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师父是鬼魂二
    ,!

    宋青书坐在地上哭了多久,李沧瑶就陪着他多久,她静静地看着宋青书好一会儿,直到看到他终于稍微平静下来,起身若无其事地拍拍沾了些灰尘的衣服,进入内间洗漱,微微叹了口气。

    她伸手,看着自己透明的手掌,第一次对自己现在的情况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她第一次变成游魂,没有实体,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李沧瑶也说不清楚自己最后会不会消失,她这透明的身体,现在除了在一边看着外无法做任何事情。

    李沧瑶觉得自己是心疼宋青书的,就在刚才她终于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是倚天屠龙记的世界,而这个人就是宋青书。

    倚天屠龙记电视中宋青书就好似等待被推倒的反派一样,做着反派该做的事情,有着反派的命运,但真实世界里如何,谁也说不清。

    看着这么痛苦的宋青书,李沧瑶有些心软,却做不了什么,因为没人能看到她。

    大概,是时候未到吧……

    李沧瑶有种感觉,不会一直这样的,她又看了眼内间,回到空间里,在空间里李沧瑶是有实体的,虽然仍然是魂体,无所事事的李沧瑶决定试试能不能魂体练功,她飞到别墅内,打坐开始练功。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了,因为灵魂体不需要吃东西,不需要休息,李沧瑶一直在打坐练功,而她的灵魂体也越来越凝实,逐渐形成了实体,虽然现在还是半透明状态,但却比之前全透明好了数倍。

    难怪人家说修行无岁月,哪怕她不是在修行,却仍然一晃几年。

    李沧瑶收工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半透明的身体,弯起了嘴角。

    “真没想到竟然真的有用,果然我大逍遥派就是牛掰!”

    随手招来一个水灵灵的苹果嘎嘣咬了一口,看着如仙境一般美丽的空间,李沧瑶幸福地一笑,转身离开了空间。

    外面似乎有些嘈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沧瑶想了想,决定隐身去看看。

    没错,这几年里李沧瑶可不只是练功那么简单,要知道,魂体和人体有很大的不同,好比魂体根本没有经脉一样,所以李沧瑶这么多年根据逍遥派的武功一点点创造了一部适合自己魂体修炼的功法,无名功法,后来又研究了一些魂体的用处,这随时隐身(其实就是从半透明状态变成透明状态)就是其中一个。

    “也不知道那个小家伙怎么样了,当初看到他的时候他就像个站在悬崖边随时都会掉下去的迷路者,那么现在呢?他还站在悬崖边吗?”

    李沧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些心疼宋青书,大概是因为那个孩子实在太痛苦了吧,这让她想起了雅俐瑛。

    李沧瑶决定去找宋青书,她直接穿墙而过(第一次体验穿墙,某瑶表示略兴奋),往最热闹的地方而去,一靠近,她就看到武当一众人围着两大一小三个人,张三丰和武当第二代弟子都在对那三人嘘寒问暖,关怀备至,而她关注的人则被人遗忘,安静地站在角落里,安静地看着一切,就连眼神都安安静静的,好似一点感觉都没有。

    但越是这样李沧瑶就越是知道宋青书心里必定不会无动于衷,从他紧握的掐出血丝的手就可以看出,她看看那边围成一团,好一副一家人场面,再看看孤单落寞的宋青书,叹了口气。

    她发现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她叹气的次数似乎变多了。

    她飘到宋青书身边,并没有现出实体,静静地陪着他,这个时候,宋青书突然动了,他咬着唇,神色复杂地看着那边一大家子,眼里有不甘,有怨恨,有憎恶,也有一丝隐藏的很深的期待和茫然,只是最后,在所有人都没有发现他在的时候,所有情绪都变成深沉的烟暗和寂静,宋青书最后看了眼那边,悄然离去。

    “咦?”他要去哪?

    李沧瑶疑惑地歪了歪头,决定跟上去看看。

    她以为宋青书会又一次躲在暗处压抑自己的情绪,却没想到发现他跑到后山,胡乱挥剑在那里乱砍一起,直到自己力竭,直到周围被砍得乱七八糟才停下来,瘫倒在地上,看着天空喘息。

    李沧瑶走过去,看着不知道再想什么的宋青书,抿嘴轻笑,突然有种想要捉弄他的冲动。

    “啊拉~小家伙真是有趣,竟然跑到这里来发泄。”

    “谁?是谁?”宋青书立刻起身,警惕地四周,却什么也没看到。

    “小家伙,我就在你身边哦~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在你身边了。”声音又响起了,让宋青书一阵胆寒:“说来,小家伙你的身体原本应该是我的呢,呵呵,现在是不是该把身体还给我了?”

    李沧瑶的声音格外的飘渺(为了达到效果,某瑶竟然毫无羞耻心地拿出了以前放进空间里的小音响打开了效果),让人忍不住恐惧。

    “你胡说,我的身体只能是我自己的,不可能是你的!”宋青书握着剑,环顾四周,周围空无一人,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打了个寒颤,“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噗……你可真好玩,小家伙,现在这个样子才像个孩子嘛!”大概是觉得看够好戏了,李沧瑶终于不再吓唬宋青书,心随意动现出身形,阳光下,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如同被人拿画笔画了一幅画一样逐渐从脚到头出现了一个美丽至极,如洛水神妃般的女子。

    只是……宋青书看着李沧瑶一点点在自己面前出现,在阳光下忽隐忽现的半透明的身体,眼睛瞪的溜圆,手里的剑掉到地上都不知道,他现在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也就是经历过一世,心理承受能力强了些,他才没有吓晕过去,但也因为自己就是重生的,所以宋青书更加恐惧。

    如果他是现代人的话,一定会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就似有上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时的凌乱。

    好久,宋青书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颤抖着手指着李沧瑶:“鬼……鬼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沧瑶抽,这小子,难道现在才反应过来?会不会太迟了?

    “小鬼,叫够了没有?叫再大声也没人能听见!”李沧瑶飘过去狠狠给了宋青书一个板栗,鄙视地看着他:“原本还以为小鬼你是个挺沉稳的家伙,竟然忍了这么多年,现在看来,还是个不成熟的小家伙嘛。”

    “啊啊啊啊啊啊!”被打了头的宋青书抱头后退:“你……你别过来啊!我才不怕你!!”说不怕,其实他已经吓傻了。

    李沧瑶对天翻了个白眼,有点怀疑自己之前做的决定是不是对的。

    她略显嫌弃地瞥了眼距离自己五米远的宋青书,又看了看自己半透明的身体,转念又消失在原地:“小鬼,看来多活一世没有让你学会冷静自持,那么等你冷静下来我再来。”

    李沧瑶想收宋青书为徒。一来宋青书的颜值符合逍遥派的标准,根骨不错,二来李沧瑶也对宋青书的这份重生的特殊另眼相看,所以她想改造宋青书,想看看轮回多世第一次遇见的这个身负仇恨和怨恨的重生者到底能走多远,三来,她觉得给自己找个徒弟欺负欺负也不错,虽然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逍遥子师父也说过逍遥派自她一脉已不需要传承(都破碎虚空飞升了还传承个毛),但遇到了想收徒的人李沧瑶自然也不会拒绝。

    只是此刻李沧瑶也没有把话说绝,一切都要看宋青书如何反应,如果让她不满意,她自然也不会收他为徒。

    好在宋青书并没有让他失望,在回去的时候已经冷静下来了。

    虽然今天他遇到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但有他自己的重生在先,现在又出现了鬼魂他也不奇怪了。

    宋青书神神叨叨地观察了一下四周,没发现李沧瑶的身影,悄悄舒了口气,刚才因为李沧瑶的捣乱让他烦乱的心情都没有了,张无忌和他的爹娘终于回到武当山,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事情宋青书都知道,但他却不准备阻止,对于武当山的归属感,早在前世他被逐出师门的时候就已经彻底消散。

    尤其是这一次以旁观者的身份,他更加看清了太师傅和爹爹他们对张无忌的好,前世是他自己太蠢,看不清自己的位置,以至于弄得自己身败名裂,这一次,宋青书不再期待那些人的回应,他决定离开武当山。

    宋青书早就做好了离开武当山的准备,这么多年来一直留在这里也只是心里有些不甘而已,再次看到张无忌出现,他也终于死心了,他终于知道,无论自己多么努力,在那些人心里,他永远也比不上张无忌。

    他决定离开武当山,于是当天夜里,宋青书写了封信便悄然离开了武当。

    而李沧瑶一直跟在宋青书身后,和他一起离开武当山,可不能让她的未来徒弟跑了。

    宋青书从武当山后山的一条鲜为人知的小路下了山,站在山脚,最后回头看了眼身后高耸的武当山,然后坚定地迈开步伐。

    他准备离开这里,去找九阳神功和乾坤大挪移。

    前一世隐约听张无忌说过在哪里,而现在张无忌才出现,还没来得及得到这些东西,宋青书恨张无忌入骨,既然他已经提前知道,自然不会让张无忌得到这些东西。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比张无忌更早拿到它们。

    他倒要看看,这一世没有那些秘籍,没有那些奇遇,他张无忌一个小小无能之辈如何功成名就!

    身中寒毒,没有九阳神功,他连活下去都难吧?一想到前世把自己踩在脚底的张无忌今生痛苦的样子,宋青书就忍不住恶意地笑着。

    晚上城门已关,无法入城就住,宋青书也不想寻个百姓人家住一晚,他独自一人,背着简单的行礼,骑着自己的枣红小马,踢踢踏踏走了近两个时辰,在林间寻了处靠水的地方准备将就一晚,他把小红马系在不远处的树干上让它自己在周围吃草,拾了些干柴点了火,到水里捕了些鱼剔鳞刮肠放火上烤着准备当晚饭,自己则拿着衣服准备去水里洗漱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