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倾情宫廷计六
    ,!

    逍遥派的人一向都是逍遥自在,随心所欲甚至有些任性的,因为修炼逍遥派武功的缘故,又因为逍遥派的人心性大多都带着豁达逍遥之意,他们通身都有种飘飘欲仙的仙气。

    就连当初借住在逍遥派,不能学武的李沧海都是一身仙气,可想而知逍遥派的风水有多养人。

    不过别以为逍遥派的人心性豁达自在,逍遥不羁他们就会饶过那些欺负他们的人。

    相反,在江湖中,听过逍遥派的人都不敢惹他们,除了因为逍遥派的人武功高强,还因为他们有时候极度记仇他们会不择手段将自己受到的百倍奉还。

    作为一个强大的门派,当然有他的隐藏势力,逍遥派一向十分低调,但即使一直隐世不出,也不代表就是软弱,只不过逍遥派的人一向都不喜欢江湖和朝堂上的纷争罢了。

    逍遥派的势力几乎遍布整个中原,商铺庄子酒楼青楼之类的多的数不清(这也是李沧瑶能在几年时间里在外发展出强大的势力的一个原因,太熟悉了嘛,做起来顺手啊。),所以其实逍遥派是个隐形的超级土豪门派,吃穿用度有时候比皇宫里的那些人都要好要讲究。

    别看人家似乎一年到头都是白衣飘飘,但布料绝对是非顶级不用。

    这样强势的门派养出来的人会是软弱单纯善良,人家打你一巴掌你还不还手甚至对人家笑的人么?哪怕不是真正的逍遥派弟子的李沧海,她那个柔弱的姐姐都睚眦必报,其他人又怎么会软弱可欺。

    脑缺了才会那样吧!

    更何况,逍遥派的弟子武力值强悍无比,行走江湖无人敢与之争锋。

    这样有着强悍背景又有着强大实力的人,本身就有着作为高手,作为强者的自尊和自傲,强者的自尊是不允许弱小的人爬到他头上任意欺辱贬低的,哪怕那人在她眼里完全是蝼蚁,根本不值一提。

    这次梁皇帝和苏月茹他们碰到她的底线了。

    常年累积的不满已经达到顶点,李沧瑶决定不再忍耐,她决定主动出击。

    不过现在不急,离小包子出发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她可以慢慢和他们耗。

    她有的是时间和耐心!

    李沧瑶之所以一直忍耐着那几个人的蹦达,一是因为前几年不但要将自己体内的毒素去除之后练功,还要暗中发展势力,替小包子打算,教导小包子。虽然有空间灵泉和药物的帮忙,但短短几年时间她还是做不到一下子成为无论高手的,也幸好这个世界武艺已经开始衰退,没有什么绝世武功秘籍,她才会并不着急。

    至于暗中发展势力,皇宫并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即使是李沧瑶有时候也不得不小心,所以势力一开始发展的并不是很顺利,直到她发现了遍布皇宫的密道之后情况才有所好转。

    近几年,她外面的势力已经开始稳步发展了。

    李沧瑶到现在还没有发作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生活无趣,想看即将到来的好戏。

    一个人实在太无聊,她当然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皇宫后院那些妃子们明争暗斗的戏码她看得津津有味。

    此刻竟有人把手伸到她这里,还想陷害她和小包子,李沧瑶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她李沧瑶可不是什么圣母白莲花,被人欺负了还笑着对那些人,更何况那些人,真当她是软包子不成?掐紧了机会就想给她和小包子下毒,一个一个恶毒的计划陈出不穷。

    下毒?敢在她圣手医仙面前班门弄斧卖弄□□?简直笑话。

    计划?她势力遍布全大乾朝,他们一有动静她就能知道,难道还怕他们不成?

    所以这几年李沧瑶在皇宫里生活的如鱼得水,时不时出手教训一番那些敢打她和小包子主意的人,或者故意露出点马脚,看她们自以为计划成功了那暗地里兴奋的劲儿,总之生活是相当顺心舒心。

    至于那些被她整的连连倒霉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的妃嫔们,李沧瑶表示,成就感啊,那是噌噌噌往上冒。

    而这次,她已经不想再和他们纠缠下去了。

    小包子要出征,她自然要替他扫平一切障碍。

    李沧瑶走出书房,对守在书房外的嬷嬷说道:“嬷嬷,你今天递个帖子去相府,就说本宫想念娘亲了,希望娘亲能来皇宫渐渐本宫。”

    “是,娘娘,老奴这就去办。”

    嬷嬷作为李沧瑶的心腹自然知道李沧瑶的想法,但她什么都没说,默默支持着她,听到她的吩咐,嬷嬷亲自出宫去相府传话。

    李相非常奇怪好好的为什么女儿会说这样的话,询问嬷嬷,嬷嬷只隐晦地把她知道的事情告诉了李相,并没有说梁皇帝和苏月茹他们计划的事情,毕竟嬷嬷也不是很清楚。但李相是何人?如此聪明怎么能猜不到肯定是皇上又做了什么,而且这次做的事情肯定还是让女儿无法忍耐的事情。

    李相撸着胡子,看向皇宫的方向,叹了口气:“唉……”

    “相爷?”李夫人担忧地看着相爷。

    “都是老夫的错,若是当初老夫能坚持,那么瑶儿就不用受那么多的苦,以至于变成现在要不断算计别人才能保得姓名和孩子,都是老夫的错。”

    “相爷,这不是您的错,当初先帝答应我李家会好好照顾瑶儿,可谁知道皇上竟然会如此对待瑶儿,这是我们都想不到的事情,瑶儿也不会怪你的。”

    李相又叹了口气:“老夫知道,只是苦了瑶儿……”

    李夫人握住李相的手道:“相爷,明日我进宫去见皇后娘娘,放心吧,娘娘会没事的,我李家也会没事的。”

    但愿如此。

    李相知道皇上一直视他李家为眼中钉肉中刺,自以为是李家用权势逼迫先帝让他娶他的女儿,可他也不想想,他李家从古至今从未出过皇后,李家的人都知道皇宫是个催人命的地方,怎么可能把自己宝贝的女儿送去?

    要不是先帝,他怎么可能答应这么荒唐的事情?

    现在皇上不但不珍惜,还如此对待他视若珍宝的女儿,这让李湘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先帝啊,实在对不起,老夫我大概要让你失望了,老夫的女儿受了那么大的苦,若老夫不帮女儿讨回公道,又如何能为人父?

    当天晚上,李相暗中利用自己的人脉查出了梁皇帝和苏月茹之间的计划,顿时面沉如水,气的摔了书房中所有东西。

    “好!好!皇帝小儿,你竟然如此对待老夫我的女儿和外孙!真是好!!”

    梁皇帝的计划根本不算严密,或者说李相和李沧瑶势力太大,并且他们原本就一直在关注那几个人,所以连他们的计划也能查得一清二楚。

    知道真相,李相再也坐不住,回房悄悄将这件事情告知李夫人,李夫人听了顿时眼泪止不住流下来,一边哭一边喊着我可怜的女儿,对梁皇帝和苏月茹更是恨到骨子里。

    “夫君,皇帝小儿如此对待我们的女儿,这可如可是好?若是真让他的计划成功,那我的瑶儿,我的外孙,还有我李家上下,都要遭难了。”

    李相安抚李夫人:“这些我都知道,我有意让乞儿回来,现在皇上已经准备动手了,再让乞儿一个人在外我不放心,皇上对我李家早就欲除之而后快,乞儿一个人很危险。”

    “呜呜呜……乞儿那小子,偏偏这个时候不在家,说什么要去游遍各地,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可如何是好?”

    “放心吧,乞儿武艺高超,人又机灵,皇上又把所有目光全都集中在这里,他暂时还是安全的,我明日就让人去传信给乞儿,让他立刻回家,夫人明日去皇宫,看看瑶儿如何了。”

    李夫人点头:“夫君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说完擦了擦眼泪道:“已经很晚了,夫君,我们睡吧。”

    “嗯,先睡吧,明日等你回来再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