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师父是鬼魂四
    ,!

    李沧瑶把宋青书丢在那里并不是故意为难他,毕竟两人要在这里生活,而且应该也会在这里生活很久,因此她准备把这个山谷打造成他们的地盘,首先要做的就是画地为牢——圈地盘。

    李沧瑶选择的山谷非常好,山谷四面环山,地势险峻,山中只有一处狭小的山洞通往山谷,而这个通道也在隐蔽之处,不仔细找根本找不到,因此没人知道这里竟然有一处美丽的山谷。

    她准备把这里打造成世外桃源。

    说来李沧瑶会发现这里也是个意外,之前跟着宋青书一路走来,中途因为觉得无聊便离开了片刻,飘在半空,遇树不躲,遇山直接钻,大概就因为这样,她竟然发现了这处山谷。

    虽然只粗略观察了下,但她心里还是很满意的。

    把宋青书带进山谷中,李沧瑶就急着去考察周围的情况,她隐去身形之后就围着山谷转了一圈,将山谷连着周围的几座山都打量了一番,根据山的地形和植被情况设置了一个大型的阵法,阵法将山谷完全包围起来,一个迷阵、防御阵、困阵和杀阵为一体的大阵,还将山谷入口改变了一下,也加上阵法,,将山谷隐蔽保护起来,确保不会有人发现这里。

    这一工作看似简单,却花了李沧瑶七天的时间,光设置阵法就用去了她三天,剩下的就是在山谷入口的山洞内布置各种机关阵法,再将原本狭小的只能容纳小孩子通过的山洞扩大。期间李沧瑶除了按时回去给宋青书送饭送菜、顺便给他布置一些作业让他不至于太闲,余下的时间全都花在这个上面。

    七天后,完成这一切的李沧瑶对这些成果相当满意,而她也在山中寻了好些药材,正好可以配成洗髓汤药,再加上一两株空间里产的药材,用来给宋青书洗髓正合适。

    想到被自己冷落了七天的小徒弟,李沧瑶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知道小青书现在在干嘛呢?是在心里抱怨她不靠谱呢?

    毕竟她这几天除了给他送饭什么都没做,顶多只是扔给他几本修身养性的书让他看。

    不过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她自然有空调jiao自家徒弟。

    她的空间里原本就有洗髓药,只因材料全都是空间里出产,蕴含的灵气过大,她怕宋青书承受不住,才去外面寻药材,好在这里虽然偏僻危险,但却有许多好物,让她集齐了洗髓汤的所有药材。

    灵魂不需要休息,即使不眠不休地忙了七天,李沧瑶也没有丝毫疲累的感觉,甚至她感觉自己的灵魂更加凝实了一丝。这倒是意外之喜。

    再次巡视了自己的地盘一周,发现没什么遗漏,又看了看即将升起的太阳,李沧瑶从空间里拿出今天的早饭,回去找宋青书。

    这么几天的功夫,宋青书自己就在谷内靠近水源的地方弄了一座不大的木屋,现在正在屋内睡觉,被子单都是李沧瑶友情。

    李沧瑶悄然飘进屋内,将手里的早饭放在桌上,飘过去,打量了宋青书一番,见他睡得正香,正准备出去,就看到他头边自己随手扔给他的书。

    封面画着一男一女,书名——重生之王爷别追我(纯属瞎编)。

    李沧瑶有些心虚,这书怎么会在这里?她记得这是很久以前自家她有一次发现自家女儿竟然看这种书,直接没收扔进空间不知道哪个角落,难道她不小心混在其他书里拿出来了?

    已经能猜到宋青书看到这书时候的表情了,李沧瑶觉得自己更心虚了。

    她看了眼宋青书,见他还没醒,赶紧把那本书收起来,然后若无其事地把他叫醒。

    “青书,起来了,赶紧洗洗吃饭。”

    “唔……”宋青书抖了抖眼皮,慢慢睁开眼睛,带着初睡醒的一丝迷蒙坐起身,呆呆地看向李沧瑶。

    对了,几天前他拜师了,眼前这个鬼就是他的师父,他并不清楚师父的来历,也不清楚师父的能力,只凭着她短短一些介绍,冲动之下拜了师。

    不过宋青书并不后悔。

    “师父。”

    “醒了就起来吧,吃完了出来找我。”李沧瑶点点头,手一指桌上的早点,飘然而去。

    师父还是那么来无影去无踪,不过这几天宋青书已经习惯了自家师父的行为,只没想到今日师父竟没有直接离开让他找不着人。

    这边宋青书奇怪自家神神叨叨的师父今日的反常,那边李沧瑶出了门就准备去找个适合的地方准备给他做药浴温泉。

    山谷有几百亩那么大,有山有水,甚至还有个不小的瀑布,利用自己没有实体可以到处穿的便利,李沧瑶很快找到了一处合适的地方。——位于瀑布后面的山洞。

    飞泻而下的瀑布完全挡不住没有实体的李沧瑶,她飘进去,然后意外的发现,瀑布后面真的有山洞——会发现这个山洞纯粹是李沧瑶的运气,她当时在看地形,准备挖个不大不小的坑作以后的药池,她顺着卦象一路观察,不小心就忘记自己没有实体,飘着飘着就飘到瀑布中去,之后便发现了瀑布后的这个山洞。

    山洞很大,天然形成,外面瀑布水飞溅让山东有些潮湿,刚一进入其中,李沧瑶就感觉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她顺着通道走了白来米就看到一个大约两百多平的山洞。

    天然形成的山洞顶是大大小小的钟乳石,洞内没有光,只有洞口被水折射进来的些许亮光经过其中水晶的折射和反射将整个山洞点缀的如梦似幻,李沧瑶感慨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真美。”

    李沧瑶赞叹道,一边观察里面的情况,想找出让她觉得不一般的地方,很快的她就看到一个只有一口锅大小的小水洼,水洼中大概积了厚厚一层乳白se液体,水洼上是一个绝大的钟乳石,据目测,硬是这个山洞最大的一个钟乳石,上面还在极其缓慢地聚集着乳白se的水滴。

    “这是……”李沧瑶惊讶地飘过去,惊讶地低下头,伸手轻触液体,然后舔了舔沾了一丝丝液体的手指,液体刚一入口她就感觉到一丝暖流在体内划过,不是错觉。

    “果然如此,真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钟乳,我的运气果然很好。”

    “钟乳可是不可多得的灵药,钟乳药性温和,不但能增加内力,还能改善人的体质,即使一滴也是被垂涎的存在,没想到这里竟然有这么多,也不知道是多少年才累积下来的。”

    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轻易就能得到当初连师父都只有少许的钟乳。虽钟乳对她而言并未用处,却能入药,正好她要准备洗髓汤,加一滴进去药效更好。

    李沧瑶从空间里拿出平时用来装药的大玉瓶和玉勺,小心翼翼地将钟乳全部舀进玉瓶中,这么多钟乳,竟让她装了三个玉瓶,真实意外之喜。

    弄完这一切,李沧瑶又在周围转了一圈,再没看到其他东西,这才罢休。

    倒不是她贪心想再寻宝物,而是要洞内的情况,她准备在这里挖坑做药池,让宋青书洗髓。

    而药池的地点,就选在巨大钟乳石下面。

    她挥出几道剑气,锋芒毕露的剑气和岩石碰撞,经没有产生炸裂,而是剑气悄然在岩石上划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

    李沧瑶再接再厉,继续挥剑气,这样百来下之后,她也消耗了一般的内力,原先只有一口锅大小的小坑悄然变大,变成三米见方的正方形水池,水池深有半人高,一边留着下去的石阶,其余三边均被剑气打磨的光滑。

    做好水池,李沧瑶拿出七七四十九块玉石嵌入水池和水池周围组成一个困阵,这个阵法可以保持水池内的灵气不散。

    之后又在外围加了一层恒温阵,能保持水池中温度适宜。再往外加了个净化除尘阵,保证水池内水的干净。

    之后她把已经熬煮了三天三夜,从好几大锅的药汤熬成一小碗的洗髓汤,将这小碗的洗髓汤倒入水池中,一小碗洗髓汤倒进去。

    薄薄一层洗髓汤倒进去连一个小水洼都够不上,洗髓汤到日之后,她又从空间里搬出一大缸灵泉水倒入其中,令泉水和洗髓汤混合,灵气瞬间翻涌而出,四处逸散,到水池周围却被阵法锁住。

    李沧瑶手拿玉筷,运转内力,慢慢搅拌,一圈圈,直到灵泉水和洗髓汤完全融浓郁的绿色,她迅速在其中加入一滴钟乳,继续搅拌,直到液体完全变成蓝色才堪堪停下,这时水池中已经有不深的一层蓝se液体,那蓝,竟比天空还要美丽,液体飘散出淡淡的药香,很是迷人。

    “呼……好了!”做完这一切,李沧瑶呼出口气,感到有些疲惫,她收起工具,看了看手表,已经过去一个时辰。

    剩下只要等药性完全融合,这需要些时间,所以她决定先去找自家小徒弟。

    想来一个时辰过去,某人应该等急了。

    李沧瑶对让宋青书等了那么久没有丝毫羞愧,谁让她是师父呢!

    o(n_n)o~

    至于洗髓汤的来历,她倒是不怕被宋青书怀疑,毕竟她现在就是个鬼,原本就是超脱常识的存在,再多点不为人知的手段也不足为奇。

    李沧瑶飘出山洞,稍一寻找就发现了宋青书的身影,此刻宋青书正独自在门前练剑,这是他多年来的习惯,看他大汗淋漓的模样应该是练了许久了。

    “青书,可以停下来了,为师有话要对你说。”李沧瑶飘过去说道。

    “师父!”宋青书收回剑,撸起袖子擦了擦汗走到李沧瑶面前看着她,心里暗暗舒了口气,师父终于回来了,还以为这一去又得半天时间。

    “师父,您的事情都忙完了?”

    “小子,师父这么忙还不是为了你!”李沧瑶见宋青书那怀疑的小眼神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给了他一个板栗,她斜睨着宋青书,“赶紧把自己打理干净,为师带你去个地方。”

    宋青书摸摸被敲疼的额头,扁扁嘴,委委屈屈地回去打理自己。

    一炷香后,宋青书一身清爽地出来了。

    “师父,您要带我去哪里?刚才我怎么也找不到师父,师父是出谷了吗?”

    “没有,为师只是找到了一处不错的地方,我带你去,今后那里就是我们的后院,为师会在那里替你洗髓。”说着,李沧瑶完全不给他反抗的余地拎起他的衣领朝瀑布飘了过去。

    “从今天开始,为师会每月给你洗髓一次,每次为师会亲自带你进入其中,至你能够自己自由进入其中,之后为师不会再帮你。”

    宋青书被李沧瑶拎着没有反抗的余地,他看着轻松拎着自己的半透明的身体,抽了抽嘴角。师父喂,你别这样飘来飘去好不?我害怕啊!

    虽说她现在已经是自己的师父了,但他还是会害怕的好不,那可是鬼啊鬼啊鬼啊啊啊啊啊!

    宋青书面瘫脸吐槽着,自从重生后,他已经无师自通学会了默默吐槽技能。

    然后,宋青书一转头就发现他们似乎是朝着水花飞溅的瀑布而去。

    宋青书表情有些呆滞,傻傻地问道:“师父,我们要去哪里?”为什么我们要往瀑布的方向跑啊?不会是……

    李沧瑶眨眨眼,看了眼傻不愣登的宋青书,突然兴起了一丝恶作剧的想法。

    她放下他,飘进瀑布里,飘进去之后还为了让他理解自己的意思,又露出一个头来,现在她整个人是这样的——整个身体全都在瀑布里面,而头在瀑布外,看上去好像是从瀑布里长出了一个头一样,因为是灵魂体,所以水对李沧瑶完全按没有影响,于是,露在外面的绝美的脑袋,如墨玉一般柔顺的长发。

    哪怕李沧瑶再美如洛水神妃,美的惊天动地,可惜,这出场方式不对,愣是把宋青书吓傻了。

    “啊!!!!鬼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鬼叫什么?”

    “碰!”李沧瑶飘回来给了鬼吼鬼叫的宋青书一个钢镚,“什么鬼不鬼的,我是你师父!!”

    “咚。”宋青书被李沧瑶一个钢镚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他闭上嘴,心有余悸地摸了摸心脏,抱怨道“师父,你想吓死我啊?你那样很吓人的好不好。”

    “你说什么呢?”李沧瑶瞪了宋青书一眼:“胆子这么小,亏你还是重生的。”

    这和重生不重生没什么关系吧?你突然那样谁看到了也会害怕啊!

    宋青书不敢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只能憋屈地任由李沧瑶教训,心里再次觉得自己这个师父不靠谱。

    他真的能变强吗?果然还是去找那些秘籍比较好吧?

    不过没等宋青书把想法付诸实践,李沧瑶就拉着他的手把他拖进水里。

    “噗通”一下,毫无防备的宋青书就掉进水里,然后被李沧瑶拉着往瀑布的方向跑去。

    “喂喂,停啊!!那里可是瀑布,被水冲到我会死的啊!!!”宋青书剧烈挣扎,想逃离越来越近的瀑布。

    可惜某人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力气怎么可能比得上李沧瑶?所以宋青书惊恐绝望地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得瀑布,闭上眼睛大叫:“啊啊啊啊啊要死啦!!!!”

    李沧瑶一手堵着耳朵,一手拎着宋青书的衣领把他拎着离自己远一点,她瞥了眼他毫无形象地闭着眼睛在那手脚乱舞,大叫要死了,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为什么她总觉得这宋青书已经崩坏了?是错觉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