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倾情宫廷计四
    ,!

    坤宁宫内,经过五年的时间,李沧瑶已经完全恢复了前世的容貌,因为灵泉和内力的缘故,她三十几岁看上去也才二十岁出头,现在任谁也想不出她就是当初那个像深宫怨妇一样的中年妇女。皇后本身和李沧瑶相似,再加上这么多年来的保养,没有人怀疑为什么皇后变了,只有人觉得皇后娘娘越来越会保养了,皇后娘娘变得更加漂亮了,也更加年轻了。

    “母后,您又懒了。”梁琼文下完课回到坤宁宫,看到李沧瑶懒懒地躺在贵妃椅上看书,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小的人儿还学大人似的摇摇头道:“母后您好像越来越懒了,这样不好,若是被人看到了……”

    “噗……呵呵,小文文果然越来越像老头子了,明明才十岁。”李沧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无奈地丢下手里的书招招手示意他过来,搂着他上下看看,问道:“怎么样?先生教的还听得懂吧?那些人有没有为难你?”

    “母后放心,我才不会让自己吃亏呢。”说到这个,梁琼文真的非常感谢自己的母后,感谢她教导他这么多,而越是感谢,他便越是意识到自己的母后有多么强大,无论是那绝世武功还是她的博学,让他不得不佩服,可以说母后是他一生唯一佩服的人。

    “今天在太学院大哥又训斥了我一顿,他还真以为自己是最大的就能坐上皇位了?也不看看下面多少人盯着那个位置,而且父皇现在正直壮年,怎么可能会允许儿子觊觎他的皇位?又有那个苏月茹,据说她已经怀孕了,她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的孩子曲于别人之下?”也只有父皇看不透苏月茹那“纯真善良”底下的让人作呕的丑陋的yu望和野心。

    “噗……”李沧瑶点了点梁琼文的额头,捏了捏他的鼻子:“调皮,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让你大皇兄吃亏了?”

    “哼,那又如何?明明都快二十岁了,竟然还和我们这些小豆丁一起念书,竟然还和我这个只有十岁的弟弟比较,真是不害臊,连我动的手脚都不知道,还把心中的气撒到我头上,果然是个蠢货。”这些年梁琼文早就看透了自己的父皇了,也已经对他没有了任何想念,只是他仍然不明白,为什么父皇会如此昏愦,竟然会喜欢那个苏月茹,还把苏月茹肚子里的孩子当成宝,他难道就不想想,那个孩子真的是他的吗?

    还有那个让人作呕的苏月茹,一直在几个男人之间徘徊来徘徊去,故意暧昧又装无辜,还装纯真,他一点也想不通,为什么苏月茹明明没有母后漂亮,甚至连母后一个指甲都比不上,竟然会引得好几个优秀男子争相倾慕?

    看来果然如母后说的,都是脑子有病。

    梁琼文觉得母后说的对,那些脑残的家伙们的想法不是我们能理解的,他只要暗中发展自己的势力就好了,反正他早就知道父皇是个什么样的人。

    经过五年的发展,李沧瑶暗中通过李家牵线,在宫外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那股势力经过五年的发展已经几乎遍布大乾朝各地,全部都只认她李沧瑶一个人,就连李家现在也不知道她手里的底牌究竟有多少。

    那些势力梁琼文也知道,甚至还有一部分势力在手里,毕竟这是为他而留的,日后渐渐也会将势力全部交到他手里。

    而朝中,看似没有他的人,其实在那些重要的部门都有他的人,也许有些人不在什么重要的位置,但动起来绝对能让人吃一壶。

    别说什么后宫女子为什么还能做到这些,谁说皇后不能出宫的?

    作为阵法机关大师,李沧瑶早就把皇宫的暗道什么的都摸清楚了,甚至还经过了改造,弄得现在只有她和梁琼文知道,她就是时不时通过暗道出宫去办事的。

    那边李沧瑶在宫里想着自家小包子的事情,这边十二皇子也没闲着。

    梁琼文早就知道自己的那几个好哥哥恨不得他早早死去,经常明里暗里给自己下绊子,在父皇面前说自己的坏话,甚至还想设计让他吃亏,他们的母妃甚至还想把手伸到坤宁宫,来害母后。

    他可不会对他们讲兄弟情意。

    这么多年来他早就不再渴望那虚无缥缈的兄弟之情和父皇的关注了,他早已长大,不再需要这些,对于想伤害他母后的人,梁琼文从不会手软。

    早就知道后宫的烟暗,早已心静如水,梁琼文面对梁帝也再没有丝毫濡慕之情,只觉得父皇昏聩无道,不堪入目。

    一想到曾经有一次他偷偷溜到皇家别院,看到和父皇厮混的苏月茹,那画面十分不堪,梁琼文就忍不住觉得恶心。

    对苏月茹等人也心生杀意。

    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他的母后?

    这样的人,竟然敢给母后脸色?

    这样的人,竟然能同时吸引那么多男子?

    这几年的发展下来,李沧瑶的势力是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梁琼文早就查清楚苏月茹身边的几个人的身份,甚至还暗中安cha了钉子在他们中间,他可不会让他们好过,虽然因为母后要看好戏,特意嘱咐他不要乱动,但时不时制造点麻烦还是可以的。

    这也是为什么至今梁帝还没把苏月茹接进宫,至今苏月茹还是无名无份,甚至直到现在才怀孕的缘故。

    苏月茹可不是什么贞洁烈女,早就和不知道和几个人发生过关系,甚至他还知道父皇和那几个男的不知道的事情——苏月茹曾经有一次被人掳走,逃跑的路中被几个山贼给那个了,事后她竟然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继续和那几个人纠缠。

    一想到这里,梁琼文就忍不住想吐。

    而那个苏月茹也是个会吹枕边风的,经常在父皇面前说母后的坏话,让父皇以为母后针对她,其实母后根本看不上苏月茹。

    虽然他和母后也早就不在乎父皇的注意了,但一个小小的庶女竟然妄想拉下母后,妄想当皇后乃至太后,简直不知所谓!

    尤其是被李沧瑶带着这么多年接触事物让他知道了尚书府苏家的野心,知道了因为皇上对苏月茹的痴迷,苏家竟然胆大包天暗中谋害皇嗣,还私藏贡品,贪得银钱竟然比国库里的还多,更让梁琼文心中杀气肆意。

    若不是为了母后娘能看好戏,他有一百种方法让那几个人,还有野心勃勃的苏家消失不见!

    至于父皇,他也也早就看清了自家父皇的抽风程度。

    只是很显然,他似乎对他们的抽风程度还没有了解透彻,或者说,每次他认为已经很了解的时候,他总是会再次刷新他的认知。

    梁琼文一直以为,那几个家伙再脑残也不过就是那个样子,再闹也闹不出他的掌控范围,不会再朝着非人类的方向而去了(这是母后说的),但再一次亲身体验,他才发现,原来自己错了。

    人类果然是个神奇的种族,竟然会有这么神奇的坚定不移地把抽风执行到底的家伙们。

    真心一点也不适应啊有木有。

    父皇您难道真的没有看到下面那些大臣便秘的表情么?

    您难道真的想把那个天下人人知道的水性杨花的女人接进宫?还要封为皇贵妃?

    母后可还没死呢,就要册封皇贵妃?还想封那个野种为太子?

    小小年纪的梁琼文当作没看到大臣们看向他时候或嘲笑或同情或快意的表情,他瞄了眼忍不住露出狂喜表情的苏尚书,心里冷笑。

    别说我和母后不会同意这件事情,就连天下人都不会同意这件事情,若父皇真的执意那样做,那是冒天下之大不讳。

    梁琼文什么也没说,站在那当木头人。

    反正在父皇和那些人眼里他就是个不堪教化的人,装傻最好。

    果不其然,皇上的话让除了苏尚书的所有大臣都反对,甚至大臣们全都跪下求皇上收回成命,甚至有几个老臣还想撞柱。

    梁皇帝看到所有人都不支持他的决定,气的甩袖离开,徒留一干大臣唉声叹气,直道世风日下,大乾朝危已。

    苏尚书冷哼了声,狠狠瞪着反对的大臣们,心里暗恨:等我女儿当上皇后,等我外孙当上皇帝,有你们好受的!

    下了朝,梁琼文来到坤宁宫,坤宁宫还是一样幽静安详,让他烦躁的心也变得平静下来,他窝进李沧瑶怀里,久久不与。

    “我的小包子这是怎么了?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了?和母后说说,母后帮你出出主意。”

    梁琼文闷闷地说道:“母后,你说为什么他要那样做?那个苏月茹究竟有多好?竟然让他这么着迷?不过是个……”

    李沧瑶拍拍梁琼文的头,安慰道:“你父皇的事情我们没有办法理会,也不需要理会,等到再也收不住的时候你父皇就会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是错的,我们只要过好自己的生活,不要留下遗憾就好。”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不舒服……”

    “你还有母后,母后会永远在你身边的。”

    “嗯……”

    一时间,坤宁宫里温馨而快乐,这样的情绪感染了所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