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师父是鬼魂七
    ,!

    被自家师父看的有些不知所措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错了让师父这么看自己的宋青书只好埋头猛吃。

    这家酒楼的菜不错,口感适宜,菜也很新鲜,随没有师父做的好吃,但好歹能入口。

    嗯,多吃两口!

    宋青书一边吃一边在心里嘀咕着。

    吃完后两人又在城里转了会儿,买了些其他东西,赶在城门关闭之前出了城。

    他们的山谷离城市有半个时辰的距离,两人坐在马车上,慢悠悠地驾着马车回到山中,因为有阵法,马车无法进去,宋青书站在入口干瞪眼。

    “师父?难道我们要一点点把东西搬进去?”

    李沧瑶挑眉,然后就在宋青书面前手一挥,马车不见了!

    不见了!

    见了!

    了!

    ……

    (#‵′)凸!我忘了师父有神通!

    宋青书顿时满头烟线,为自己的愚蠢默哀。

    果然还是师父最强!

    带着满地忧桑回到山谷,又亲眼目睹李沧瑶挥手把马车弄出来,宋青书已经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默默地把买的东西一一放好,又把马车卸下,把马拴在树上,宋青书长长地舒了口气。

    还是回家好。

    这么几天,宋青书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在这里的那么长时间他心情十分平静,仿佛往日的怨憎都不存在一样。

    这里有师父,有他,这里没有那些让他渴望而不可及的人和事,也没有让他怨不能怨的人。

    宋青书看着夕阳下朦胧而美丽的山谷,神色柔和平静。

    “我要去把这些种子种下去,青书自行活动,记住早些休息,明日为师正式开始教授你武艺,你要做好准备。”李沧瑶只说了这了一句话,拎起买回来的种子再次轻飘走了。

    开课?宋青书一愣,之后是涌上心头的狂喜。

    这么说明日他就可以练武了?

    一想到自家师父那出神入化的武功,宋青书就万分激动,甚至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后半夜才睡着。

    倒是李沧瑶,不用睡觉,也不会觉得累。她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圈了好几块土地,种上各种香料蔬菜,又在木屋前圈了两块地,种了自己买回来的、在山里找到的和从空间里拿出来的各种药草种子,甚至还布置了整个山谷,种下各种各样的花朵和果树,然后李沧瑶又浇了空间里的灵泉水稀释的水,确保这些种子花果能顺利成长。

    一时间,即使没有完全长成,她也觉得这个山谷生气多了许多。

    逍遥派弟子从来都是博学多才的,无论是逍遥子还是李沧瑶都身怀绝技。哪怕当初一直被逍遥子暗恼着自己脑抽才收下的师兄师姐们也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宋青书现在已经十二岁,虽然十二岁在现代还是个孩子,但在古代已经算半个成年,十二岁启蒙其实有些晚了,幸而李沧瑶她就是个外挂,并不担心这个问题,她空间里洗髓锻骨的药物甚至不止一种,无论哪一种都能让宋青书脱胎换骨。

    想想之后的课程,李沧瑶忍不住嘿嘿直笑。

    不知道自家小徒弟能不能坚持住呢?

    她现在终于知道当初逍遥子师父每次看到她都奸笑的原因了。

    原来欺负徒弟神马的真心好爽!

    完全沉浸在喜悦中的宋青书不知道,他苦逼的日子即将开始,而且毫无反抗的能力。

    不但逍遥派的武功重中之重,琴棋书画,八卦阵法,医术占卜等等等等,甚至有些宋青书连听都没听过的东西也要学习。

    这么多的课程把宋青书的每一天都排的满满的,恨不得十二个时辰当二十四个时辰用,让他每天都累的一倒在chuang上就呼呼大睡。

    原本负面影响冲天的宋青书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其他事情,一看到自家师父就头皮发麻浑身发软浑身哆嗦。

    然而每一次明显的进步都让他喜悦,坚持坚持再坚持,竟就这么坚持下来了。

    六年后。

    逍遥谷四季如春,芳草萋萋,美丽的蝴蝶翩翩起舞,玉白色的白玉峰也在花丛间飞舞采蜜,一阵清风吹过,花香夹着淡淡的药香扑鼻而来,这一切,都美如仙境。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瀑布下,一身白色长衫的俊美青年一动不动地盘腿坐在石头上,任由激荡的瀑布水冲刷自己的身体,长长的如墨玉一般的头发用一根青玉雕成的梅花簪松松地簪起,看上去不羁而带着一分慵懒。

    奇怪的是,那么激荡飞泻而下的瀑布水打在那人身上,竟没有让青年有一丝一毫动摇,他脸色平静地盘坐在那里,好似自己不是在瀑布下,而是在花丛中,惬意而自在。甚至水在打在他身上的时候仿佛被一层薄膜挡住,拐了个弯流向一旁,青年的衣服头发竟没有一丝湿意。

    “青书,吃饭了。”远远听见自家师父的叫喊,宋青书睁开眼睛,那是一双比星辰更美丽深邃的眼睛,只要对上那双眼,就好似能从中看出无限深情一样,宋青书长长地舒了口气,施展轻功飞出瀑布,在岸边站稳,然后回头看了眼瀑布,淡然无波的脸上闪过一丝柔和。

    已经六年了,六年前,他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六年前他沉浸在仇恨当中,暗恨着这个世界,把自己的不幸都怪罪给这个世界,然后,他遇上了自己的师父,他最重要的人——李沧瑶。

    自此,他的人生被改变。

    虽然这留念中他很辛苦很辛苦,不但要学武学艺,还学了常人想象不到的东西,但正是因为学的多了,懂得多了,让他的心更开阔了,才知道曾经的自己到底有多么的狭隘。

    这六年的沉淀,让他终于想通了很多事情。

    他的爹是武当第二代大弟子,作为武当未来的掌门,必定有许多事情要做,自然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放在他身上,何况爹从来都是严肃的。

    而太师傅虽然宠他,但没人规定太师傅一定要把武当绝学交给他,把武当交给他。

    是他着相了。

    何况,人心都是偏的,那些人偏向张无忌,也只能说明他们偏着张无忌而已,不能说他们就不喜欢自己。会其实前世那样的结局,自己也有很大的原因。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他现在有师父。

    而今经过六年的时间,他逍遥派内功北冥神功已经大有所成,小无相功、天山折梅手、生死符等等也都小有所成,加之前几年洗髓的功效和之后师父给他调制的增加内力的药丸,现在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只偶尔出门游历从不曾遇到对手。

    如今他依然痛恨张无忌,却不会恨得想让他去死了,在路上相遇,大概也只当作陌生人罢了。

    抚平袖口些微的褶皱,宋青书敛眉浅笑,心中充满无限傲气,朝家里走去。

    这六年间还有一个巨大的变化就是当初的木屋。

    四年前李沧瑶雇了人马花了半年的时间建造了几乎占据三分之一山谷空间的房子,无论是选料还是布置都是她亲自动手,甚至还在旁指点那些工人。

    不然怎么说逍遥派的人果然什么都会呢。

    “师父!”回到家,看到师父正端着盘子从厨房走出,宋青书连忙过去帮忙:“放着我来,师父歇着就好。”

    “不碍事,并不是什么累人的活。”李沧瑶满意地看着自己一手教出来的徒弟,没和他争,顺着他的意坐下来。六年的tiao教初见成果,虽然他现在还有些稚嫩,却完全能担得起逍遥派弟子这个称谓,这让她很满意。

    没一会儿宋青书就把所有菜都端上来了,这些菜大多数都是山谷里自己种的,偶尔也会外出买些肉食,虽然两人都不讲究食不言,但却很默契地没有说话,安静地吃饭,宋青书时不时给李沧瑶夹一些她ai吃的菜,看她一眼,眼里是满满的温柔。

    吃完饭,某人完全没有君子远庖厨的想法,屁颠屁颠地收拾碗筷去洗碗,这是六年来他们的生活方式,何况宋青书现在也是个厨艺小高手。

    这个山谷六年来始终只有李沧瑶和宋青书两人,偶尔出门一趟,“劫富济贫”一下,充实一下自己的腰包,或者教训一番那些嚣张的元兵,或出去打理一番越来越壮大的产业,却再没有收过徒。

    洗好碗,宋青书开始收拾东西。

    没错,他们准备出谷了。

    师父说了,既然他已经学有所成,虽然还达不到大能境界,但也已经算是不错了,所以不能总是窝在家里,要出去走走。

    更何况现在外面那么乱,元兵残杀汉人,他自然要去帮帮忙。

    宋青书倒是没有任何异议,算算时间也觉得自己该出去了,这个时候,那个张无忌也要正式出现了吧?虽然现在他已经不是当初的宋青书,但心里的结仍然要去解开,不然心生心魔,他一辈子都无法突破。

    简单地收拾了几件衣服,宋青书走出去,就看到在等自己的师父。

    “师父,我们走吧。”

    李沧瑶撑着花伞,含笑看着眼宋青书,这个自己一手教出来的徒弟,点头。

    “嗯,走吧。”

    六年的时间足够李沧瑶的功力更进一步,灵魂体已经凝实的和常人没什么不同,只可惜灵魂体到底是灵魂体,虽不惧阳光,但却依然没有影子,所以不管是晴天还是阴天,每次出门她都要撑把伞遮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