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师父是鬼魂一
    ,!

    感觉好似只是一闭眼一睁眼的时间,李沧瑶再次感受到了光明,她睁开眼睛观察了四周,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中,房间虽然没有过多的奢华物品,但却淡雅素净,房中器具一看就知道并不是仿古物品。

    看来这次她到了一个古代世界?李沧瑶猜测着。

    毕竟没有哪个现代世界的房子会如此古色古香,也不知道自己这次的身份如何。

    李沧瑶并没有急着弄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而是先回忆了一下前世作为莫伊娜的生活,想到阿尔临终前说的下辈子,眼神暗了暗。

    似乎每一世她的ai人最后都会先一步离她而去,每一次都会对她承诺下一世,下下世,甚至生生世世,有时候她甚至怀疑,她的那些ai人其实是一个人,每一世都会如约定的下辈子一般找到她,宠着她,ai着她,几乎要把她宠坏了。

    但她知道,能如她那般幸运的人并不存在,她要做的,就是好好活在当下。

    李沧瑶闭上眼睛,将万千思绪埋在心底,再睁开眼,她又是那个无所畏惧的逍遥派李沧瑶。

    她现在所在的地方很安静,这么一会儿时间,竟然没有一个人出现,这让她觉得很惊奇,毕竟不管是哪一世,她都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除了第一世),身边不可能一个人也没有。

    这让她很惊奇,同时也终于回过神来开始打量自己这一世的身体,然后,一万头神兽草泥马狂奔而过。

    这是什么情况?

    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的李沧瑶歪了歪脑袋表示完全无法理解。

    透明的身体,没有重量的身体,一个念头就能飘起来的身体,她变成了阿飘?

    为什么她现在变成了阿飘?

    李沧瑶举起手来,看着自己透明的手,看着自己透明的脚和透明的身体,看着毫无阻碍地从自己身体里穿过的阳光,突然感觉到了世界森森的恶意。

    “阿列?”

    难道是我重生的方式不对?

    不过很快李沧瑶就发现,不是自己重生的方式不对,而是这次重生的对象不对。

    她突然动了动耳朵,听到一些动静,飘出屋子,来到院内,安静地看着院子里看上去六岁左右的正发狠地练剑的小正太,微微叹了口气。

    “算了,反正是个男的身体,性别不对,不要也罢。”

    就在刚才李沧瑶终于想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这话还要从三年前说起,三年前,当李沧瑶在这个世界第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这次竟然不是直接投胎,而是即将附身到一个发高烧即将死亡的差不多三岁大小的小不点身上,而在李沧瑶即将附身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另一个年轻俊美的男子的灵魂和即将消散的脆弱的小孩儿争夺身体,而那个男子灵魂竟然被浓郁的吓人的烟气笼罩,而更奇特的是,一大一小两个灵魂竟然都没有消散,而是最后融合在了一起,然后男子直接进入了婴儿的身体。按理说小婴儿的灵魂应该会消失,现在竟然融入另一个灵魂中,实在稀罕。

    不是李沧瑶争不过,而是男子身上浓郁的烟气以及那绝望的疯狂让李沧瑶有些不知所措,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哪怕当初遇到的雅俐瑛,也没有这么直观地感受到那股让人窒息的绝望和疯狂。

    难道是因为她现在是灵魂体的缘故?

    李沧瑶犹豫片刻,也就是那么片刻的犹豫,她就变成了彻底的阿飘。

    在见证了婴儿的生活,见证了伪婴儿眼里的恨意和痛苦以及说不出口的不甘心和悲伤之后,她就更是取消了附身的打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没有再一次穿越,但一向随遇而安的李沧瑶也没计较,而她也需要些时间调节自己,所以直接放弃了夺舍大打算,进入空间,灵魂陷入沉睡,直到三年后的今天才醒来。

    李沧瑶表示,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现在已经过去三年,曾经的小不点也成了小正太,已经能看出未来必定是个俊逸非凡,能迷倒万千女性的存在。

    只可惜,眼里隐藏的很深的疯狂和怨恨让他看上去有些阴郁扭曲,虽然他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单纯开朗,成为外人眼里的好儿子好弟子好师兄,但实际上,眼光毒辣的李沧瑶一眼就能看出,那只是假象。

    她三年前看到的浓郁的几乎要扩散的烟气不是假的,这个人,这个不知道是谁的人心里的疯狂只是被压抑住了,一旦遇到刺激爆发出来,必定会万劫不复。

    可惜了,这人的资质不错,长得也符合逍遥派的审美观。

    因为之前一直在沉睡,李沧瑶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她飘到屋顶,看着男孩一剑剑不停地练习着基础,直到汗如雨下也没有停止,这一练,就练了一个上午,直到有人来才停下。

    “青书,休息下吧,你已经练了一个上午的剑了,习武要讲究循序渐进,你太急躁了。”来的人有三个,为首的一个看上去三四十岁的模样,长得很是魁梧威严,他说话的时候语气里虽然带着对正太的一点怜惜,但大多数还是对他太过急躁的不满和批评。

    小正太听到男子的话停了下来,放下手里的木剑,低眉顺眼地站在那里道:“是,爹,孩儿知错了。”

    “知错了就好,你是我宋远桥的儿子,是武当第三代弟子之首,要做好榜样,要严于律己,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

    “……是,爹……”

    宋青书低着头,没人看清他的表情,李沧瑶却能感觉到他身上突然浓郁起来的烟气。

    爹?

    看来那个男人是他的父亲,而看他的表现,似乎夺舍之前那个烟气萦绕的灵魂也和那男人有关系?

    是重生吗?李沧瑶倒是想到了一种情况,若是这样,那就不奇怪他的表现了,只是对着这么小的孩子如此严格,李沧瑶并不认同。

    “大师兄,青书已经做得很好了,青书如此努力,大师兄应该感到高兴!”说话的是宋青书的二师伯俞莲舟,比起宋云桥他更疼宋青书,见宋青书那么努力而大师兄在责备他自然要帮他说话。

    宋青书仍然低着头,低声说道:“我知道错了,爹,下次不会了。”只是心里是如何想的,大概只有他自己清楚。

    宋青书这几年的生活其实是很不如意的,自从回到过去,再一次见到当初的那些人,他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开心。

    心里的怨恨没有丝毫减弱,甚至刚开始的时候他竟然无法面对那些人。

    宋青书原本是武当第三代第一人,是未来的武当掌门,这是曾经的宋青书一直都知道并且为之努力的,没有人知道他为了那些人的期待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天才不是一出生就有的,如果不努力,又如何对得起他们的期待?那个时候他一点也不后悔,哪怕受伤了,流血了,也心甘情愿,因为他是要支撑起武当未来的人,因为他承担着许多人的期望。

    但是这一切全部被突然出现的张无忌给夺走了。

    为什么?

    为什么他们会那么容易就被夺走?明明我才是陪着你们时间长的那个,明明我才是最努力的那个,为什么那软弱无能的张无忌一出现,我就如同可以随意丢弃的破鞋一样被丢在一边?

    太师傅所有心思在张无忌身上,爹也疼惜ai护他就连那些师伯们也都护着他,这是他从来都没有享受过的疼ai,宋青书无比的嫉妒。

    为什么那个人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得到一切?难道他的努力都是假的吗?

    为什么明明那么软弱无能的一个人却总是奇遇连连,就连他所喜欢的女人都向着他。

    直到后来宋青书走投无路被人设计叛出武当,他们也没人愿意相信他当初的无辜,而是打着清理门户的旗号开始对他追杀。

    那段日子是宋青书最为艰难的日子,被自己视为家人的武当众追杀,被天下人耻笑,让他堕入了地狱一般的烟暗,直到无意间杀了对自己最好的七师叔,直到被杀,宋青书依然无法理解,为什么会这样。

    他的爹爹,他的太师傅,他的师叔们,他的一切,竟然被一个软弱无能的家伙夺走了,而他,毫无反抗的能力。

    就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被什么无形的线牵引着,他怎么也摆脱不了。

    宋青书是恨的,很爹从来没有对自己好过,对待儿子竟然如同对待普通弟子一般,甚至更严格,却偏偏待他看不起的人如亲子,恨太师傅,明明曾经对他抱有很大的期待,却在他出现后好似遗忘了他一样,甚至更有将武当交给张无忌的打算,恨那些师叔们,哪怕张无忌是妖女的儿子,哪怕他娘害的师叔断腿都要护着他,好像张无忌才属于武当,而他就只是一个可以可有可无的石子。

    他原以为自己是特殊的,可是直到张无忌出现,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也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他的骄傲,他的努力,他的信仰,全都是假的。

    他从小到大最是濡慕太师傅,一直以能继承武当,继承太师傅的武学为目标。可是太师傅从来没把太极传给他。

    而就是这样从不曾传给他的他梦寐以求的太极,竟然会在张无忌出现之后那么轻易就被太师傅准备传授给他。

    若不是那个时候张无忌身受重伤,若不是太极无法治愈他体内的寒毒,若不是后来张无忌消失了好几年,是不是太师傅就会把自己一生所学都传给了那个人?是不是那些人就忘记了还有他宋青书,眼里只有张无忌?

    带着这样的仇恨,宋青书重生了,重生并没有让他好过,反而让他越来越偏激,对那些人的怨恨越来越强,这个时候他甚至庆幸爹对他不亲,太师傅和师叔们也不会常来,不然经常面对他们,他无法保证自己能心如止水。

    太轻易了,他的一切如此轻易地被夺走,让他的所有努力,让他的所有希望都变得一文不值,让他的人生,变得毫无价值。

    宋远桥听了自己师弟的话这才放过宋青书,挥手让他下去,和俞莲舟进入书房。

    宋青书直到两人离开才抬起头,眼睛布满血丝,因为竭力克制自己而使得脸微微有些扭曲。

    张无忌!张无忌!张无忌!

    这个时候那些人对他越好,他就越无法忘记张无忌出现以后的痛苦和绝望,心里越是扭曲,越是怨恨,这些怨恨始终盘旋在心底无法抹去。

    察觉到自己快要无法控制自己,宋青书立刻离开院落回到自己的房间,碰的一下把门关上,他背靠着门滑落,跌坐在地上,血迹斑斑的手捂着脸:“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我是坏掉了吧?是吧?

    哪怕重生一次,也不过是变得更坏而已。

    好痛苦啊……真的好痛苦……痛苦到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劈开。

    慢慢的,那沙哑的笑声变成了低低的哭泣声,混着血丝的泪从指缝里滑落,仿佛血泪,带着属于宋青书的绝望和无助。

    李沧瑶飘着坐在屏风处,静静地看着如同迷路的小豹子一样的宋青书,眼里带着一丝疼惜。

    那个孩子,很痛苦。

    那个孩子,已经迷失在属于他的路上,就像是站在万丈悬崖边的人,一不小心就会摔的粉身碎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