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

    李信和伊莎丽儿这样的座位安排纯属巧合,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巧,但也就是这样的巧合,让早已经看李信不顺眼的国王陛下和两位亲王殿下现在更是看李信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恨不得横眉竖眼了。

    伊莎丽儿对此表示很无奈,觉得应该去阻止那几个人互看不顺眼,可惜没人理会她微弱的抗议声。

    这大概就是妹控的无敌气场?

    李信对此表示很无辜。

    他真的没有做任何不对的事情啊,为什么伊莎丽儿的三个哥哥总是看自己不顺眼?每次见面都对他冷嘲热讽?说好的国/际友谊呢?说好的友好交流呢?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伊莎丽儿听李信的抱怨,忍不住轻笑。

    明明已经三十多岁,当了好几年国王的大哥以及身为亲王的二哥和三哥竟然会和一个小孩子生闷气,还经常和李信一言不合就对呛,三人和李信仿佛天生不对盘一样,明明年龄相差那么大,明明都是大人物,却偏偏以碰到一起就开火,那是各种看对方不顺眼。

    她的三个哥哥最小的都比李信大十岁,现在已经二十三,她经常能看到三哥和李信两人互相找茬,被她看到了两人又勾肩搭背充好友。

    伊莎丽儿就当做自己没发现一样,任由他们人前一套背后一套。

    反正这是他们相处的方式,既然他们不想让自己知道,她就当不知道,暗地里看笑话好了。

    “信还在生气吗?”

    “生气倒是不至于,”李信满头烟线:“就是觉得很无语啦,伊莎丽儿你应该知道,你的哥哥们竟然一个个跑过来警告我让我不要打你的主意。”想到这个,李信就忍不住眼角抽抽。

    真是,比他这个小孩子都幼稚。

    伊莎丽儿听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揉着差点抽筋的肚子,笑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有那么好笑么?”李信无语。

    “噗……哈哈哈,”伊莎丽儿捂嘴继续笑:“我倒是觉得信你乐在其中嘛,早就说过别去找他们,他们都是无聊没事干想找点事情做,正好信自己送上们,呵呵……”

    “是我要往他们身边凑吗?明明是他们跑来找我麻烦的好不。”李信表示很忧桑:“他们都那么大的年纪了竟然还和我一个小孩子计较,真是……”真是为老不尊。

    伊莎丽儿理解地拍拍李信的肩膀,转头捂嘴偷笑。

    她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的,虽然哥哥们和李信总是互看不顺眼,其实心里还是挺欣赏对方的,尤其是自家哥哥,伊莎丽儿是很了解的,他们都对李信非常欣赏,不然也不会默认他们两人的来往。

    这就是她的家人,非常疼//爱她,总是默默地为她安排好一切。

    伊莎伊莎丽儿和李信两人坐在小花园里,这是她在皇家学院的专属休息地,算是伊莎丽儿的小基地。

    没事的时候两人会到这里来休息片刻,偶尔讨论一下感兴趣的话题,做做感兴趣的事情。

    李信喜欢摄影,他觉得能把那一瞬间的美丽定格在永恒,这是一件十分让人骄傲的事情,李信早已和家人商量好高中去上艺术高中,并且高中三年父皇母后不干涉他的学习,当然,前提是,该懂的东西他必须会。

    这也就意味着他要很辛苦。

    李信知道这是父皇母后的妥协,很爽快地答应了他们的要求,摄影只是他的兴趣,他从不曾想过要把它当成自己的生活重心,他也知道,想要得到,自然就需要付出。

    三年的时间足够了。

    所以李信在和伊莎丽儿说话的时候也会说他的摄影作品,伊莎丽儿不懂摄影,但这不妨碍她欣赏摄影作品,作为一个大书法家,大画家,基本的赏美水平她还是有的。

    她总是很耐心地听李信兴致勃勃地说着自己的作品,偶尔还会提一些建议。毕竟几世的阅历在这里,她的建议时不时也会让李信眼前一亮。

    伊莎丽儿喜欢画水墨画,尤其ai画水墨山水画,泼洒的墨汁画出来的山水画气势恢宏,悠远豪迈,她也喜欢写毛笔字,一手好字行云流水,字迹隽秀,妙笔生花。

    李信很喜欢伊莎丽儿的字画,经常让她送他,他也会回送他的摄影作品。

    这段时间是尼斯利坦的收获季节,李信和伊莎丽儿两人决定周末去庄园野餐。

    大哥国王陛下当然很可怜的没有休息时间,二哥在其他国家的分公司巡视,三哥则和大学的好友出去游玩,这次到时没人突然冒出来阻止她和李信一起出去玩。

    一大早,李信在一阵阵似有似无的琴声中醒来,他拉开窗帘,走到外面趴在栏杆上往下看,果然伊莎丽儿在花园里弹琴。

    李信眼前一亮,“伊莎丽儿,早安。”

    “早安,信。”

    伊莎丽儿的母亲是中国人,弹得一手的好古琴,因此没人怀疑她为什么会弹古琴,这架古琴也是她的前国王父亲送给她的礼物。

    晨练已经结束,伊莎丽儿抱着古琴回到房间,将古琴小心翼翼地放好,这才洗漱下楼。

    当初逍遥子师父还没有破碎虚空的时候,李沧瑶喜欢赖在师父身边,他弹琴,她剑舞,还经常你偷袭我一下,我阴你一下,一老一少师徒两顽童玩的不亦乐乎,逍遥子离开后,这个习惯并没有改变,只不过弹琴的换成了她自己,也没人和她一起玩耍了。

    吃过早餐,李信拿着自己的宝贝相机,和伊莎丽儿两人骑马去郊游。

    尼斯利坦国虽然该有的现代设施一样都不少,但很多人都喜欢出门骑马或者坐马车,甚至贵族们将这个当成一种高雅的表现。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享受。

    伊莎丽儿骑术非常好,第二世到处跑,马那是随身带的,第三世的皇后本就是大贵族,骑马不在话下,后来即使穿越到现代,但家里也有马场,也经常骑着马到处跑,可以说,伊莎丽儿骑马的时间比坐车的时间多的多。

    马是她特意从空间里弄出来的千里宝马,通体雪白,被她命名为飞雪,李信的马是一匹烟色的千里马,叫飘墨,两匹马都比较温顺,李信刚看到飘墨的时候差点整个人趴到它身上,对它十分喜ai。

    两人骑着马慢悠悠地走在路上,高大俊美的马引来很多人围观。

    飞雪和飘墨很乖巧,四蹄健壮,威猛强壮,因为在空间里呆过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已经有些灵智,很是聪明,不用人可以看着,能自己认路。

    两人骑马的速度不快,偶尔还会停下来看看,买些零食带上,一路下来,两人马背上也堆了好些东西。

    伊莎丽儿的庄园里皇宫有不短的一段距离,这庄园是伊莎丽儿十岁的时候作为前国王的父亲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被伊莎丽儿取名为瑶仙居,之后两年被她在庄园周围种植了许多树木,摆成了阵法,在阵法的滋养中,庄园内的植物长得越来越好了。

    庄园内有一处山林,山林中种满了各种果树,现在正是结果的季节,各种果子结满了树枝,远远看去,沉甸甸一片,还有股果香。

    一来到庄园,早就接到信的佣人连忙出来迎接,伊莎丽儿将手里的缰绳递给身边的人,让他们带飞雪和飘墨去吃点东西然后放他们去玩,自己则拉着李信欢快地在花田中跑了开来。

    “信,快点,我带你去看我的庄园,这是我十岁的生日礼物,怎么样?漂亮吧!”

    李信被拉的一个踉跄,好歹跟上了伊莎丽儿的脚步,他举着相机拍了几张照片,闻着空气中的花香:“嗯,很漂亮,这真的是你的庄园吗?伊莎丽儿真厉害。”

    明明比他还要小一岁,竟然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庄园,想想自己的存款,李信心里酸酸的,有种流宽面泪的冲动。

    有个富婆小女朋友,真心塞qaq~

    没错,就是小女朋友,话说,早熟的李信小朋友在来尼斯利坦的第三天就向伊莎丽儿告白了,他觉得,若是不早点把伊莎丽儿套牢,说不定哪天就被人给拐跑了,到时候自己哭都没地儿哭去,所以还是先下手为强。

    至于年龄问题什么的,你不知道现在的人都早熟吗?哼~

    伊莎丽儿当时只以为李信还小,不懂什么是真正的喜欢,只是因为两人熟悉,聊得开才会误认为喜欢自己,她也没把李信的话放在心上,开玩笑似的随口答应了他,完全不知道其实李信是相当认真的,之后就一直以她男朋友自居。

    伊莎丽儿是想让李信保密,在她眼里,这次告白是算不的数的,谁曾想某小屁孩还到处宣扬,弄得后来整个皇宫都知道了这件事情,许多宫人都在暗地里说什么郎才女貌很相配。

    为这件事,自家三个哥哥还狠狠教训了他一顿。

    离中午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伊莎丽儿有意带李信认识自己的庄园,只是看到李信满脸哀怨的模样,她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信,你到底在脑补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啊。”

    “伊莎丽儿,你难道不觉得你太有钱了点么?我可是你的男朋友,男朋友怎么可以比女朋友穷。”

    “……”这是哪里来的鬼话?真要认真比的话信你几辈子都比不上啊。

    伊莎丽儿揉了揉额角,张张嘴,最后还是明智的什么也没说,直接过去拉着李信就跑。

    瑶仙居自从十岁被当成生日礼物送给伊莎丽儿后就一直处于闭庄修整状态,外人不知道这里的情况。

    乍一看到这里的景色,李信还是忍不住惊叹。

    色彩缤纷的花朵争相开放,各种蔬菜水果错落有致,生长的格外有精神,不远处的几座山脉郁郁葱葱,远远的就能闻到山上成熟的水果传出来的阵阵果香。

    原本还在各种闹补的李信渐渐也被这里的美丽迷住了,忍不住拿出相机将这些画面拍了下来。

    伊莎丽儿并不知道,李信拍的每张照片里都有她的身影。

    伊莎丽儿见李信很喜欢这里,心里也觉得很欢喜。

    这是她设计的庄园,投入了她不少心血。

    也许是因为本身就有一个空间的缘故,又或者是因为生在有芳香国度之称的尼斯利坦,总之,伊莎丽儿渐渐喜欢上了园艺,虽不是亲自动手,偶尔也会弄些设计,瑶仙居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