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师父是鬼魂六
    ,!

    从收宋青书为徒至今,李沧瑶一刻未曾停止过劳作,虽然她现在是鬼,不用吃饭也不觉得累,但心理上仍然有些不适,好不容易闲下来,自然得好好休息一番。

    李沧瑶进入空间后立刻打坐恢复功力,今日消耗过大,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尝到虚弱的滋味了,她本身就是魂体,没有实体,又是摸索着创造出的功法,练功才几年时间,也就仗着有空间灵泉灵气和魂体的不同才能有现在的成就,却也经不住这般消耗。

    果然,徒弟都是师父的债。

    修炼了一天,感觉内力恢复了不少,李沧瑶停了下来,准备吃些东西。

    作为真·鬼魂的李沧瑶不用吃饭也不觉得饿,但仍然习惯于一日三餐,空间里有无数她每到一个地方,每到一个世界都喜欢收集的或者闲暇时自己做的喜欢吃的美食、零食和各类食物,就连宋青书这几天吃的都是从她空间里拿出去的食物。

    李沧瑶作为一个标准的吃货,曾经为了让同为吃货的师父和自己能吃到好东西,练得一手出神入化的连御厨都比不上的厨艺。

    空间里时间和外界流速不同,她倒也不担心耽误时间。

    就这样她一边打坐恢复功力一边在空间里休息,顺便打理空间,在空间里过两天才挎着个装了饭菜的食盒离开空间。

    空间里两天,外面才两个小时,这个时候宋青书已经醒来,正在练拳尝试自己新的力量。

    宋青书觉得自己现在充满了力量,好似每一拳都能打碎巨石一样,他练着拳,心里十分激动。

    “啪啪啪。”

    “不错,这套拳法虽然一般,但你练的时候带着一股起劲,看来这次洗髓给你很大的改变。”

    “师父!”一看到李沧瑶宋青书就立刻停下来,激动地跑过去:“师父,我现在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力量,好像用不完一样,而且感觉身体轻松好多。”

    “这是自然,洗髓汤效果显著,可以改善你的资质和rou体,给日后修炼带来很大的好处。”当初无意间得到洗髓汤的方子的时候方子是残缺的,她花了十几年的时间,用了无数珍贵的药草才将之补完,若不是她有空间,根本不可能完成这样任务。

    “今日任务已经完成,我们出去吧,日后每月我会带你进来。”

    “嗯。”宋青书点头,跟着李沧瑶准备离开,梦幻般的光芒下,他看着前面半透明的身体,抿了抿唇,轻轻地道:“师父,谢谢你……”

    “呵……”李沧瑶轻笑,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一样。

    用同样的方法出了山洞,回到木屋内,李沧瑶将手里的食盒打开,端出几盘色香味俱全,美味可口的菜和一碗饭,将筷子递给宋青书:“吃吧,吃完了为师带你出去。”

    虽然山谷已经被划定为他们的地盘,但有些空旷,李沧瑶决定带他去认路,并出去购置些物品回来。

    李沧瑶带着他穿过各种阵法,一边替他讲解这其中的原理,该如何走,整个山洞已经大变样,不但变大了,还加了各种阵法机关,每走一步都让他觉得心惊胆战,每走一步都让他重新认识到自家师父的厉害之处。

    出了山洞,看着周围的景色,宋青书突然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才过了几天,却让他觉得已经是一辈子。

    而这一世,他不再是那个可怜的宋青书,他是逍遥派弟子,是李沧瑶的徒弟。

    李沧瑶虽然仍然是半透明的身体,但让自己伪装成实体也是可以的,她一身白衣,不同于如今女子的穿着,广袖翩然,美若谪仙,为了遮掩自己没有影子的事情,李沧瑶还特意打了把漂亮的花伞,伞下,那美丽动人的姿态大概除了宋青书,再无人知晓她原来是个鬼。

    弄好一切之后,李沧瑶带着自己的小徒弟去悠闲自在地下了山,准备去最近的城市。

    两人离武当山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但他们要去的城市也是离武当山最近的城市。原本宋青书不愿意去,因为他不想遇到武当山的人,但被李沧瑶喝止了,逍遥派的人,何曾惧怕过任何事?何况她相信现今武当山的人也没空找他。

    倚天屠龙的世界并不太平,这个时候朝堂混乱,到处都能看到元兵肆无忌惮地对汉人百姓烧杀抢掠。

    看过倚天屠龙记的李沧瑶自然是知道这些,只是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这种事情。

    没错,她也没有想到,自己出来一趟竟然会遇到这种事情。

    电视上看到的时候她也顶多稍微感慨了一句“啊,真惨,诅咒那些元兵吃饭没筷子。”之类的话,但真正面对,李沧瑶不等宋青书开口就动手了。

    她举着伞和小徒弟一起躲在树后面,眼看十来个元兵举起大刀就要砍下来,几个百姓表情绝望无助,表情一肃,内力一转,捻起数片树叶飞she而出,树叶钉在最前面几个元兵额头上。

    “呃……呃……”那几个元兵两眼一翻,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魂归西天,额心处,是一片绿色的树叶。

    李沧瑶的这一动作让其余元兵方寸大乱,顾不得那几个百姓,围在一起面朝外,举着大刀戒备地看着四周:“谁!出来!”眼里带了些许的怯意。

    “哼!”一声冷哼,伴随着而来的又是几片树叶,那几个元兵还没反应过来就又倒了下去。

    “啊!!!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剩下的三个元兵看到这一场景立刻吓得把手里的刀都丢了,直接跪倒在地求饶。

    得救了的几个百姓刚从劫后余生的喜悦中醒过来,都瘫软在地,见元兵已经顾不上他们,左看看,右看看,跪倒在地拜了拜:“谢大侠救命之恩,谢大侠救命之恩。”然后连滚带爬地跑远了。

    这个时候两人才从树后走出来。宋青书看了眼死去的元兵以及跪在地上哭着求饶的元兵,表情冰冷:“师父,杀了他们!”

    李沧瑶轻飘飘地走到三个元兵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吓得几乎要尿裤子的三人冷漠地道:“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残害我汉族子民,既如此,我如何饶你们?”

    “不,不,好汉饶命啊!!!”三个元兵也发现听出说话的是个小少年,年纪不大,但他们却不敢小瞧人,尤其是他们发现少年身边还有一个人,被少年叫做师父。

    他们不敢抬头看人,嘴里一个劲求饶:“我们一定改,我们再也不会杀汉人了,女侠饶……呃……”

    话还没说完,三个元兵只觉呃间一痛,然后天地开始旋转,轰然倒地,他们眼里最后的景色,便是李沧瑶冷漠地看着他们的模样。

    仙……仙子……

    李沧瑶突然觉得有些恶心,为那三个人最后看自己的眼神,她看了看地上已经没了呼吸的十来个人,想了想,最后从空间里掏出化尸粉洒扔给宋青书,让他化了那些人。

    化尸粉效果非常强大,没一会儿,这十几个人便被化成一滩水,渗入地底,成为了大地的养料,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

    元兵已经消失无踪,但李沧瑶的好心情却被打断了,她看着天,叹了口气道:“青书,这乱世,百姓生活如此艰辛,日后你若学有所成,尽自己所能去做些事情吧。”

    第一次真正遇到这样的事情,心情有些沉重。她穿越了好几个世界,每一个世界无一不是受万千ai,身份强大,有时候连她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隐形的玛丽苏,即使第二世在江湖飘摇,但多是江湖恩仇,并未见过这般情景,所以冲动之下她竟然冲动地出手了,虽然不后悔,但行动先于思想,还是有些出乎意料。

    “师父……弟子明白。”

    “唉……”纠结了一会儿她就把这丝愁绪抛下,带着小徒弟继续赶路。

    这里是官道,离最近的城镇也不远,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城门口有士兵守着,来来往往都是人群,有来这里的,也有从这里出去的。

    李沧瑶和宋青书一出现就引起巨大的轰动,几乎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呆呆地看着从官道上走来的人。

    只见女子一席白衣翩跹,一柄花伞遮顶,恍如天上神仙下凡,少年风姿翩然,即使还小依然嫩看出日后的俊美非凡,好一对玉女金童。

    尤其是那女子,众人觉得,即使是世间所有赞美美好的词都无法形容她美好的半分,和这人相比,那什么洛阳第一美女什么江南第一美人,什么京城第一花魁那都是虚的,只要这人一出现,所有人眼里都只能装下她的身影。

    李沧瑶自然知道自己的容貌都多么让人震撼,但早已习惯了这些目光,她若无其事地走进城,还特意在人前晃了晃。

    很好,没人发现她的异常。

    李沧瑶暗自为自己的聪明机智点赞。

    毕竟是灵魂,即使再凝结实体也没有影子,所以她才撑着把伞伪装下。

    一路走来,因为李沧瑶的相貌问题,无数人呆住,又有无数人走路忘记看路,直接摔倒,撞墙,撞人,让她觉得有些好笑,也让宋青书觉得无奈。

    后来因为场面有些混乱,导致宋青书不顾师徒身份,直接压着某人让她换身衣服。

    李沧瑶扁扁嘴,虽然颇有微辞,但也不想让他们接下来的形成泡汤,索性找个地方给两人换了身衣服,易了容,众人看不到仙女,这才恢复正常。

    因为自己徒弟的缘故,李沧瑶自进城之后就一直在暗中关注城中的情况,果然发现几个武当派弟子装扮的少年在寻找着什么,不过那几人似乎并没有声张的意思,除了那几个少年也不见其他人。

    李沧瑶猜测宋青书离家出走已经被知晓,但武当山的人并没有当回事,只以为宋青书自己贪玩溜下山,何况按照剧情的发展,这个时候武当山的人估计也没空理会留书出走的“叛逆”少年宋青书,所以城里也只看到几个武当弟子在那寻着。

    对此李沧瑶只是在心里嗤笑一声便不再理会,和那几个寻人的武当弟子擦身而过。

    虽然正处乱世,但城里还是比较祥和,人来人往的,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容,李沧瑶带着宋青书先去买了一辆马车,让宋青书牵着,两人准备去购置货物。

    首先她去了服装店,让老板娘按照宋青书的小身板来了两套衣服,布料自然选的最好的,样式也是最新的,淡青色的已付上以暗绣绣着翠竹,看上去很是不错。

    老板娘见客人如此大方自然十分高兴,要知道那可是她店里最贵的衣服,一间就要几百两银子。

    买好衣服,李沧瑶又带着宋青书去鞋店买了两双鞋子,依然是选最好的最贵的,又去布店买了好几十匹布料,买的都是那种精贵的,甚至那些布料里还有两批是布店的镇店之宝,据说是连皇宫里每年也只有几十匹的锦缎,上千两银子一匹,着实昂贵。

    这几样东西买下来就花了她几千两银子,好在她最不缺的就是银子,老板们见她这么大方自然非常乐意,甚至最后还主动让了一些利,又介绍了一些其他的好东西,李沧瑶看着觉得不错的也买了,又花了些银子。

    到是宋青书,被自家师父那大方劲儿弄得一愣一愣的,甚至怀疑自己敢不敢穿这么贵的衣服。

    即使当初身为武当山第三代弟子第一人,宋青书也从没这么奢侈过,一时间他有些局促。

    “师父……这些衣服……”

    “啊,没有更好的了,你先将就一下,等看到更好的为师在帮你买。”李沧瑶略带歉意地道。

    不,师父,我想说的不是这个,真的!

    宋青书满头烟线,却也不再说什么把衣服鞋子还有布匹放在马车上继续跟着。

    之后李沧瑶又带人去了杂货店买了一堆各种蔬菜水果以及香料的种子,各种碗筷锅盆以及柴米油盐酱醋茶,又花去好几十两银子。

    山谷里还有很多空地,种些东西也不错。

    把所有东西都买完,已经接近傍晚,两人找了家比较好的酒楼准备去吃一顿。

    “客观里面请。”小二眼尖地看到两人,立刻迎了过来。

    “来几个你们的招牌菜,再来一壶好茶,派人看着我们的马车。”宋青书把缰绳递给小二。

    “好嘞,客观您先请,小的马上来。”

    一刻钟后,他们叫的菜上来了,期间李沧瑶在宋青书的诧异中询问小二哪里有店铺,或者这里的伢子在何处。

    能当上店小二自然有些本事,为着李沧瑶那一两银子的打赏,小二十分尽责地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李沧瑶,顺便还说了自己的意见,等小二离开,宋青书才疑惑地开口:“师父,您要买铺子吗?”

    李沧瑶老神在在地瞥了眼宋青书,也没告诉他理由,催着赶紧吃完回去。

    看来她得再次安排教课日程,得把生活常识也加进去,自家小徒弟太傻让她不忍直视,难道他就没想到,她大逍遥派一向低调华丽,衣食住行都是用的最好的,没有自己的产业哪里来的银子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