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闺蜜小公举七
    ,!

    莫伊娜喜欢吃葡萄,这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的事情,所以在她成年里上,女皇就把这个农场当成礼物送给她,农园原本就是个葡萄园,几十顷的地方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葡萄,后来莫伊娜又从空间里拿出妖娆让农场里的农夫培育,现在农场里最多的自然就是妖娆。

    妖娆现在不能采,其他的葡萄却是可以的,那些葡萄长的非常好,看上去晶莹剔透的,每一串都很大很饱满。

    农场里的农夫早在几天前就开始了采摘葡萄的工作,直到今天,除了妖娆外的其他葡萄都已经被采摘了大半。

    肯尼斯觉得新鲜,背着背篓蹦蹦跳跳地钻进葡萄藤中,学着农夫采摘了起来。

    莫伊娜没有阻止,本来带他来这里就是来散心的,能玩的开心最好。

    她看了看那一串串葡萄,向不远处正在用剪刀剪的人借了把剪刀,四处看看,找了两串她觉得最好的,咔嚓卡擦也摘了两串,一串给阿尔贝特,一串给自己,然后把剪刀还给那人,吩咐人照顾好肯尼斯,和阿尔贝特两人去巡视农场。

    农场中只有最中间种着妖娆,其他地方种了别的种类,青的,紫的,玫红的等等,各种各样的颜色,一串串成熟的葡萄不堪重负地挂落下来,一颗颗大而饱满,一看就知道品种很好。

    她知道,这里的葡萄不是所有的都拿来吃的,大部分是要拿去做葡萄酒的,葡萄酒自然是供自己家里人喝。

    “好在肯尼斯没有伤心,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原来莫伊娜带肯尼斯来这里其实是担心他伤心,毕竟他也知道姐姐去h国肯定会见到当初抛弃他们的男人,到底那个男人是他的父亲,虽然对他来说只是个陌生人,却也有怨恨的。

    阿尔贝特一手捧着葡萄,一手搂着莫伊娜的腰肢亲了亲她头顶的发旋:“肯尼斯虽然小,但却是个很有主意的孩子,莫伊娜你担心过头了。”

    “雅俐瑛现在不在,我自然要好好照顾肯尼斯,他才十五岁。”

    “呵呵,小家伙可精明着呢,放心吧。”阿尔贝特挑眉笑道。

    莫伊娜想了想,也笑了出来。

    两人闲庭漫步,走在郁郁葱葱的葡萄园中,鼻端是成熟的葡萄散发的丝丝香甜的味道,两人走到溪水边,把手中的葡萄洗了,边走边吃,边聊天。

    即使两人已经订婚,婚期也将近,但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仍然和往常没什么不同,阿尔贝特走在莫伊娜身边,习惯性地占着最能够保护她的位置,“殿下,女皇让我告诉你,最近主意安全。”

    莫伊娜神色微闪,原本笑着的脸也变得有些冰冷:“怎么?那些人等不及想动手了?”

    “啊,难得你出来,身边也只有我和肯尼斯,他们怎么能不抓住这个机会?这里本身就比较偏僻,少有人来往,出了事情也不会立刻就被人知道,确实是个很好的动手地点,要知道,那个人觊觎皇位可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哼,打的真是好算盘,也不怕吃撑了噎死自己,这样看来我也不必留手了,我可不是母亲,会对他们手下留情。”莫伊娜冷笑,看向阿尔贝特:“阿尔,你会帮助我的吧?”

    说起来这件事情还特别的糟心,那个自己应该叫舅舅的家伙可是从二十几年前就想当皇帝了。

    那人和现在的女皇是同父异母的姐弟,前一任女皇原本有个丈夫,虽然没有什么感情,但也这样相处了下来,哪怕那个男人有很多情人也无所谓,毕竟贵族大多都这样,前一任女皇不也有自己的ai人么。

    可惜,前任女皇的丈夫是个没用的,竟然让他的一个情人怀孕了,还生下了儿子,那个情人也是贪心的,竟然想当上公爵夫人甚至让自己的儿子当皇帝。

    毕竟谁让那个时候的公主是她情人的女儿呢,怎么说她的儿子也是情人的孩子,凭什么女儿能当女皇,她儿子就不能当皇帝?

    只能说有些人脑子就是不一样,完全不觉得她儿子和皇室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有什么不对。

    可惜,不管怎么想,怎么做,皇位都不会落到她儿子头上,甚至情人还失了自己的姓名,她的儿子也是个不好的,被自己的母亲教导的自以为皇位本应该是自己的,所以无时无刻不惦记着皇位。

    不但小动作无数,还时不时想暗杀女皇。

    继承了公爵爵位后他更是觉得理所当然,行事无所顾忌,直到那次怀孕即将生产的女皇和丈夫出门,男子终于找到机会想把两人都弄死,丈夫为了保护女皇死了,女皇也早产了。

    因为那件事情,女皇忍无可忍,直接狠狠打击了公爵一番,也让他安分了许多,至少表面上是。

    小时候她可不是只在玩和学习,光是明里暗里的绑架暗杀就好多次,因为有骑士的保护和她自己的实力本身强大,可不会这么平安长大。

    现在大概公爵以为皇位交替期间又是个好机会,所以又想来对付莫伊娜。

    莫伊娜一点也不担心,那个人她知道,空有野心,可惜,脑子里都是豆腐渣。

    “当然,我的殿下,您的意志是我前进的方向!”阿尔贝特行了个骑士礼:“只是希望殿下您好好保护自己。”

    “啊,当然,我不会受伤的。”她可是跃跃欲试呢,好久没有舒展筋骨了,希望他们能耐揍一点。

    莫伊娜看了眼不远处在葡萄架中到处乱钻的肯尼斯:“阿尔,让人保护肯尼斯。”

    “是的,殿下。”

    这一夜没有任何波澜,肯尼斯玩累了,早早就睡下,莫伊娜亲了亲他的额头,轻声道了声晚安,观赏等悄声走出房间关上门。

    阿尔贝特在等她,见她出来,小声问道:“睡着了?”

    “睡着了,今天玩累了,小家伙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葡萄园,难免有些兴奋。”

    “我们也去睡觉吧,明天一大早就要起来。”

    第二天凌晨四点的时候莫伊娜就起床了,这个时候天还没亮,等她梳洗完毕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开门就看到阿尔贝尔站在门外等自己。

    两人相视而笑,同时看了看隔壁紧闭的门。

    “小声点,让他再睡会儿,昨天他玩的累了,我们先下去。”莫伊娜说。

    两人先去晨练了一番,回屋洗了个澡,莫伊娜去厨房做早饭。

    莫伊娜从不曾把自己的厨艺落下,莫伊娜真心喜欢着自己所学所会的一切,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在哪个时空,从没变过。

    而厨艺,就是她能拿出手的技艺之一。

    对于莫伊娜出神入化的厨艺阿尔贝特感到无比幸福,殿下果然多才多艺,这么完美的殿下是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某人痴汉脸)。

    等莫伊娜做好早饭,已经差不多五点了,她让阿尔贝特叫肯尼斯起床,今天的早饭是八宝水晶包、小米粥和一小碟她昨晚腌制,现在正好入口的萝卜丁。

    很简单的早饭,但每一样都是无比的美味,配起来让肯尼斯和阿尔贝特吃的肚皮溜圆。

    “咯……”肯尼斯打了个饱嗝,摸摸有些凸出来的肚子:“莫伊娜姐姐做的东西还是那么好吃,好想天天吃啊!”想想都觉得美。

    “呵呵,哪次少了你吃的了?”莫伊娜无奈。

    休息了一会儿,总算不觉得撑了,三人准备去采葡萄。

    东西自然早就有人帮他们准备好了,他们只负责采就行。

    妖娆不仅看起来好看,吃起来更好吃,他们每人一把剪刀,小心地把葡萄减下来放进篓子里,葡萄上还有点点未尽的露珠,肯尼斯忍不住摘了一颗丢进嘴里:“唔,好吃!”

    “呵呵,自然是好吃,妖娆可是那么多品种的葡萄中变异出来的一种可以称的上上品的种类了。”莫伊娜刮了下肯尼斯的鼻子:“小馋虫。”

    周围还有很多农夫都在忙,三人混在人群中格外鹤立鸡群,大家采摘的速度很快,等到太阳高升,大片的妖娆已经采摘了一半,还有一半明天再采。

    莫伊娜也采了三框葡萄,阿尔贝特多一点,四框,肯尼斯则只采了一筐,没办法,谁叫这小子一边采一边吃还一边玩,幸好妖娆吃多了不会难受,甚至对身体有好处,不然吃那么多,小家伙今天估计要拉肚子了。

    之后三人又在农场里玩了一天,采了各种类型的葡萄,这些葡萄大部分被送去加工成红酒,剩下部分妖娆和其他种类葡萄会被送去皇宫。

    莫伊娜又带肯尼斯去看了农场里的红酒制作坊,纯手工的,那些工人手艺精湛,酿出来的红酒十分好喝。

    可惜莫伊娜以肯尼斯未成年为借口,并没有给他喝,这让肯尼斯有点失望,回去的路上他一直不停地叽叽咋咋,特别兴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