的母后,这么美好的母后,为什么父皇不喜欢?既然父皇不喜欢,那就由我来保护母后。

    所以母后,您别丢下我。

    成长其实是痛苦的,但即使再痛苦,梁琼文也知道,自己该成长了,他知道,这是母后给他的考验,这也是他成长的标志。

    坤宁宫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李沧瑶掌控,真正做到了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那些吃里爬外的奴仆们也被她暗中换上李父暗地里送进来的人,当然,在那些人看来,坤宁宫还是和以前一样。

    李沧瑶也在那里修炼武功,她不希望到时候发生什么事情自己无能为力,至于梁帝那脑残boss李沧瑶从不放在心上。

    不来最好,来了也不过就是一剂迷huan药的事情。

    自那之后,梁琼文便真的成熟起来了,当然,在外人看来,他仍然是个只会卖萌的软包子,只是内地里,已经渐渐被李沧瑶教导成烟的不能再烟的芝麻馅儿包子了。

    李沧瑶对此表示非常高兴,她逍遥派的弟子,怎么可能单纯无害?

    因为有灵泉和空间里的各种药材水果的帮助,梁琼文小小年纪也已经小有所成,武功在大乾朝能算得上是一流高手了,欠缺的只是经验。

    而被逍遥子的魔鬼教学方式教导出来的李沧瑶,并不指望小包子梁琼文成为另一个李沧瑶护着逍遥子,但琴棋书画机关阵法什么的都让他学了,不求样样精通,但必须得会,而她教导给梁琼文最重要的还是帝王学和兵法政策,当然,再加上一个医学。

    别怀疑为毛逍遥派的人竟然还懂帝王学和兵法政策,谁叫人家厉害,用现代的说法就是,逍遥派那就是个bug,是个外挂,就连严重偏科的无崖子都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随着学习的深入,梁琼文也越来越崇拜自家母后,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母后竟然这么厉害,无论什么都难不倒她,比父皇还厉害。

    不知不觉间几年过去了,梁帝和苏月茹以及其他几个男子之间仍然在纠纠缠缠,不清不楚,李沧瑶则如同认命了一样,再不管他们之间的事情,只专心把后宫管理好,没有皇后的捣乱,苏月茹和皇帝之间的感情并没有原来的那么好,苏月茹又和其他几个人纠缠不清,暗卫时不时送来关于那几个人之间的事情,李沧瑶只当是笑话看看,顺便给梁琼文看,并以此为例教育他。

    自从和苏月茹纠缠在一起后,梁帝已经很少来后宫,皇后索性把绿头牌给撤了,现在后宫的人一年见不到皇帝几次,反倒平静下来。

    当然,也有些不服气的想害苏月茹,李沧瑶就当没看到,或者有时候还在背后推两把。

    现在已经十岁的梁琼文早就不再是当初那个软萌的包子了,小小年纪已经成为烟的不能再烟的烟芝麻馅儿包子,容貌也偏向于原来的皇后,长得很是俊俏,一双眼睛总是水汪汪的看着你,但其实内地里也只有李沧瑶知道他到底有多厉害。

    经过五年的教导,梁琼文已经初有所成,虽比不上李沧瑶,但已经能轻松碾压这个皇宫的所有人。博学而强大。

    因为要藏拙,所以外人眼里,那个十二皇子不过是个软弱无用的人,就连梁帝也认为十二皇子是个软弱无能的家伙,更加不喜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