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倾情宫廷计十五
    ,!

    自从那一次苏月茹和皇上去坤宁宫之后都下意识地不再谈论和坤宁宫有关的任何事情,好像忘记有坤宁宫这么一个存在一样。

    他们的计划也在悄然进行中,苏月茹更是和外面的联系多了起来,经常会出宫找古靳玉和清夜,他们四人之间似乎维持着奇特的平衡,中心线就是苏月茹。

    高贵妃和高家的人暗中联系上,已经准备动手对付苏月茹。

    高家的人花了大价钱和大精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一株非常漂亮的花,这种花非常香,对常人无害,甚至还对人体有益,闻之让人神清气爽,气血流畅,甚至能调养人的生理机能,长久闻之香味,可百病不生,延年益寿,堪称奇花。

    但此花若是被以鸡血灌溉,四十九天之后会变异,不但失去奇特的效果,还变成了一种□□,虽对常人无害,但唯独不能被孕妇触碰,一旦孕妇触碰到此花,腹中胎儿会受到影响,触碰的次数越多,胎儿受到影响越大,直到最后会使得胎儿异变成怪胎,足月儿亡,而孕妇则好像把胎儿的精血吸掉一样,会越变越漂亮,越变越妖/娆,诡异万份。

    这种花只在关外某个无人知晓的地方有,且生长在绝壁之上,若不是当初高家的人无意间发现了这东西,还不知道这花竟然有那样的效果。

    高家的人这么多年也不过得了一株这样的花,精心浇灌多年才刚刚长成即将开花,这次为了高贵妃,真是狠了心,接到高贵妃的信后就开始以鸡血浇灌花,终于在四十九天之后让花完全变异。

    在高家的人眼里,花肯定不止一朵,只要他们再努力寻找一定能找到,但皇后的位子只有一个,若是高贵妃成为皇后,高贵妃的孩子成为皇帝,那他们什么没有?

    所以他们虽然心疼,却也没有不舍。

    高贵妃看着这盆被悄悄送进来的花,小心翼翼地触碰了一下,笑的开怀:“呵……苏月茹,你很得意是不是?我倒要看看,有了这个东西,你还能不能笑到最后。”

    高贵妃可不是那么简单就会放过苏月茹的,足月而亡,也就意味着那孩子生下来的时候还是有气儿的,要等到一个月后才会死,若是皇上看到她生下来的是个怪胎而且还是活的,他会是什么反应?高贵妃非常期待苏月茹跌落底泥的样子。

    高贵妃并不急着立刻把花送给苏月茹,她让苏月茹身边的细作打探清楚苏月茹何时去御花园,高贵妃开始谋划着如何把花送到苏月茹那而不被任何人留下把柄。

    苏月茹虚伪而自傲,自以为比别人高一等,自从进入皇宫后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只有她自己和皇上没有察觉,而也许是因为生活太过顺遂,所以苏月茹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没有会得不到的感觉,就连德妃也在她手上吃过亏。

    高贵妃就是想利用苏月茹的这个性格,让她自己把毒花抢过去。

    她要让苏月茹自己尝到苦果。

    “娘娘,苏月茹虽然愚蠢但也不是个傻的,她真的会把花要过去?”说话的是高贵妃的奶娘,是从小看着高贵妃长大的,所以高贵妃非常信任她,奶娘也不负高贵妃的信任,对她忠心耿耿,高贵妃的计划奶娘几乎都知道。

    高贵妃拨弄着手里的花瓣,弯着嘴角笑的很开怀:“呵呵,放心,奶娘,本宫有的是办法让她自己把花要过去,更何况苏月茹那个愚蠢的女人,又怎么可能看到这么奇特的花而不心动?”

    对付苏月茹,高贵妃甚至用不到阴谋,阳谋就够,至于皇上……高贵妃眼里突然涌出一丝丝的忧伤:皇上,臣妾那么喜欢您,把您当做臣妾的天,可是您居然为了一个愚蠢肮脏的女人这样对臣妾,为什么?您不是说臣妾是您最喜欢的人么?不是说最喜欢臣妾的孩儿的么?为什么那个女人一出现,您就变了?

    都怪那个女人!!!高贵妃突然脸色狰狞了一下,又瞬间变回那个温柔如水的贵妃娘娘,好似刚才的人不是她一样。

    “奶娘,记得让我们的人一定要打听清楚苏月茹的情况,本宫的计划一定不能有任何闪失。”

    “是,娘娘放心,我们的人绝对可靠。”

    “那就好。”高贵妃轻蔑地看了眼开的摇曳生姿的花,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高贵妃的机会没几天就来了,苏月茹因为去了坤宁宫之后在清凉殿装了好几天的鹌鹑,直到后来再也忍耐不住又开始活蹦乱跳,觉得一直呆在清凉殿里十分无聊,决定偷偷跑去御花园转转。

    自从那些妃嫔在御花园制造各种偶遇被训斥之后,御花园几乎成为了苏月茹的专属花园,御花园里的无数珍贵美丽的花朵甚至还被她用来泡花茶喝。

    苏月茹没想到今日来御花园竟然看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人——高贵妃。

    若说皇后是苏月茹最不喜欢的人,那么高贵妃就是她最不想见到的人。她和皇后见面的次数不多,真正面对面也就那么一次,但和高贵妃见面的次数还是很多的,每一次苏月茹看着高贵妃温柔如水的模样都有种难堪,每次看到高贵妃的眼神就知道她是在鄙视自己,因为在那三个人面前,苏月茹就表现的温柔如水,善解人意。

    然而一个被现代社会熏陶的普通人,再怎么伪装也没办法让自己变得真正的大家闺秀才能拥有的温柔,这让她觉得自己在高贵妃面前是班门弄斧。何况每次和高贵妃对上,她都输的一塌糊涂,甚至有时候连梁风谷都不愿意帮她。

    苏月茹不愿意面对高贵妃,正想要回头的时候却看到迎面走来的高贵妃手捧着一盆非常美丽的散发着迷人香味的高贵优雅的花,苏月茹行动快于思想躲了起来,躲在暗处偷看高贵妃。

    高贵妃捧着手里的花走过苏月茹的藏身之处,好似不知道她藏在那里一样,和奶娘说着“悄悄话”:“奶娘,你说这花是奇花,没有骗本宫?”

    “娘娘,老奴怎敢骗您?这花可不一般,据下面献上来的人说,这花不但能让调节人的生理机能,把花放在内室,经常闻花香,可以使容貌更美,皮肤更光滑,而且能延缓人的衰老,这女人啊,不就是害怕老么?所以老奴就斗胆讲这花献给娘娘,娘娘您得了这花,一定会变得更加漂亮,一定能吸引皇上的注意。”

    “呵呵,是吗?现在皇上的心全都在那个苏月茹身上,本宫还有机会吗?”高贵妃忧伤地拨弄着花瓣:“不过这花倒确实奇特,不但花香闻着让人神清气爽,就连花瓣碰着都让人觉得心情很好,这花养在本宫那这么几天,本宫的气色确实好了很多,看来那人说的不假。”

    “娘娘放心,有了这花,那个苏月茹一定不会是您的对手,皇上一定会回到您的身边的。”

    “呵呵,承奶娘的吉言……”

    高贵妃和奶娘逐渐走远,苏月茹再也听不到她们两人的话,直到两人走的完全看不见踪影,苏月茹才从藏身之处走出来,深色莫测地看着高贵妃离开的地方,心里想着她刚才听到的话。

    真的有这么神奇的花吗?

    要是以前的话苏月茹肯定不会相信有这样的事情,但经历过穿越,又知道这个世界确实有些神奇的东西,苏月茹不得不相信高贵妃说的话是真的。

    不……看高贵妃宝贝的甚至不让别人碰花的样子,一定是真的。

    能美容养颜,调节生理机能,还能延缓衰老,这是所有女人都梦寐以求的东西,苏月茹自然也很心动。她抿了抿嘴,悄悄回到清凉殿中。

    高贵妃和奶娘从另一边悄然走出,看着苏月茹离开的方向冷笑:“娘娘,看来一切都很顺利。”

    “呵……苏月茹,本宫倒要看看你究竟用什么方法得到本宫的‘宝贝’。”

    自那之后,高贵妃似乎真的很宝贝花一样,不但把花养在自己的卧室,还亲自浇灌,不假他人之手,苏月茹也好像对花没有任何觊觎之心,安安分分地呆在清凉殿里养胎。

    然而半个月后,高贵妃的寝殿突然走火,寝殿内所有东西都被烧毁,连同那盆花一起,高贵妃为此大发雷霆,发落了好一批奴才方才息了怒火,从此不再提花的事情,同一时间,清凉殿内,苏月茹闻着清甜的花香,痴迷地摸着妖/娆美丽的花瓣,笑的灿烂,眼里满是胜利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