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

    饱饱的睡了一觉醒来,天才刚擦亮,李沧瑶站在窗口对着刚刚亮起来的天伸了个懒腰,去花园将自己的宝剑从空间里拿出来练了一会儿剑,弹了会儿琴,又剪了一些花带回去插//在花瓶中。

    管家知道李沧瑶一直都有这么个习惯,所以早上从不让人去打扰自家大小姐晨练。

    齐管家尽职尽责地将早饭放在李沧瑶面前,他知道李沧瑶早上习惯吃清淡一些的食物,因此早饭精致,但却相当简单清淡。

    李沧瑶当过皇后、皇太后、太皇太后,吃过的美食多不胜数,但她不得不承认,家里的厨师做的早点挺合胃口的。

    前一天受到的冲击此刻已经激不起她的任何感想,只是偶尔想起的时候李沧瑶还觉得是有点囧然。任谁突然知道了自己竟然又跑到一部狗血剧中也会忍不住抽嘴角的,李沧瑶甚至突然觉得,也许以前那算命的给她批命五福俱全肯定是上天为了赔偿她苦逼的穿越人生。

    王子和灰姑娘之间的结局究竟有多少是圆满的?谁也不知道这个答案,毕竟故事在那之前就已经结束。李沧瑶也不会去追究这些答案,但她其实并不是多喜欢原剧中的那个杉菜。

    冲动易怒,太过自我,有仇富情结且自以为自己是正确的,面上骄傲无比,但骨子里其实还是有些自卑,最重要的是,她不喜欢杉菜后期在两人之间徘徊不定,同时吊着两个人,甚至造成两人从好友到决裂,不仅给自己,还给他人造成了伤害。

    “小姐,您入学手续已经办理好了,校服和书本也已经送到,道明寺夫人让我向小姐问好,说小姐随时可以去英德。”齐管家站在李沧瑶左侧后方,手上搭着纯白的巾布,尽职尽责地向李沧瑶汇报。

    李沧瑶听了管家的话微微一顿,随即了然。

    这里毕竟是道明寺的地盘,道明寺枫这么快知道她来日本也是很正常的,若是不知道她才要奇怪呢。

    “管家,帮我谢过道明寺夫人,顺便告诉她,我过两天就会去拜访,今天我想出去转转,帮我准备好车子。”

    “是的,小姐,小姐今天要开美丽女神号吗?”

    “唔……今天不开美丽女神号,今天开天神号。”

    管家会意,悄然离开去准备。

    李沧瑶继续吃饭。

    正好是休息日,李沧瑶计划出去转转,先熟悉一下尼轰的环境。

    李沧瑶前十几年一直宅在家里,宅的连自家爸爸妈妈都有些担心她会不会有什么心理问题,她自然没有来过尼轰国,对尼轰国的认知也只停留在动漫、樱花上,哪怕是第一世,作为一个技术宅,她也没出过国,所以李沧瑶对尼轰国并不熟悉。

    她吃过早餐,接过佣人递过来的披肩和她的小背包,出门踩着天神号……自行车刷一下漂移走了。

    没错,就是自行车,作为还没有拿到驾驶照的未成年一族,李沧瑶表示,她是好公民,她有上百辆ai车——全是脚踏车以及电动车,而且全部都是特别定制的,名字之奇葩让人很是无语,而她最喜欢的,就是女神号系列和天神号系列的自行车。

    揣着导航地图,李沧瑶穿着休闲服,扎着马尾辫,戴着太阳帽,听着mp3,十分的悠闲。

    齐管家如此放心从未出过门的李沧瑶独自出去,不但是因为他知道李沧瑶的武力值甚至能以一敌十战胜李家的保卫队,而且他也知道,小姐身上戴着的发信器能随时随地监控她的身体状况,一旦数值低于最低值,发信器就会第一时间通过卫星向本家传送消息,及时安排人手去救援,更何况,暗处还有护卫队保护,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

    李沧瑶骑着车穿梭在来来往往的车辆中间,风吹起了她的长发,引得路人回头围观。

    “哼~哼哼哼~哼哼哼~”一边哼着歌一边骑着车,李沧瑶微眯着眼睛享受着拂面的微风。

    “咦?”道明寺司坐在自家华丽的私家车中,正对三个损友满脸不爽。

    那三个家伙,明明自己家里有车,偏偏和他挤在一辆车子里。不知道大少爷他体积大吗?还来占地方。

    生闷气的道明寺司无意间转头却看到正好从他车边骑过的李沧瑶,顿时瞪大眼睛,整个人都快趴到窗户上去了。

    “阿司,你看到什么了这么激动?”西门总二郎首先发现了道明寺司的异常,很是好奇地也凑过来,却什么也没发现。

    “怎么了怎么了?阿司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情了吗?”美作玲也好奇地凑过来,三个人挤在一个窗户边,三张脸几乎贴在窗户上,显得十分傻气。

    “喂,你们够了啊!快点走开!”道明寺司头上蹦出一个红十字,将西门总二郎和美作玲推开,狠狠瞪了两人一眼:“我说你们不是有自己家的车吗?为什么还要坐我的车?”

    “嘛~阿司别那么在意嘛,我们不是好朋友吗?”美作和西门哥俩好地勾住道明寺的脖子,神秘兮兮地问道:“快说吧,刚才阿司看到什么了竟然这么失态?”

    “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这么说着,道明寺司的眼睛却不自觉地瞄向窗外,因为红绿灯,车子是停着的,李沧瑶骑着自行车无意间从道明寺的车边走过,此刻正停在车子前方十几米的地方,单脚撑着地,整个背影看上去很是迷人,或者,是在道明寺司眼里十分迷人?

    道明寺司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情,只是却总是不自觉地想起李沧瑶,想起她那双美丽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肆意潇洒,明亮的如同正午的太阳,能灼伤人的眼。

    也许是羡慕,也许是嫉妒,但不可否认的,仅仅一次,李沧瑶就住进了他心里。

    哼,我才没在意呢。

    道明寺司傲娇冷哼。

    绿灯再次亮了,车子慢慢行驶,逐渐超过了骑着自行车的李沧瑶,李沧瑶瞥了眼车子里的道明寺司,没有一点动容,依旧慢慢的悠闲地骑着车,只是心里却不由自主地叹息,真是走了狗屎运,竟然能在这里看见他。

    难道这是穿越女主的福利吗?

    她早就察觉到有一股炙热的视线一直看着自己,却没想到竟然是道明寺司。

    李沧瑶并没有把这次的偶遇放在心上,顺着导航地图的指示转了一圈,这份导航地图是管家特别交给她的,无论你想去哪里,轻轻一点,妈妈再也不会担心我迷路啦\(^o^)/~

    李沧瑶慢慢看过去,顺便将路给记住,中午的时候找了一家看上去不错的饭店吃了顿饭,继续转悠到傍晚才回去。

    学校里的牧野杉菜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

    因为得罪了学校的老大道明寺司,她的日子越发难过起来。

    英德学校的学生得知杂草杉菜竟然得罪了他们的道明寺少爷,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她。

    不说他们本就不喜欢牧野杉菜莫名其妙地拿鄙视的眼神看他们,就说她那冲动自我的性格,也让多数学生不喜欢她。

    他们这些人都是有头有脸人家的孩子,从小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需要学习的知识比学校里复杂繁重的多,甚至有很多人已经进入自家公司办事,大家都在努力生活,凭什么他们要被那突然出现的杂草鄙视?

    什么都不知道就在那趾高气昂地说他们是蛀虫,谁也不会高兴。

    所以,当牧野杉菜带着好心情来到学校后,就看到许多在一边对她指指点点,不知道在说什么的人,那些人的眼神很讨厌,让牧野杉菜心情突地就变差了。

    牧野杉菜决定当做什么都没看到,快步走到教室,回到自己的座位。

    只一眼看到自己惨不忍睹的座位,牧野杉菜压抑的怒火终于爆发出来:“谁做的??!!”

    尖锐而带着针对性的声音响起,让整个教室都安静了那么几秒,后,教室又变回了原来的热闹,甚至变得更加热闹了。

    “切,贫民,你以为你是谁?竟然敢和道明寺少爷作对,当然要接受惩罚。”

    “就是就是,不过是个贫民,竟然还想接近道明寺少爷,真是妄想。”

    “呵呵,谁知道她是不是妄想呢,兴许她觉得道明寺少爷会对她另眼相看呢。”

    “哎?还有这种说法啊?”

    教室里唧唧咋咋到处都是鄙视她的声音,牧野杉菜如怨鬼一般扭曲着脸瞪着那些幸灾乐祸的人,再看看她椅子上花花绿绿的喷漆写的滚出去的字样,还有她被撕得乱七八糟的书本,终于忍不住跑了出去。

    都是那个道明寺!都是他!要不是他,她怎么会这么狼狈?她不会放过他的!绝对不!

    带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一份被某人说中的恼羞成怒,牧野杉菜冲动之下想去找道明寺司算账,只可惜,道明寺司岂是那么容易找到的?人家道明寺或许根本就不记得她是谁。

    更何况牧野杉菜已经变成全校公敌,怎么可能有人愿意和她说话,甚至告诉她道明寺在哪里,这也让她更加难以寻找她心目中的罪魁祸首道明寺司,反而没一会儿,她就因为受不了大家在周围指指点点,受不了大家的嘲笑而委屈气恼地跺着脚回到教室里。

    f4专属休息室内,道明寺司冷眼看着显示屏中的画面,看着牧野杉菜好像连全身的毛都炸开了一样,一副被惹怒的小狮子的样子,心里冷哼。

    “啊呀,真是好惨,被孤立了呢,阿司不去英雄救美吗?”美作玲吹着口哨幸灾乐祸。

    道明寺司瞥了眼唯恐天下不乱的美作玲,“哧……她是谁?本大少爷我为什么要狗熊救美?不过是个看不清形势的贫民,本大少爷可没那个空闲去管她。”

    大少爷他确实很霸道没错,也确实不喜欢有人和自己顶撞,但他更不喜欢没有自知之明的人,而那个贫民就是他讨厌的那一类人。

    什么大少爷会被贫民的“勇敢善良无所畏惧”吸引之类的那都是童话故事里才会发生的,现实生活中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更何况大少爷他早就不看童话故事了。

    他道明寺司,可不会做那个傻瓜。

    就连一向喜欢和自家太后作对的道明寺也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太后的做法是正确的。他虽然喜欢和自家太后作对,但却同样打从心底佩服太后能一个人撑起整个道明寺集团。

    “阿司,阿司,是英雄救美,英雄救美,不是狗熊救美啦!”把自己说成狗熊真的好么?果然阿司的国语需要好好进修啊!美作玲满头烟线。

    “英雄狗熊不都是熊嘛!有什么区别!”道明寺司恼羞成怒地瞪了美作玲一眼,美作玲立刻做出拉拉链的样子把嘴巴闭紧表示不说话了,生怕惹得暴龙又爆发。

    虽然看阿司爆发挺有趣的,但他可不想承受某人的怒火,会很倒霉的啊!

    道明寺司哼了声,嫌弃地关上显示频,将自己摔在沙发中闭上眼睛假寐:“我睡一会儿,别吵我。”

    话语间还带着一丝郁闷,让美作玲和西门总二郎有些诧异。

    花泽类则早就睡着,不知道跑到哪个次元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