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师父是鬼魂八
    ,!

    六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六年前,宋青书留书出走,走的悄无声息,了无音讯。

    宋远乔在知道儿子离家出走后自然很是气愤担忧,然而因为宋青书离家出走的时候正是张三丰大寿,又是武当七侠之一,十年前便失踪百寻不得的五侠张翠山一家归来的时候,宋远乔甚至分不出多少心神去寻找自己那个“叛逆”离家出走的儿子。

    而知道宋青书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家出走,武当众人觉得宋青书不懂事,心里有些埋怨他的不懂事。

    再之后又发生了许多事情——武林众借着各种名义想得到屠龙刀的下落,张翠山因为得知妻子殷素素便是害的自己师兄断腿的凶手无言以对自杀身亡,随后殷素素也自杀,张无忌中了寒毒性命难保,种种事情加在一起,也让众人没有心神再去多理会离家出走的宋青书。

    大家便也没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所以等事情结束好长一段时间,发现已经很久没见到宋青书的身影的时候早已完全找不到他的踪影,徒留那些后悔的人伤心难过。

    六年前,李沧瑶因为心血来潮截胡了准备去寻找秘籍的宋青书,收他为徒,悉心教导,用了六年的时间将他从一个只会自怨自艾,怨天尤人,阴郁非常的人培养成了一个合格的逍遥派弟子形象——一派温文尔雅,仙风道骨。

    六年前,宋青书拜入逍遥派,在这六年当中一点点改变了自己的心态,丰富了自己的学识,他花了六年的时间沉淀,最终成为了现在的他。

    手拿凌霜剑,拎着小小的行李,一袭白衣和李沧瑶相衬,宋青书站在山谷出口处,回头看了眼完全看不出痕迹的山,弯了弯嘴角,转身看向在一边等自己的李沧瑶:“师父,我们走吧。”

    “嗯。”李沧瑶点头。

    两人施展轻功,很快就到山下,出了树林不远处就是官道,李沧瑶放出两匹宝马,她的是一批纯白色踏雪宝马,而宋青书的则是李沧瑶六年前送给他的纯烟色的墨良。

    两匹马都是李沧瑶自己在空间里培育出来的,比汗血宝马还要好的品种。

    经过六年的悉心照顾,墨良已经从一匹小马驹变成如今高大的模样,一被放出来,他就踢踢踏踏跑到宋青书身边,亲热地蹭了蹭他的肩膀。

    宋青书摸了摸墨良身上的毛,翻身上去,“师父,我们要去哪?”

    李沧瑶看了眼宋青书,挑眉笑道:“青书,你想不想见见你爹和太师傅以及其他师叔们?这么多年没回去,也不知道他们好不好。”

    “……”宋青书沉默,他对武当众人的感觉其实很复杂,前世,他从一个骄傲肆意的少年变成众叛亲离,甚至最后还杀了对自己好的师叔的恶人,这其中固然有他的错,但难道那些人没错吗?

    当他误入歧途的时候,竟没有一个人愿意拉他一把,给他的全是责骂和失望。

    后来他想,如果当初哪怕有一个人愿意向他伸出手,他兴许就不会走的那么惨烈,即使依然会骄傲,依然会嫉妒张无忌,依然会做错事,却总不至于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

    后来他重生了,重生到自己小时候,因为前一世的记忆,他再也无法对武当山的一切产生归属感,心里的怨恨和无望随着事情如同自己记忆力中那样发展越来越多,越来越烈,直到看到张无忌出现,最终爆发。

    他不是没想过改变什么,但谁会听一个才几岁的孩子的话?

    后来他再也受不了离开了武当山,原本因为对未来迷惘以及一些不甘心想去夺张无忌的机缘,却不想竟让他遇到了这辈子最重要的人——师父。

    宋青书有时候会想,也许是老天觉得他上辈子过的太惨,所以让他能有个重新来过,改过自新,放过自己的机会。

    无论如何,他都很感谢老天。

    他和师父一起生活了六年,六年中,他已经学会了不再想和那些人有关的一切,却不想师父竟然会这个时候提起。

    而他,确实有些这样的想法。

    他看向李沧瑶,眼里带着些许自己也不知道的请求。

    李沧瑶暗自好笑,这是不好意思说,等着她决定呢。

    不过谁让她是个好师父呢,当然会满足自家徒弟的要求。

    这六年中,逍遥派的势力扩展的极大,谁也不清楚在不知不觉间崛起的无数商铺都是逍遥派的,这六年当中,逍遥派的网络已经成为一个庞然大物,不为人知,动起来却惊天动地。

    没有让宋青书等很久,李沧瑶掏出一个信笺扔给他说道:“暗卫的最新消息,江湖各大门派被一个小丫头设计,准备围攻光明顶,武当派也会参加,我们去那里吧,兴许能见到你爹。”

    这个消息是夹在每天传过来的消息中的一个比较重要的消息,李沧瑶看到这个消息就已经决定带宋青书出山去光明顶,一来对于成昆那个祸害,李沧瑶自然不会放过,二来,她也不会让光明顶变成战场。

    搅乱武林,让某些人坐收渔翁里的事情李沧瑶觉得还是不要发生的好。

    不赵敏那个小丫头确实挺聪明,不然为什么那么都门派竟没有一个人识破她的计谋,若不是她早就知道剧情,且又有消息来源,或许一时间还想不到这些。

    谁能想到,设计想把武林中那些势力一网打尽的竟然是个小丫头,还是个集万千宠ai于一身的郡主。

    重活一世,宋青书自然也是知道很多东西的,对于赵敏这个张无忌的正牌后宫也很熟悉,赵敏是谁?不就是那个元朝郡主,然后因为张无忌而背叛自己的家人,打败了周芷若等女人最后和张无忌隐居的那个女人嘛。

    想到赵敏,宋青书也不得称赞一番。

    不愧是阴谋诡计随手拈来的人,能打败那一个个心仪张无忌的女人,估计如果张无忌再收人的话,后院也会很和平的——有个那么能干的心机ao在嘛(这是自家师父评价的)。

    宋青书也想起来,围攻光明顶就是张无忌得到乾坤大挪移,并且成为明教教主的时候。

    不过这个时候宋青书已经对此没有了任何感觉,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心心念念抢了张无忌的东西,他早已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最珍贵的东西。

    悄悄看了眼身边不远处的李沧瑶,宋青书眼里滑过一丝淡的不可见的温柔。

    “光明顶之行武当必定在其中,我也许久没有见到师叔他们,还有师叔的腿……”宋青书沉默片刻道:“师父,您有办法治好师叔的腿吗?”

    虽然他知道即使他不做什么,张无忌最后还是会得到烟玉断续膏治好师叔的腿,但心里还是希望师父帮忙。

    宋青书知道,烟玉断续膏虽好,但其实并不如传闻那样完美,前世他师叔用烟玉断续膏治好腿之后烙下了腿疾,腿脚虽然能走路,但却没有以前那么好,而且没到阴雨天就疼痛难忍,武功也再难大乘。

    曾经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对一个已经瘫痪了十几年的人来说能重新站起来已经是莫大的奇迹,他自然不会觉得不好,但现在在见识了自家师父出神入化的医术和那些神奇的丹药之后,宋青书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师叔留下遗憾。

    经过多年的沉淀,宋青书已经成熟许多,当初的偏激和怨天尤人也已经没有了,想起了那个断腿的师叔,自然没有不管的道理。

    宋青书之所以这么肯定李沧瑶能治好他师叔的腿也是因为师父曾经无意间说出的那一句“烟玉断续膏?那是什么?不过是个上不的台面的玩意儿。”这一句话。

    没错,在李沧瑶看来,烟玉断续膏还真有些上不得台面。

    她本就拥有的那一手曾被称为“阎王怕”的出神入化的医术,再加上自从拥有空间之后,她从来不缺那些灵药,炼制的丹药也是越来越好,自是看不上烟玉断续膏这种明明用的都是珍贵的药材,却浪费了大部分药性的炼制手法,要是她,她绝对会做的更好。

    而自家徒弟的请求她岂有不答应的道理。

    李沧瑶微微点头:“你师叔的腿虽然因为时间长了些治起来比较麻烦,但并不是不能治愈,既是青书你的请求,为师自然不会坐视不理,这次我们去明教能遇上武当的人,到时候我们可以和他们一起去武当山,一来青书你离家也有数年,并且拜入我逍遥派也有数载,也该回去汇报一下,二来正好可以去武当山帮忙治疗你师叔的腿。”

    “多谢师父!”宋青书咧着嘴笑的很开心,完全没有刚才那股子仙气,惹得李沧瑶颇有无奈地摇了摇头,嗔怪地斜睨了他一眼,率先驾马而走。

    “驾!”

    “师父,等等我!”宋青书见李沧瑶驾马而去,一甩马鞭,追着她而去,一路上,宋青书的心情无比的欢愉,心中虽有些近乡情怯的坎坷,却再不见曾经的阴郁和怨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