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

    “信吃的太多了,”伊莎丽儿给李信倒了杯掺了点带着些许灵气的灵泉水的茶,让他喝两口解解腻,李信接过喝了两口,顿时觉得整个人清爽许多,他又连着喝了好几口,把杯子里的水都喝完才道:“好喝。”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当然好喝,这可是掺了灵泉水的,不好喝才怪。

    这一天伊莎丽儿和李信在瑶仙居中尽情地玩耍,不顾形象,到处飞奔着,欢笑着,最后两人一起以庄园的果山为背景拍了张照片,李信还趁机偷袭了伊莎丽儿,吃了她一顿嫩豆腐。

    伊莎丽儿对此既好笑又无奈,明明她和李信现在都是半大不小的孩子,这家伙,竟然还懂偷袭,而自己竟然对他毫不设防。

    等到傍晚时分,李信和伊莎丽儿才在瑶仙居别墅里洗漱干净换了身衣服回到皇宫。

    跟着回去的还有号几箩筐的两人采摘的水果。

    伊莎丽儿的水果是准备送给哥哥们的,至于父皇母后,两人不知道第几度蜜月到什么地方去了,所以没他们的份,李信采摘的水果当然是留给他自己和伊莎丽儿两人吃的,还有加急送会国给他的父皇母后和皇奶奶的,才不给他们。

    李信在尼斯利坦的半年时间很开心,远在韩国的皇帝和皇后和李信联络的时候看到他脸上的笑容,心里很是安慰。

    这才是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样子,果然当初的决定没有错。

    半年的时间一晃而过,快要到李信回国的时候了,最近李信突然变得神秘许多,每天下课也不和她一起回去了,周末也不和她一起去游玩了,就连伊莎丽儿都不知道他去做什么,每次问他他都是躲躲闪闪的,要么就直接刷一下跑开,让她十分诧异。

    难道是有小女朋友了?这样想着,伊莎丽儿眼神微微闪了闪,之后便不再追问李信,只是心里还是有些失望。

    原来信也开始有秘密了呢,好心塞~

    很快伊莎丽儿就调节好心态,伊莎丽儿的生活依旧没什么变化。

    李信若是知道伊莎丽儿心里是怎么样的,肯定会郁闷到吐血,以后再也不会学书上说的什么给女朋友一个惊喜了,这哪是惊喜啊,这分明是惊吓好嘛,而且还是他的惊吓。

    伊莎丽儿的生活没什么变化,依旧每天早上去私人花园练功练琴或者作画提词,之后和李信一起去上学,中午的时候和李信一起吃饭,下午上课,傍晚因为李信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一个人坐车回皇宫。

    她到不担心李信的安全,左右有暗处有暗卫护着,不会出事。

    李信即将回国大前一天晚上,伊莎丽儿原本准备给他举办一场小型的送别会的,李信没同意,说是什么不想有人来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之后又神秘兮兮地告诉她晚上七点钟后花园见。

    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神秘?伊莎丽儿虽然点头答应了,心里却有些疑惑。

    难道是要介绍他的小女朋友给她?

    这样想着,伊莎丽儿耐心等夜晚到来。

    晚上七点,伊莎丽儿来到后花园,一下子就看到正等在那里的李信,她小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信,这么晚让我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

    李信见伊莎丽儿来了,立刻拉着她的手,不舍地道:“伊莎丽儿,我明天就要回去了,我舍不得你。”

    伊莎丽儿抿了抿嘴,见李信满脸的不舍,心里同样升起一丝不舍,她安慰李信道:“没关系的,信,我们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别忘了到时候我也会去信的国家交流学习的呢,到时候,就要信来接待我啦!”

    “可是……”李信知道,但还是舍不得,只要想到以后好长时间才能见到伊莎丽儿,他就很难过。

    “好了信,你还没说叫我来到底有什么事情呢。”伊莎丽儿不准备让李信总是沉浸在即将离别的伤心中,故意扯开话题。

    被她这么一说,李信到是想起来自己今天叫伊莎丽儿来的目的了,他松开她的手,有些害羞地看了她一眼,吱吱唔唔的就是说不出话来。

    “信?”

    “这个给你……”李信磨磨蹭蹭地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她。

    伊莎丽儿接过,打开,只见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对银色的对戒。

    “戒指?”伊莎丽儿有些诧异地拿出来看,银色的戒指没有任何花色,只在每个指环的内部刻上了各自的名字。

    “是给我的?信,你这段时间总是神神秘秘的,不会是为了这个吧?”

    李信的脸嗖的红了,他犹豫一番,点头承认了这件事:“我……我只是想用自己的努力给伊莎丽儿买一份礼物。”这是他特意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打工赚钱定制的戒指,虽然简陋,但却是他第一次自己赚钱买下的礼物,他希望伊莎丽儿收下。

    当然,还有另一个意思就是,伊莎丽儿是他的女朋友,他当然要套牢她,别以为他不知道学校里有多少人在觊觎他的伊莎丽儿((‵□′))

    花园里有片刻的静默,伊莎丽儿突然抓起李信的手,只见他原本细嫩修长的手上出现了些许不明显的伤痕,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的显眼。

    李信一个不防备被逮了个正着,慌乱地收回手忙道:“这……这是我不小心弄到的……”

    “笨蛋……”伊莎丽儿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一刻是感动的,这个傻瓜,为了她竟然做到这种地步,想来让一个从来都是让别人伺候着的皇太子去打工,十分艰难的吧,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更何况他还是个未成年孩子,光是说服别人让他打工就已经非常艰难了吧?

    为什么她遇到的都是些笨蛋呢。

    阿司也是,信也是,明明都是天之骄子,却总是会为了她而心甘情愿做这些不符合他们身份的事情,还不愿意让她知道,果然,她拿这类人最没办法了。

    伊莎丽儿定定地看着李信,柔和的灯光下,李信已经初具模样的白皙俊脸上带着无比的坎坷,她知道,这是因为自己。

    她拿出对戒看了看,有些大了,并不是他们这个年龄呆的上的。

    她从口袋(空间)里拿出两根她绣花用的天蚕丝线,在两个戒指上缠了好一会儿,直到戒指被弄成正合适的大小,这才递给李信,同时伸出自己的右手。

    李信顿时惊喜地看相她,见她没有反对,拿出刻有自己名字的女士戒指戴在她中指上。

    李信早就查过了,右手中指代表名花有主,这下伊莎丽儿就是自己的了!

    因为太过激动,帮她戴戒指的时候李信的手甚至都是抖的,让伊莎丽儿忍不住在心里暗笑。

    之后伊莎丽儿也拿起另一只刻有她名字的戒子戴在他右手中指上。

    两人都对对方宣布了所有权。

    等两人都戴上了戒指,李信开心地抱着伊莎丽儿直转圈:“哈哈,伊莎丽儿现在是我的了,是我的了,哈哈哈……”

    “哇!信,你快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花园里到处冒粉红色泡泡,花园外,偷看的国王陛下和两位亲王殿下此刻正咬着手帕泪流满面。

    嗷嗷嗷该死的臭小子,赶快把我们亲ai的妹妹放下来啊啊啊啊我好想掐死你这个臭小子。

    所以说,有三个妹控的没天理的家伙,信,你的追妻之旅是不会那么顺利的你造么?

    第二天一早,李信就在依依不舍中和伊莎丽儿分别,坐上了回国的飞机。

    伊莎丽儿站在机场外看着飞机渐渐飞远,摸摸右手中指上的戒指,片刻,转身离开。

    回到皇宫就看到自家三个哥哥都在,伊莎丽儿揉了揉额角:“皇兄这是在等我吗?”肯定是的,而且还一副兴师问罪的态度呢。

    那哀怨的小模样,简直让人不敢相信他们竟然是叱咤风云的人物。

    “小伊莎,你怎么可以把哥哥们都忘记了?”三哥嘤嘤嘤嘤着控诉。

    “就是就是,自从那个臭小子来了之后,小伊莎就把我们几个哥哥抛到脑后了,二哥我好伤心啊。”二哥一副西子捧心样。

    皇帝大哥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浑身都散发着忧郁的气息。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为了赔罪,我陪哥哥们做一顿大餐,这样没问题吧?”所以说,其实那三个人的忧郁伤心神马的那都是骗人的,想让她做吃的才是真的。

    果然,一听到伊莎丽儿这么说,三人顿时什么忧郁什么伤心都没有了,三双眼睛就这命直晃晃地盯着她,无声地催促着她快去做饭。

    伊莎丽儿无奈浅笑,跟着宫人去御厨房,为自家三个吃货哥哥做吃的。

    另一边,李信坐着飞机回到韩国,直接被宫里派来的车子接了回去。

    李信回到宫里的时候就看到国王皇后还有皇太后都在等着他,他跑过去一一拥抱了他们:“父皇,母后,皇奶奶,我回来了。”

    “哎,哎,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信辛苦了。”等了许久的三人见李信安全回来,脸上都带上了笑容,尤其是皇太后,抱着李信恨不得不撒手了。

    李信一边和家人联络感情,一边摸摸手上的戒指,心里被填的满满的。

    要快点过来找我啊,伊莎丽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