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倾情宫廷计十六
    ,!

    “娘娘,那边开始行动了,那盆花已经被苏月茹得到。”坤宁宫内,李沧瑶斜躺在贵妃椅中,一手拿着书籍再看,一手捻起一块桃花酥放进嘴里,听雪匆匆跑进来在她耳边悄然说道。

    李沧瑶头也没抬,继续看书,“本宫知晓了,高贵妃和苏月茹那边的人可以撤下了,让她们自己去斗吧。”

    “是,娘娘。”听雪退下。

    李沧瑶看的是从古靳玉藏宝中得到的一本古籍医书,她才看了一半,因为世界有些不同,不管是草药还是医术都有些不同,倒是让她欣喜异常,连医术也再次提升,又过了一刻钟,李沧瑶才终于放下手里的书,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天色,收起书,单手拄着头打瞌睡。

    已经快到考验最后期限,小包子那没有一丝消息传来,李沧瑶倒是不急,而皇宫里高贵妃和苏月茹两人各显神通,手段百出,谁也不比谁差,高贵妃的手段李沧瑶并不觉得奇怪,让她诧异的是苏月茹竟然长脑子了,不但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花给弄到手,还坑了高贵妃一把。

    大概连高贵妃自己也不知道,她看不起的苏月茹不但策反了她身边的一个宫女,竟然还趁着宫殿起火大家手忙脚乱的时候给她下毒,是清夜配置的一种慢性□□,本来是想用在她和小包子身上的,苏月茹却迫不及待地用在高贵妃身上。

    毒潜伏期是半年,这半年中中毒者会越来越嗜睡,最后在睡眠中死去,查不出任何异常。

    □□名为沉眠。

    真是狗咬狗一嘴毛。

    两人的结局已经注定,根本不需要她做任何事情,原本的计划也用不到,倒是省了她一些时间。

    李沧瑶敛眉沉思片刻,把事情在心里转了几圈,之后拿出做到一半的衣服继续做——这是给小包子做的衣服,他过两天就要跟着群送粮草的队伍一起去边境,那里不比京城,边境比较寒苦,她怕生活一直锦衣玉食的小包子适应不了。

    这大半个月来她已经做了三套衣服,连这套已经第四套,每一套上面都绣着好看的绣纹,中间她还用从空间里拿出来的火灵石磨成的米粒大小的珍珠样珠子点缀,甚至还用绣线绣了些阵法上去,不但保暖还耐脏。

    等李沧瑶把衣服做好,梁琼文终于回来了。

    一个月的时间让他整个人气质又发生了一些变化,更加坚毅,皮肤也晒得烟了些,倒是更加精神了,嬷嬷乐呵呵地向李沧瑶汇报这一个月来梁琼文的事迹,以及一些他闹出来的笑话,惹得李沧瑶咯咯咯直笑。

    梁琼文脸皮子薄,被笑的满脸通红,撒娇似的躲进李沧瑶怀里,“母后!”

    “好了好了,母后不小十二了。”李沧瑶拍拍梁琼文的背,摸着他的头:“瘦了些,倒更加精神了,看你开心的样子,看来皇卫已经承认你了?我的孩儿就是厉害,母后一直相信你能成功的。”

    “嗯,我知道。”梁琼文很感动。

    嬷嬷在一边擦擦有些湿润的眼睛,心里同样十分欣慰:“娘娘,十二皇子很努力,老奴一直看着呢。”

    如此便好。

    李沧瑶前两辈子都没有孩子,第一世没活到结婚的时候就死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过,第二世一心沉浸在逍遥派传承中,连个徒弟也没有收过,这一世有个便宜儿子,倒是让她很高兴。

    尤其是在小包子很听话很懂事也很孝顺的情况下,李沧瑶更是欣喜,一点点摸索着如何教育孩子,如何和孩子相处,从生疏到熟练,直到现在得心应手。

    李沧瑶让听雪把做好的衣服拿出来,拉过梁琼文,拿起衣服在他身上比划比划:“嗯,不过,正合身,十二,快来试试。”

    说着,把衣服塞到他怀里。

    梁琼文一眼就看出这些衣服都是母后亲手做的,他很高兴,想也不想就抱着衣服去试穿。

    衣服很合身,穿在身上非常舒适,李沧瑶用的是空间里养的蚕织成的绸布做的衣服,和外面的不一样,梁琼文穿着新衣服走出来,顿时让嬷嬷直呼好看,李沧瑶也很满意,让听雪把其他衣服一起包好给梁琼文:“小十二,明日你就要随军出发,一路必定有很多危险,你自己多注意,记住,现在皇卫是你的了,你要充分利用起来,但切不可将皇卫当成工具,不可失去人心,母后相信你能成功的,至于那些粮草你不用担心,母后早就做好准备。”

    “是,母后,孩儿一定平安归来。”梁琼文说道。

    李沧瑶摸摸梁琼文的头,心里微微叹息。

    终于要开始了,等小包子回到京城,计划的最后一步就能完成了。

    第二天早朝,梁风谷端坐在龙椅中,看着下方单膝跪地的梁琼文,面上严肃,眼里却透着隐藏的很好的得意:“琼文,你是朕最看好的皇子,朕将这次的事情交托给你,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朕失望,粮草关系到十万将士,事关重大,你一定要让粮草没有一丝损失地送到边境交给庞将军。你可能做到?”

    梁风谷的这话明眼人都知道做不到,毕竟一个才将将满十岁的孩子,顶多也就是去蹭蹭军功,怎么可能有能力把这样重要的事情办好?而梁皇帝给梁琼文戴上高帽子,就是想让他没有后退的路。

    梁琼文单膝跪地,好似不知道梁皇帝话里的意思,坚定地道:“儿臣遵旨,保证完成任务,绝对不会让粮草有任何闪失。”

    母后,儿臣要走了,不能陪在您身边,您要好好照顾自己。儿臣一定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绝对不会让他们得逞,也不会让自己受伤,您放心吧……

    梁皇帝非常满意,他认为果然梁琼文还是太小了,愚钝不堪,被皇兄们压着就想弄出点功劳来,也不看看能不能胜任,不过这正和他的意,他甚至还大方地封梁琼文为定北王爷,这样梁琼文可是大乾朝开国以来最小的王爷了。

    梁琼文领旨,镇重其事地跪地三拜,然后转身离开朝政殿。

    阳光下,他离去的背影如同巨人一样坚定而勇往直前,没有丝毫回头。

    梁皇帝看着这样的背影忍不住一阵恍惚,继而在心中嗤笑。

    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怎么可能会让他有那种感觉?肯定是错觉。

    然而梁皇帝并不知道,原本他特意安排的护送粮草的人马早就被悄无声息地换了下来,梁琼文带着一众皇卫护着粮草出发。出发前,梁琼文骑在马背上,回头看了眼威严雄壮的皇宫,眼里划过坎坷、犹豫、失落、决绝最终变成一往无前的勇气。

    无论前路如何,只要有母后陪伴在侧,他就什么也不怕。

    坤宁宫内,嬷嬷小声对正在练字的李沧瑶说道:“娘娘,十二皇子已经出发了。”

    “嗯。”李沧瑶收笔,落下最后一划,只见大大的无愧于心四个字赫然出现在纸上,她看了眼,扔下笔,大手一挥:“奶娘,让我们的人准备,要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