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

    李沧瑶猜不透道明寺司究竟想干什么,索性也就不管他,任他在一边干瞪眼,自己继续看手里的书。

    她手里是一本易经,是逍遥派的藏书之一,后来被她放到空间里,她有空的时候会拿出来看看。

    逍遥派的无数藏书李沧瑶都看过,也都完全记住,但她还是喜欢有事没事翻看翻看,怀念一下逍遥派的日子。

    道明寺司瞪着李沧瑶手里的鬼画符一样的线装书半晌,不自觉地把眼神转向李沧瑶。

    道明寺司撑着下巴看着李沧瑶,眼神不自觉地温柔下来,时不时无声笑一下。

    这里以前是f4的专属领地,现在已经成为李沧瑶的地盘,她很喜欢没事的时候就到这里看看书,休息一下,被大少爷这么盯着,李沧瑶表示,一大把年纪了,被一个少年盯着,真是不好意思。

    大少爷最近是吃错了药了吗?怎么总是跟在自己身边,还时不时发出那样奇怪的笑声?

    李沧瑶并不知道道明寺司心里的想法,也不知道他这样的举动是为何,但看他很乖觉地没有打扰自己,也随他去了。

    但有一点还是让她想不通的,明明道明寺司看上去很怕她的样子,为什么每次被她欺负完之后总会忘记疼痛又跑过来继续往她面前凑?

    有时候李沧瑶都要怀疑他是不是m属性。

    李沧瑶虽然已经经历了三个世界,经常说自己老了,但其实她比道明寺还纯情,几百年了还是个小姑娘,从来没谈过恋//爱,也从来没想过谈恋//爱,好像天生就缺了这一根筋一样。

    第一世是个孤儿没人管不需要想这个,第二世有父母等于没有,后来被逍遥子收为关门弟子更是把这件事情忘记了,逍遥自在百来年都想不起来,第三世虽然是皇后,但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一来脑残皇帝不喜欢去坤宁宫,即使来了也说说话就走,二来有紧急情况直接一颗药就把人给药倒,也完全不需要担心,所以李沧瑶直到现在都想不起来自己以后需要结婚这件事。

    所以对道明寺司突然变成这个样子,李沧瑶只以为他突然发病了,而且还没吃药。

    可怜的道明寺司,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李沧瑶心里已经被定义为何弃疗的病人了。

    “我说大少爷,你难道没事情可做了吗?这样一直看着我真的好吗?”李沧瑶长得十分美丽,能在短短的一天的时间内打败前校花,甚至打败了曾经的女神藤堂静成为新一届女神也是很有道理的,她那一挑眉,被道明寺司看在眼里,立马就被电到了。

    虽然道明寺司不知道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但他现在整个人都酥酥麻麻的,好像升天了一样,整个人都处在云里雾里,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

    没办法,谁叫大少爷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呢。只觉得自己很喜欢被李沧瑶这样看。

    李沧瑶奇怪地看了眼突然脸红的大少爷,心里更认定了他有病的事情。

    “我先走了,待会儿还要上课,你慢慢看吧。”说完,见他似乎没有起身的打算,李沧瑶收起书起身离开了。

    快追上去啊!快啊!

    躲在暗处的几人急的心里冒汗,恨不得跑出去扯着大少爷的耳朵教他怎么做,只可惜,大少爷还在傻笑发呆中,根本不知道李沧瑶已经离开了。

    西门总二郎和美作玲抽了抽嘴角,很不想承认不远处坐在那里傻笑的家伙是他们的好朋友阿司。

    “我说阿司到底在干吗?瑶瑶都已经走了怎么还在傻笑?真是急死人了。他这样真的能追到瑶瑶吗?”美作玲背靠在树干上,无奈地叹了口气。

    西门总二郎拍了拍美作的肩膀:“玲啊,你知道的,我们不能指望连女生的手都没拉过的阿司会突然开窍,不过我倒是没想到,这么明显的事情瑶瑶竟然都没察觉到……”

    自诩花花公子的西门总二郎也不得不承认,阿司和瑶瑶两人真是奇葩,一个那么明显却还是不知道自己的心思,一个那么明显竟然还不知道他的心思。

    没想到瑶瑶竟然也是缺根筋啊,阿司惨了!呵呵……

    某人幸灾乐祸。

    阿司难道以为把他们走支出去他们就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了吗?

    真是太天真了!甚至他们几个比阿司自己还要了解他的心思。

    因着想看好戏的想法,几人在暗处默默关注,现在看到道明寺司一个人坐在那里傻笑,美作和西门齐齐扶额长叹,阿司真是没救了。

    “喂喂,类别睡了,快看看阿司那傻样。”见花泽类似乎没什么兴趣地在睡觉,西门总二郎拿胳膊肘顶了顶他。

    花泽类瞥了眼已经被李沧瑶惦记上还不自知的美作玲和西门总二郎,又懒懒地看了眼不远处的道明寺司,转个身继续睡觉:“没兴趣。”

    不过我很有兴趣看你们是怎么倒霉的。

    花泽类坏坏的想着这两人什么时候会知道其实瑶瑶早就知道他们在这里的事情,他可是真真切切的见识过瑶瑶那神秘的中国功夫的。

    美作玲和西门总二郎完全不知道花泽类心里的想法,见花泽类似乎真的没什么兴趣,耸耸肩看了对方一眼,同时奸诈地笑了起来。

    “你说我们要不要去帮帮阿司?不然凭阿司这个木头脑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全开窍。”

    “噗……这个我倒是很赞成,玲,我觉得我们确实应该帮帮阿司啊,可怜的阿司,以前连女孩的手都没拉过,现在一下子就遇到个难度系数这么大的,我都有点同情他了。”西门总二郎没有任何同情心地道。

    “早就让阿司和我们一起学习了嘛,可惜每次去那里阿司都臭着脸,甚至逃得飞快,要不然怎么会现在还是这个纯情模样!”美作玲摸摸下巴,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两人臭味相投,都在那琢磨着什么时候把阿司带去乐呵乐呵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快乐。

    “这就是你们说的快乐?”道明寺司烟着脸抱胸大爷似的坐在那里冷冷地瞪着左拥右抱的西门总二郎,在看到几乎贴在他身上的浓妆艳抹的女人时厌恶地皱起眉头:“你们还能再无聊点吗?竟然把本大少爷叫到这种地方来!”说着,道明寺司一把将还想往自己身上贴的女人挥开:“滚开!女人!臭死了!”

    “哎呀呀阿司别那么无情嘛,好歹人家也是个美女啊。”美作玲搂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冲道明寺司调笑:“果然阿司很纯情呢,连这点都受不了,哈哈……”

    一时间,美作玲、西门总二郎大笑出声,甚至连他们叫来的陪酒女也掩嘴笑了起来。

    道明寺司心里恼火,所以看什么都不顺眼,他恶狠狠地瞪了眼还想往自己身上蹭的女人,实在受不了两个好友脸上调慨的笑,刷的一下站起来想离开这里。

    “咦?玲,阿司你们看,那是不是瑶瑶?”这个时候西门总二郎突然惊讶地轻呼出声。

    一听到瑶瑶这两个字,道明寺司立刻跟装了雷达一样站住脚跟,眼睛直往某个地方瞄。

    果然,在那里,道明寺司看到了和花泽类一起进来的李沧瑶。

    李沧瑶似乎特意换了件衣服,一身米白色的连衣裙既年轻又漂亮。

    她和花泽类一出现就几乎吸引住了了酒吧内所有人的眼光,远远看去,两人颇有一份男才女貌的滋味。

    道明寺司心里顿时不痛快了。

    为什么类会和瑶瑶在一起?还一起来这种地方?

    显然,大少爷忘记了自己也在这个地方。

    然后道明寺大少爷就彻底怒了!

    好啊你个李沧瑶,当初我约你出来玩的时候你说你没空,现在竟然和类到这种地方来?

    简直就是不把我道明寺司放在眼里!即可修!!真是可恶啊!!

    西门总二郎和美作玲在看到了,李沧瑶和花泽类出现的时候就忍不住暗中观察道明寺司的表情,这会儿看到他脸色突变,心里暗道一声糟糕,立刻也不管身边的美女们了,连忙站起来一人抱着道明寺司的一条胳膊:“阿司你别冲动,兴许他们是有什么事情呢。”

    两人心里暗苦。

    没想到他们想看阿司笑话带他来这里却遇到这样尴尬的情况,真真是运气太不好了。

    “别冲动什么?你看看他们在做什么?阿西!那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挽着类的胳膊!!”道明寺大少爷表示,绝对不能忍。

    道明寺司粗鲁地拨开两人,怒气冲冲地冲李沧瑶和花泽类的方向跑去。

    美作玲和西门总二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也跟了上去。

    “美女们,真是抱歉今天你们得先回去了,下次再聊哦~”

    “唔?”对周围十分敏感的李沧瑶发现有两股视线一直盯着自己,她转头看去,只见一只着火的菠萝头少年磅磅磅朝她走来。

    哎呦喂菠萝头少年全身都冒火了,这是怎么了?

    李沧瑶表示完全无法理解。

    “类你看,玲和总二郎他们也都在这里啊,连菠萝头少爷都在,真是神奇的缘分。”既然无法理解那就直接放在一边,李沧瑶惊奇的朝三人挥挥手,然后拉了拉类的衣袖让他注意到那三人。

    花泽类歪歪头看过去,果然看到怒气冲冲地道明寺司和无奈脸的美作玲还有西门总二郎。

    花泽类迷蒙着眼想了想,才恍然大悟道:“啊,我记得先前玲和总二郎邀请我去玩来着,原来就在这里啊。”

    说着,花泽类仿佛完全没发现几人中间奇怪的气氛一样冲冲过来的道明寺司点点头:“原来阿司你也来这里啊,真难得,阿司开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