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

    “咦?这就是新来的转校生?”西门总二郎盯着屏幕上的李沧瑶,眼里划过一丝惊艳:“真是……”

    西门总二郎突然就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震惊的心情了。

    美作玲也十分震惊,他们四个人,除了一向纯//情到无可救药的阿司,其他三人见过的美女不知凡几,甚至他和西门两人早就破了身,但李沧瑶的美貌仍然让他惊艳万分。

    不但是容貌,李沧瑶身上的气质也让他们没办法把她和花瓶这个词联系起来。

    花泽类这个时候竟然也睁开了眼睛,半迷蒙着眼看着李沧瑶,眼里是没人能看懂的情绪。

    道明寺司这个时候反而没有像其他三人一样反常,而是很正常地瞥了眼显示器屏幕就移开眼睛,端的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她就是李沧瑶?那个从中国来的李家的千金,亚洲第一富商的独生女李沧瑶?”美作玲回过神来啧啧称奇:“真是让人心动。”

    “不管是她的家世还是她本人,都值得人去追求,我都有些心动了。”花花公子西门总二郎挑眉说道。

    西门的话惹得花泽类一记轻瞥,神色淡漠不知深度,西门莫名地打了个寒战。

    类这是怎么了?竟然这么看着我?

    道明寺司此刻的心理活动是这样的:我%%#&¥……(直接消音)万般语言都无法表达他此刻内心那被数十万头草泥马践//踏而过的心情。

    没想到当初将他两次甩飞出去的女生竟然就是老太婆说的李家的小姐,那个让他被老太婆念了许久让他好好照顾的女人。

    他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当初听到李沧瑶这个名字的时候会这么熟悉了。

    这不就是老太婆说过的名字么?

    他当时到底脑子里装了什么才会选择性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啊即可修!!

    道明寺司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

    想到当初自己被毫不留情地摔出去的样子,道明寺司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

    她还要他照顾吗?

    哼!

    明明是个暴力妞,装什么淑女!又看了眼屏幕中的李沧瑶,真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看她哪里都不顺眼。

    一把抢过西门总二郎手里的遥控器将监控器关掉,道明寺司大爷似的腿跷在矮几上,“那个牧野杉菜还没离开英德吗?”

    “唔,那个贫民吗?”美作玲想了想,耸耸肩道:“似乎还没离开的样子,真是厉害,竟然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明明被所有同学孤立无视,就连那个所谓的朋友也离她而去,她竟然还能若无其事地来上学,我倒是有点佩服她了。”

    “倒是个挺坚强的女孩。”西门总二郎漫不经心地道。

    “唔……也许吧……”花泽类慢悠悠地冒出这么一句话,抱着枕头继续睡觉。

    西门和美作同时烟线,对和他们不在同一个次元的花泽类已经无话可说了。

    等到了中午,以道明寺司为首的四人一起去餐厅吃饭。

    f4吃饭一般都会在他们的专属小间内,当f4走进餐厅的时候,餐厅里顿时热闹了起来。

    原本在吃饭的人都停下来偷偷地看着他们。

    不可否认,f4确实各个都十分帅气且个性鲜明,霸道的道明寺,温和儒雅的西门,坏坏的美作以及无辜美少年花泽,四个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聚光体。

    李沧瑶也来餐厅吃饭,准确的说,她是被新交的朋友拉来餐厅吃饭的。

    据说她新交的那个朋友是忠实的花泽类的粉丝,每次看到花泽类就两眼冒红心,连路都走不动了。

    两人一起走到餐厅,李沧瑶第一眼就看到冲着道明寺司冲过去,直接将手里的饭盒扣在他头上的牧野杉菜。

    李沧瑶微微皱眉,对牧野杉菜这种造成别人困扰的行为十分不喜。

    “呀!这个杂草杉菜竟然又去惹道明寺少爷,她难道忘记之前的教训了?”身边,叫大道寺容华的李沧瑶新交的朋友幸灾乐祸地看着被道明寺推倒在地的牧野杉菜,眼里满是厌恶:“真是不知所谓,以为这样就能引起道明寺少爷的注意?这种把戏,我三岁就玩烂了好不。”

    “噗……你玩烂了不代表别人玩烂了啊!”李沧瑶笑,觉得这个朋友真是好玩,在面对自己的男身花泽类的时候就是一副小白兔样,但对着其他人的时候就是女王样,即使看到道明寺司被这样对待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愤怒。

    李沧瑶到底不想搀和进那些人中间,她答应了爸爸来享受生活,也愿意重温一下校园生活,甚至知道那其中的深层意思,但那又如何?只要她不愿意,谁也不能强//迫她做任何事情。

    他可是逍遥子师父最心//爱的小徒弟李沧瑶,逍遥派掌门人,本就是那样自在的存在,心之所向,便是她前行的方向。

    她愿意来,便来了,她不愿意搀和入那些人中,便永远都不会搀和进去。

    “我们坐那里吧,那里正好没人。”李沧瑶指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率先端着餐盘过去。

    牧野杉菜看到嚣张的道明寺司脑子一热扣了他一脑袋饭菜彻底点燃了道明寺司的怒火,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道明寺司真的生气了,他跟吃了一百斤火药似的瞪着被摔翻在地的牧野杉菜,眼睛里冒着火:“贫民,你找死是吧?”

    “你这个败类,都是因为你我在学校里才会受到那么多不公平的待遇,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变成这样?败类,蛀虫!你怎么不去死??!!”牧野杉菜也很生气,从地上爬起来抬腿就想给道明寺一记腿踢。

    道明寺冷笑,伸手抓过牧野杉菜踢来的腿一拉一推,牧野杉菜重重地摔倒在地,然后一脚踩在她的手上,不顾她疼的叫出声来,冷笑地道:“女人,你真以为自己很厉害?若不是你自己找死总跑到我面前来闹事,谁知道你是谁?你说我是败类?哈!本大少爷十三岁进入集团,每年为集团拿到多少合同你知道吗?本大少爷为日本创造了多少税收你知道吗?你说本大少爷是败类?像你这种什么都不会,只会大呼小叫的人才是败类吧!你有为别人做了什么吗?你有为交税了吗?就你家那个小洗衣店,交得起税吗?”

    道明寺司的话牧野杉菜听不太懂,她怒视着道明寺司,恨不得揍他两拳,只可惜手被他踩着根本爬不起来。

    作为道明寺家的继承人,道明寺司从小到大不知道要经历几次绑架,他的身手可是从小受过专业训练的,力气和武力值怎么可能是她一个女人比得上的。

    “阿司,准备怎么解决她?”美作玲斜靠在西门总二郎身上,冷冷地瞥了眼被摔疼,不敢置信的牧野杉菜。

    “赶出去好了,这样的人在学校里,连空气都不新鲜了。”西门总二郎把玩着手指,仿佛说出的话只是很平常的问候一样,脸上的表情却十分冰冷。

    虽然他们几个很喜欢欺负阿司,但让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外人欺负到他们的朋友,这简直就是对他们的侮辱,所以这次,即使花花公子西门总二郎也没有打算帮牧野杉菜说话。

    “我觉得,阿司还是先去洗个澡比较好,真恶心。”花泽类瞥了眼道明寺司头上黏答答的一团,皱眉转头,不忍直视。

    道明寺点头,一坨黏答答的东西从头上掉下来,登时烟了他的脸。

    这个时候道明寺司也不管牧野杉菜了,现在他只想回去好好冲洗一番。

    “真是晦气,我们走吧,不吃了。”说着,道明寺司转身准备离开,转身的瞬间,却看到正端着餐盘准备去看重的座位吃饭的李沧瑶。

    “呀~~你怎么在这?”

    哦呀,这下有好戏看了,西门和美作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同时从对方眼里看出了笑意。

    花泽类在看到李沧瑶的时候就条件反射地往美作身后躲了起来,躲起来之后才抽了抽嘴角对自己的这个条件反射很是无语。

    幸好其他三人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不然真是要被笑话了。

    李沧瑶被道明寺司叫住有些无奈,她转身看向道明寺,看到他头上滴滴答答的东西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啊,真是抱歉,我不是故意笑话你的,呵呵……可是真的太好笑了噗……”

    道明寺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但却拿她没办法,只好干瞪眼。

    笑过之后,李沧瑶很好心地掏出一方丝帕递给道明寺司:“先擦擦吧,这样不难受吗?”

    她真的是好心,不是笑话他,可是没想到她的话刚一落下,道明寺身上的火气好像更大了。

    李沧瑶表示,她很无辜,真的。

    见他迟迟不接手帕,以为他不想要,李沧瑶准备收回手。

    道明寺司猛的抢过手帕,瞪了李沧瑶一眼,才转过头别别扭扭地道:“那个什么……既然太后让我照顾你,从今天起,你就是本大少爷的人了,感到荣幸吧?肯定感到很荣幸!哼,既然你已经是本大少爷的人了,本大少爷允许你在我身边。”说完,道明寺司飞快地离开。

    李沧瑶抽了抽嘴角,无语地收回空荡荡的手,看着道明寺一行四人大摇大摆地离开,“这人在说什么?”

    “呀!瑶瑶你好厉害啊,道明寺少爷竟然开口说要罩着你!”大道寺容华一手轻捂着嘴惊讶地叹息。

    呵呵,是吗?我怎么一点也不能理解某人话里的意思呢?

    难道我看上去像是需要人罩着的样子吗?

    再一次,李沧瑶对道明寺那刚刚好了一点点的印象立刻被打入地底。

    只能说,道明寺少爷你真是悲催,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在李沧瑶心里的印象已经是负数了,想要掰正得花更多时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