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倾情宫廷计九
    ,!

    李沧瑶带着梁琼文来到内室一处不起眼的地方,让嬷嬷打开机关,随着机关发出细微的咔嚓声,一道暗门突然出现在三人眼前,嬷嬷拿着灯笼率先走进去,李沧瑶和梁琼文随后走进去。

    等三人一起进入密道,暗门又悄无声息地降了下来,与墙壁严密契合在一起,看不出丝毫不对劲的地方。

    皇宫中的密道无数,这几年来梁琼文几乎都走了个遍,甚至在当初学习机关的时候他还和李沧瑶一起重新布置过密道的机关,重新把那些不是很隐秘的密道给搬家的搬家,改道的改道,跟地鼠一样把成个皇宫的密道给串联在一起,变成极其隐秘的密道。

    说句不好听的,哪怕大乾朝灭亡了,反贼杀到皇宫,凭借着这密道,不说反击,就是想逃走的话,神不知鬼不觉,无人知晓。

    只这次的密道他并不熟悉。

    梁琼文紧紧握着李沧瑶的手,有些对未知的胆怯,但更多的是激动。

    如果他能收服皇卫,是不是证明我的能力又提高了?母后会不会高兴?只要让母后高兴,我做什么都愿意!握拳!

    没错!我们的未来皇帝陛下,现在的十二皇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母控。

    走了大概半个时辰,梁琼文估摸着已经出了皇宫,果不其然,没一会儿他就看到密道的尽头。

    嬷嬷把灯笼挂在密道边上一个挂钩上,然后不知道怎么动的挂钩,只听见又是一阵细微的咔嚓声,原本是墙壁的地方逐渐上升,光一点点透过逐渐开启的门透进来,没一会儿就形成一个可供一人进出的门。

    “娘娘,殿下,我们到了。”

    梁琼文走出密道,发现密道外竟然是一处山洞,山洞似乎被人精心打理过,纤尘不染,洞壁上还嵌着几颗不大不小的夜明珠,原来刚才的光是夜明珠发出的。

    梁琼文好奇地环顾四周,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转头问李沧瑶道:“母后,这里是什么地方?”

    三人来的时候这里没人,山洞里静悄悄的,梁琼文一说话,洞内回声响起,险些下了他一跳,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下来,回头看到已经恢复成原状,完全看不出刚才还有洞的山壁,心里对自家母后的崇拜之情更甚。

    果然母后是最厉害的。

    嬷嬷看到十二皇子如此孩童的一面忍不住抿嘴偷笑,心中很是欣慰。

    皇上不喜皇后和十二皇子,甚至想方设法想害死他们,十二皇子因为这样的经历而变得十分稳重,嬷嬷每每看到他小大人一般的模样都很心疼,殿下还是个十岁的孩子啊,却因为皇上不得不成长起来,但嬷嬷却宁愿十二皇子不要那么早成长,现在看到殿下如此孩子气的表情,自然很高兴。

    李沧瑶自然不会无视梁琼文的问题,她摸摸他的头,告诉他这里便是皇卫训练,并且接任务的地方,也是她将要带他去见几大头领的地方。

    梁琼文非常激动,连连催促李沧瑶快着些,倒是让李沧瑶和嬷嬷忍不住笑了出来。

    “母后!嬷嬷,你们笑话我!!”梁琼文羞红了脸。

    李沧瑶蹲下,捏了捏梁琼文的脸蛋:“谁让小十二这么可爱呢,小十二这样孩子气的一面母后可很少见到啊。”

    “母后!!”

    梁琼文臊的满脸通红,眼睛瞪得圆鼓鼓的,惹来李沧瑶一阵开怀大笑。

    出了山洞,是一片绿意盎然的山谷,梁琼文从不知道原来皇宫外竟然还有这样的山谷这样的景色,山谷中花草萋萋,碧水蓝天,一片悠然田园景象,全然不似是皇卫之所。

    果然是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谁会想到这么一个宁静的田园风景竟然是皇卫们生活训练的地方。

    嬷嬷在前面走,为梁琼文引路,并且一边说着需要注意的地方,以及阵法的变换和阵眼。

    山谷整个被李沧瑶用阵法包围起来,不但山谷中的那些果树,就连山谷中一个个田亩都以阵法排布,层层叠套,形成了大型阵法,若是没人引路或者不熟悉的人误闯进来只会迷迷糊糊地转回去,永远也不能进入其中。

    梁琼文仔仔细细地将嬷嬷的话全都记在心里,然后根据自己所学,再结合周围的景色,一点点推演,虽因为经验不足和年龄限制问题只推演出一个简单的迷阵,也得到了李沧瑶的认同。

    李沧瑶自然不会对梁琼文要求严格,见他能推演出迷阵,心里给与他十分的肯定。

    梁琼文不像她,有着特殊的经历,经历那么多世,一世世下来,她不断改善推演阵法,加入在其他世界所学和所感,阵法千变万化,她可以自豪地说即使在逍遥子师父手里她也不会再输,何况一个涉世未深的是岁孩童。

    李沧瑶甚至惊讶梁琼文竟然能够推演出迷阵。

    “十二果然厉害,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能力,母后相信你一定会变得更加厉害,到时候,谁也伤害不了我们母子了。”虽然现在也没人能伤害到他们。

    皇卫四大首领地水火风早已等着他们到来,见人出现,立刻单膝跪下:“主子。”

    “起吧。”李沧瑶一挥袖,四大首领就感到一股轻柔的力道将他们扶起,心中更是对主子的厉害感到敬佩。

    地上前一步问道:“主子,这次您召集我们四人有何吩咐?”

    李沧瑶推了把梁琼文,将他推到四人面前,说道:“今日我着急尔等前来,是又是吩咐。这是我的孩儿,梁琼文,是你们今后要效忠的主子,按照规矩,他将接收你们的考验,通过考验,他将会成为你们皇卫新的首领,自然你们不用看在我的面子上放水,该如何便如何,我相信我的孩儿能够通过你们的考验。”

    地水火风听了李沧瑶的话面面相觑,看向还不到他们胸口高的锦衣男童,心中倒是有些不以为然,他们地水火风四大首领可以说是皇卫中最厉害的四人,自然性子有些桀骜,乍一听到主子让没他们胸高的孩童来领导他们皇卫,四人自然并不高兴。

    皇卫中人各有各的性格,但无一例外都非常忠诚,这也是李沧瑶没有压抑这皇卫中人发展的结果,她可不觉得把人变成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做任务杀人的机器是件好事。

    但正因为这样,所以李沧瑶才会让梁琼文自己去收服皇卫,因为这样的皇卫一旦被收服,便不会背叛。

    机器还有罢工的时候呢,靠人格魅力收服收下,才能让人心甘情愿跟着你。

    主子发话,他们没有不听的道理,而想要收服皇卫,便要得到皇卫认可这个规矩,是李沧瑶亲自定下的。令牌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

    “限定一个月,期间有你们皇卫自己出题考验我儿,而一个月后,无论我儿是否通过你们的考验收服皇卫,他将不再继续留在谷内,若通过,皇卫今后便归我儿所有,若不通过,便证明我儿实力尚不足以得到你们的认可,倒是我自不会为难你们让你们跟着一个孩童。”而李沧瑶相信,这些皇卫们虽然可能会比较闹腾,但绝对有分寸,不会做出过分的事情。

    “是,谨遵主子吩咐。属下告退。”

    那句随他们出题考验真真是让几人兴奋极了,要知道,很多时候他们都非常无聊的,所以现在突然来了点事情做,他们怎么能不高兴?

    四大首领现在恨不得立马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他人,一时间倒是也不在意他们的下任首领会是个十岁小童的事情。

    “去吧。”李沧瑶点头,又对嬷嬷说道:“嬷嬷,你下去准给个房间,从今日起,小十二会住在谷中,接收皇卫的考验,直到通过考验才能离开谷中。而一个月后,若是无法通过皇卫的考验收服皇卫,嬷嬷也带他回来,边疆之行不得耽误。”

    “是,娘娘,老奴这就去准备。”

    一时间,人全都走了,只剩下李沧瑶和梁琼文。

    梁琼文窝在李沧瑶怀里:“母后,您不陪着我吗?”

    李沧瑶摸摸梁琼文的头道:“母后不能在这里陪着你,至于理由,十二也应该知道。”

    “如果母后在这里陪着我,那么皇卫们会因为忌惮母后而中途放水,这样即使孩儿通过了考验,也不能让他们对孩儿完全信服。”

    “没错,所以母后不能留下来,何况母后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动乱将开始,母后要尽可能让这场动乱的影响范围缩小,不能影响到百姓。”

    “嗯,孩儿知道了,孩儿一定会努力通过皇卫们的考验,到时候母后可要来接我啊。”

    李沧瑶笑笑,亲了亲他的额头,梁琼文害羞地红了脸,不好意思地扭着身子钻进她怀里。

    “母后把奶娘留在这里,但她不会帮你,所以一切只能靠你自己,母后等着你的好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