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师父是鬼魂九
    ,!

    李沧瑶和宋青书一路几乎是快马加鞭赶到明教光明顶的,等他们到达光明顶山脚,收回踏雪和墨良,悄无声息地上了光明顶。

    一路走来,尸首狼藉,不仅有明教教徒,还有六大门派的弟子。

    “师父……”宋青书脸上表情沉肃,眉头紧皱:“这些都是明教的人和六大门派的,看来之前一定发生过惨烈的战斗。”

    “嗯,看来那个躲在暗处想做黄雀的郡主已经开始行动了,六大门派的人和明教众人此刻应该还不知道山下发生的事情,这次明教和六大门派都有所损失,朝廷就是为了损耗江湖势力才有这么一出,我们尽快上去通知他们。”李沧瑶蹲下试了试一个人的鼻息,果然见他鼻息全无,早已死了许久,眉头微微皱起。

    看来这次被算计的六大门派和明教损失有些大,双方均损失惨重。

    “好在武当弟子这次本就来的少,并不在其中。”说完,李沧瑶站起,看向光明顶的方向,单手握着伞兵,一身白衣,一派道骨仙风,此时却带着一丝肃然:“青书,我们走吧。”

    “是,师父。”

    两人不再理会地上的尸体,轻功一展,飞向光明顶。

    刚飞上光明顶,两人找了个偏僻隐蔽的地方站好,光明顶上有一个偌大的广场,广场上烟压压的站满了人,那么多人几乎有意识地占城两方,一方之人十之**身上鲜血淋漓,或坐或卧,一看便知受伤不浅,那是明教的一方的人,另一方人数比明教一方人数多出数倍,那一方人大致分成六份,服装气势各有不同,很容易就看出是六大门派的人。

    而这六大门派的人隐隐有包围明教众人的趋势,而明教众包括杨逍、韦一笑、彭和尚、说不得等人都重伤,行动艰难。

    除了这些人,广场中心还有两人在打斗,其余人都凝神观战,气氛十分紧张。

    宋青书和李沧瑶都没有出手,他们都在等,等张无忌的出现。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张无忌就出现了,一看到张无忌出现,李沧瑶就察觉到自家徒弟的心绪有一瞬间的波动,她瞥了眼身边的宋青书,见他面色如常,眯了眯眼睛,大抵也知道,宋青书心里最后的那一点心结终于解开了。

    宋青书确实如李沧瑶所想的,在见到张无忌的那瞬间心里最后的那一点心结也随之消散。

    其实他也知道,前世自己之所以会最后变成众叛亲离,不仅有爹和师叔太师傅们的偏心,也有自己的小心眼和嫉妒在作祟,到最后识人不清被陈友谅骗,后陈友谅在他面前把师叔推倒撞上自己的剑让自己杀了七师叔,又故意说其实七师叔是因为他死的,是被他杀死的,之后他真正无家可归,落得个遗臭万年的下场。

    而重生后,因为心中的扭曲和怨恨,他心中对武当众人的成见越来越多,也导致了他本身就和爹还有师叔太师傅不亲,直到后来遇到师父……宋青书悄悄看了眼李沧瑶,眼里闪过一丝温柔。

    直到遇到她,他才从那个死结中走出来。

    然后今天,他终于完全走出来了。

    其实仔细想想,其实张无忌更可怜,从小在荒岛长大,刚回中原就失去了父母,又身受重伤连能否活下来都是个未知数,但他依然坚强乐观,这已经很难得了。

    前方的打斗已经告一段落,打斗殷天正和张松溪都停了手,之后又发生了许多事情,因明教众都身受重伤,几大门派的人都想趁人之危将明教赶尽杀绝,然后却被张无忌以一人之力化解。

    前方打斗甚是激烈不管是明教众人还是六大门派的人,都好似打红了眼,张无忌显然已经被六大门派的人自动自发的归到明教那一方,几乎是要开始车轮战,尤其是灭绝师太,似乎发现张无忌对周芷若很在意,竟直接派周芷若上场,后又刺伤了张无忌。

    宋青书开始坐不住了,虽然上辈子他也跟着武当派的人来,也经历过这件事情,但到底上辈子那个时候并不知道张无忌的真实身份,现在知道张无忌是五叔的儿子,被人刺伤自然不会一点也不在意。

    “师父……”宋青书欲言又止。

    虽然师父确实带他来光明顶,但宋青书也知道,其实师父喜欢看热闹却是个不喜麻烦的人,若他介入到争斗中去,难免会给师父惹来有些麻烦,即使师父不惧那些麻烦,但也不喜惹人烦的人。

    李沧瑶没有说话,安静地看着前方的打斗,就在宋青书有些失落地以为她不会回答的时候,就看到她竟然收回用来掩饰的伞,悄然隐去身形。

    “……”师父生气了吗?有一瞬间,宋青书心里产生了不可名状的慌乱和痛,他开口刚想喊李沧瑶,却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推力。

    “去吧!我就在你身边……”

    宋青书猝不及防,踉跄着向前两步,顿时原先慌乱的心被平复了,他眼睛闪亮地回头,看了眼空荡荡的背后:“师父……谢谢师父!”

    说完,不再犹豫,大步向前而去。

    宋青书刚才的慌乱和猝不及防已经让一些厉害之人察觉到有人的存在,在看他从暗处走出来,顿时不管是明教还是六大门派的人都警惕起来。

    “什么人!”灭绝师太倚天剑出鞘,警惕地看着走出来的一身青衣,姿态翩然的少年,眼里一瞬间划过一丝戒备。

    这个年强人,她竟然没办法看透,刚才也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

    不止是灭绝师太,其他所有人都看向宋青书,因着他此刻相貌和气质和六年前有了很大的差异,连武当张松溪几人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认出他竟然就是六年前离家出走,后来失踪的宋青书。

    宋青书自然不会忽略那些投注到身上的目光,若是前世那个初入江湖的他,肯定会被看的不知所措,紧张的浑身僵硬,而现在,他对这些目光没有丝毫感觉。

    他仿佛不知道那些人在看着自己一样,步伐沉稳而悠闲,好似被围观的不是他。

    张无忌捂着受伤的胸口走出,对宋青书拱了拱手:“这位侠士,敢问尊姓大名,来光明顶有何贵干。”

    不怪是张无忌出来,明教的人大多数重伤在地,而六大门派的人都戒备着,没人出来说话,就只能是张无忌出来。

    宋青书看了眼张无忌,又隐晦地看了眼武当的人,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凌波微步直接来到张无忌面前,伸手点了他胸口几个穴道,又拿出一粒药丸子给他:“吃下去,你的伤不碍事。”

    张无忌没想到这人会帮他,他愣了愣,接过药丸子丢进嘴里,一点也没怀疑宋青书的坏心。

    宋青书心里有些感慨。

    果然张无忌还是那个单纯的张无忌,不会轻易怀疑别人的好心。

    所以前世他到底是为何看张无忌不顺眼?眼前这个憨憨地摸头笑着对自己说谢谢的少年他究竟为何嫉恨?就因为周芷若吗?

    宋青书面无表情地对张无忌点点头,转头看向峨眉那边的周芷若,只是现在再看,清雅脱俗的周芷若在他眼里也不过如此,再掀不起心中任何波澜。

    甚至在看到她的一瞬间,他脑海里浮现的竟然是师父的身影,在一比较,就觉得,周芷若也不过如此。

    若无其事地收回目光,走向武当那边,对着俞岱岩拜礼道:“四叔,青书不孝,在外多年未曾给太师傅、爹爹还有各位叔叔报平安,还请四叔原谅。”

    “青书?你是青书?”张松溪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宋青书,眼前这个风姿卓越,气质渲染的少年真的是当初那个阴沉少语的师侄宋青书?他回来了?

    “是,四叔,我是青书。”宋青书点头。

    “果然是青书!”张松溪激动地握住宋青书的手,上下打量着他,半晌,满意地点头:“好,好,长大了,你爹还有太师傅要是知道你回来了一定会非常高兴,这几年他一直在找你。”

    “是青书的错,青书年幼无知,让爹和太师傅担心了。”

    “无碍,回来就好,和我说说,你这几年究竟去了哪里?遇到些什么?受苦了吗?”

    大概是因为宋青书的突然出现让武当的人都万分激动,以至于忘记了此刻形势紧张,张松溪一直拉着宋青书的手,恨不得把这几年的话全部说完。

    宋青书有些无奈,他真的不知道原来四叔竟然是个话痨,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他甚至听见自家师父偷笑的声音了。

    他的重生真的改变了许多事情。刚重生的时候因为和小婴儿灵魂争夺,刚出生的身体无法承受灵魂上的动荡,那个时候他的身体极度虚弱,发高烧甚至到烫手的地步,太师傅他们请了多少大夫都没有用处,后来三叔带他下山寻访名医,竟阴差阳错地躲开了那场劫难,躲开了前世被人暗算断腿十几年的劫难。

    那时候他还朦朦胧胧的,连自己是谁都分不清,所以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只知道等一年半后他彻底恢复意识,得到了六叔被人断了腿的消息。

    六叔断腿这件事情宋青书在前世也是知道的,却没想到今世避开了三叔的断腿,却让六叔提前断腿了。

    却原来是六叔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纪晓芙的事情,精神错乱跑下武当山,结果被人埋伏打断了腿,等大家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昏迷不醒了。

    “师哥?你说师哥?”张无忌也开心地喊了起来,他对这个根本没见过面的师哥神交已久,又有刚才他赠药之举,立刻把宋青书列为重要的人之列,这个时候他也不管外人是不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无忌。”宋青书对张无忌点点头,见张松溪面带疑惑,主动为他解释道:“四叔,这是无忌,是五叔和五婶的儿子无忌。”

    “你说无忌?”张松溪惊讶万分。

    “嘿嘿,四师叔,是我,我是无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