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倾情宫廷计十三
    ,!

    坤宁宫里的人得知明日苏月茹那个女人和皇上要来坤宁宫都激动的跟什么似的,连走路都更带劲了,因为李沧瑶的吩咐,坤宁宫里的人都行动起来,开始布置坤宁宫,该撤掉的撤掉,该换掉的换掉,力求在最短的时间里把坤宁宫弄成虽不凄凉,但却冷清的失势的皇后住的地方该有的样子。

    一时间坤宁宫悄然而有序地行动起来。

    坤宁宫外守着门,监视着坤宁宫举动的侍卫没有发觉,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坤宁宫变了个模样。

    苏月茹靠着梁风谷坐在龙辇上,苏月茹抬头看着坤宁宫的牌匾,眼里划过一丝野心。

    “皇上万岁万万岁。”侍卫见到龙辇,立刻跪下。

    梁风谷挥挥手:“起吧,近日坤宁宫可有异动?”

    “禀陛下,并无异常。”

    梁风谷这才点头让人退开,他搂着怀里的苏月茹,低头含笑:“茹儿,这便是坤宁宫,你在门外请个安就行了,完了我们就回去吧。”若去见皇后,还不知道茹儿宝贝会受到多少委屈呢。

    想到以前每次在皇后那里吃亏,梁风谷更加不喜皇后。

    苏月茹自然不是真的想给李沧瑶请安,她只是找借口来看看皇后,若有可能,还想给她点小鞋穿穿,最好能好好打击下她,因此苏月茹没有同意梁风谷的话,她摇晃着他的胳膊,甜腻腻地说道:“皇上~我还是想当面向皇后娘娘请个安,毕竟我初入宫,还是要遵守规矩的,虽皇后娘娘现在被禁足坤宁宫,我也不能失礼于人前。而且我也想见见皇后娘娘的天颜,皇上,您就答应我吧~”

    梁风谷被摇晃的浑身舒坦,迷迷糊糊地就答应了苏月茹的要求。

    等到龙辇被抬进坤宁宫,梁风谷才回过神来,但也只能皱眉继续前进。

    梁风谷本不愿来坤宁宫,他恨皇后,因为她是父皇硬塞给他的,他根本不愿意娶她。

    即使当了皇帝,但梁风谷骨子里还是那么的天生,他天真地认为自己的妻子一定要是自己ai的人,而皇后,从一开始就被他排斥在心房外,所以无论皇后有多么好,他都无动于衷,甚至总是想害死她。

    现在,找到真ai的梁风谷更加不愿意见皇后,也更希望她能早点死去。

    大概是因为一直不被皇上喜欢,坤宁宫哪怕是皇后的住所也难免有些冷清,龙辇一路走到正殿前也没见一个人在,可见那些婢女太监都偷懒了。

    苏月茹对比着自己的清凉殿和坤宁宫的情况,心里忍不住更加欢喜。

    皇后又如何?还不是过的没我好。

    真是没用。

    龙辇在正殿门前停了下来,梁风谷护着苏月茹下了龙辇,替她拢了拢滑落在脸颊边上的头发,神色温柔:“茹儿,累了吗?”

    “我不累,皇上,我们进去吧。”苏月茹摇头道。

    正殿依然很冷清,甚至只有一个婢女在那里打扫,婢女看到梁风谷和苏月茹立刻战战兢兢地跪下:“皇上万岁万万岁。”

    梁风谷皱眉:“皇后呢?为什么她不在?朕来了皇后竟然不来迎接,果然不知礼数。”

    婢女低着头趴在地上,浑身颤抖,颤抖着声音道:“回……回皇上,娘娘正在花园,请皇上赎罪,娘娘并不知道皇上要来,所以……”在没人看到的地方,婢女翻了个白眼,对这两人很是不耐。

    同样身为脑残粉,婢女自然对梁风谷和苏月茹没什么好感,坤宁宫正殿之所以还留着一个人,是不想让人看出太大的异常,也就她倒霉的和人打赌输了才留下来,其他人都躲起来了。

    花园?真是悠闲!苏月茹撇嘴,靠着皇上:“皇上,您别怪皇后姐姐,姐姐肯定不知道皇上您要来,她不是有意的,既然皇后姐姐在花园,那我们过去吧,希望姐姐能喜欢我。”

    “哼。”梁风谷冷哼一声:“皇后好大的胆子,朕倒要看看她在花园做什么,竟然敢不来迎接朕。”说着,梁风谷冷声呵斥婢女让她带路。

    三人很快来到李沧瑶所在的花园,花园位于坤宁宫后院,虽然比较远,但胜在环境悠远,又被李沧瑶改造一番,充满了花草香味。

    李沧瑶正坐在花园凉亭中品茶,似乎并不知道有人来了。

    “皇上驾到~”

    “臣妾参见皇上。”

    梁风谷大刺刺地带着苏月茹走进凉亭,坐下,也不喊李沧瑶起来,就这么看着她半蹲着给他行礼,甚至没有让苏月茹回避,竟让她就这么受了李沧瑶的礼。

    “皇后,看来禁足的日子没有让你反思自己的错误,你过的很不错。”梁风谷面无表情地看着李沧瑶说道。

    李沧瑶没有看他,也没有起身,好似被为难的不是自己一般:“回皇上,臣妾尚可。”

    “尚可?好一个尚可,朕的皇后真是好心性。”梁风谷看着李沧瑶,心里有些复杂,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每次看到皇后情绪就特别的糟糕,以至于他一点也不想和她见面。这么想着,他收回视线,转头看向苏月茹,见她那依赖和信任的眼神,在心里说道:这才是他希望的生活,这才是他ai的人。

    之后便是一阵沉默,梁风谷好像忘记了要让李沧瑶起身,苏月茹因为一些小心思也当作没看到她还半蹲着,似乎让李沧瑶这么蹲着,她就能比她高一等一样。

    若是原主,这么长时间蹲着必定会受不了,只李沧瑶没有任何感觉,甚至还悄然挥退外面因为不服气想要来提醒梁风谷的婢女。

    梁风谷和苏月茹坐在那里tiao情说笑,李沧瑶沉默地低着头保持着行礼的姿势,直到差不多一炷香后,苏月茹才想起来一样啊了一声,转头对梁风谷撒娇道:“皇上,皇后姐姐还跪在那里呢,这么长时间一定很累了,您应该让姐姐起来了。”

    说完,苏月茹还站起来走到李沧瑶面前,略带歉意地对她说道:“对不起啊皇后姐姐,妹妹我怀孕之后记性变差了,老是记不住事儿,这不,把您给忘记了,姐姐快请起,您这么跪着真是折煞妹妹我了。”说的好像李沧瑶跪的是她一样。

    李沧瑶没有理会苏月茹的那点小心思,也没起身,依然半蹲着,淡淡地说了句:“皇上并未让臣妾起身。”

    苏月茹没想到皇后竟无视自己,顿觉脸上无光,她眼里藏着对李沧瑶的嫉恨和阴狠,脸上略带委屈,回到梁风谷身边说道:“皇上,姐姐是不是真的不喜欢我?我只是不想让姐姐太辛苦才让她起来的,姐姐是不是在怪我越俎代庖了?皇上,茹儿不是故意的~”

    梁风谷被苏月茹一撒娇顿时没辙了,他拍拍苏月茹的手,宠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子:“好了好了,朕没怪你。”之后他转向李沧瑶,满脸厌恶:“茹儿好心让你起身,你就是这样的态度?皇后果然好!连朕的人也敢欺负。皇后若喜欢跪着,那就一直跪着吧。”

    “皇上~算了,我相信姐姐也不是故意的,这样传出去对皇上的名声不好,还是让姐姐起来吧。”

    “茹儿,皇后这么对你,你还为她说话,果然朕的茹儿是最善良的。”

    “皇上~”苏月茹娇羞地低下头,眼去眼里的得意。

    梁风谷搂着苏月茹,瞥了眼李沧瑶,淡淡地说道:“既然茹儿为你求情,你还不起来?难道还要让朕来扶你吗?”

    梁风谷一向对皇后有种莫名的敌意和恨意,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李沧瑶也并不在意他的语气,等到他一发话就立刻起身,好似刚才被为难的不是她一样,含笑看着两人:“皇上今日怎么有空来我的坤宁宫?若皇上想来,也应该提前通知一声,臣妾好早作准备,去迎接皇上,这次倒是臣妾的不是了,望皇上海涵。”

    满脸端庄贤惠的样子,说话也让人丝毫挑不出毛病,只苏月茹没想到皇后竟然明晃晃地无视她,连个眼神都没给自己。

    苏月茹悄然握紧拳头,指甲恨不得掐进肉里。

    可恶,又是这样,明明已经落魄了,竟然还那么高高在上,那么看不起自己,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尝到跌入泥潭的痛苦!!

    “皇后姐姐,臣妾苏月茹,来给您请安的。”苏月茹没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娉娉袅袅地俯身施了个再标准不过的优美的利——她特意训练很久的宫礼。

    李沧瑶冷眼看着,嗤笑出声:“你是谁?皇上的每个妃嫔进宫都需要本宫的凤印盖章,并且需要皇后的认同才是正式的妃嫔,然皇上后宫三千,本宫每一个都记得,并没有一个叫苏月茹的,近期皇上也没有选秀,后宫也没有再增添其他妃子,你是从哪里来的?”

    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我根本没见过你这么个人,后宫也没有你这个人,别在这里乱认亲,更何况后宫的妃子进宫都需要皇后凤印加盖,也要到坤宁宫正式请安认人,才能算的上真正的皇上的人,你这样不明不白的人不过是朵路边野花,再香那也不是个正经人。

    一句话,直接否认了苏月茹在皇宫里的地位,说的苏月茹哑口无言。

    李沧瑶不屑地瞥了眼苏月茹,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皇上,臣妾统领后宫,十年如一日,替皇上分忧解难,臣妾知道皇上不喜臣妾,但还请皇上不要让那些阿猫阿狗到坤宁宫来扰了臣妾的清静。”

    被这么说,苏月茹又如何不恨?她涨红了脸,羞的恨不得算进地里。突然,苏月茹像是想到什么,转了转眼珠子,抱着平坦的腹部痛呼出声:“啊……我的肚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