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

    作为一个小孩子,一个刚从医院回来没多久的孩子,李沧瑶绝对奉行卖萌无下限的原则,她才不管什么不好意思,什么觉得别扭呢,又没人知道她内里是个老太婆,再说了,人家不是说老小老小,越老越小么?

    所以我卖萌我骄傲!

    不到六岁的小女孩正值最最可爱的年纪,加上李沧瑶那副绝对美的冒泡,和第二世李沧瑶小时候一模一样的脸,卖起萌来谁也吃不消。

    无论是在外人面前各种狂拽酷,各种霸气侧漏的爸爸李融河,还是时不时爆发一下变身女汉纸的妈妈白蕊,又或者是严肃认真的管家爷爷,只要李沧瑶一卖萌,不管什么事情,都立马妥协。

    自从绑架事件后,李融河坚决不再让李沧海出门了,不管什么事情都在家里,也不再让李沧瑶去学校念书,直接再多请了几个家教。

    李沧瑶也没觉得有什么,请家教好啊,她虽然对自己是小孩子,装起小孩子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但让她跑去跟一群拖着鼻涕的小屁孩一起她还是会受不了的,所以请家教正和她的意。

    第一世才二十几岁就跑去古代的李沧瑶表示,对于现代的教学,她有好多忘记了,所以即使从小学时候学起,她也不觉得会降低自己的智商。

    时间就在李沧瑶努力学习中走过,一下子,李沧瑶就六岁了,六岁生日这天,爸爸李融河特地从国外订购了一套美美的小礼服给李沧瑶,还亲自做了个蛋糕给她。

    妈妈则送了一套特别定制的全家福娃娃送给李沧瑶,直把她乐的笑开了花。

    李沧瑶吹灭蜡烛许了愿,转转眼珠子突然转头对李融河说道:“爸爸,今天是我的生日,我要去家里冒险,爸爸不准跟着我哦!”

    “嗯?”李融河有些奇怪自家宝贝的提议,不过他还是拒绝了:“不行,家里这么大,虽然周围都有保镖,但要是不小心掉进水里怎么办?”坚决不行!绑架事件后,无论是李融河还是白蕊都有些草木皆兵。

    “爸爸爸爸,你就答应我嘛~好嘛~好嘛~”星星眼攻击,抹了蜜的小嘴巴撒娇攻击。

    “……”李爸爸血条瞬间清零,迷迷糊糊地点头答应了李沧瑶的要求。

    “欧也!爸爸最好了!mua!我出去玩啦~”李沧瑶见爸爸答应了,立刻开心地跳了起来亲了李融河一口,蹦蹦跳跳地跑了出去。

    李融河傻呆呆地望着李沧瑶出去,欲哭无泪:“瑶瑶你回来啊,爸爸没有答应啊嘤嘤嘤嘤……”

    “噗……老公你放弃吧,瑶瑶的卖萌攻击可是很厉害的,谁也挡不住。”白蕊偷笑,安慰似的拍了拍李融河的肩膀:“放心吧,瑶瑶带着那条手链呢,可以定位她的地点,也可以通过手链感应知道她的身体情况,而且瑶瑶身上也带着手机,随时都可以联系我们,不用担心,反正都在家里,让瑶瑶出去玩玩吧。”

    “唉……我知道瑶瑶很乖,我们不让她出去她也不说什么,最多也只是在家里转转,说什么冒险……”

    “瑶瑶不会怪我们的,她那么听话。”

    “就是因为太听话了所以我才更加难过,要不是那些该死的家伙……”李融河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抱紧了白蕊,心里暗恨。

    若不是那些家伙,他们也不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李沧瑶不知道爸爸妈妈心里的想法,她之所以说想要出去,是因为她要从空间里拿些东西出来。

    没错,就是空间,她的空间再一次跟着她转世了,李沧瑶觉得,若是她下次还能再转世的话,估计空间也会跟着一起转世的。

    小孩子的身体可塑性很强,虽然因为年龄太小没有开始练武,但她每天都会去空间里泡泡药浴,吃吃空间里的水果,喝喝灵泉,也会偷偷弄些灵泉出来给爸爸妈妈喝,现在爸爸妈妈看上去更加年轻更加有活力了,李融河也觉得奇怪,他现在即使不停地工作一整天都不会觉得累了。

    等到七岁的时候李沧瑶会正式开始练武,至于她这次想拿什么东西出来,当然是拿能让她光明正大地练武的东西出来。

    早在前段时间的时不时出来冒险的时候,李沧瑶就悄悄做起了准备,今天就是验证她准备的结果的时候了。

    李沧瑶当然不会那么贸然就找个地方把东西埋起来然后再装作无意中发现挖出来交差,她布置了几个月,找了一处十分隐秘的地方,还设置了阵法,做掩盖,这才将她挑选出来的她以前千辛万苦创造的简单易成的具有极大的养生延寿之能的武功秘籍以及一些医术,再加上几株千年人参,几株九叶灵芝,几株珍贵的天山雪莲,还有几块她以前收集的绝对称得上无价之宝的暖玉玉佩放进一个不大不小的故意被做旧的金丝檀木箱子中放进挖好的土中重新盖上,再做好掩盖,这才放心开始“偶然发现”了。

    李沧瑶这次布置的阵法很是奇特,看上去是个复杂无比的迷阵困阵杀阵的结合,只不过是因为年岁太久才会渐渐失去效果被李沧瑶无意间进去,其实那阵法只是李沧瑶做出来的假象。

    当李沧瑶就如同她说的那样去冒险,然后无意中走到李家山庄最西北边一处小树林中然后看上去无意,其实故意“不下心”被脚下的树枝绊了一跤跌进阵法中,然后惊奇地咦了一声,来来回回在那个地方走来走去,好一会儿,直到在暗中保护她的暗卫都觉得奇怪了才仿佛找到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拿起挂在胸前的手机给李融河打电话。

    “爸爸爸爸你快来啊,瑶瑶找到好玩的东西了!”

    “瑶瑶怎么了?这么急着叫爸爸?”李融河听到已经出去一个多小时的宝贝打电话,以为是除了什么事请,但一听到宝贝开心的声音,这才放下心来,甚至还有心情和她开玩笑:“难道瑶瑶找到什么宝藏了?呵呵。”

    “爸爸,瑶瑶找到宝藏了,瑶瑶发现的宝藏,爸爸快来啊,呵呵……好好玩!”李沧瑶继续忽悠李爸爸,然后直接挂断电话。

    李融河有些诧异地看了眼被挂断的手机,又打了个电话确定了李沧瑶的位置,和在厨房忙碌的白蕊说了声,这才出门准备找据说是找到宝藏的宝贝。

    几分钟后,等李融河来到李沧海的地方,就看到他家宝贝不知道在干什么来来回回走着,脸上还带着灿烂的笑容。

    “瑶瑶,你在做什么?”李融河问道。

    李沧瑶听到李融河的声音,终于不再来回走(艾玛终于来了,我都快装不下去了!),她飞快跑过来,小手拉着李融河的大手,将他拖到阵法之处,然后指着什么也没有的地方说道:“爸爸,这里好奇怪好好玩啊,是不是真的有宝藏?”

    “嗯?奇怪?”李融河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对啊,爸爸你跟我来哦!”说着,李沧瑶带着李融河一脚踏进阵法中。

    李融河神色一敛,看着突然改变的景色,握着李沧瑶的手不自觉的收紧:“这……这……”说着,他回头看了眼,身后是小树林的样子,但却似乎隔了一层玻璃一样:“这到底是……”

    “爸爸,是不是很好玩,一下子就变掉了!”李沧瑶继续装无辜。

    李融河深呼吸一口,拉着李沧瑶后退一步,又回到了原地,然后前进一步,又进入阵法。

    李融河觉得自己今天脑子有点不够用,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阵法?

    可是真的有阵法么?竟然如此神奇?

    李融河思考着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发现李沧瑶又进入阵法,还在埋着箱子的地方蹲下来,拿棍子戳了戳土地,将土地戳破,露出了被埋得很浅的箱子:“爸爸你看,宝藏!”

    “啊?”被打断了思绪的李融河不符合形象地啊了一声,听到宝贝呼唤,立刻走进阵法,一进去他就看到自家宝贝正在拿着树枝哼哧哼哧在挖土,而松松的土中,有一个不大的箱子隐约可见。

    哇靠,不会真的有宝藏吧?

    一时间,就连精明如李融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他抽了抽嘴角,瞅了眼自家忙的正欢的小宝贝,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李融河到时没有怀疑什么,一来这里地处偏僻,确实是个好地方,当初选择这里的时候也没有破坏这里的树林。

    二来,因为隐秘,而且还有阵法的缘故,李融河以为那是谁故意用阵法来掩盖什么东西,而阵法本身就是传说中才有的,李家这么大的家世,也没听说过有谁会阵法这种玄乎其玄的东西的。

    见李沧瑶挖的这么起劲,然后不知道碰到什么,原本看上去像是两个世界的阵法突然失去效应,再没有那种隔着玻璃的感觉。

    李融河想着,大概是这个阵法因为年代太久所以渐渐失去效应,然后被他家瑶瑶无意中发现,若不然怎么会以前都没有发现呢,现在估计是阵法到了尽头了,所以被破坏掉了。

    李融河伸手阻止了李沧瑶继续挖土,打电话叫人来将箱子挖出来带回去,这才抱起李沧瑶,捏了捏她的鼻子:“瑶瑶果然厉害,竟然能找到宝藏。”

    “瑶瑶是最厉害大~”李沧瑶装无辜狂卖萌,在李融河脸上亲了口。

    李融河顿时心都被融化了,笑着抱着李沧瑶坐车回去,至于那个箱子,有人代劳,根本不需要他们亲自动手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