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师父是鬼魂三
    ,!

    李沧瑶悄然跟在宋青书后面许久,看到他如此放心一个人在外过夜,忍不住挑眉。

    他倒是心宽,难道是忘了,哪怕芯子再成熟,但到底壳子也才十几岁,还是个少年呢。这么在外面走可是很危险的。

    李沧瑶摇了摇头,坐下,拿起一根正在烤的鱼,从空间中拿出调味料洒在上面,帮鱼翻了个身继续撒调料,直到手里的鱼被烤的金黄,香气四溢,拿出精致的瓷碟,把烤好的鱼放到上面,继续烤下一条。

    等李沧瑶把六条鱼都烤好,宋青书终于回来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宋青书看到坐在火堆前对自己笑的灿烂的李沧瑶,吓得连手上的衣服都掉了,瞳孔微缩,那是极度紧张情况下的表现。

    李沧瑶仿佛不知道宋青书的紧张一样,招手示意他过去吃鱼:“快来吃饭吧,你从下午开始就没吃东西,饿了吧?我帮你把鱼烤好了,趁热吃。”

    谁还有心思吃鱼啊!宋青书抽了抽嘴角,不过也因此让心里的恐惧感消散许多。

    宋青书弯腰捡起地上的衣服,不动声色地观察了李沧瑶一番,见她似乎没有要对他出手的意思,大着胆子走过去坐到她对面,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跟着我?”

    “跟着你自然是因为你好玩啦~”李沧瑶耸耸肩道,“而且你的身体原来是我的,现在让给了你,我自己变成游魂,弄得只有你一个人能看到我,我当然要跟着你啦!”当然,其实她也不愿意当男的就是。

    李沧瑶早就试过了,哪怕她现在有了半透明的实体,能拿东西能撞墙,但除了宋青书没人能看到她,除非晚上或者她白天打伞遮住阳光,大概是因为她的本质仍然是游魂的缘故,而宋青书也是因为某种,才让他能不需要任何媒介看到自己。

    “你怎么知道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你?要不你去其他地方试试?不要跟着我了。”宋青书抽了抽嘴角,试图说服李沧瑶离开。

    “我试过了哦,除了你,没人能看见我。”

    “那……”他还准备说什么,直接被一条热腾腾的鱼堵住了嘴。

    宋青书下意识地咬了一口,眼前一亮,也顾不上说话了,闷头开吃。

    大半天没吃饭,少年的身体还是受不了的。

    等宋青书把几条鱼全部吃完,突然想起对面还有个不知道有什么目的的鬼,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对不住了,我把鱼全部吃完了。”

    “呵呵,没关系,我不需要吃饭。”

    “……”宋青书壮转头,壮着胆子看向李沧瑶,这时才真正看清她的容貌,火光摇曳,佳人如画让他惊为天人。

    他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人,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前世的赵敏周芷若也根本没办法和她相比,看着李沧瑶,宋青书心里残留的对周芷若的哪一点执念终于烟消云散。

    其实宋青书也不知道前世自己为何那么迷恋周芷若,甚至到最后间接因为她而身死魂灭。

    大概是因为幼时一瞬的那一丝懵懂纯真的心动,然后变成了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的执念……

    宋青书呆呆地看着李沧瑶,直到她轻笑才猛然惊醒低下头去,弱弱地说了句抱歉,只是红透了的耳垂表明了他在害羞。

    李沧瑶挑眉轻笑,一点也没觉得被他盯着看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

    这样也无可厚非,她逍遥派的人本就颜值爆表,被别人盯着看也不是稀奇事。

    无论是在哪个世界,李沧瑶都习惯了被众人围观。

    一时间两人都不再说话,周围安静了下来,却不显尴尬,好一会儿过后,宋青书的脸终于不再那么红了,他挖了个坑把鱼骨埋进去,看了眼地上精致漂亮的碗碟有些不知所措。

    “这些……”

    “这些东西还给我吧。”李沧瑶说着,把碗碟都收了起来,大概是因为她原本就是不可思议的存在,所以宋青书对她让东西凭空消失的本领见怪不怪,李沧瑶收好东西,飘动树干上坐下,晃着脚看着天边的月亮:“宋青书,你这么晚离开武当山是要去做什么?”

    “……”宋青书沉默不语,添了根柴火,盯着火光出神。

    “是要去抢夺九阳神功和乾坤大挪移吗?”宋青书猛地抬头看她,脸上是震惊到难以置信的表情:“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做什么?”一瞬间,宋青书心里闪过一丝杀意。

    “我自然知道,”宋青书看不清李沧瑶的表情,只是在火光闪烁中,只觉她冷漠如天边诸神,平静而淡漠地注视着整个世界。

    “你真的觉得这样甘心吗?甘心输给张无忌,甘心让他成为自己的心魔,甘心**?甘心把自己限制在小小的井底,坐井观天吗?你真的觉得只要抢了他的东西,让他永远一无是处就满足了吗?难道你不想堂堂正正地打败他,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宋青书比他张无忌强百倍千倍?让那些放弃你的人后悔,让那些嘲笑你的人后悔,让那些伤害你的人后悔?”

    “还是说你只满足于这样,懦弱地逃避一切?”

    “那你要我如何?”宋青书终于受不了,猛地站起来朝李沧瑶大吼:“我能怎么办?我能做什么?我除了这些什么也做不了!!当初我那么努力想要让大家承认我,为了这个我付出了多少努力有谁看到了?明明我才是陪着他们的那个人,为什么那个张无忌一出现就把我的东西全部抢走了?他不过是个懦弱不能的家伙,甚至他的娘是个妖女,是正派人人喊打的妖女!为什么就有那么好的运气?”

    “我该死吗?我活该众叛亲离活该被杀吗?我活该一无所有吗??我活该变成人人喊打的卑鄙小人吗?我活该被张无忌当垫脚石踩着上位吗?我活该被人抛弃被人追杀被人唾骂吗?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一声声声嘶力竭,宋青书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心里有那么多的委屈,那么多的疑惑和不解。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有一种叫做主角光环的东西,只要是主角,必定光环笼罩,跳崖不死有奇遇,遇难不死有奇遇,世界都围着他转,他也不知道,他只是这个名为倚天屠龙记的电视剧里的一个反派角色。

    李沧瑶没有回答宋青书的话,因为不知道如何回答,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一刻如此脆弱的少年。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压抑过久的爆发之后,宋青书无力地背靠着树干滑落在地,头埋在腿间,喃喃自语,不知道是在询问李沧瑶还是在问自己。

    夜幕下,火光中,他整个人看上去落魄而无助,像一只迷路的受伤的野狼,尽管满身利爪,却独孤而伤痕累累。

    “我可以帮你。”突兀的一句话,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宋青书身体抖了抖。

    “只要你拜我为师,你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帮你得到。只要你拜我为师。”

    “……为什么?”

    “唔?”

    “为什么要帮我?你到底是谁?”

    “嘛,你就当我无聊找乐子,顺便看你顺眼,至于我是谁,你拜我为师就清楚了。”

    “……你真的能帮我?”

    “自然。”

    宋青书抬起头,眼睛干涩,但略微有些红肿的眼睛昭示着之前他的心情并不平静,他静静地仰头看着李沧瑶,仿佛在看那丝渺小的几乎不存在的希望。

    许久许久,才低下头,握了握拳,跪拜在她脚下:“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就这样吧,她是唯一一个对他说愿意帮他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愿意留在他身边的人,是鬼也好,是妖也罢,他都无所谓,从今天起,她就是他的师父!

    宋青书压抑的太久了,此刻的他完全是把李沧瑶当成他的救命稻草,不管李沧瑶是不是真的能帮他都无所谓。

    他太累了。

    李沧瑶当然知道这些,不过她并不在意,接受了宋青书的三拜,正式收了徒,从树上飘下,轻轻将他扶起。

    “起吧,你大概还不知道为师来自何方,师承何派,这些为师可以慢慢告诉你。既然我收你为徒,那么首先你要了解我们的师门。”李沧瑶道:“青书,你要记住,你师父我叫李沧瑶,乃逍遥派掌门人,逍遥派人自你逍遥子太师傅破碎虚空之后由我这一代断绝,原本我并不打算再收徒,对逍遥派的人来说,收徒讲究缘分,却也极为严格,非容貌美丽者不收,非天资卓越者不收,非根骨奇佳者不收,而一旦入了我逍遥派,就必须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阵法武学样样精通,当然,我不需要你什么都会,但琴棋书画却是你必须要学会并精通。我且问你,你能不能做到?”

    李沧瑶说这话的时候极其严肃,让宋青书大为震惊:“这……这……”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门派?宋青书从来没有听说过逍遥派这个门派,但仅是从李沧瑶的叙述中他也能想象得到,逍遥派的人都是何等的惊才绝艳。

    “师父,我……”

    “不用着急,既然为师已收你为徒,自然要好好教导你,我们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之后再行打算。走吧,想必你现在也没心思睡觉了,我带你去我们今后安顿的地方。”

    李沧瑶找的地方是距离武当山上百公里外的一处山林间的一处山谷,那里四季如春美丽如画,还有瀑布飞流,鱼儿嬉戏,很适合他们定居。

    所以她很自然就把那个山谷划分为自己的地盘。

    宋青书本身就朝着那个方向走的,现在离他们的地方也不远,骑着小马驹嘚嘚两个多时辰就到了。

    “我们到了。从今天起,这里就是我们的家,青书你要记住,逍遥派逍遥不羁,大气凌然,从不会为外物所烦扰,所以从明天开始,我首先要教你如何做一个合格的逍遥派门人!而直到你做到让我满意的程度,我才会开始教导你习武练文。”

    “是,师父。”宋青书点头,“可是师父,我住哪?”这里什么也没有啊。

    “今晚你先在这里将就一下,我出去弄点东西。”说完李沧瑶就不管宋青书,刷一下消失了。

    “……”师父,我是不是可以怀疑你压根忘记还有我这个活人没地方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