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倾情宫廷计十七
    ,!

    梁皇帝做梦也没想到被自己瞧不上、被自己怨恨的皇后竟然有如此大的能量,他还和苏月茹沉浸在美梦中的时候她就已经迅速掌握了整个后宫,继而掌握了整个朝堂,架空了他的势力,把他围困在乾清宫清凉殿中。

    随着李沧瑶一个个命令下去,她的势力以及李家的势力全部运转起来,好些大臣还在美梦中就已经成了瓮中鳖,在劫难逃,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锒铛入狱,再翻不了身。

    一些梁风古的死忠比如同样暗/恋女主的某御林军首领或者某臣子直接被李沧瑶派人抓住,毫不留情,一时间整个朝堂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然而让人奇怪的是,原本应该强烈反对的那些老臣竟然没有一个站出来反对,好似接受了这一情况,装作完全看不见一样。

    一场宫变危机,发生的快而猛烈,等梁风谷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成为阶下囚。

    “哗啦~”

    “滚!!!”梁风谷对着来人大吼,把能摔的东西全都摔倒地上。

    他怎么也想不清楚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明明上一刻他还在志得意满地吩咐让人出宫告知古靳玉行动开始,下一刻就被人控制在清凉殿中不得外出,无法得知外面的情况,无论他怎么发火、怎么训斥威胁都没有任何用处。

    梁风谷非常憋屈和烦躁,连苏月茹都无法安抚他。

    他没想到皇后竟然如此大胆发动宫变,甚至还囚禁他,更没想到的是,整个皇宫里他竟然除了身边的总管太监没有一个可用的人。

    他被困在清凉殿中三天,无法和外界联系,无法得知外界的情况,原本梁风谷还想凭着自己高强的武艺直接闯出去,却不想现实打了他一巴掌,他还没出乾清宫的门,就被人拦下来,而篮下他的人竟然是皇后。

    至今他已经和外界隔绝三天,一切看似平静,却让他心中升起一丝惶恐。

    下面的人噤若寒蝉,跪在地上任由皇上发火,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现在整个清凉殿都被控制起来,他们根本出不去,皇上这三天每天都发火,摔碎一套东西,一不高兴就打怕下人,现在连那个苏姑娘都不愿意来了,只有他们这些下人没办法只能忍受着,但心中也渐渐涌出埋怨。

    梁风谷发泄完,冷冷地扫了眼跪在地上的宫女太监,还有一片混乱的地面,掀翻案桌:“朕让你们滚没听到吗?怎么?现在朕的话都没有用了吗?”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奴才(奴婢)这就走。”宫女太监们逃一般离开了清凉殿。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梁风谷才颓废地跌坐在椅子中:“可恶!”

    这三天他都没有踏出清凉殿书房半步,他丢不起这个人,而苏月茹,自从得知他们被困在清凉殿,发现事情不好之后刚开始还在梁风谷身边安慰他,后来直接不再来,而是自己躲在清凉殿内殿,想办法准备逃脱。

    朝堂中,庄严的龙椅上没有一个人,龙椅后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此刻被珠帘隔着,隐隐可以看见珠帘后面正坐着一个盛装打扮的女子——摄政皇后李沧瑶。

    奇怪的是,对于皇上没来,而皇后摄政,满朝大臣们竟然没有一个感觉怪异,甚至觉得理所当然,所有人都跪拜在李沧瑶脚下:“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李沧瑶扫了眼下面的朝臣们,微微开口:“平身。”

    “谢娘娘。”

    “众卿,皇上病危,本宫身为皇后,自当挺身而出,有先帝遗诏在此,本宫之子十二皇子梁琼文乃当立为太子,太子年幼,恐难胜任。自今日起,本宫乃为摄政皇后,至嫡皇子十二皇子成年亲政。”

    “娘娘大义!先皇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李沧瑶准备了五年的时间,虽然其中有看戏的成分,所以拖延了时间,但五年的时间已经足够她把一切准备周全。该抓的抓,该杀的杀,明里暗里的势力全部出动,用最短的时间肃清了朝堂,没有引起任何动荡。

    就连那些皇子妃嫔,都被李沧瑶快刀斩乱麻直接处理了,闹腾的直接囚/禁,安分的倒是没有处置,反而给了他们应有的待遇。

    被梁风谷和苏月茹寄厚望的古靳玉自顾不暇。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一番自己的财富的古靳玉已经发现自己的财宝消失不见,正大发雷霆,派人大力彻查,然而无论这么差都查不出任何结果,这时候他的各处生意也出现了异常,就好像一夜之间他所有生意都被下了咒一样,迅速败落,速度之快,让他根本来不及反应,才几天的功夫,古靳玉的势力完全瓦解,被李沧瑶暗中收下,古靳玉则被搜出叛逆的证据,被抓起来关进地牢。

    而清夜,李沧瑶则直接让人毁了神医谷的传承,废了清夜的武功,和神医谷里的那些笑面恶魔一起被抓了起来。

    神医谷披着神医的皮子害了那么多人,李沧瑶根本不会手软。

    梁琼文离开才几天的功夫,天下已经换了个主人。

    早朝过后,李沧瑶搭着小太监的手离开坐凤辇离开大殿。

    “娘娘,清凉殿那边又闹起来了,据说这次是苏月茹想逃跑被皇上发现了,皇上狂性大发,差点把苏月茹肚子里的孩子打死。”

    “哦?他们不是很相/爱的么?这才几天就这样?”李沧瑶冷笑:“走吧,随本宫去瞧瞧。”

    “是。”

    “起驾~”

    清凉殿内的摆设换了一批又一批,李沧瑶倒也不吝啬那点东西,毕竟那些都不是什么珍贵的玩意儿,不然多少东西也不够他摔的。

    此时苏月茹和梁风谷在一起,梁风谷狠狠地拽着苏月茹的头发:“贱/人,你竟然敢逃跑?朕对你那么好,你竟然敢背叛我?”

    “啊!!放手!你放手!好痛!!”苏月茹被揪住头发,痛的直呼,一边胡乱拍着梁风谷的手想让他放手,可到底梁风谷也是有几分武功的人,怎么是她一个弱女子能撼动得了的,梁风谷见苏月茹反抗,更加气急,一巴掌扇过去。

    “啪!”

    “啊!!”

    苏月茹狼狈地倒在地上,脸被扇的肿了起来,梁风谷眼里闪过一丝快意,他蹲下来,一手托起苏月茹的下巴,冷冷地道:“贱/人,你以为你还能逃到什么地方?你可是朕最喜欢的女人,怎么可以不陪在朕的身边?朕要你永远都陪着朕!”

    永远陪着他?那不就意味着她永远都只能呆在清凉殿里哪里也去不了?苏月茹根本不愿意过那样被囚禁的苦生活,她早就习惯了奢华,根本不能再适应那种苦日子,听梁风谷这么一说,苏月茹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恨意。

    你既然这么爱我,为什么不放我走?为什么还要让我陪你过苦日子?我可是主角,我怎么能过毫无自由的生活?

    苏月茹恨着,手不经意间摸到地上的碎瓷片,一个狠心,狠狠刺向梁风谷:“你去死吧!!”

    “唔……”

    “啊!!来人啊,杀人啦!!苏月茹想杀皇上了!!”

    顿时一阵手忙脚乱。

    李沧瑶刚到乾清宫门口就发现这里一片混乱,她皱起眉头:“怎么回事?”

    “娘娘,苏月茹她……她刺杀皇上!!”

    李沧瑶诧异地一愣,完全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立刻快步往清凉殿而去:“快去叫太医!”

    好一会儿之后,清凉殿才渐渐平静下来,梁风谷仍然在昏迷当中,太医们看了眼昏迷的梁风谷忍不住摇了摇头。

    “启禀娘娘,皇上受伤太深,恐怕,撑不过今晚了。”

    “太医,真的没办法了吗?”李沧瑶虽然不喜梁风谷,但也没准备杀了他,毕竟他是小包子的父皇,可是没想到苏月茹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

    “恕臣等无能为力,臣等只能尽力拖延皇上的时间,顶多一天……”

    “……”李沧瑶沉默片刻,让太医们都下去了,自己坐在床边,看着昏睡不醒的梁风谷,他依然那么英俊,却因为不顺遂而显得有些焦躁,又因为受伤而脸色苍白。

    这样一个自负自大的人,竟然活不过今晚,即使太医们尽全力也只能拖延一天的时间。

    这么戏剧性的发展,让李沧瑶觉得无奈。

    原本她还想继续看戏呢,结果苏月茹自己作死,连一点活下去的机会都不留给自己,让她想留着她也不行。

    “来人,传本宫懿旨,苏月茹意图行刺皇上,罪无可恕,抓起来!”

    “还有,立刻派人通知十二皇子,让他尽快回宫。”

    “把所有大臣都叫来吧。”

    “遵旨……”

    “唉……”李沧瑶叹了口气:“好生照顾着,皇上醒了立刻通知本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