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倾情宫廷计十四
    ,!

    苏月茹突然抱着肚子痛呼出声惊得梁风谷一下子站起来,他连忙抱住将要倒地的苏月茹,担忧地问道:“茹儿,你怎么了?茹儿,你别吓我!”

    “皇上……”苏月茹满眼泪水,揪着梁风谷的衣袖,惊慌失措地道:“我肚子好痛,肚子好痛啊,宝宝……我们的宝宝会不会有事?呜呜呜……我好害怕~”

    苏月茹惊恐害怕的表情让梁风谷顿时心疼的都快揪起来了,他抱着苏月茹,亲着她的脸颊安慰她:“不会有事的,朕说不会有事就一定不会有事,茹儿和宝宝都会好的。朕带你回去。”

    “呜……皇上,我还没给姐姐请安,我知道姐姐不喜欢我,生我的气,但我还是想得到姐姐的原谅,我只是太ai皇上了,不是故意抢皇上的。”苏月茹眼含泪水,看上去楚楚可怜。

    苏月茹的话让梁风谷更是心疼,转头恨恨地瞪向李沧瑶,见她无动于衷,甚至连表情都没变一下,好像他们在她眼里就是一场闹剧一样,心里的火就像找到发泄的缺口一样喷涌而出,他霍得起身走到李沧瑶面前,满目寒冰,“皇后,你……”

    “啊……肚子好痛……皇上……”

    “茹儿!!!”苏月茹的痛呼让梁风谷再没有精力去管李沧瑶,他一把抱起苏月茹,就往外走,若不是顾及李沧瑶是皇后,估计他就要一巴掌打过去了。

    “皇后,茹儿好意来给你请安,你不但不领情,竟然如此羞ru她,朕看你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这么对朕的宝贝,甚至还让茹儿动了胎气,若是茹儿和朕的皇儿有个三长两短,朕唯你是问!”

    “来人,摆驾回乾清宫!”

    苏月茹缩在梁风谷怀里,被他抱着疾步离开,在梁风谷看不到的地方挑衅地看着李沧瑶,好似斗胜的公鸡一样。

    李沧瑶对苏月茹笑笑,苏月茹惊得瞪大眼睛,等她想要看清李沧瑶的表情,却已经被梁风谷抱着坐上龙辇离开了坤宁宫。

    苏月茹一边佯装痛苦地靠在梁风谷怀里shen吟,一边回想着刚才李沧瑶明明是笑着,却偏偏让她觉得冰冷淡漠的表情,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更加靠近梁风谷了。

    回到乾清宫,梁风谷急忙把太医全部找了过来给苏月茹看病,太医们被召来乾清宫给苏月茹把脉之后都面面相觑,这没什么事情啊,顶多就是火气大了点,可能有些上火,但身体很好,胎儿也没事啊。

    皇上把他们叫来到底是为何?

    太医们也不是个傻的,他们悄悄看了眼焦急的皇上,又看了眼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苏月茹,回想起之前听到皇上和苏月茹去坤宁宫找皇后娘娘麻烦的事情,大概知道了原因。

    不过是些后宫妃子争宠陷害的玩意儿,他们见的多了。

    梁风谷见太医们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说话,急的暴跳如雷:“说,茹儿和孩子究竟有没有事?你们都哑巴了?太医院养着你们难道是让你们吃白饭的??!!”

    “回皇上,苏姑娘并没有什么事情……”太医院院判站出来小心翼翼地说道,生怕一不小心他们就被皇上迁怒。

    “没事?没事为什么茹儿肚子会那么痛?”

    “这……苏姑娘心中郁结导致动了胎气,微臣开几服药便没事了。”意思就是她自己火气大,跟别人没什么关系。

    可惜梁风谷没听出太医院院判话里的意思,一听到院判的话,直接把罪订到李沧瑶头上:“可恶,都怪皇后,若不是她,茹儿又如何能动了胎气?她一定是故意的。”

    皇上的话太医们就当没听到,院判开了药方交给皇上身边的公公,之后带着一众太医们离开乾清宫。

    回太医院的路上,一个年轻的太医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院判,皇上这样真的好吗?明明不关皇后娘娘的事情,是那个女人自己心胸狭小,而且还装病,皇上偏偏要怪到娘娘身上……”

    “噤声!这话也是你能说的?”院判狠狠瞪了眼年轻太医:“皇上的事情不是我们这些臣子能评论的,娘娘也不会在意这些,放心吧,娘娘很好。”

    太医院早就被李沧瑶收服,太医院院判更是对李沧瑶崇敬异常,尤其是在见识到她超高的医术之后更是恨不得拜她为师。院判非常相信皇后娘娘的能力。

    李沧瑶也果然如院判所说的那样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或者说梁风谷的那些动作完全不被她放在眼里。

    梁风谷和苏月茹风一样来又风一样走,没有在坤宁宫掀起任何波澜。

    或许是因为觉得这样狼狈地逃出坤宁宫很没面子,梁风谷回答乾清宫后心意难平,直接下旨将李沧瑶的禁足时间无限延长了——不是他不想收了李沧瑶的凤印和手中的权利,而是她的凤印和权利是先帝亲手交到她手上,并且下旨永不回收的(先帝知道梁风谷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样做是为了以防万一),梁风谷想动也得考虑考虑会不会被人攻讦。

    这也是梁风谷厌恨李沧瑶的原因之一。

    听雪收好圣旨,看了眼坤宁宫外更加多的侍卫,不屑地撇撇嘴走回去,顺便把门嘭地关上,隔绝外面的视线。

    主子想要出去难道还要经过你们的同意?别开玩笑了好不,主子那么厉害,若真是想要出去,你们根本察觉不到。

    而且那个皇帝也不像样子,错把鱼目当珍珠,偏偏把珍珠给当垃圾丢,难怪先帝当初看不上他。

    “娘娘。”听雪回到李沧瑶身边,小声在她耳边说道:“太医院已经去乾清宫看过了,太后正在慈宁宫大发雷霆。”皇上为了一个苏月茹竟然把所有太医都找了过去,可见他对苏月茹的在乎,这正是太后无法忍受的,太后从一个小小的宫女爬上这个位置,野心勃勃,虽然皇上不是她的亲身儿子,但太后会做人,哄的皇上对她简直比对亲生母亲还要亲,尝到权利的滋味的太后不愿意把手中权利分给任何人,只可惜被先帝一道旨意给破坏了原本的打算,这也是太后为何如此讨厌李沧瑶的原因。

    现在又来一个被皇上放在心里的女人,太后顿时生出了危机感,所以在听到皇上竟然把所有太医都招到乾清宫,只为了给苏月茹看病的时候在慈宁宫大发雷霆。

    李沧瑶嗤笑:“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皇上是个脑残的,遇到苏月茹就智商下降,太后也不是个聪明的。让他们去闹,本宫可没工夫去理会那些小人,至于苏月茹,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不是说高贵妃已经开始有所行动了么?高贵妃可不是个好相与的,我们且看着吧。”

    “去告诉院判,让他们稍安勿躁,本宫自有主张。”

    “是,娘娘。”

    那张圣旨,被李沧瑶毫不怜惜地扔在地上,被来来往往打理坤宁宫的人踩了几脚,然后被人捡去当废柴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