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倾情宫廷计七
    ,!

    第二天一大早,李夫人就去了皇宫,来到坤宁宫,看到李沧瑶安好地坐在那,这才安下心来,她对李沧瑶盈盈一拜:“臣妇李氏拜见皇后娘娘。”

    “娘,快请起,您怎么也来这一套?”李沧瑶赶紧起身扶起李夫人,娇嗔地挽着她的胳膊撒娇:“这里没有外人,娘您不用做样子,他们不会说出去的。”

    “还是小心为好,你在宫里已经如此寸步难行,若再因为不小心而被皇上抓到把柄可就麻烦了。”李夫人怜爱地看着李沧瑶,见她气色不错,舒了口气:“好在你在这里活得不错,娘也就放心了。”

    “娘您放心吧,这皇宫中只有我让别人难过的,还没谁能让我难过,十二现在也长大了,不再需要我操心,我啊,这日子是越活越舒心了。”

    “你啊!”李夫人点了点李沧瑶的额头,随即问道:“今日你找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吗?皇上和那个女人的计划你爹已经知道了,他让我问问你,你想怎么办。”

    李沧瑶让嬷嬷带人出去,拉着李夫人坐下,说道:“娘,这几年我之所以没有动手,一来因为我当初无知软弱,在皇宫中势力全无,没办法动手,二来是需要时间让小包子成长,现在小包子已经长大了,能独当一面了,我自然不会再忍耐。更何况皇上一直看我们母子是眼中钉肉中刺,早就想除了我们,当初被我发现他给我下毒,悄悄化解了,这次他竟然敢用给将士们的粮草来做文章,只为了对付我们母子,他这样不顾天下百姓的安危,根本不配当皇帝!”

    “若再不反击,我和十二必死无疑。”

    “我可怜的女儿,真是辛苦你了,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们永远支持你。”

    “娘~”李沧瑶很感动,为了疼爱原身的父母,她不相信狡猾如狐的李相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但他还是无条件支持她,哪怕前方是万丈深渊,这怎么能不让她感动?

    她挽着李夫人的手,头靠在李夫人肩膀上,道:“娘,瑶儿大概是上辈子做了大好事,才能做您和爹的女儿,谢谢你,谢谢爹。我不会让你们失望了,输入的人绝对不会是我。”

    李夫人疼爱地摸着李沧瑶的脸,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李沧瑶小声说着今日发生的事情,直到快正午了才离开。

    李沧瑶没有留李夫人在坤宁宫吃饭,因为怕梁皇帝察觉到异常。

    她让嬷嬷送李夫人出宫,背着手站在门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娘娘,夫人已经离开了,您还是进屋吧。”嬷嬷回来看到自家娘娘还站在门口,心疼地说道。

    李沧瑶瑶瑶头:“奶娘,你会怪我吗?你是先帝派到我身边的,现在我却想用你来对付皇上,你会觉得我无情吗?”

    “娘娘说的哪里话,老奴自从到您身边便已经是您的人,死了也在娘娘您身边伺候着,其他人都和老奴无关。皇上这么多年来是如何对您的老奴都看在眼里,相信如果先帝还活着,也必定不会生娘娘的气的。小皇子很好,这就够了。”

    嬷嬷说的是实话,原本先帝的遗诏就有说明,娘娘皇后不可废除,娘娘所出皇子为太子,日后登基为帝,他们现在做的只不过是把事情提前罢了。

    李沧瑶对嬷嬷非常满意,虽然她是先帝派到她身边的,但自从来到她身边之后嬷嬷就一直尽职尽责地保护着自己,如同她的另一个娘亲一般,如今她想做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嬷嬷也毫不犹豫地站在自己这边,这让她很满意。

    对于把梁皇帝拉下来这件事情李沧瑶势在必得,但能够得到亲近之人的认同,她还是非常高兴的。

    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计划一定能成功,梁皇帝竟然不顾大臣反对和后宫妃嫔的阻拦,明目张胆地把苏月茹给接进宫。

    苏月茹现在生活的可谓是有滋有味,一被接进宫就住进乾清宫里,这可是皇上的住所,连皇后都不能轻易进入乾清宫,而她现在住在这里,苏月茹非常开心,她窝在皇上怀里,甜甜地笑着,抚摸着自己还没凸起的腹部:“皇上,我真幸福。”

    “呵呵,你啊,再等等,等过了这段时间,朕会让你更幸福的。”皇上宠溺地捏了捏苏月茹的鼻子。

    苏月茹撒娇地哼了声,突然面带忧愁:“可是这样会不会不好?皇后娘娘虽然有错,但我们这样做等于把皇后娘娘逼上绝路,会不会……”

    “哼,皇后无德,怎堪为国后?若不是当初李家逼着父皇,父皇下旨,朕当初怎么可能娶她?月茹不必多言,此次朕必废她无疑。朕欲立你为后,到时候我们的孩子就是太子。”

    “皇上,你对我真好!”苏月茹依偎着梁风谷,满脸娇羞,幸福极了。

    “哈哈哈……朕说过,一定会把最好的给月茹你和我们的孩子。”梁皇帝畅快地笑起来。

    梁皇帝和苏月茹在御花园中亲亲我我,好不幸福,正准备去找李沧瑶的梁琼文正好路过御花园,看到不远处凉亭外的太监,那是跟在梁皇帝身边的身手他信赖的太监总管苏公公,总是和梁皇帝形影不离。

    梁琼文看到苏公公微微一愣,不待细想便走过去,隔着飘飘扬扬的白纱行礼:“儿臣拜见父皇。”

    正和苏月茹亲热的梁皇帝听到梁琼文的声音顿时不高兴地皱起眉头,“起吧,这个时候你不随太傅学习,跑这儿来做什么?”

    梁皇帝是非常不喜欢这个十二皇子的,不但为人木讷蠢钝,还不会看人脸色,让人十分怀疑这是不是他的种。

    梁皇帝一向很自大,他自认为自己英明神武,不可能生出这样愚钝的儿子,不看其他几个皇子都非常聪明能干么?

    果然是皇后生的,一样让人不喜。

    所以梁皇帝对梁琼文的时候从来不给好脸色。

    梁琼文对梁皇帝的训斥早已习以为常,他依然跪在地上,低着头,一副胆怯的模样,他这副模样更是让梁皇帝不喜,苏月茹看到梁琼文心中也是不喜,但她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摇了摇梁皇帝:“皇上,十二皇子年有无知,正是贪玩的时候,您别对他太严格了,我相信皇后娘娘会好好教导他的。”这一句话把李沧瑶也说了进去,苏月茹的意思是一切都是皇后教导无方的错。

    果不其然,梁皇帝听了苏月茹的话不但没消气,反而更生气了,他冷哼了一声,不屑地瞥了眼梁琼文:“如此顽劣不堪,果然是皇后教养的好儿子,朕不想看到你,给朕滚吧!”

    “儿臣告退。”梁琼文什么也没说,默默离开了御花园,转身之际,他看了眼凉亭,飘起的轻纱中,苏月茹正坐在梁皇帝腿上,眼光流转,好似有无限深情。

    苏月茹心中非常得意,她很不喜欢皇后和十二皇子,毕竟皇后和十二皇子的存在妨碍了她的地位,而且苏月茹不得不承认皇后比自己漂亮,对于比自己漂亮的女人,一般人都不会喜欢,所以她总是有意无意地贬低皇后和十二皇子,此刻听的皇上对十二皇子毫不留情地训斥,心中自然高兴,她悄悄看了眼梁琼文,正好对上他冰冷的目光,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再看去,就见梁琼文已经转身。

    苏月茹暗自安慰自己一定是看错了,她可是知道这个十二皇子的,愚钝不堪,就她的话说就是愚蠢,怎么可能有那样冰冷的眼神?

    对,一定是看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