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倾情宫廷计十八
    ,!

    李沧瑶让太医们尽全力医治梁风谷,在太医们的医治下,梁风谷终于醒了过来。

    他吃力地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满眼的明黄色,是帝王的象征。

    可是梁风谷此刻心中万分凄楚,自嘲地扯了扯嘴角。他哪里还是什么帝王?不但被人夺了权利,囚禁在清凉殿,现在还被苏月茹那个女人刺伤,其实太医们的话他隐约听见了,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这个时候,明明应该害怕的,可是梁风谷却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很宁静,前所未有的宁静,他回想这短暂的一生,从小就被封为太子,意气风发,登基为帝后更加豪气万千,可是到头来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他环顾四周,竟没有一个人,就连他的心腹太监都不在。

    不,还是有人的,只不过在看到自己醒来之后立刻离开了。

    没一会儿,门被再度打开,梁风谷看过去,就看到一身皇后华服的李沧瑶走了进来。

    “……是你……”梁风谷说道,声音沙哑。

    “是我。”李沧瑶淡淡地看着他,平静的脸上找不出任何情绪:“你醒了?”

    “呵……你是来看朕的笑话的?”

    李沧瑶摇头:“你要死了。”

    “……”

    “是你最喜欢的女人苏月茹干的。”

    梁风谷脸上一阵扭曲。

    “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明明皇后那么美丽,又性子端庄温柔,却为何偏偏不被你喜欢?明明她那么努力地替你打理后宫,你却恨她,恨不得她死,还给她下毒,后来你偏偏看上一个处处不如她的女人。”

    梁风谷凉凉地笑了起来:“呵呵,为什么?因为朕恨你,凭什么父皇对你这么好?凭什么我要听父皇的娶你?你不过是占着李相千金的便宜,李相功高盖主,威胁父皇,逼着我娶了你,若不然,你以为你会这么好命成为皇后?”

    “……”真脑洞该有多大?

    “朕最恨的就是你还有李家,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只可惜,朕还是棋差一招,输给了你。”这个时候梁风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一切都是皇后搞的鬼。见到皇后身后一群太医恭恭敬敬的样子以及那些宫女太监,忍不住气的呼呼喘气:“朕原以为你不过是个绵羊,倒是不知原来你竟是披着羊皮的狼,一直觊觎着朕的皇位,如今朕这般模样你是不是开心了?哈哈哈,若是天下人都知道朕的好皇后竟然是这般模样,会是个什么表情?成王败寇,如今朕落在你手里,朕无话可说,只是大乾朝危已!大乾朝危已!咳咳咳……”梁风谷一个激动忍不住咳嗽起来。

    梁风谷的话有些危言耸听,吓得所有人都跪了下来,李沧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她平静地看着他,平静地开口:“梁风谷,你还记得救你的那个小丫头吗?”

    梁风谷浑身一震,瞪大眼睛看着她。

    “还记得当初你被人追杀,救了你的那个小丫头吗?还记得你们的约定吗?”

    “你……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情?她在哪里?是不是被你抓起来了?她在哪里??!!”梁风谷激动地想要坐起来,只可惜坐到一半又倒下去,鲜血又染红了腹部的绷带。

    “咳咳咳……她在那里??!!”

    太医们和宫女太监们手忙脚乱地跑过去治疗,李沧瑶却静静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神色没有丝毫波动,就这么看着他,“她让我问问你,为什么你没有认出她?为什么你失约了?”

    这是原主最想问的,所以李沧瑶替她问了出来,明明约定好在一起,可是他却忘了自己,甚至他不但忘了自己,还恨她,她把自己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他,却换来一次次的伤害,一次次的冷漠,直到最终她再也没有勇气坚持下去。

    李沧瑶替原主问出了最想问的问题,却没想要得到答案,转身慢慢走出清凉殿,行走间,似乎有什么掉落在地上,摔成两半。

    那是原身珍藏的宝贝,是曾经两个小家伙之间纯纯的约定,如今,已破碎成灰。

    梁风谷无力地半靠在太监怀里任太医包扎,眼睛紧紧盯着李沧瑶,突然看到有什么掉落在地,不由自主地看过去,只一眼,却让他心神大震,猛地吐出一口心血,直直地倒了下去。

    “小风哥哥,我们约定好了,等丫头长大了,你要来娶我啊。”

    “丫头一定会变得非常漂亮非常漂亮,然后嫁给小风哥哥,做小风哥哥的妻子。”

    “小风哥哥,一定要记住丫头哦~”

    是她……原来是她……

    原来她一直都在他的身边……为什么他没有发现?为什么没有发现?

    “父皇,儿臣想娶丫头做太子妃,父皇您就答应儿臣吧,您答应过儿臣的太子妃要让儿臣自己选择的。”

    “哈哈哈,好小子,这么小就定下未来媳妇儿了?果然不愧是朕的儿子,眼光就是好。不过朕答应可没用哦~你要让对方答应才行。”

    “这么说父皇答应了?谢谢父皇。”

    “太子,你已经到了成婚的年龄,朕为你定了门亲事,是李相千金,此人不但美貌无双,性格温柔大方,端庄贤淑,当得起太子妃的位子,你要好好珍惜她,不可让她受半点委屈。”

    “李沧瑶,你别以为你李家能只手遮天,孤娶你又如何?你永远也得不到孤的心,孤是拿你没办法,但孤永远都不会承认你是孤的妻子。”

    “小风哥哥,我不是……”

    “闭嘴,这不是你能叫的!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小小李家女儿,孤难道还怕你们不成?”

    “我……”

    “从今日起,你住偏殿,没有孤的允许标准到孤的寝殿来。”

    “……”

    “小风哥哥,瑶儿变得非常漂亮,瑶儿拼命努力让自己配得上你,可是为什么你没有认出我?为什么你不理我?”

    “小风哥哥不理瑶儿,瑶儿也不要小风哥哥了。”

    “小风哥哥,来世,只愿我们再不相遇,做个陌路人可好?”

    “小风哥哥……”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当初他和父皇说要娶丫头的时候父皇没有任何反对,甚至还很高兴了。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当初父皇说给自己定了一们亲事的时候笑的开怀,并且郑重嘱咐他了。

    他也终于知道,原来他的丫头,竟是相府千金。

    是你……原来是你……丫头……

    其实他早就已经隐约察觉到真相,却偏偏自负地无视了,直到最后才恍然醒来,却已经太迟太迟……

    他失去了一切……

    隐隐约约间,梁风谷似乎看到一抹白色的绝美的身影离他而去,无论他怎么追赶都无法追上,而他,追逐着那摸身影,越行越远……

    “皇上……皇上驾崩了……”

    梁琼文快马加鞭赶回来,也只来得及赶上梁风谷的葬礼,因为皇上的骤然离世,不管是朝臣们还是那些皇子妃嫔们都有些混乱,尤其是那些有野心的皇子们蠢蠢欲动,只是还没行动起来就直接被李沧瑶强势压了下去,并且斩断了他们的爪牙,让他们再无力站起来。

    国不可一日无君,有先帝旨意在,又是皇后嫡子,十二皇子自然当仁不让成为下一任皇帝,梁琼文穿着龙袍,站在祭天最高处,接过李沧瑶手里的玉玺,看着下面跪拜的人,转头看向身边的李沧瑶,看着她含着笑意的脸,一时间心中涌现无尽豪情:“众卿平身。”

    从今天起,他就是皇上了,再没有任何人能给他脸色,再没有任何人能欺负他们母子。

    先皇逝世,新皇登基,完全按照礼制的丧礼,丧礼过后,后宫那些太妃们开始移宫了。

    那些有儿子的,想和儿子一起过的,允许他们来将之接出宫去奉养,那些不安分的皇子直接被梁琼文派去守皇陵,顺便把他们的母妃也带去——那些女人,曾经对他们母子可不友好。

    李沧瑶搬到了慈宁宫,至于曾经的太后,现在的太皇太后,被强制搬去慈安宫。

    太皇太后得知皇上驾崩,一直吵闹着说是李沧瑶害的,只可惜无人理会她,这皇宫里现在都是李沧瑶的人,太皇太后闹不出什么花样。

    国丧过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不一样的只是换了个皇帝而已。

    对那些百姓来说,不管谁当皇帝都一样,只要能让他们吃饱就行。

    李沧瑶依然垂帘听政,但却很少发表意见,只有在发现梁琼文无法应付的时候才会开口,而有些大臣见皇上年幼、皇后无依起了些心思,也在梁琼文的一顿发落中熄了火,夹起了尾巴。

    谁说新皇年幼好欺负的?

    谁说新皇资质平庸难当大任的?

    谁说新皇愚钝无知的?

    那都是假的好不。

    新皇简直比他们这些在官场上浸yin了许多年的老狐狸还要厉害,你以为你的小动作没有人知道,结果新皇笑眯眯的就把你的所有小动作给摆在你面前让你哑口无言只能认罪,这样的道行,他们完全斗不过啊。

    再加上李相的帮助和部分大臣的相助,梁琼文很快就适应了皇帝的生活。

    十岁的皇帝,确实太小了些,但有李沧瑶和李相在,又有早年李沧瑶逐渐提拔上来的有些人,梁琼文并没有受到多少阻碍。

    有些臣子不死心想挑拨他们母子关系,直接被梁琼文撸了官职回家种田。

    他完全不介意自家母后垂帘听政,甚至还担心要是没有幕后自己可能应付不过来,心里也没有什么后宫不得干政的想法,遇到不懂的就去问李沧瑶,或者问李相,倒是传出了皇上不耻下问虚心好学的好名声。

    等到三年守孝期满,梁琼文也终于有了皇后。

    皇后是个端庄文雅的人,梁琼文虽然并不ai她,但却十分尊重她,他早就发过誓,绝对不会让自己变成父皇那样的人。

    等到梁琼文二十岁,已经成为了十分好的帝王,也基本上收拢了她交给他的所有势力之后,李沧瑶终于不再垂帘听政,把权利完全交给他,自此,年轻的帝王开始亲政。

    而李沧瑶自己,则拍拍屁股,揣上些银子,换下太后的行头,不顾皇帝的反对,带着几个人直接出宫游玩去了。

    还美名其曰——代天巡查。

    巡查你妹!母后您想玩就直说,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还找这样的借口,也不怕害臊。

    最后梁琼文仍然没有阻止李沧瑶离开的脚步,他一直都清楚母后喜欢自由自在,却因为他而甘愿呆在皇宫里,她已经在这皇宫里呆了十几年,是该出去走走了。

    每到一处,李沧瑶都会将那里遇到的事情,那里的人文地理写信寄回给梁琼文,有时候也会将一些种子,宝石之类的寄回去。

    很多李沧瑶从其他地方得到的种子被解决了干旱无收等的问题,倒又是大功一件。

    李沧瑶作为皇太后活了104岁,走遍了大江南北,走向了全世界。

    逍遥派的人一向不显老,即使104岁,李沧瑶也如同三十几岁一样,除了那满头青丝变成了白发,容貌依旧如初。

    那个时候,经过不断改革,以及律法的不断完善,被梁琼文以及他的子孙治理的国家已经成为世界强国,谁也不敢轻视。

    李沧瑶看了眼已经同样满头华发,也有八十几岁的梁琼文,嘴角含着淡淡的笑容,在他的眼泪中闭上了眼睛。

    李沧瑶依旧是李沧瑶,第一世只是泱泱大众中的一员,除了稍微聪明一点,长得漂亮,没有任何特点,孤儿出生的她没有家人,有个自己的小房子,偶尔钱多的时候心情好会去shopping一下,钱少的时候就只能吃泡面,工作之余就只喜欢呆在家里捧着个电脑死宅,和大多数人一样,是个十分平凡的人。

    李沧瑶还是李沧瑶,第二世她不明缘由没有前世的记忆,作为李沧海的妹妹,和天下第一美人李沧海相似却更甚的容貌,她有着李沧海没有的健康身体,有着李沧海没有的绝高资质,身为逍遥派掌门人逍遥子的最得意的弟子,被师父调//教出几近全能,武力值也爆表。自师父破碎虚空离开之后就游历江湖,逍遥自在一身轻松。

    无意间获得的空间也只是为她添了些砖瓦,她仍旧是那个如谪仙般的李沧瑶。

    李沧瑶仍然是李沧瑶,第三世她又突然拿回了第一世的记忆,然后半路出家变成了她前世看过的倾情宫廷计中的恶毒的皇后,被夫君厌弃,被人下毒,即是有第一美人的称号却只能黯然失色。

    虽然对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很想失意体前屈,但过后她立刻镇定下来,为了第一眼看到的那个哭的惨兮兮的小包子,愿意背起皇后的责任,背起了小包子和整个李家。

    逍遥派的人从来不惧怕挑战,所以她步步为营,机关算尽,带着小包子迎难而上,蝴蝶了整个剧情,蝴蝶了一切不科学的“真//爱”,硬生生将那些脑残拍飞,看了一场大戏,终于成为最尊贵的人,而后又开始了自己逍遥的太后生涯。

    李沧瑶知道自己是幸运的,不是谁都有这个机会能活三世,所以当再次闭上眼睛陷入烟暗的时候,她心里没有任何害怕和担忧。

    她的人生,没有任何遗憾。

    无论是第一世还是第二世,又或者是第三世,每一世她都努力活着。

    虽然第一世她无父无母,但第二世师父却填补了父母的空缺,甚至第三世的时候梁琼文占了她孩子的位置,她觉得,上天待自己真的挺好的。

    她没有那么多野心,只是活的自在而已,努力让自己快乐。

    所以对她自己来说,她的人生,没有任何遗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