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倾情宫廷计十
    ,!

    梁琼文站在原地目送李沧瑶离开,小小的稚嫩的脸上满是严肃和向往。

    他并不觉得母后把他一个十岁的孩子扔在这里接受考验是一件错误的事情,皇宫无稚子,何况他这个并不受父皇待见,被父皇几次三番算计的皇子。

    小时候被母后保护的太好,不知愁滋味,总是觉得母后对自己要求严格,不和自己亲近,后来才知道母后是在保护自己。

    身为嫡子,若无能,是没办法生存下去的。

    现在他长大了,早已不再是那个什么也不懂的孩童,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需要做什么,对自己身上背负的责任从不会逃避。

    他从小就向往着能如母后般强大无畏,能够保护身边的人。

    李沧瑶回到坤宁宫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她把手里的灯笼递给一个婢女,李沧瑶吩咐让人备水沐浴,婢女后退着离开寝殿,仿佛没有发现少了人一样,依旧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坤宁宫中的人都是李沧瑶的亲信,大家都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洗去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李沧瑶翻看着近日内送来的文件,能送到她手上的都是些需要她处理的,大部分鸡毛蒜皮的小事在送上来之前就已经被过滤掉,李沧瑶看着手里关于古靳玉动向的信,忍不住冷笑出声,她拿起另一份关于古靳玉所有财产存放地的信和地图,随意地翻看着,没有一丝激动,丝毫不为上面庞大的财产感到心动:“呵……也不知道做了多少亏心事才弄来这么多财富,比国库还多好几倍,真真是富可敌国啊。”

    古靳玉在没遇到苏月茹之前可是个反贼,虽然以商人的身份作掩护,但他既想谋反,又哪里是好人?所以这里面一大半的财富都是他以非正常手段得来的。

    比如十年前某盛极一时的第一富人家被山贼屠了满门,金银珠宝全都被劫走的事情,比如几年前官银被劫的事情,如此种种,数不胜数,那些财富,每一笔都沾染着无辜者的鲜血。

    因为数量庞大,且古靳玉本身为人谨慎,财宝被他分为三份分别存放在不同的地方,而这三个地方,就清楚明白地标在地图上。

    李沧瑶摸摸下巴,想着今晚出去一趟,把那些财宝全都给弄进空间,挑一些看上的古董字画什么的出来留着,其余的等自家儿子登基之后拿出来给自家儿砸填私库。

    又要养宫里这么多人,又要样兵,又要养皇卫,想想儿砸日后开支还是很大的。

    当天夜晚,李沧瑶换下身上华丽的宫装,穿上夜行衣,大摇大摆地准备飞出皇宫。

    她也不怕被人看见,不说经过几年的修炼,各种灵丹妙药和灵泉空间食物齐上,她此刻内力浑厚,无人能及,就说她那变异的灵魂力,也能让她不备任何人发现。

    坤宁宫和乾清宫很近,所以李沧瑶想要出去的时候需要路过乾清宫,她悄无声息地从屋顶飞过,在乾清宫清凉殿上方突然停了下来,贼贼地把一片瓦片掀起一丝缝,趴在屋顶,一只眼睛往里面看去。

    咳咳……不是她要偷看,她是在观察敌情!观察敌情!

    原来清凉殿正是梁风谷和苏月茹的寝殿,原本皇帝应该住在乾清宫正点乾正殿,只苏月茹不喜欢乾正殿里太过压抑的气氛,并且说什么要自己布置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家,所以选择了离乾正殿不远处的清凉殿。

    清凉殿里所有的布置都是苏月茹亲自挑选的,国库和皇帝的私库中的东西任她挑选,苏月茹见到国库和皇帝私库里无数宝贝,激动得差点连心脏都停止跳动了,之后更是卯足了劲把整个清凉殿弄成了个金碧辉煌,随便一样东西都是稀世珍宝。

    好在苏月茹毕竟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虽然品味不如何,但大体布局还是懂得些,再加上那些珍宝大部分是玉器等物,并不庸俗,因此虽然她恨不得把所有宝贝都拿出来放在外面,清凉殿也没有太过出格。

    此刻梁风谷和苏月茹正在清凉殿中嬉闹,玩你追我逃的戏码,很是开心,李沧瑶低着头,透过瓦峰隐隐约约间看到梁风谷笑的肆意张扬的脸,心中叹息。

    原主因为被先帝赐婚给梁风谷,一直以来都是以皇后的礼仪在被教导长大,也一直都知道自己是未来皇后,被精心教导的皇后不但温柔大方,美丽端庄,手段也不俗,能够镇住后宫的人,奈何除了先帝,不管是梁风谷还是太后对她都不喜,太后对她不喜是因为她嫉妒原主的容貌,嫉妒先帝对原主那么好,梁风谷对她不喜却让李沧瑶很是不解。

    当初若不是原主救了他,他早就成为时间洪流中的一粒沙尘,不会有人记得了,然而梁风谷不但没有顾念救命之恩,竟然还恨上了原主,让原主一个温柔美丽的大美人在这后宫中虚度年华,生生被耗死。

    不知道梁风谷日后会不会后悔。

    李沧瑶不知道梁风谷心中的想法,也无法理解他的做法,她对他没有一丝好感,尤其是在发现这个皇帝比剧情中的还要没头脑,更是让她不喜,在她看来,梁风谷不过是个被宠坏了的纨绔罢了,自以为是,又骄傲自负,若是当个闲散王爷到还能平安富贵一生,但当了皇帝,却是个昏君。

    偷看了会儿两人的胡闹,没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李沧瑶便失了兴趣,将瓦片回归原位,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皇宫。

    古靳玉很谨慎,他把自己的财富分成三份分别放在不同的地方,且三个地方都在不同地区,好在因为古靳玉太过谨慎,需要时不时一下宝藏来让自己心安,所以三处地点并不是很远,李沧瑶权力施展轻功,大概明日凌晨十分就能回来。

    李沧瑶对照下地图,往第一个藏宝地点而去。

    古靳玉没遇上苏月茹智商直线下降之前还是很聪明的,至少他藏宝的地方是一般人想不到的,若不是皇卫厉害,暗中跟着古靳玉,根本找不到那几个地方。

    李沧瑶来到一处墓地,夜已深,月明星稀,点点月光洒在墓地中,连那些墓碑都被染上了一层银色,远远看去,隐隐约约的,看上去有些吓人。

    李沧瑶走进墓地,顺着地图上的提示兜兜转转来到墓地深处一处比较华丽对墓前,墓的主人她并不认识,应该是假的,墓碑是大理石打磨而成,墓也是用打磨光滑的大理石砌成,一看就知道墓主人比较有钱。

    然而李沧瑶看了眼墓碑,蹲下来,仔细寻找,在墓碑刻字上倒数第二个处找到了非常隐蔽的开关,伸手一按。

    轻微的咔嚓一声,墓碑悄然移动,露出后面的可供一人尽出的洞口。

    李沧瑶感慨:“这个古靳玉也是个人物,只可惜遇上了苏月茹,一秒变脑残,若不是如此,说不定他真的能谋反成功呢。”

    虽然这么说,但李沧瑶该做的时候还是完全不客气的。她从空间里拿出一个夜明珠,小心翼翼地进入墓穴。

    墓穴很长,进入之后发现里面的隧道还是比较宽阔的,也许是自信没人能找到这里,所以墓穴内竟然没有一点机关陷阱,夜明珠的光在隧道中显得有些清冷。

    大概走了一炷香的时间,李沧瑶终于看到尽头——一面巨大的石墙。

    李沧瑶一手拿着夜明珠,一手暗了一下石门边上的机关,咔嚓咔嚓的声音传来,石门缓缓上升逐渐露出里面的风景来。

    在夜明珠的光芒下,满室辉煌。

    李沧瑶看着密室内的财富,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嘶……”

    她知道古靳玉敛财无数,但却不知道他竟然敛了如此巨大的财富。

    只见密室有百来平米那么大,还有大部分被箱子装起来一箱箱整齐码着,几乎码到密室顶,甚至很多财宝因为装不下而被随意堆在地上,每一样都是珍贵无比,这才是第一个密室。

    可见古靳玉收敛的财富有多少。

    “呵……真是个厉害的人,如此多的财富,得有大乾朝人民几年的国库收入那么多了吧。”李沧瑶蹲下,随手拿起一条东珠项链,上面每一颗东珠都一样大小,差不多一厘米,每一粒都透着莹润通透,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

    李沧瑶把玩着东珠项链啧啧地感慨着:“这么多东西,拿出去估计得吓坏一帮人,难怪他会隔三差五地跑过来看看自己的财宝完整不完整。这么多,要是我我也担心会不会被人给偷走了。算了,我好心点帮你分担了,以后你就再也不用担心财富会被人发现这件事情了。”

    说完,李沧瑶微眯起眼睛,精神力扫过密室,眨眼间,整个密室里所有的财宝全都消失不见,原本满当当的密室变得空荡荡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