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

    “类为什么会在这里?”道明寺完全没把花泽类的话听进去,只知道自己现在很愤怒,不明缘由的很愤怒,他一把拉过李沧瑶,上下打量了一番她才嫌弃地对她说道:“还有你这女人为什么也会来这里?这里可不是你这种小女孩来的地方。”

    “咦?难道菠萝头少年你就能来吗?”李沧瑶惊讶地看向道明寺司,有些误会道明寺司话里的意思了,虽然心里有些别扭,但却觉得理所当然。

    果然电视里说的什么纯情大少都是骗人的,现实生活中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道明寺司被李沧瑶说的顿时噎住了,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许久,才有些挫败地使劲揉着自己的头发,完全不顾会不会弄乱自己一直很宝贝的发型。

    “你这女人……你这女人……”没话讲了。

    就好像明明炸弹要爆炸却突然发现原来炸弹进水哑炮了一样,委实憋屈的厉害。

    见道明寺司这样,西门总二郎和美作玲赶紧跑过来,一个把他拉住,一个捂住他的嘴巴不让他说出什么不好的话,美作玲有些心虚地对李沧瑶笑笑:“瑶瑶怎么会来这里?”

    李沧瑶瞥了眼被捂得严严实实,在那呜呜呜的菠萝头大少爷,很给美作玲面子地道:“啊,是我觉得很好奇拉啦,传说中的酒吧耶!我还从来没来看过呢,正好今天类没事,所以我让他带我来见识一下啦!”

    李沧瑶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酒吧,甚至几百年的岁月里,她也没见识过酒吧,所以对这还是相当好奇的。

    当初做太后的时候她因为好奇ji院,还特意乔装打扮去瞧了瞧,这次同样好奇,当然也会来看看。

    “不过原来酒吧就是这样的啊,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李沧瑶的话让除了花泽类之外的三人集体抽了抽嘴角。

    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还一直好奇地到处看?

    瑶瑶你口不对心了有木有。

    西门突然想起来那天李沧瑶确实问他们有没有事情来着,当时他们没有在意,现在想来,果然还是类最聪明啊!

    西门和美作羡慕嫉妒恨地瞪向一边占尽优势的花泽类,恨不得上去掐着他的脖子猛摇。

    类你太不厚道了,竟然都不叫我们!

    花泽类挑眉:你们不是拒绝了吗?关我什么事?

    所以说,其实花泽类还是很腹烟的。

    鉴于某三只的眼神太过火热,花泽类决定给他们制造点小麻烦。

    “玲,你和总二郎又来这里找女人啦?不过今天阿司怎么也来了?难道也来找女人?”说着,花泽类有意无意地看了眼李沧瑶,果然见她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什么找女人?你才找女人!我是被那两人拉过来的!!”道明寺炸毛了,虽然他不知道花泽类话里的意思,但野兽的直觉告诉他还是不要承认的好。

    但显然李沧瑶还是误会了,她看道明寺司的眼神都充满了调慨和惊讶,“真没想到……”

    “女人!没想到什么??可恶,你做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是无辜的!是无辜的!”道明寺跳脚,觉得自己气炸了,却又因为气过头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发火了。

    李沧瑶耸肩不语,意思很明显——不相信。

    既然几人又聚集到一起,也不用李沧瑶和花泽类再另寻座位,早在三人看到李沧瑶两人的时候,西门总二郎就挥退了所有的陪酒女,因此现在三人坐的地方除了些酒水饮料没有其他。

    道明寺斜了眼李沧瑶,看上去似乎很不情愿,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抢占了她身边的位置,惹得李沧瑶多看了他几眼。

    李沧瑶总觉得最近不管是f4的其他三人还是这个菠萝头少爷都非常的奇怪,尤其是这个菠萝头少爷,明明应该很讨厌她的不是吗?毕竟他们刚见面她就摔了他两个大跟头,还让他当众出丑,之后又没给他好脸色,他怎么能不讨厌她?

    可是他似乎一点也不讨厌她啊。

    不但不讨厌她,好像还总是莫名其妙地往她身边凑,就好像现在。

    “我说,你能不能离我稍微远一点?我不好动了。”李沧瑶抽了抽嘴角,伸手将几乎要黏到自己身上的大少爷推开一点,警告其他几人不准笑,才端起刚送上来的橙汁喝了起来。

    道明寺大少爷被李沧瑶粉嫩嫩的小手摸的春//心荡yang,耳朵根都红起来了,幸好灯光昏暗没人发现。

    道明寺司有些心虚地看了眼李沧瑶,发现她并没有看自己,心里既失落又庆幸。

    之后的聚会除了别扭的道明寺大少爷外都玩得十分开心,道明寺司心里有鬼,所以几乎都没怎么和他们一起玩耍,整个晚上都心神不定的样子。

    也许是气氛的问题,大少爷觉得自己的心跳的更快了,眼神发飘,偷看李沧瑶,却又不敢多看她。

    这样更让李沧瑶觉得他是在心虚,所以李沧瑶对他的误会更深了。

    李沧瑶是第一次来酒吧,对这里的一切都十分好奇,即是酒吧里音乐声震天也没影响她的情绪,一整个晚上她都处在新奇当中,让道明寺司看了心里十分憋屈,让其他三人看了很是觉得好笑。

    对于内功相当不错的李沧瑶来说,半宿不睡完全不成问题,因此昨天很晚才睡觉的她第二天一大早又生龙活虎地爬起来。

    双休假期,李沧瑶决定在家好好休息,给远在大海另一边的爸爸妈妈打打电话,睡睡觉看看书弹弹琴,享受一下个人时光。

    一大早早早起来练完功,李沧瑶抓起石桌上早就摆放好的毛巾擦擦不存在的汗走进客厅。

    “小姐,道明寺少爷已经在这里等了半个多小时了。”神出鬼没的管家出现了,顺便将道明寺司到来的消息告诉了李沧瑶。

    “道明寺?”他来干什么?李沧瑶很不解地看了眼管家,发现他也满脸疑惑,拿着毛巾走进客厅。

    刚走进客厅就看到某个大少爷翘着脚大爷一样坐在椅子中满脸不耐烦,整个人就好像一只看不到主人的金毛犬一样耸拉着尾巴,却偏偏一副凶悍模样。

    “早安,道明寺你来我这有事吗?”

    道明寺司听到李沧瑶的声音赶紧坐正,转头看向她,声音带着自己不知道的窘迫和急切:“女人,本大少爷才不是来看你的,我只是被老太婆逼着过来的。”

    李沧瑶:“……”我什么也没说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李沧瑶无奈地摇摇头将手里的毛巾递给身边的管家,朝道明寺司点点头,直接上楼去洗澡。

    一个小时后,洗完澡穿好衣服的李沧瑶下楼,看到还没走的道明寺也不奇怪,吩咐管家将已经准备好的早饭端上来,向他说了声自便,吃了起来。

    “喂,女人,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客人吗?我都在这里等了你一个多小时了,难道就不知道要招待我一下吗?为什么没有我的份?”道明寺看到李沧瑶一直无视自己,心里不平衡了。

    李沧瑶抽了抽嘴角瞥了他一眼:“大少爷,你到我这里来究竟是做什么的?还有啊,难道你家里穷得连饭都没得吃了吗?”

    “哼!谁说我家没饭吃?本大少爷只不过是看你一个人吃太无聊了,勉为其难陪你一起吃。”

    “呵呵……是吗?”其实不用的,真的!李沧瑶继续抽嘴角,不过也没再打击道明寺司,吩咐管家再弄份早餐过来,自己又吃了起来。

    吃到早饭的大少爷很满意,虽然因为是中式早餐所以有些是不习惯,但不得不说还是挺好吃的,他才不会说因为今天早上要来这里所以紧张的连饭都没吃呢。

    一顿饭吃的两人都十分满足,之后道明寺才终于在李沧瑶询问的眼神中磕磕巴巴地把自己来这里的原因说了出来。

    李沧瑶听了之后恍然大悟,她神色诡异地看着脸蛋通红的道明寺司:“所以说,你是被你家太后赶出来了?”

    “什……什么赶出来?是我自己要出来的!!”不好意思说是专门来找她的,道明寺司结结巴巴地撒谎。

    可怜的道明寺从来没撒过谎,所以脸更红了。

    李沧瑶看到道明寺司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大概也知道今天是不能好好在家休息了,她无奈地捏了捏鼻梁叹了口气:“知道了知道了,我陪你还不行吗?”

    原谅她一个老婆子不知道小青年的想法——虽然她从不觉得自己老,她真的只想好好躺着看看书睡睡觉,难得的休息日啊。

    道明寺司满意了,趾高气昂地抬着头:“能让本大少爷陪是你的荣幸!”

    “是,是,是我的荣幸!”李沧瑶翻白眼。

    既然答应了陪这个大少爷,李沧瑶原先的计划就泡汤了,在知道这个一大早来她家干坐着等她的大少爷说要带她去游乐园玩的时候,李沧瑶稍稍点头,上去换了身衣服就和她出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