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

    “呵呵……呵呵……”f4专属休息室中,西门总二郎和美作玲坐在一边,蛋疼地看着已经呆坐在那里一个多小时,不停傻笑的道明寺司,很怀疑他是不是被摔坏脑子了。

    “你说阿司到底遇到什么好事了?竟然笑了一个多小时,被摔了都不生气?”西门总二郎抚额叹息。

    “谁知道呢,兴许是yan遇了?”美作玲耸耸肩,羡慕地看了眼睡得香甜的花泽类:“还是类好,竟然还能睡得着。”

    “喂喂,美作你跑题了啊,我们现在该关心的是阿司吧?他中毒啦?”

    道明寺司当然不是中毒了,他只是突然想明白了。

    哼,本大少爷知道你那样做只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因为你喜欢我,本大少爷勉强接受你的喜欢好了,谁让本大少爷心地善良呢。

    道明寺司继续傻笑,不时还发出几声无意义的呵呵声。

    再次想起那惊鸿一瞥的美丽和那双明媚的仿佛盛装着满天繁星的眼睛,道明寺司的脸再次红了起来。

    李沧瑶……李沧瑶……李沧瑶……怎么总觉得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嘛不管了,她不是说会来英德念书的吗?只要她来了就知道答案了,到时候本大少爷允许她跟在我身边好了!

    完全将李沧瑶说过的话删删减减,理解成自己想理解的意思,道明寺司心里嚣张地大笑。

    忘记了最重要的信息的道明寺司直到现在还没想起来,让他惦记的李沧瑶就是他家太后老太婆让他好好照顾的,惹得他火冒三丈的李家大小姐李沧瑶。

    是他最近几天脾气一直很暴躁的源头。

    这边,并不知道自己的一时冲动让道明寺司理解成不伦不类的意思,使得道明寺司思想不知道歪倒什么地方去,甚至以为她是因为想要引起他的注意才会那样做,李沧瑶悠闲自在地离开了英德学校。

    英德学校很大,李沧瑶一个人花了将近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堪堪走出英德学校的范围。

    第一次来到这个国家,李沧瑶心里想着找时间出来看看,李沧瑶并没有什么目的,沿着马路慢慢走着,直到自己有些累了,才找了个地方坐下,点了杯热可可,等司机来接自己。

    司机很快就来了,接了李沧瑶回到李爸爸在日本买的小型别墅,她今后一段时间的家里。

    这幢别墅并不是很大,也没有像李家那样大的树林和山林后院,但是这不大的别墅却相当的美丽,或许是因为它本就是花园别墅的原因。

    李沧瑶站在别墅门口,看着这幢花园别墅,心里十分满意。

    果然爸爸妈妈知道自己的喜好,别墅里开满了美丽的花朵,种植着漂亮挺拔的树木,还有专门为她开辟的小药田,上面长着常见的草药,让她看了心情舒爽。

    李沧瑶知道,爸爸肯定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准备好这边的事情,该有的佣人管家一个月前就已经到位工作。

    “欢迎小姐的到来。”提前知道李沧瑶到家的时间的管家带着一众佣人齐聚门外,见到李沧瑶,集体弯腰。

    “谢谢,今后还请大家多多指教。”李沧瑶笑着应了声,让管家带自己熟悉一下别墅。

    管家引着李沧瑶进入别墅,道:“小姐,这是老爷专门为小姐买的房子,小姐的卧室装设都是按照小姐原本的卧室样子来弄的,衣服鞋子之类的已经在十天前全部收到并且放好,这是小姐的房间,不过小姐刚到,我建议小姐休息一下。”

    这个管家是齐管家的儿子,专门管理李沧瑶的事情的,比李沧瑶要早一个多月来日本,李沧瑶喜欢叫他齐叔,齐叔是看着李沧瑶长大的,对李沧瑶就如同对女儿一般疼ai,知道李沧瑶才刚下飞机,之前又去观察即将就读的学校,肯定是累了,所以提议她去休息一下。

    他家小姐从六岁那年那次绑架之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李家山庄的大门,虽然山庄够大,而且小姐也没想过要出去,就和外面说的那什么宅女一样,但齐叔还是心疼听话懂事的小姐。

    这次难得小姐出门在外,他当然会好好照顾小姐,让她玩的开心。

    “唔,麻烦齐叔了,我想先睡一会儿,等晚饭时间再叫我。”

    “好的,小姐。”

    李沧瑶的房间和她在家里的房间完全一样,只不过是小了点,一个像宫殿,一个像小套房的感觉,不过李沧瑶还是很满意。

    她转世的每一世条件都非常的好,从来都不需要她为难自己。

    李沧瑶将小背包拿下扔到沙发上,摘下帽子和墨镜,蹬掉拖鞋,直接扑到软乎乎的新床/上滚了一圈,慢慢睡了过去。

    坐了半天的飞机,又马不停蹄地去观察了学校,虽然身体上不累,但心理上还是有些疲劳的,休息是必须的。

    等齐管家敲门进来叫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

    晚饭依旧很丰富,仍然是中式菜,虽然每一样都不多,但却十分可口,让李沧瑶很满意。

    她知道爸爸为了让她在外不会因为吃不惯而变瘦,特意将家里的厨师都送来了两个,李家的厨师,向来是顶级的。

    吃过饭,李沧瑶看了会儿书,弹了会儿古琴,关门进入空间修炼一会儿内功,这才出来,躺在床/上准备继续睡觉。

    一天的时间过的很快,难得身边没有妈妈拿着衣服到处追着她让她穿,难得没有爸爸一边操着ai莫能助的表情一边暗戳戳地想办法帮她解围,李沧瑶还真有些不习惯,她突然发现,自己才离开一天不到,就想家了。

    或许真的是从未体会过父母的关爱,她对此格外的珍惜。

    李沧瑶躺在床/上想着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多少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那个道明寺司,一如她知道的那般幼稚暴躁,完全是个长不大的孩子,这样下去,估计道明寺集团以后没什么发展空间了。

    这点也许她可以和爸爸说说。

    若是那个菠萝头少年真的喜欢上那个什么牧野酸菜的平民女孩还为她要死要活的,他们星河集团和道明寺集团的合作可以终止,更不用说还要有其他发展了,兴许还可以趁火打劫一番。

    想着想着,李沧瑶又进入了梦乡。

    她完全不知道,有一个人正在为她烦恼呢。

    道明寺家,道明寺司直接掀翻了自己面前的晚餐,噌地站起来怒视道明寺枫:“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应该知道,李家的小姐已经来到日本,几天后将会去英德就读。”道明寺枫瞥了眼火爆的儿子,脸上的表情一点也没变,就好像说话的对象不是儿子而是一个陌生人一样:“我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她。”

    道明寺枫在心里叹了口气,阿司这样的性格,让她如何放心将道明寺集团交给他?

    这是第一次,道明寺枫竟然产生了累的感觉。

    她一向是女强人,从来不会轻易地头,可是这一次,她却觉得十分挫败。

    难道阿司不知道这是为了他好吗?他也十八岁了,也该长大了。若他还是这般冲动,以后集团该怎么交给他?

    “她是妈妈这次合作伙伴的女儿,李家在亚洲影响力巨大,而我们道明寺的产业都集中在日本和国外,在亚洲并没有什么势力,这次我准备进军亚洲,这是和对方合作是个很好的机会。所以司,不要任性。”道明寺枫警告地看了眼道明寺司,放下手里的刀叉,离开了饭桌。

    “可恶!”道明寺司一脚踹翻椅子,烦躁无比。

    那该死李家小姐和他有什么关系?可恶!

    道明寺司现在无比的烦躁,心里压着一团火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发泄。

    牧野杉菜觉得自己今天特别的倒霉,不但自己唯一的好朋友被人欺负她还没办法帮她讨回公道甚至事后他她还怪自己多管闲事,那些无聊的人竟然说什么她竟然敢对道明寺少爷大吼大叫,所以要受到惩罚,让她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恶作剧,而且回到家里她还要面对妈妈的念叨。

    “杉菜啊,今天怎么样?又钓到金龟婿没?”牧野妈妈见杉菜回来,立刻扑到她身边问道。

    牧野杉菜烦躁地推开巴在自己身上的妈妈,直接将书包扔到地上:“妈妈,你能不能不要老是想这个?我是去读书的不是去找男人的,妈妈想找金龟婿为什么不自己去?”

    牧野杉菜实在无法理解妈妈的想法,那些只知道用父母钱的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妈妈总是在她耳边念叨生命钓金龟婿?

    一想到今天白天遇到的那个自大的少爷,牧野杉菜心里更加烦躁了。

    “你这是什么话?我这么辛苦把你弄到英德去难道是让你去玩的啊?你知道那个学校的学费有多贵的吗?我是指望你去钓个金龟婿的,不是让你去混日子的!”牧野妈妈听到牧野杉菜那样说,立刻坐到地上撒泼:“你这个不孝女,竟然这么说妈妈,妈妈还不是为了你好,想让你以后少吃点苦!”

    牧野杉菜更加烦躁了,直接无视了自己的妈妈,蹭蹭蹭跑回房间,一下把门关上,倒在床上假寐。

    妈妈真是一点也不理解她的心情,只想着找金龟婿,金龟婿哪里是这么好找的?

    她在英德被人排斥被人欺负,只因为她是个贫民女孩,贫民怎么了?贫民难道有错?她又不是自愿当贫民的,那些无聊的少爷小姐,一个个自己不知道为社/会做贡献,只知道惹麻烦的败类!

    牧野杉菜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心情,总之是乱极了。

    有时候牧野杉菜甚至想,为什么她就不是有钱人?为什么她就不像她们一样是千金大小姐?这样的话她就不用看那些人的脸色受气,不用但在那些有钱人中间战战兢兢生怕出什么错误了。

    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牧野杉菜这天晚上做了个梦,梦里她变成了有钱人家的女儿,学校里那些看不起她的人都要看她的脸色,讨她欢心。

    这样的梦真的美好极了,让牧野杉菜在睡梦里笑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