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师父是鬼魂五
    ,!

    “喂,叫够了没有?叫够了就停下来,我们已经到了。”李沧瑶忍无可忍把宋青书丢到地上,嫌弃地掏了掏耳朵:“再叫我耳朵都要聋了。真怀疑我当初为什么要选你当徒弟,这么不淡定,怎么能成为逍遥派的人?你不是重生的么?”

    这宋青书是重生的吧?那前后年龄加起来应该也不小了,怎么还这么不淡定?

    鬼哭狼嚎的,还以为被人强x了呢!

    “痛……啊咧?”鬼吼鬼叫的宋青书没有听清楚李沧瑶的话,倒是屁gu上的痛觉让他回过神来,他闭上嘴,捂着受伤的小屁屁,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里。

    “咦?”山洞?他不是被拖进瀑布里了吗?为什么完全没有感觉?而且他什么时候到山洞里来的?

    难道……

    宋青书猛地站起来,往后一看,果然看到洞口被激流的水挡住,有一瞬间,宋青书的脑子是卡壳的。

    “师父,刚才是你……”是你带我进来的?怎么做到的?他竟然完全没有感觉。

    “哧,自然是为师,修为达者,内力外放,凝气成剑,劈山裂石,这并不是传说。”至少她和师父都能做到一剑削去半个山头。

    “只可惜现在武道落寞,连个能内力外放的人都寻不到了。”就连已经如此年龄的张三丰也不过才堪堪达到后天巅峰,但连先天的边都没摸到。

    想当初她和师父逍遥子逍遥江湖,师父惊才绝艳,早在三十岁时就已达先天境界,后来更是在六十那年达破碎虚空境界破碎虚空而去。

    可惜,现在连先天都成为了传说,更别说破碎虚空了。

    想起这个,李沧瑶就不住摇头。

    她看了眼呆呆地看着自己,还没回过神来的满脸惊叹的宋青书,心里觉得好笑。

    “你不必惊叹,只要你日后勤学苦练,习成为师教与你的武功,自然能达到那个境界。不说先天,内里外方,只说穿过瀑布而清爽如旧,几年后你就能达到那个境界。”

    毕竟内里外方,凝气成剑很难,但用能力形成一个保护圈护着自己不需要达到先天也能做到。

    只看江湖一流高手外出都不带伞,下雨天到处跑就是这个道理。

    “跟我来。”

    内力外放,凝气成剑,这些都是传说中的存在,没想到自己当初冲动之下认下的师父竟然有这般本事。

    宋青书摸了摸自己干爽的连衣角都没湿的衣服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终有一天,他也能像师父那样吗?他也能成为绝世高手吗?

    只要想想就觉得心潮澎湃。他努力平复激动的心情,跟着李沧瑶。

    瀑布后竟有山洞,这是宋青书不曾想到的,因在瀑布后,山洞里空气比较湿润,但也未太过潮湿。

    当宋青书走进山洞,顿时被里面的景色迷住了。

    大大小小的钟乳石,明灭梦幻的各色水晶光,把整个山洞衬得如同仙境。

    “师父,这里真漂亮!”宋青书感慨。

    “呵,那是自然!”李沧瑶微笑,任他走来走去,不停摸着石壁和钟乳石,好一会儿后才开口道:“青书,你过来下。”

    “师父?”

    李沧瑶带宋青书来到山洞最里面,敛眉凝神,了自己还剩下小半内力,施展轻功,化气为剑,刷刷刷在岩石壁上方写下逍遥二字。

    这二字剑气四溢,仿若一柄无上的宝剑,赫然凌于石上。

    写完这两个字,李沧瑶脚一蹬岩壁,飞身而下,这个时候,她的内力已经不剩下多少了。

    毕竟做了那么多事,她又不是神人。

    “宋青书,你可识得这二字?”此刻李沧瑶面目肃静,一派威严,周身身为上位者的气势不自觉地散发出来,她背着手背对他,看着逍遥二字问道。

    “徒儿识得。”

    “念出来!”

    “这二字念作逍遥。”

    “不错,正是逍遥,从今往后,这里便是我逍遥所在,今日你要在这里,对着这二字行入门之礼。”说着,李沧瑶一挥手,从空间里拿出桌案香炉热茶等工具,先是燃香对字拜了三拜:“师父逍遥子在上,逍遥派第二代掌门人李沧瑶今日收宋青书为徒,一入逍遥,半身不羁。”

    拜完之后,李沧瑶将香插jin香炉,坐下,道:“敬茶。”

    “是!”宋青书被这严肃的气氛感染,尤其是被那两个剑气凌然的字所震慑,此刻无论是面上还是心里都十分苏牧,他端茶跪在李沧瑶面前,恭敬地将茶举过头顶:“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恩。”李沧瑶接过宋青书的茶抿了口道:“宋青书,自今日起,你正式成为逍遥派弟子,我逍遥派弟子向来随心所欲,豁达天下,但有几点你需谨记,自入门起,不得背叛师门,不得将逍遥派武功随意外传,不得以一己私利为祸天下。若想收徒必须牢记,非天赋卓绝者不收,非容貌非凡者不收,非心性坚韧豁达者不收。”李沧瑶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至于期间突然想起来的无崖子三人,她很淡定地无视了。顺便也无视了自己收宋青书是不是符合心性豁达这一条件。

    逍遥派果然随心所欲。

    “是,弟子谨遵师命!”宋青书恭敬地拜了三拜,自此,正式成为李沧瑶的第一个弟子,成为逍遥派门人。

    而这个时候,宋青书十二岁。

    “很好。”李沧瑶满意地点头,道:“既然入了我逍遥派,为师也该给你个拜师礼。”说完,李沧瑶掏吧掏吧,掏出了一把她第二世在逍遥派时武学大乘后锻造的第一把剑——凌霜剑。

    该剑是她得到空间后用空间里找到的珍贵矿石和天外陨铁加上千年寒冰锻造而成,吹毛断发,削铁如泥,是难得一见的稀世珍宝,比之倚天剑和屠龙刀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当然,外表有些稍微华丽了,镶嵌着宝石珍珠(阵法),剑身还有镂空(某人恶趣味),极其精致美丽,看上去就跟假的一样看上去就跟玩具一样。

    这把剑一直跟着她好几世,如今她决定将这把见赠送给宋青书,以资勉励。

    她手里拿着剑,郑重其事地说道:“这把凌霜剑是为师武艺大乘时自己锻造的剑,一直陪伴着为师。现为师将此剑赠与你,希望你能善用。”

    “是!”宋青书双手举高,接过凌霜剑,剑刚一入手就感觉到一股冰凉的气息袭来,他赶紧运转内力护体,然后心有余悸地看着凌霜剑,眼里带着惊叹。

    “记住,凌霜剑性情高傲不羁,寒气逼人,在你没有自保能力时不得动用该剑,以免误伤自身!”

    “是,师父!”宋青书镇重其事地点头,然后满眼惊叹地看着自己怀里的宝剑。

    这是一把绝世好剑,连倚天屠龙在它面前也不值一提,虽然有点……瞄了眼闪瞎人狗眼的剑身,宋青书默默转头无视之。

    他毫不怀疑这把剑的厉害之处。

    作为武林人士,没人不ai宝剑。

    拜师礼行完,宋青书算是真正成为李沧瑶的弟子,然后他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的人生真的和前世不一样了。

    手里握着凌霜剑,宋青书心里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豪气。

    他一定会让那些人后悔!

    李沧瑶看不上武当山的那些武功,宋青书并未接触到核心,张三丰的太极、九阳神功都未传给他,因此此刻在李沧瑶眼里,宋青书只能算是三流水平。

    逍遥派北冥神功虽然可以吸收他人内力化为己有,但李沧瑶不屑于外力,所以她首先要做的就是废除宋青书原本的内力。

    宋青书听到李沧瑶的决定顿时吓了一跳,要知道,废除内力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一旦内力被废除,他整个人就会变得手无缚鸡之力,而再想修炼内力会比之前难上好几倍。

    何况一个不好弄的经脉受损,那一辈子都毁了。

    宋青书非常犹豫,但李沧瑶只是通知他,并未给他选择的余地,在宋青书犹豫的时候她直接出手打向宋青书丹田处。

    宋青书只觉浑身一阵剧烈的疼痛,顿时瘫软在地,一丝力气也无。

    “师父……”宋青书眼里带着惶恐。

    他想起了上辈子后来被废了丹田,变成人人喊打的阴沟老鼠的日子,一时间心神剧震。

    “张嘴,跟着为师的口诀打坐炼化药力。”宋青书下意识地张嘴,李沧瑶she出一枚丹药进他嘴里,丹药入口即化,药力一下子进入他体内,瞬间化解了他的疼痛。宋青书脸色好看了许多,支撑着盘腿而坐,李沧瑶念出口诀,宋青书不自觉地跟着口诀运转功法,重复几次后已然入定。

    “看来是没问题了。”李沧瑶看着入定的宋青书,满意地点点头。

    她自然知道废除功力有多痛,但当断即断,她之所以废除宋青书的内力一是看不上,二是为了给他一个了结,自此宋青书和武当再无瓜葛。

    炼化药力好需些时间,李沧瑶一直坐在那等宋青书醒来。

    一个时辰后,宋青书终于从入定中醒来,此刻他只觉浑身前所未有的清爽,完全没有刚才的疼痛和无力,就连重生之后那一丝隐约的晦涩都消失无踪。

    他惊喜地睁开眼睛,握了握拳感受体内流转的一丝虽然弱,但确实存在的内力,欣喜的咧开嘴笑了。

    即使是他重生后有前一世的经验,曾经再次修炼武当功法也没有今天那么顺利,竟然才那么短的时间就修炼出了气感,何况他之前可是刚被废除了功力。

    师父给他的功法果然不凡。

    他现在虽然没有之前那么厉害,但却更欢喜。

    宋青书这次终于清晰地感觉到,他不再是那个众叛亲离的宋青书,他的命运拐了个弯,走向了未知。

    再次感受了下新的内力,宋青书满是欣喜地看向李沧瑶:“师父!”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消化药力,不错,你跟我来。”

    李沧瑶带着宋青书来到挖好的水池前,此刻水池上竟然渐渐有些许的雾气产生,这是洗髓汤药力蒸发产生的药气,被阵法锁在其中。

    “师父,这里是?”宋青书不解。

    “这便是为师为你调制的洗髓汤,不过还是半成品,青书,你去拎一桶水来。”

    说着递了个大木桶给他。

    宋青书接过桶,顺着自家师父指的方向看了眼,带着疑惑去外面接水。

    瀑布水带着巨大的冲力,十分不好接,宋青书接了许久,差点没被水冲出去,弄得浑身湿透了,才堪堪接了一桶水会来,李沧瑶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示意他站在那听她吩咐,然后将是先准备好的各种药材连根带叶依次扔进去,一边扔,一边让他加一桶水,直到水池内填了大半,药材也已经完全放入。

    看着在水中飘荡的各种药材,李沧瑶最后拿出一样东西,那是一块火红的拳头大小的石头,是她空间里的特产,能发热,她直接将石头狠狠打入地底,嵌在岩石中,没一会儿,整个水池就开始沸腾,原本蓝色的液体开始发生变化,其中药材也渐渐融化,半个时辰后,池水竟然变成了无色的水,透明的竟能看清水池底部。

    沸腾过后,蒸汽上升,使得水池周围更加迷雾缭绕。

    李沧瑶又加了几样宋青书不认识的药草进去,等了一炷香的时间,试了试水,果然发现水在恒温阵的作用下从原来的沸腾变成温热,如温泉一般。

    清澈见底的水,上面飘着几株杂草一样的药草,十分不起眼,但宋青书却能猜到这里的水有多珍贵,里面单单人参灵芝就加了好些,且一看就年份很高。

    没想到师父竟然为他做了那么多,那么珍贵的药拿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宋青书心里很感动,听师父的吩咐,代她离开,脱了衣服走入其中,准备跑一个时辰。

    然而,就在他进去的瞬间,整个人仿佛被数万把刀切割一样,疼的他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差点一头栽进去。

    “屏气凝神,不要出声,你现在在洗髓伐骨,自会疼痛难忍,但若这点痛都无法忍受,又如何修炼逍遥派武艺?”远远的传来李沧瑶的声音,让宋青书将到嘴边的痛呼咽了下去,他咬着唇忍受着剧烈的痛苦,双手抓着池子边缘的岩石,用力的手指泛白。

    一个时辰后,疼痛不再,宋青书感到一股细微的热流流过全身,舒服的他差点没shenyin出来,疼痛过后的舒适让他精神完全放松,渐渐睡了过去。

    “真是大胆的小子,也不怕被淹死。”李沧瑶悄无声息地出现,一下他体内的情况,见药力已经发作,满意地点点头,往他嘴里塞了一颗药丸子,又飘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