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

    现场的气氛紧张极了,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一下,生怕惹怒了一看就知道已经处在暴怒中的道明寺大少爷自己倒霉。

    牧野杉菜被道明寺司嘲讽的眼神看的心里一阵羞愤,整个人紧绷着,蓄势待发,已经准备给他一个教训了。

    “啊,原来是那个叫道明寺司的菠萝头少年!”突然一个清越的声音闯进剑拔弩张的气氛中,瞬间打断了道明寺司和牧野杉菜两人之间的电闪雷鸣。

    “扑哧……菠萝头少年?”西门总二郎破功,瞅了眼道明寺司的头发,倒在美作玲身上笑了出来。

    美作玲无奈地扶着西门总二郎,眼里也带着笑意。

    一直半睡半醒的花泽类则瞪大眼睛,很明显也听到了那句话,脸上也带上了笑意,甚至还意味不明地看了道明寺司一眼。

    道明寺司很明显同样听到了这句突兀冒出来的话,他瞪着眼睛呆愣片刻,回过神来发现竟然有人将他每天都要打理好久的完美的发型说成是菠萝头,顿时炸了,也不管什么樱子,什么牧野杉菜了,立刻凶狠地瞪向声音的来源。

    只见那个方向正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穿着一身明显是昂贵的手工定制的衣服,戴着帽子和墨镜的女孩。

    阳光下,那看不清相貌的女孩格外显眼。

    道明寺司怒了。

    你不但在这里偷看偷听,竟然还敢说本大少爷的坏话??!!

    “你是谁?竟然敢说本大少爷完美的发型是菠萝头,不可宽恕!”

    “是不可饶恕啦阿司,你的国语还是一如既往的烂啊。”

    “总二郎你闭嘴!”道明寺司气的跳脚,拨开人群走到李沧瑶面前,每一步都似乎带着无尽的怒火:“刚才是你在说话吗?你竟然敢这样评价我道明寺司的发型,想死一死吗?”

    “……”李沧瑶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将道明寺司给无视了,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简直是悲伤泪流成河。

    她终于想起来为什么自己明明没见过没听过,却会觉得他们这么熟悉了,这不是曾经听说过的花样男子的故事开头么!还有英德学校,可不就是故事发生的地点么!

    李沧瑶因为没看过花样男子,只无意间看到过它的简介和小小的片段,所以才迟迟想不起来究竟为什么会这么熟悉。

    不过在看到菠萝头大少那标志性的发型以及道明寺司这个名字,她终于也想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所以,我其实不是回到现代,而是又跑到一步坑爹的电视剧里去了么?

    李沧瑶泪,特别想以头抢地来个失意体前屈。

    等到李沧瑶终于接受了事实回过神来的时候,被无视了好一会儿,跳脚了好一会儿的道明寺司已经开始朝她伸出“罪恶”的爪子了。

    “咦?”李沧瑶条件反射地抓住道明寺司审过来的手轻轻一掰,然后向后一甩。

    一个身高接近一米八几,体重一百五十斤左右的大男生就这么轻轻松松被甩了出去。

    “……”

    “……”

    “……”

    小朋友们都惊呆了。

    就连原先还在暗恨牧野杉菜多管闲事破坏她的计划的樱子和因为道明寺司无视她而气的脸蛋涨红的牧野杉菜都忍不住张大嘴巴眼珠子脱窗一脸不敢置信。

    “这个……总二郎我没看错吧?那个女生竟然单手把阿司扔出去了?还是很轻松地扔出去了?”美作玲揉揉眼睛,一脸被打击到的样子:“就连我都做不到这种程度好吧!”

    “呃……”谁也做不到这种程度的美作,你不觉得你关注的重点出错了吗?阿司被扔出去了啊被扔出去了!这才是重点好不!

    美作听着道明寺司摔倒地上发出的碰的声音,觉得牙很酸,他瞅了眼呆呆地躺在地上似乎还没回过神来的阿司,暗暗思考着哪种逃跑方式最不会引人注意。

    阿司会疯掉的有木有!竟然被一个女生单手扔出去,简直就是耻辱啊!

    李沧瑶在把人扔出去的时候就知道不好了,她竟然因为发呆而无意识地把菠萝头少年给扔出去了。

    虽然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因为这个意外而让她以后将要面临菠萝头少年的各种sao扰她还是不愿意的。

    李沧瑶悄悄吐了吐舌头,瞥了眼还躺在地上没反应过来的道明寺司,决定还是先道个歉,然后赶紧离开的好。

    英德太危险,不知道现在回去告诉爸爸她想家了爸爸会不会让她回家。

    所有人都没发现,看似没睡醒的花泽类将李沧瑶的全部都看进了眼里,并且微微诧异地挑挑眉,眼里划过一道流光。

    果然是她,没想到她竟然来日本了。

    好一会儿,被震住的人群才骚动起来,大家都不敢相信他们的道明寺少爷竟然被人摔出去了。

    原本围在那里的人都忍不住后退一步,聚在一起小声议论着,生怕道明寺少爷生气找他们算账。

    “喂,菠萝头,你还好吧?”李沧瑶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到被摔出去的道明寺司身边蹲下,伸手戳了戳他的胳膊:“没死就吱一声,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这是条件反射,谁叫你突然朝我伸出手来了。”

    被摔蒙了的道明寺司这个时候才清醒过来,清醒过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赶紧爬起来拍拍屁股,然后伸手指着李沧瑶:“啊呀!你竟然敢摔本大少爷我!简直……简直……”道明寺司已经气的快失去理智了,直接对着李沧瑶的脸就揍了过去。

    “阿司快住手!”这是花泽类的声音,只不过在吵杂的声音中很快被淹没了,谁也没听见。

    “啊!!道明寺少爷已经气疯了!”

    说时迟那时快,道明寺司的拳头还没到李沧瑶的脸上,就再一次摔了出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一次摔出去比刚才那次严重多了,刚才李沧瑶在回过神来之后就收了力道,虽然道明寺司看上去是被摔了出去,其实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不过是衣服脏了些,这一次李沧瑶决定好好教训一下竟然敢对她动手的某个菠萝头少年,直接加了力道。

    “嘭!”原本想去阻止道明寺司发疯的西门总二郎缩着脖子闭上了眼睛。

    花泽类抬头看天,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所以说阿司我让你住手的啊,难道你刚才被摔出去还不够吗?竟然这么急着去找死。

    美作玲吹了口口哨:“真没想到,看上去柔弱无比的女孩竟然能把阿司摔出去,到底哪里来的力量?”上下打量了一番李沧瑶,美作玲不得不承认,这是他见过的最完美的身材了,虽然这突然出现的女孩看不清样子,但光看下巴就能猜到,这一定是个美人。

    只可惜,美人似乎是有毒的。

    刚才那一下课真狠,阿司还爬得起来不?

    这下阿司绝对是丢人丢到家了,不过,似乎挺好玩的样子。

    美作绝对不承认自己是在幸灾乐祸。

    李沧瑶将人摔出去,看着道明寺司在那里直哼哼,心里嗤笑一声,她闲庭漫步一般地走到道明寺身边,再次蹲下,摘下墨镜低头看着他:“你就是道明寺司?难道你妈妈没有教你,千万别对惹不起的人动手吗?你已经十八岁了吧?为什么看上去还是那么幼稚?竟然连自己的脾气都控制不了,真是差劲呢。”

    这是李沧瑶的心里话,当初在看到花样男子的简介的时候就觉得,那个大少爷简直就是永远都长不大的小孩子,虽然确实有些方面的优点,但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脑子一根筋,还总是惹麻烦,光这两点,就让李沧瑶不喜。

    他那样的性格,若不是有个厉害的家庭,早不知道死在哪里了。

    明明头脑聪明,却偏偏做事总是不经大脑思考,明明是个不错的人,却偏偏脾气暴躁,还总处在叛逆期没个期限。

    更何况,一个好好的贵族少爷,竟然就因为一个贫民女孩的“勇敢”而看上她,甚至为了追她闹出那么多事情。

    这个世界上那么多的人,“勇敢”的人不知几何,牧野杉菜那点子小野蛮又怎么能算的上勇敢?

    更何况,那牧野杉菜当初来英德的最初原因就是为了钓金龟婿,大概也只有大少爷这个脑子单蠢的家伙才真正会相信她不畏强权。

    而且,后来那牧野杉菜竟然还纠缠到其他人当中去了。

    李沧瑶是一点都没看出一个普通的拼命女孩到底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耐,竟然能将几个从小见惯了各种女人的大少爷们玩得团团转。

    在知道自己到底到了哪个世界之后李沧瑶心里就隐隐有些不舒服,暗道怎么又是一个奇葩的世界,再加上道明寺司一来就惹上她,她真心喜欢不起来着这个愚蠢的少爷。

    “道明寺司,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李沧瑶,从中国而来,今后会在英德学校就读,你们f4什么的哪怕在学校里玩翻了天都没有关系,别来惹我,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惹怒我的代价,当然,相信你妈妈已经告诉过你我的事情了,今后请多多指教了。”说着,李沧瑶再次戴上眼镜,站起身离开了英德学校。

    她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来看看这里的环境的,总体来说还不错,更何况爸爸妈妈也不会安心她去其他学校,所以她也不准备因为那四个家伙换地方,将就着来吧,本来就不是为了上学而来的。

    那些家伙上演的情情ai、ai都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当做看戏好了。

    李沧瑶十分嚣张地离开了,徒留碎了一地的下巴,西门总二郎摸摸下巴看着李沧瑶离开的背影,忍不住赞叹了一句:“这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背影了,简直完美极了,那个人一定是个大美人。”

    “呵呵,难道西门想出手了?”美作玲斜了眼西门总二郎。

    “哦不,我可吃不消这样强悍的美女,更何况她看上去就比我小,我只喜欢成熟的女人。”

    “类,你怎么一直都不说话?”西门总二郎转头看向身后的花泽类。

    花泽类眨眨眼睛,掩去眼里的笑意:“唔……我在想,阿司什么时候才能起来呢,一直躺在地上可不像他的性格。”

    “哎?”其他两人也想起来这件事情了,他们同时看向仍然躺在地上的道明寺司,走过去戳了戳他:“阿司,你要躺倒什么时候?她已经走了哦~”

    “什……什么?”道明寺司立刻脸爆红地从地上爬起来,中途还差点又摔了回去。

    “咦?阿司你竟然脸红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美作玲好奇的心里如同蚂蚁在爬一样。

    西门总二郎也十分好奇,阿司竟然脸红了,简直是奇迹。

    只有花泽类没有说话,看了看道明寺司,仍然似睡非睡,只是是不是真的在睡觉,只有他自己知道。

    “什么脸红?我才没有脸红!走开走开,谁让你们聚在这里的!”道明寺司被好友这么一说,脸更红了,偏偏他还死装,恶狠狠地瞪着一边还没离开的一群人,哼了声,带头离开了。

    西门总二郎和美作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有猫腻,阿司竟然没生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