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倾情宫廷计五
    ,!

    嬷嬷看着自家小姐和小少爷温馨相处的画面悄悄擦擦眼里的眼泪,心里十分欣慰。

    皇上啊,您知不知道您错过了什么?希望日后您不要后悔。

    其实嬷嬷是先帝派过去保护李沧瑶的人,嬷嬷原本是先帝皇卫的一员,通晓医理,先帝当初去感业寺,当时还活着的感业寺主持给先帝算了一挂,得知李相家即将出生的滴女是天生的凤命,命格高贵,也是个难得的旺家旺国的,只要有她在,大乾朝可保百年昌盛。

    等到几个月后李相家夫人生产,果然,是个女儿,并且伴着异象出生,花香满园,先帝闻之大喜,甚至暗中派她去保护李家小姐。

    并且求到李家,让太子和李家小姐订了婚。

    当时所有人都无法理解先帝的作为,甚至李相还因此差点和先帝翻脸,但后来实在架不住先帝的请求,李相和先帝又是好友,这才勉强答应了先帝的要求。如若不然,皇上怎么可能娶到娘娘?

    先帝当初可不只有太子这么一个儿子,而太子之所以被封为太子也是因为占着嫡子的便利,太子下面还有好几个比太子有能力,比他更适合做皇帝的,甚至当时先帝还生过废太子的念头。

    先帝当初为了娘娘,下至赐婚的时候明确地申明,娘娘是太子妃,定下娘娘不是太子本人,而是太子这个头衔,也就是说谁当太子,谁就会娶娘娘。

    只可惜后来动乱(三王爷叛乱),其他皇子死的死伤的伤,只有太子完好无损,据主持说是因为受了娘娘的庇护。

    这让先帝悔不当初,后悔不该如此早定下太子,不该如此早定下太子和娘娘的婚约,只可惜事情已经发生,太子也只得在先帝的不甘中登上了皇位。

    嬷嬷想到先帝至死也在担忧着大乾朝的未来,担忧刚愎自用的皇上会受不住大乾朝的江山,担心娘娘会吃亏,被欺负,现在看娘娘和小皇子这么开心,心中暗道:先帝陛下,您放心,奴才一定会遵从您的命令,好好保护娘娘,不再让娘娘受到任何伤害。

    嬷嬷是看着李沧瑶长大的,自然之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值得最好的,只可惜所嫁非人,生生被折腾成了这副淡然平和的性情。

    这一切都是皇上的错误。

    嬷嬷不曾联系过皇上,因为在先帝把她赐给自家娘娘的时候她就已经是娘娘的人,连带她手里的现今已经转交给娘娘的皇卫。

    当初先帝把皇卫交给她,不过是为了防止皇上昏庸,没想到竟然真的用上了。

    不过能帮助小姐,嬷嬷非常开心。

    小皇子也成长的很好,这下先帝不用担心大乾朝后继无人了。

    “奶娘,辛苦你这么多年来一直照看着我和文文,也多谢先帝对我的照顾。”

    嬷嬷笑道:“娘娘这是哪里的话,奴婢本就是娘娘您的人,先帝当初擅自做主将您绑在皇家,一直觉得很对不起您,所以让我来照顾您保护您,奴婢能派上用场真的很高兴。娘娘不怪先帝当初擅自把您和皇家绑在一起就好。”

    李沧瑶点头,并没有再说什么。

    先帝的确对不起原身,为了住持的卦象,为了大乾朝和梁皇室,把一个无辜的人扯进来,但他到底为了补偿原身做了很多事情,若不然,以原身那种不争和温和的性子,怎么可能在皇宫生活的下去?早就不知道变成何处的一堆白骨了。

    现在嬷嬷手里的先帝遗诏也早就到了她手里,她有了一个最大的底牌,只要有这张底牌,梁皇帝和苏月茹如何闹腾也翻不出她的手掌心。

    遗诏是电视中没有出现过的,大概是因为皇后被害死后嬷嬷没有来得及拿出来交给梁琼文便同样被人害死,所以那份遗照没有出现,现在一切都和电视中不同了。

    遗诏中写的很清楚,皇后李沧瑶之子乃为太子,乃下一任皇帝,永不罢黜。

    晚上梁琼文在坤宁宫吃饭,厨房做了些李沧瑶和梁琼文爱吃的菜,不是什么大鱼大肉,却非常雅致清爽,吃过饭,李沧瑶把他叫到书房。

    “母后,您叫我来可是有要事商谈?”

    李沧瑶点头,拿出今日暗卫递过来的信:“你看看这个。”

    梁琼文接过一看,眉头皱了起来:“这是……”

    “这是暗卫今日传回来的消息,看来苏家野心不小,那个苏月茹怀了孕也不消停,不但和假扮商人的叛贼古靳玉暗中联系,想截住这次送往边疆的粮草,甚至让神医谷弟子清夜,让他配置无色无味的毒,想毒死我们母子。”

    “她这是坐不住了。”毕竟之前事情并没有如她所想的那样,被顺利接进宫成为皇贵妃。

    梁琼文冷哼:“这次运送粮草是二皇兄推荐我去的,看来这次的事情二皇兄参与其中,至于那个清夜,母后,儿臣知您厉害,但还是小心为上。”

    其他的话梁琼文没有继续说下去,暗卫传来的消息中明确地写着此次计划全都是梁皇帝和苏月茹以及古靳玉和清夜四人一起想出来的,梁皇帝是想先让他运送粮草,然后由古靳玉派人把粮草劫走,粮草被劫这种事情自然不会是小事,而押送粮草的他就成了罪人,自然会受到惩罚,他如今才十岁,也许能用年幼无知来逃避责罚,顶多被套上不堪大用的帽子,但母后就不一定了,估计梁皇帝想借着这个机会废除母后的皇后之位,将母后打入冷宫,甚至连外公家也会受到牵连。而那些被劫走的粮草,梁皇帝则想以苏月茹的名义捐赠出来,这样,苏月茹有如此大的功劳,梁皇帝再想把她接进宫,大臣们也就无法反对了。

    好一个计谋!

    不但毁了他和母后,还让苏月茹做了那黄雀。

    “放心吧,母后会小心的,那几个人,还翻不出花样来。小十二,此次运送的粮草十分重要,万万不得马虎,你父皇是铁了心想对付我们母子,想方设法拖我们的后腿,甚至竟然利用要给将士们的粮草。我们就跟不能让他得逞,那个古靳玉母后会想办法,你只要好好地把粮草送到边疆的战士们手里就好。记住,那些将士们是保家卫国的英雄,他们在边疆浴血奋战,保卫国家,我们一定不能让粮草出问题。”

    梁琼文点头道:“母后放心,儿臣绝对把粮草送到将士们手里。”

    “好了,天色已经晚了,你快回去吧,不然被人看到又要挤兑你了。”

    “呵呵,儿臣才不怕呢。”梁琼文抱着李沧瑶的手撒娇:“那儿臣这就回去了,母后也早点睡吧。”

    “去吧。”李沧瑶拍拍梁琼文的头,含笑目送他离开。

    等梁琼文离开,李沧瑶的脸顿时落了下来。

    她看着手里的信,嗤笑:“梁风古,小包子已经长大,那么该是我们算账的时候了。”

    李沧瑶像是随意地敲了敲桌面,一道人影出现在书房中。

    “主子,有何吩咐?”

    “暗一,小皇子不日将运送粮草去边疆,沿途必会有人劫道,我有些担心他的安危,你到时候派一队人暗中跟着他,保护他的安全,还有,帮我去查那个古靳玉,一日之内,我要他的所有资料,包括他这么多年来搜刮的金银财宝藏在哪了。”

    “是。”说完,暗一又如刚才一般悄然消失。

    李沧瑶用力一握,手里的信被碾压成粉末,从手指缝中流出。

    “古靳玉,你既然如此不安分,那我就让你得不偿失,这么多年来你捞了多少钱,我就让你再也见不到那些钱!”

    古靳玉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不就是因为他是那所谓的大乾朝第一富贵么,要是他一分钱也没有了,又该如何?李沧瑶很想看看。

    至于那个清夜和神医谷,她也自有办法对付他们。

    外人都道神医谷的人各个医术超绝,但鲜有人知神医谷的人毒术更厉害,无声无息死在神医谷人手中的人不知凡几,几乎染红了谷口的大片桃花树。

    因为苏月茹,现在古靳玉和清风已经变成梁风古的人,李沧瑶自然不会对他们手下留情。

    要知道,原剧中那两个人可是让原身和小包子吃尽了苦头,把深情男配的角色发挥的淋漓尽致。

    梁皇帝和苏月茹还沉浸在计划即将成功的喜悦当中,古靳玉为了自己所ai之人的幸福,甘愿放弃反叛,当起苏月茹手中的棋子,正计划着替她劫了粮草,万万也不会想到,他们的计划早就被李沧瑶洞察先机,甚至因此来了个计中计,甚至准备去劫财。

    李沧瑶看着摇曳的烛火,沉静的脸上带着一丝鲜有的狠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