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

    几日后,已经将周围的情况摸得很熟悉,甚至已经知道哪里有好东西的李沧瑶终于在管家的提醒下终于想起来自己似乎还没有去学校报道。

    没办法,离校几百年,哪里还想的起来要去念书啊?

    爸爸妈妈让她去学校念书也是为了让她交一些朋友,好好享受生活,并不是要她去学习的。

    对她而言,去不去学校无所谓,她不觉得自己需要上学,而且现在也并不是特别想去英德学校,但她不会拒绝家人的好意,何况道明寺夫人的好意她也不能拒绝。

    所以,要不要去一下?总不能让人家道明寺夫人担心吧?

    她都派人来问情况了。

    李沧瑶对道明寺夫人心里的小心思知道的一清二楚,毕竟她可是在宫斗中胜出的强悍人士,虽然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宫斗那就是渣渣,但好歹她也看了那么多现场版宫斗戏,还是比较敏感的。

    她毕竟活了三世,年龄上要大道明寺枫几倍,江湖和后宫这种锻炼人的地方能被她玩的风生水起,她又怎么猜不到道明寺枫的心思?

    李沧瑶并不觉得自己被冒犯了,也不觉得道明寺枫那样的想法有错误。当然,她也不会为了别人而委屈自己,逍遥派的人一向随意,断无委屈自己的道理。

    早上依旧起的很早,依旧和往常一样到花园里练了会儿剑,弹了会儿琴,之后回屋洗了澡吃了饭拿起佣人递过来的书包,李沧瑶骑着自行车就离开了别墅。

    李爸爸为了方便李沧瑶上下学,买的别墅离学校不是很远,骑车一般半个小时就到了。

    李沧瑶本就起的早,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因此一路上都是慢悠悠的,一边骑着车一边还看着路边的风景。

    英德学校不愧是超贵族学校,一路上李沧瑶看到了数不清的名贵轿车从自己身边飞驰而过,一时间倒是显得李沧瑶的小自行车十分独特。

    一路到校门口,不出意外李沧瑶便看到了候在校门口的一群女生。

    大概是在等那四个少年?

    李沧瑶并不在意这些,只是推着车子,在所有人都诧异鄙视的眼神中走进校园,将车子停在学校的停车场中准备去校长办公室一下。

    没想到她才没走出一步,就看到一个长相略显清秀,脸上却带着一股郁气,脸色有些憔悴的女生也推着自行车过来了,只不过和自己的自行车相比,她的自行车简直就是垃圾。

    李沧瑶挑眉。

    会在英德学校骑自行车的还真没几个,大家都宁愿让家里的司机送,或者自己开着名贵的跑车进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家有钱一样。也不知道交警怎么不管管未成年开车的问题。难道是因为尼轰国成年早?

    除了她是自己因为喜好问题骑着自行车上学,就只有牧野杉菜这一个社会关ai人士才会骑自行车,而且还是这么破烂的自行车。

    那么,对面走来的推着破旧车子的大概就是这里唯一的贫民女孩牧野杉菜了。

    李沧瑶和牧野杉菜是陌生人,也不想和她认识,因此只点了点头,没打招呼准备直接离开。

    牧野杉菜这几天过的很不好,甚至连自己在学校里唯一的朋友也开始疏远自己,说什么她多管闲事,她觉得很难过。

    牧野杉菜觉得这些日子简直是糟糕透了,若不是憋着一股气,她可能就像以前那些被逼着退学的人一样退学了。

    她才不会像那些败类求饶!绝不!她可是杂草杉菜!

    牧野杉菜像以前一样骑着自己的车子来到学校,路上依旧受到一群人的鄙视,她已经习惯了无视那些败类的眼神,等到她推着车子来到停车场,意外地发现竟然还有一个人竟然也是骑车来的。

    牧野杉菜顿时如同找到组织一样,立刻热情的不得了。

    她甚至忽视了李沧瑶的车子和她的车子的不同之处。

    “同学你也是骑自行车过来的吗?和我一样的?真是太好了,我们肯定能成为好朋友呢。”牧野杉菜也不管李沧瑶是不是高兴,急急忙忙停好车子跑到她身边就说了开来。

    “我们可以做朋友吗?我叫牧野杉菜,你不知道那些社会蛀虫有多可恶,真是让人气的想砸死他们。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欺负你的!”牧野杉菜叽叽呱呱说了一大堆,李沧瑶在一边听得直抽抽。

    我说兄弟啊,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和你一样的啊?

    没看见你的车子和我的车子就连新旧程度都不一样吗?

    还有啊,我完全不想和你说话你难道不知道吗?一直这样在我面前说这些话真的好么?

    还有你的眼睛到底是怎么长的?竟然看不出我和你根本不同么?

    被当面骂蛀虫的李沧瑶默默无语,李沧瑶表示自己略委屈。

    她很想打断牧野杉菜的话,只是她每次想开口的时候都被打断,后来也就不再开口说话只管走自己的路。

    等到路口即将分开的时候,李沧瑶仍然没能插上一句话,甚至连自己的情况都没来得及说。

    李沧瑶表示,被说了一路的蛀虫,社//会败类这样的话,她真心一点也不开心。

    牧野杉菜似乎还想说什么,只是在李沧瑶的冷淡脸色中住了嘴,看着李沧瑶走远,忍不住嘀咕:“拽什么啊,还不是和我一样,真是好心没好报。”

    耳聪目明的李沧瑶听到牧野杉菜的嘀咕极不雅观地翻了个白眼,脚步快了些,希望早点摆脱她。

    校长先生十分欢迎李沧瑶的到来,事实上,自从道明寺夫人和他打过招呼之后,他就一直在等这位地位非凡的小姐到来,只是等啊等,等的头发都白了好几根才等到她到来,这让他舒了口气的同时忍不住犯嘀咕,怎么现在才来,不是说这位小姐很期待来学校念书的吗?

    作为被道明寺夫人特别提醒要好好照顾的人,校长先生是绝对不会怠慢的,他亲自接待,亲自帮她选择班级,甚至连入学考试都没有,直接打电话让那个班级的班主任来领李沧瑶去班级报道。

    李沧瑶跟着叫野林的班主任来到高三(c)班,野林老师示意李沧瑶先等一会儿,自己先进去和同学们打个招呼。

    “安静,同学们,今天我们班迎来一位转校生,大家欢迎。”班主任的话刚落下,教室里稀稀拉拉地传来鼓掌的声音,教室里德同学对新来的转校生十分好奇,不过也仅限于好奇,大家族培养出来的涵养和眼光让他们也做不出更夸张的样子,更何况,他们班本来就有一个特殊的不能再特殊的杂草杉菜,再来一个特殊的他们也不会感到惊讶。

    野林老师大概知道他们的想法,不过这次他们肯定会吃惊的,就连他这个老头子在看到那个李沧瑶的时候都呆滞了好些时候,更何况一群孩子。

    果不其然,当李沧瑶走进教室的时候,除了牧野杉菜是惊喜之外,其他人都呆愣住了。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走进来的李沧瑶,心里只有一句话——好美……像仙子一样……

    “大家好,我是李沧瑶,来自中国,请多指教。”李沧瑶面带微笑着自我介绍,下面一阵抽气声。

    “嗷嗷嗷女神!我的女神!”

    “求抱大腿,求虎摸!”

    “女神女神,我们班终于有女神了嗷嗷嗷!”

    片刻后,一阵狼嚎从高三(c)班冲天而起。

    李沧瑶嘴角微抽。

    野林老师赶紧维持秩序:“大家安静,安静!李沧瑶同学,你就坐在……啊对了,就坐在牧野杉菜前面,那里正好有个空位置。牧野,举个手。”

    “是!”牧野杉菜激动地举起手,她没想到今天早上见到的和自己一样的女生竟然和自己一个班级,而且还坐在自己前面,这难道就是缘分吗?

    牧野杉菜开心极了,她忽略了所有人看她时候的鄙视和看笑话的眼神。

    “好的老师。”李沧瑶很有礼貌地道了谢,走到牧野杉菜面前坐下,牧野杉菜兴奋地伸手戳了戳李沧瑶的胳膊,李沧瑶微微一僵,忍下条件反射的差点想将牧野杉菜打飞出去的冲动,抽了抽嘴角没理她。

    牧野杉菜不死心,还想继续戳她,这个时候,坐在牧野杉菜隔壁隔了一个过道的女学生说话了:“我说牧野杉菜你能不能别戳人家?你想干嘛呢?”

    高三(c)的人都讨厌牧野杉菜,这个时候看到牧野杉菜竟然欺负新来的同学,当然会忍不住说话。

    牧野杉菜不会以为转校生的情况和她一样吧?一看那个新来的女神样转校生就是个大小姐,身上的衣服无论是料子还是做工都非常精细,她敢打赌,那些肯定是大师手工定制的。

    大概也就只有牧野杉菜以为她和她一样了。

    “难道你还真以为人家和你一样是个贫民吗?看人家穿的衣服,光一件外套就是你一辈子都买不起的。”说话的女生脸上带着浓浓的不屑和嘲讽。

    贫民就要有贫民的样子,但这样没有自知之明,什么都不知道就说他们是社//会败类,是蛀虫的家伙真是让人忍无可忍。

    英德并不是没有特招生,事实上,为了迎合大众,英德每年都会找几名贫民进学校,他们才没那个闲工夫去理会那些贫民呢,除非他们自己作死惹是生非惹怒了谁。

    所以牧野杉菜纯粹是自己作死。

    “你!”牧野杉菜被说的面红耳赤,噌地站起来指着那女生,气的说不出话来。

    “噗嗤……”顿时,整个教室笑了开来,老师也没怎么管,事实上他们基本上也管不起,李沧瑶微微在心里叹了口气,看了眼尴尬不能自已,面上愤恨的牧野杉菜,并没有去帮忙。

    兴许是一开始就带着主观的不喜,李沧瑶虽然对她没什么偏见,但却不愿意和她结交,她也不会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自然也就不会理会牧野杉菜。

    不过这么闹下去也不是个事,李沧瑶直接站起来,将刻意收起来的气势一放,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大家,不要再笑了,该上课了哦~”

    声音不是很大,却恰到好处地被全班听到,加上李沧瑶通身强大的气势,没一会儿,整个教室就安静了下来。

    李沧瑶很满意这样的情况,她收回气势,坐下示意老师开始讲课。

    难得重温学生时期的时光,李沧瑶听得很认真,她并不知道,英德四公子这个时候正在他们的专属休息室关注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