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

    李沧瑶是被头上的一阵阵刺痛给弄醒的,醒过来之后,她表示灰常的不开心!

    这是什么情况?我不是已经再一次经历七老八十,然后死了吗?为毛我又醒过来了?

    我明明已经做好准备去死了,明明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为毛又活过来了?

    而且……

    感受一下自己虚弱的身体和身体里没有半点的内力,李沧瑶抽了抽嘴角,大概知道自己这是又重生了。

    话说,李沧瑶三世加起来起码也有两百多将近三百岁了,这已经很了不得了,而且三世之中她的人生几乎是一世一个样,让她活的也相当的精彩,因此即使三世都没找到一个老公让她有那么一咪咪的纠结,但李沧瑶死的时候是真的没有一点遗憾的。

    原本以为三世已经是上天对她的奖励了,没想到她竟然又醒过来了。

    感受到后脑勺传来的刺痛,以及疑似顺着脑袋流下来的血,还有自己被绑住不能动的手脚,李沧瑶估摸着,她可能是被人绑架了。

    而让她觉得意外的是,她似乎听到外面车子开动的声音,鼻端也有淡淡的汽油的味道,这一切都让她明白,自己回到了现代社会。

    现代社会好啊现代社会妙,现代社会呱呱叫。

    不怪李沧瑶高兴,第二世她没有任何记忆,而且在逍遥派的生活可谓是好得不能再好所以她并不在意,但第三世她找回了第一世的记忆,让一个找回记忆,知道有电脑有游戏有的家伙虽然已经习惯了古代什么都没有的世界,但偶尔也会想念一下电脑手机的。

    虽然她一直都把后宫看做在那大戏,但看多了那些勾心斗角,你陷害我我陷害你的戏码还是会有点腻的,那个时候李沧瑶是格外的想念电脑手机。

    现在又回到了现代,开心的李沧瑶也不纠结自己为毛又活过来了,她开始期待以后的生活。

    不过,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想办法脱身。

    听那些绑匪的话,她这次重生的似乎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家,被绑架的时候因为剧烈反抗咬了抓自己的人,所以被扔了出去不小心撞到头翘辫子了,然后她就出现了。

    她没有任何小姑娘的记忆,所以,以后她必须用失忆的梗了吗?

    连一个好的借口都有了——被撞破头,还相当严重。

    这样一想,李沧瑶忍不住满头烟线。

    她现在睁不开眼睛,身体也因为失血过多相当虚弱,小孩子的身体没有任何内力,甚至因为身体极度虚弱让她连武功架子都施不出来,情况有些糟糕。

    若再不救治,估计她就得再一次翘辫子了。

    即使对自己又重生了感到意外,李沧瑶也不准备去送死。

    也许是到地方了,绑匪停下车子,李沧瑶立刻调整呼吸,装成还在昏迷的样子。

    不一会儿,李沧瑶感觉眼前亮了起来,绑匪打开了后车厢的盖子。

    “怎么还在昏迷当中?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其中一个绑匪看到还在昏迷中的小丫头有些担心。

    “哼,有什么好担心的?等我们拿到钱就直接撕票,管她是不是昏迷,她看到了我们的样子,绝对不能让她活下去。你刚才不是已经帮她包过脑袋了么?只要暂时不死就行。对了,那李家的人联系了吗?他们怎么说?”又一个绑匪的声音响了起来,李沧瑶心里暗暗记下有用的信息。

    突然,李沧瑶被人拎了起来走了一段距离后扔到地上,绑匪一点也不怜惜小女孩,而且也也不担心小女孩会跑掉。

    毕竟才是个五六岁的小丫头,手脚又被绑了起来,现在还在昏迷,任谁也不会担心。

    于是,将李沧瑶扔在地上之后,绑匪们都出去了。

    李沧瑶暗自咬牙才没因为被扔在地上痛呼出声,她等了片刻,直到确定哪些绑匪都离开,门也没锁了起来,才慢慢睁开眼睛。

    因为失血过多,所以李沧瑶眼前有些模糊,但她还是能看出来这是一个废弃的仓库,她努力睁大模糊的眼睛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用的东西,被绑在背后的双手也在努力挣脱。

    身为逍遥派掌门人,多才多艺的李沧瑶虽然从未有过被人绑的经验,但身体的各个部位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绑匪们虽然看上去很有经验,但却阻止不了李沧瑶脱困。

    虽没有任何内力,但凭借巧劲,李沧瑶还是很快就挣脱了手上的绳子,代价是被磨的鲜血淋漓的手腕。

    到底是小女孩,太过纤细,又被绑的太紧,即使是李沧瑶也不能毫发无伤。

    等到手背解放了,李沧瑶迅速解开脚上的绳子,扯掉嘴巴上的胶带,扶着额头站了起来。

    刚一站起来,她就因为失血过多而一阵眩晕,幸而因为起身的动作小并且扶着墙而有所缓解没有直接摔倒在地。

    李沧瑶摸了摸头,头上被人草草地帮了条丝带,完全没有止血的作用,看来只能靠自己了。

    迅速地点了几个穴道,又从裙子里侧撕下布条缠在头上,将血止住,李沧瑶才稍稍舒了口气,至少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

    又休息了一小会儿,喝了些灵泉水——不能让自己立刻好起来,不然会引起人的怀疑,稍微恢复了一些体力,让自己不再因为失血过多而眼前出现重影,李沧瑶才摇摇晃晃地在这个不小的仓库中转转,寻找能用到的东西。

    虽然她此刻只是个五短身材的小女孩,没有任何内力,也使不出任何高深的武功,但是一力降十会,她会的可不仅仅是高深的内功心法和武功技法,还有各种不需要内力就能使用的技法。

    那些伤害她的绑匪,她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

    她挑挑拣拣,找到一些小的铁钉螺丝之类的,然后走到紧闭的大门边,在大门边转了一圈,对着大门冷笑一声,低头将自己找到的东西按照某种看似无规律实则有一定联系的位置排放好,后又回去找了跟铁棍,站在仓库中一个废弃的铁箱边,抓起铁棍,深呼吸一口,狠狠朝着铁箱砸了下去。

    “咣!”一霎那间,仓库内响起了巨大的声音,让在外面的绑匪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事情,立刻打开门冲了进去。

    绑匪一共有五个人,除了离开去取钱的,还有四个,全都因为刚才李沧瑶敲铁箱的动静而冲了进来。

    四个彪悍的男人,岂是一个还没满六岁的小女孩能对付的?

    照理说四个人全部冲进来,即使李沧瑶有再大的本事也无法全身而退,然而李沧瑶却一点也不担心,她看到仓库门被打开,扔掉手里的铁棍,甩了甩因为太过用力敲打而有些麻木的手,冷眼看着那几个绑匪冲进来,然后,在她的阵法中迷失了方向。

    没错,就是阵法。

    谁说她李沧瑶没有任何武力值就只能等死的?虽然因为没有好的材料让她布置的杀阵的威力下降了许多,但让那四个普通人重伤的能力还是有的,一旦陷入阵法中,除非流血到一定程度并且昏迷,否则阵法绝对不会停止这是一个杀阵,因为威力下降了许多,才会变成如她预料中一般的只能让人重伤昏迷的阵法。

    这才是她敢如此引人注意的重要原因。

    果不其然,四个绑匪在刚一进门就进入阵法中,明明只有不大不小的地方,四个人却似乎怎么也转不出去一样,甚至那四个人还开始互相攻击对方,即使受伤也不停下来。

    看到这样的情况,李沧瑶的心才终于落回肚子里,踉跄着扶着铁箱喘气。

    眼前的景色越来越模糊,她知道自己快支持不住了,即使她点了自己的穴道不在流血,但一来这个身体年龄太小又受了惊吓,本身体力已经达到极限,哪怕刚才喝了些灵泉水也没什么用处,二来她失血过多又耗费了心力,所以也快支持不住了。

    但现在还不行,她还不能倒下!

    李沧瑶咬了咬舌头,强迫自己清醒一点,几乎一步一挪地无视四个被阵法困住,没一会儿就伤痕累累摇摇欲坠的人,走出仓库。

    仓库外有个小空间,里面有一张台子和几个凳子,台子上放了几把枪还有一个手机,看样子,是绑匪用来联系用的。

    李沧瑶跌跌撞撞地走到桌边,拿起手机拨了报警电话,装成被吓到的小孩子哭着说了些自己的情况后终于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只求警察能在最后一个绑匪回来之前找到自己,她一点也不想英年早逝,虽然她实际上已经不年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