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

    等到李沧瑶再次醒过来已经是三天后了,她身上插了许多管子,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半睁着眼睛大量着四周。

    这次受伤让她有些不适。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伤了。自从武功大乘后,除了偶尔去危险之地采摘珍贵的药材、寻找矿石宝物之类的东西会受一些轻伤外,她就很少受伤,更何况是这种几乎要人命的伤。

    虚弱的感觉很不好受,浑身没有力气。

    李沧瑶睁开眼睛,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大概猜到自己得救了,现在在医院里,这个认知让她忍不住暗自松了口气。

    至少还活着,虽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又活过来了,但既然活了她就没想过要死。

    就是不知道这小女孩身份如何,遇到什么事情,竟然让她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害。

    情况不明,李沧瑶也不能给自己治疗,只能躺在病床上等。不一会儿,病房门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穿着打扮十分高贵典雅的美丽女子以及一个相貌俊美,通身气质逼人的男子,两人脸上都带着疲惫。

    女子一看到李沧瑶睁开眼睛,立刻惊喜地跑到病床边,握住李沧瑶的小手喜极而泣:“醒了,瑶瑶终于醒了,担心死妈妈了,呜呜……”男子虽然没有女子那么夸张,但显然也很激动,眼眶红红的站在床边看着李沧瑶,满眼的心疼和愧疚。

    “……”李沧瑶眨眨眼,原来是妈妈么?看起来,这一世她的家人很ai她。

    “大姐姐,你是谁?”李沧瑶迷茫地睁大眼睛看着哭的惨兮兮的女子,满脸无辜。

    自称是妈妈的美丽女子听到李沧瑶的话愣了愣,仿佛没听清楚她刚才的话一样,看到李沧瑶看着她的陌生眼神,甚至没有像以前一样扑到自己怀里撒娇顿时害怕了起来,她忍不住扑进男子怀里痛哭出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叫了医生来检查过后确认李沧瑶失忆了,原本就哭得很伤心的女子眼泪流的更欢了,男子眼里也带上了悲伤。

    “呜呜,老公怎么办,瑶瑶不记得我们了,她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呜呜呜……”

    “医生说瑶瑶头部曾经受到重创,失血过多,再加上过度惊吓,只是失去记忆已经是奇迹了,忘记了也好,忘记了那段不愉快的记忆也好,瑶瑶还小,不记得没关系,我们慢慢教她。”那样可怕的记忆,还是忘记的好。

    兴许是医生早就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因此男子虽然心里很难过很自责,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谁也不知道当他来到关着瑶瑶的仓库,发现她满身是血地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时候心里有多痛。医生说她头部受到重创,中途又失血过多没有及时治疗,再加上心力交瘁,受到过度的惊吓,能不能醒过来都是个未知数,现在只是失去记忆,已经是奇迹了。

    至于那些绑匪以及绑匪背后的人,那些伤害他宝贝女儿的人,他是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看来是他以前太过温和了,所以给人他没脾气的假象,才让那些人那么大胆敢伤害他的宝贝,他会让他们知道触碰他逆鳞的后果!

    这样想着,李融河心里已经升起了浓浓的杀意。

    他李融河能够将父亲交给他的集团生意扩大了几乎是原来的三倍,成为亚洲第一富商怎么可能是个小绵羊?那些人竟然敢动他的小宝贝,就要做好被他剥皮拆骨的准备。

    “瑶瑶乖,想不起来没关系,爸爸妈妈不会怪你的,瑶瑶永远是爸爸妈妈的宝贝,爸爸妈妈依然爱你。”等到医生离开之后,李融河小心翼翼地从床上抱起小小的头上包着纱布的李沧瑶,亲了亲她的脸蛋说道。

    这就是爸爸的味道吗?

    李融河的怀抱很温暖,这让三世都没有享受过父母之情的李沧瑶有一瞬间的感动,她乖巧地被李融河抱在怀里,眯着眼睛笑容甜美,没有一丝阴霾。

    “爸爸?”李沧瑶小心翼翼地看向李融河喊了声爸爸,李融河开心地直点头:“对,我是爸爸,”然后指了指白蕊:“她是妈妈。”

    “妈妈?”李沧瑶喊道。

    “哎,瑶瑶乖。”白蕊含泪回应。

    “爸爸,妈妈!”对于扮成小孩子李沧瑶没有任何不适,她开心地窝在李融河怀里,直到体力不支才渐渐又睡了过去。

    李融河见李沧瑶睡着了,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到床上盖上被子,带着妻子离开了病房。

    李沧瑶的病房是一件vip贵宾房,弄得和总统套房一样里面什么都有,两人离开病房后,白蕊才眼泪汪汪地对李融河说道:“融河,查到是谁了吗?到底是谁这么残忍,竟然这样对待我们的宝贝,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要是以为温柔优雅的白蕊是个柔弱女子就大错特错了,在没嫁给李融河之前,白蕊可是霸王花一朵,武力值绝对吓死人。

    “已经查到了,是方家的人干的,他们出钱让人杀死瑶瑶,可惜,那些绑匪在知道瑶瑶的身份之后又起了歹心,想多拿点钱才会向我勒索的,若不是他们后来因为分赃不均(大雾)竟然自相残杀了起来,瑶瑶就……”一想到这个,李融河一个铮铮铁汉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放心吧,我不会放过方家的人的,之前我一直不和他们计较,还真以为我李融河怕了他们,方家这一代本就资质平庸,他们为了延续那所谓的荣耀无所不用其极,没想到这次方家继承人心肠竟然如此歹毒,把主意打到我们头上来,简直不可饶恕!”之后李融河就不再说话,只是搂着妻子暗自庆幸他的宝贝没事。

    后续的事情李沧瑶不知道,李沧瑶的妈妈,那个美丽的女子白蕊也不知道,只有李融河自己知道,李沧瑶也没想到装失忆会这么顺利就过关,这样正和她的意。

    虽然有些对不起已经死去的小女孩,但若她没有到来的话,那小女孩想必已经死了。

    既然接手了她的身体,她会好好照顾她的父母的。

    病人的生涯是幸福而痛苦的,幸福是因为每天都能看到漂亮妈妈和帅气爸爸,让从没有享受过家庭温暖的李沧瑶非常的珍惜。爸爸妈妈每天都会给她带好吃的,好玩的,这让已经n年没有碰过现代产品的李沧瑶简直就要泪流满面,痛苦是因为,爸爸妈妈觉得她的伤还没好,死活不让她下//床。

    李沧瑶:“……”qaq~这算不算自作自受?当初为了不显得突兀所以没有立刻给自己治疗,现在怎么讲父母都不信,总觉得她的伤还很严重,还没好。可是我明明已经好了好不,连个疤都,木有了好不,看我光溜溜的脑袋就知道我已经完全好了啊,那些庸医到底是怎么看病的?

    直到三个月后,李沧瑶才终于泪流满面地被宣布已经痊愈可以回家了。

    “哦!!回家了,回家了!!”李沧瑶开心地直接跳了起来,惹得李融河和白蕊不住轻笑。

    这次的绑架没有给小瑶留下任何阴影真是太好了。

    “好了宝贝,我们回家了。”李融河张开双手蹲下来:“来,爸爸抱你。”

    “爸爸最好了!”李沧瑶一下子扑进李融河怀里,mua了一口他的脸蛋,幸福地抱着他的脖子笑的眉眼弯弯:“妈妈快点,我们回家了。”

    “好,好,我们的小公主回家了。”白蕊无奈轻笑,吩咐了一下管家带佣人将东西收拾好,自己拎着女儿的一些小玩意儿跟着他们先离开了。

    李沧瑶这一世还是叫李沧瑶,她这一个月里也知道了自己的爸爸好像很有钱,她是家里的独生女,是爸爸妈妈的小公主,但当李沧瑶真正看到自家那大的吓人的地盘和跟皇宫有的一拼的房子的时候仍然忍不住长大了嘴巴心里叹息。

    真没想到自己家里竟然这么有钱,在现代社会,这么大的地盘可是很难买到的。

    她不是没住过比这更好的屋子,无论是逍遥派的宫殿还是皇宫,都比李家的别墅大的多。

    但能在现代有这么一大片地盘足以表明李家的财势有多大。

    李沧瑶被白蕊抱着坐在副驾座上,好奇地看着周围被打理的十分漂亮的花坪,还有那水瓶座的喷泉。

    “爸爸爸爸,瑶瑶的家好大好大,瑶瑶喜欢!”李沧瑶欢呼。

    “呵呵,瑶瑶喜欢就好。”李融河一边慢慢开车一边揉了揉李沧瑶脑袋上的帽子,没办法,因为头部受伤,李沧瑶的头发都被剃光了,最近才长出一点点绒毛,这让爱/美的李沧瑶很是受不了,戴着帽子不肯脱下来。

    李家真的很大,即使开着车,从大门口到白金汉宫一般的别墅也要十几分钟,等下了车,李融河将李沧瑶抱进怀里,在众多佣人的欢迎中走进屋子:“瑶瑶,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爸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