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

    x机场,李沧瑶戴着鸭舌帽和大大的墨镜,上穿一件雪纺蕾丝一字领喇叭袖衣服,衣摆长长的几乎遮住臀部,下穿一件银白色的超短热裤,配上一双十厘米高的法国定制的银色镶碎钻高跟凉鞋,右腿大腿上还套着一个银色的腿箍,一头长长的墨色头发只随意以一个水晶发夹松松地夹住——李母给准备的,她背着小背包走出vip通道,四处寻找来接自己的人。

    记得爸爸说过,到时候会有人来接她,也不知道到底在哪里。

    说实话,李沧瑶还从来没来过如本,所以对这里完全不熟悉,若是没人来接她的话,还不定会不会迷路呢。

    果然,没一会儿,李沧瑶就找到来接自己的人了,只见那人高举着牌子,上面用写着“李沧瑶小姐”五个字。

    举牌子的是一个李沧瑶没见过的男人,看上去像是司机,估计就是爸爸说的她在日本的司机,知道自己今天过来,所以特意来接自己,顺便带她去英德看看。

    去英德看看是李沧瑶决定的,并且除了爸爸妈妈没有人知道,道明寺枫甚至不知道她今天过来。

    她和李父李母都觉得还是亲自去看看英德的情况比较好,虽然道明寺枫将英德说的很好,但毕竟只是人家说的,具体什么情况还得自己用眼睛去看,更何况道明寺枫本来就有着自己的小心思,自然不可能说实话。

    听说英德学校是全泥轰国最好的贵族学校,甚至在全世界也很有名,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李沧瑶从来没去过学校,因此对这些并不是很了解。

    “你好,你是来接我的司机吗?我是中国来的李沧瑶,今后还请多指教。”李沧瑶走到那人面前,抄着一口流利的泥轰语说道。

    男子听到李沧瑶的话,微微愣了愣,随即立刻开心地直点头:“是的,李沧瑶小姐,我是李先生专门分派给小姐您的司机,这次特意来接您,今后请多多指教,小姐,您现在就要去英德吗?还是先回家休息一下?”

    男子心里有点紧张,他是本地人,无意间看到了招聘信息想碰碰运气,却没想到竟然会被录取,工资是他以前的好几倍,真是天上掉馅饼,而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当这家小姐的司机,每天接送小姐,车子必须要开的稳。

    这是男子第一次见到李家的小姐,心里十分紧张。

    这个小姐可不是一般人,是亚洲首富,李家的千金大小姐,这让他怎么不紧张!

    据说就连道明寺夫人都不敢怠慢了小姐,经常派人来问小姐什么时候来。

    而且,这李小姐长得可真是祸水,见过李沧瑶照片的司机先生真不知道她的家人怎么放心让她出来。

    司机先生完全不知道,李家人自从有了外挂后就再也不用担心他们家瑶瑶的安危了,他们开始担心别人的安危。

    当然,隐在暗处的一队暗卫也是他们放心的原因。

    李沧瑶也没觉得多累,直接让人送她去英德,她想去看看。

    而且,她确实觉得英德很熟悉,十分的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但就是想不起来,也许去了那里就能想起来到底在哪里听过的呢。

    司机见李沧瑶想去英德,连忙引着她坐到早就等在一旁的车子中,小心翼翼地启动车子准备去英德学校。

    李沧瑶懒懒地坐在后面,帽子和眼镜都没脱下来,单手撑着下巴看着车外飞速倒退的景色,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

    她七岁开始重练逍遥派的武功,因为轻车熟路,加上各种灵药和灵泉水的帮忙,短短十年的时间她已经有超过一个甲子的功力,这让她很满意,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那种无力的感觉再也不会有了。

    当时的情况若不是她精通的东西多就死定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李沧瑶后来的几年时间都在鞭策自己,拿到金融学是因为家里的产业最后要交给她,拿到医学博士学位是为了能光明正大地帮父母调理身体。

    至于后来还学了几门语言和钢琴小提琴,那全是她的兴趣。

    技多不压身,前两世早已学会的东西不需要再花费心思学习,那还不如学点其他东西,因此有时间李沧瑶当然会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经过上一世那么疯狂地发展自己的势力,这一世李沧瑶反而不想再如上一世那样忙碌了,她手下现在除了爸爸李融河交给她的一家公司再没有其他。

    按照爸爸的意思就是,拿过去玩玩,玩坏了也没事,反正不值钱。

    想到自家宠ai她的爸爸妈妈,李沧瑶抿嘴笑了笑。

    车子开了将近一个钟头,李沧瑶终于看到那骚包的英德学校字样的大门。

    “小姐,英德到了。”司机慢慢将车停在路边,跑下车替李沧瑶打开车门,手搭在车顶等她出来:“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没什么事请了,你先回去吧,之后我自己走走,回去的时候我会给你电话的。”

    “好的,李小姐,那么我就先离开了,请务必玩的开心。”

    李沧瑶点点头,看了眼大的夸张的校门,表示知道了,径自走了进去。

    英德的校门非常有贵族气派的,整个都金灿灿的,李沧要抬头看了眼那金灿灿的大门,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这么明显的标志,真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贵族学校。

    李沧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里真的好吗?这么sao包的学校,真的能让她好好学习吗?

    带着满肚子疑问,李沧瑶走进学校,大概是因为看到李沧瑶气质高贵,一看就是个贵族,门卫只看了眼她,没有阻拦,因此李沧瑶很顺利地走进了英德学校。

    早在来尼轰之前,李爸爸就已经把这里的一切资料都给了李沧瑶,她也没什么目的,随便挑了个方向慢慢走着,边走边看。

    说实话,除了那sao包的大门,英德学校还是挺好看的,李沧瑶想了想,掏出临走前妈妈塞给她的照相机准备拍些照片给妈妈传送回去。

    这是李妈妈吩咐的,她想看看自家宝贝即将就读的学校的环境。

    李沧瑶边走边看风景,还没等她拿起相机拍照,就听到前面一阵吵闹。

    “……”李沧瑶听着风声中传来的隐隐的什么顶撞啊找死啊f4啊之类的话,还有那些吵吵嚷嚷的声音,微微皱起了眉头。

    怎么会这么吵?

    不是说这是个贵族学校吗?贵族就是这样吵闹的?

    李沧瑶已经离开学校好几百年了,但即便如此,她也知道,学校是不可能这么吵闹的,更何况前方的情况与其说是吵闹,不如说是在争吵。

    应该是一群疯子追着某个人的样子。

    李沧瑶突然笑了笑,被墨镜挡住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有趣的表情,往前走去。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吵闹。

    没一会儿,李沧瑶就看到吵闹的源头,果然是一群无聊的学生正聚在一起,似乎在欺负争执着什么一样。

    道明寺司简直快真的变身成一头喷火龙了,今天早上又被老太婆耳提面命着要好好对待那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什么李沧瑶,他还不能反抗,没想到到了学校竟然还会有不长眼的家伙来招惹他。

    他皱眉不耐烦地看着面前不停地对自己说对不起的女生,心里的烦躁越来越盛。

    别以为他不知道她的目的,把他当傻子吗?

    “你说对不起就有用了?说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明明是故意撞到他身上,故意将他的衣服弄脏,说什么对不起,简直好笑。

    他是脾气暴躁不是白痴,那么明显的事情他难道看不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道明寺少爷,我……我不是故意的,请你原谅我……”

    道明寺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气的笑了起来:“原谅你?你让我原谅你?哈,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道明寺,是掌握全日本经济命脉的道明寺,我难道还需要你的道歉吗?”

    “我……”叫樱子的女学生几乎快要哭出来了,她低着头仿佛做错了什么大事一样,只是站在隐蔽处看着这一切的李沧瑶眼神很清楚地看到她低着的眼里划过的一丝得逞的笑意。

    李沧瑶挑眉,看来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简单呢。

    不过那个脾气火爆的菠萝头是谁?留着一头怪异的菠萝头发型,脾气却火爆的像个喷火龙,怎么好像一点就炸的样子,这样不好,让人家得逞了啊。

    道明寺夫人不是说英德学校环境很好,里面的学生也很友好的么?

    这真的算是有好吗?

    李沧瑶神色有些诡异。

    而且……

    看着那个菠萝头少年和少年身后的三个各有特色的美少年,李沧瑶的熟悉感真是越来越强了。

    总觉得自己真的在什么地方看到过他们。

    可是自从自己来到这个世界,除了刚来的时候被绑架离开过家,其他时候从来没离开过家里,怎么可能认识他们?

    李沧瑶觉得很奇怪,但她不认为说自己的记忆出现问题了,她躲在一边看着事情的发展。

    道明寺司看着眼前的女生的惺惺作态心里一阵作呕,原本就快爆的火气立刻被点爆了。

    就在道明寺司忍不住想一脚踹过去的时候,突然从人群中站出一个女生。

    女生穿着标准的英德校服,长得挺清秀,一双大大的眼睛大而有神,看上去很有活力,但除了那套校服,女生身上没有半点有价值的东西,甚至连她脚上的鞋子都是廉价货。

    这个女生叫牧野杉菜。

    是个贫穷人家的孩子,因为父亲母亲想让她钓到金龟婿而想方设法将她弄到英德学校里来读书。

    牧野杉菜一来到英德学校就被所有人知道了,在英德学校中,大家都知道来了一个贫民女孩,她举止粗鲁,没有教养,还总是拿“你们都是蛀虫”的眼神看他们,所以没人愿意和她交朋友,毕竟没有谁愿意跟一个总是你们是垃圾的眼神看着你的人交朋友的。

    这让牧野杉菜心里更加不忿。

    这个时候樱子出现了,并且和她成为了好朋友。

    满腔热血的牧野杉菜当然不会让自己的好朋友被人欺负,更何况她早就看学校里的那四个大少爷不顺眼了。

    明明只是些只知道败坏学校风气,只知道花父母的钱,没有做出一点贡献的败类,竟然这么嚣张,还自以为有多么了不起,她最看不起这种人。

    牧野杉菜不承认自己心里其实很嫉妒那些有钱人。

    就因为她没钱,所以那些人就用贫民的眼光看她!

    “住手!”牧野杉菜站起来挡在樱子面前,恶狠狠地等着道明寺司:“樱子又没有做错,而且她都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样?不就是一件衣服吗?洗好了不就好了?”

    “洗好?”道明寺司被突然出现还口出狂言的女生气的都嗤笑出声,他上下打量一番牧野杉菜,眼里划过一丝讥笑,走到牧野杉菜面前俯视着她:“你是谁?竟然敢管本大少爷的事情,你知道我这件衣服有多贵吗?你赔得起洗衣服的那个钱吗?”

    道明寺司恶意地看着牧野杉菜,眼里满是嘲讽:“而且,你这样跟我说话真的没问题吗?我可是道明寺,掌握日本经济命脉的道明寺!你想死吗?”

    “你……”牧野杉菜被道明寺司嘲讽的眼神看的顿时火气上涌,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剑拔弩张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