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师父是鬼魂十
    ,!

    张松溪这下可高兴坏了,不但离家六年未归的青书回来了,又见到了五弟的儿子张无忌,要是师父找到了,必也会高兴的,他一手握着宋青书的手,一手拉着张无忌,连说了几个好,满脸欣慰。

    武当那边的人自然很高兴,可惜有人不高兴,尤其是灭绝师太,被宋青书无视,又被忽略了这么久,又站出来了。

    “张四侠,你是否该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帮助明教妖孽的少年竟是你认识之人?难道张四侠竟是和明教勾结了吗?”这话说的毫不留情,脸上的表情也是相当的摄人,眉头皱的紧紧的,好似有深仇大恨一般。

    其实也差不了多少,灭绝本身对明教就有深仇大恨,她的师兄和ai人都是被明教之人所杀,她怎能不恨明教,因此,这次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就属灭绝最积极最开心。

    现在突然接二连三地跑出来帮助明教之人,而武当派的人竟然有人认识那个让灭绝感到威胁的帮助明教妖孽的少年,灭绝的态度自然好不起来。

    灭绝的一番话让其他人都不自觉看向张松溪,希望他能给他们一个解释,张松溪微微皱了皱眉头,很是不喜灭绝针对他们武当的行为。

    “四叔,没关系。”宋青书知道俞岱岩有些生气,无所谓地勾了勾嘴角,转身看向灭绝:“师太何须咄咄逼人,在下宋青书,乃武当宋远桥之子,离家学艺已逾六载,再次见到师叔自然内心激动,难不成师太还不允许在下和自己的师叔好好相聚不成?要知道,打扰人重逢,可是要遭雷劈的!”说完,宋青书挑眉,似嘲讽地瞥了眼面无表情的灭绝。

    前世今生宋青书都不喜欢灭绝师太这个人,太绝情,太偏激,因为和明教之间的恩怨竟然牵扯了那么多无辜的人,甚至因为自己师兄和ai人的死亡而性格突变,变得不近人情,蛮横无理。

    就因为她的阻拦,不愿让六叔和纪晓芙早日完婚,才会有纪晓芙后来的“情不自禁”,才会让六叔被迫戴绿帽子,在所有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而纪晓芙在明知自己有婚约的情况下还“情不自禁”地“爱”上比六叔俊美风流的杨逍,甚至在未成婚之前就将女子最重要的清白都随便奉上,又如何让他看得起?

    情不自禁?这都不能算得上是理由,若是这个世界上的人都用情不自禁来当借口,谁还愿意去承担责任?谁还愿意遵守道德标准?

    不过是个当了jian人也要给自己立牌坊的无耻之徒罢了。若是真的和杨逍之间是真ai,那你就不能等那么段时间,把身上的麻烦解决了,退了亲事再情不自禁?甚至在纪晓芙做出如此无//耻之事后峨眉竟然还不退亲,让六叔被人笑话。

    至于那个杨不悔,宋青书嗤笑,他同样看不起,也不喜欢她。

    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不以母亲所为为戒,竟还觉得自己母亲做的不错,是对的,甚至还隐隐羡慕她母亲的“勇敢”和“善良”,还为灭绝杀了她母亲而憎恨委屈。

    最后那个杨不悔竟然还来勾yin自家六叔。

    不说六叔和杨不悔之间年龄差距,就说两人之间有没有感情,而杨不悔又是明晃晃的六叔耻辱的标志,宋青书就非常不喜杨不悔。

    何况,其实宋青书心里明白,前世六叔最后会娶了杨不悔,不是因为有多喜欢她,而是因为责任。

    那个杨不悔一天到晚黏在六叔身边,说句不好听的,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甚至后来还来了个雪山寻药,有这些事情,除了六叔,谁还愿意娶一个不安于室的女人?不娶她难道要任由她被世人说道吗?

    哪怕是江湖中人素来不是很讲究这些,但并不代表不讲究,杨不悔做的那些事情,在农村中可是要浸猪笼的。

    所以六叔最后才会娶了杨不悔。

    宋青书不喜灭绝的偏激,却更厌恶纪晓芙和杨不悔两个真爱无敌的脑残,比起纪晓芙和杨不悔,当初灭绝师太亲手杀了纪晓芙估计不但是因为纪晓芙竟然和她的仇人搅和在一起,也是为了保存峨眉的那一点脸面——毕竟峨眉都是女弟子,出了这么个不守妇道,不检点的徒弟,要是被人知道了,峨眉其他弟子该如何抬起头来?谁还敢要峨嵋派的弟子当媳妇儿?峨眉的人除了掌门灭绝自行当了尼姑——因为人家的爱//人死了,其他人可都是姑娘家,未来可是要嫁人的。

    只看后来十几年峨眉山的人从黄花大闺女熬成了老姑娘都没人嫁出去就知道了,峨眉的人行情都被这两个人弄差了,根本没人愿意要!

    别说什么是自己不愿成婚的,那也就只能骗骗自己罢了,好好的姑娘家,谁不愿意找一个好夫君来疼自己。

    果然脑残的力量太强大,竟然把好好的一个大门派给弄成了尼姑庵。

    难怪师父那么不喜欢纪晓芙和杨不悔。

    想起后来又出了个把自己耍的团团转的周芷若,宋青书觉得自己果然还是不喜欢峨眉的人。

    “你……竖子竟敢口出狂言,今日我灭绝不教训你一番难解心头之恨!”说着,灭绝倚天剑一出,就冲着宋青书而去。

    张松溪和张无忌同时站出来想出手,谁料宋青书动作更快,没人看清他是怎么动手的,等大家都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灭绝手里的倚天剑已经到了宋青书手里,而灭绝,竟浑身不得动弹地以出剑手势僵硬在那。

    “青书?”张松溪这下子是真的惊讶了,他没想到六年不见,宋青书的武功竟那么厉害,就连他自己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

    而张无忌则是傻笑着摸了摸头,崇拜地看着宋青书,心里暗道果然宋师兄很厉害。

    虽然小时候没见过面,但张无忌早就对这个宋师兄很是憧憬了。这会儿看到师兄那么厉害,自然两眼冒星星。

    “四叔,我们待会儿再说,还是先解决了这里的事情吧。”宋青书知道张松溪的疑惑,但他不准备现在就说,他走回张松溪和张无忌身边,悄声向他说了些什么,然后对他点点头,在他有些惊诧的眼神中飞身离去,不知道去做什么了。

    在离去前,宋青书还不忘把灭绝的穴道解开。总不能让一派掌门一直被点着穴。

    灭绝一被解开穴道就大喊一声妖孽想追过去杀了宋青书,张松溪立刻阻止。

    “张四侠,你这是何意?为了阻拦我去杀了那个妖孽?还是说你果然和那妖孽是一伙的?”灭绝此刻心里恨极了宋青书和张松溪,尤其是宋青书,竟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怎么能不恨?

    但张松溪也不是吃素的,他虽比不上灭绝的武力,但灭绝想上他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更何况他现在只是要阻拦灭绝,自然游刃有余。

    “师太,青书此刻离去是为抓凶,并非逃逸,还望师太耐心等待,之前青书多有得罪,还望师太见谅。”张松溪的意思其实很明显了,就是在说我家青书是有事情才走的,灭绝你就别唧唧歪歪的做样子了,明明打不过人家还做出这副模样,给谁看呢?

    因为纪晓芙的事情张松溪也是非常不待见灭绝的,连带着峨眉的人他都不怎么喜欢,他们武当七侠自来亲如兄弟,自家人被侮//辱了怎么能欢喜的起来?若不是那个灭绝,若不是那个纪晓芙,六弟也不会大受打击,以至于在断腿之后自甘堕落,整日躲在屋内不出来。

    要说不喜峨眉的人,张松溪可谓是其一,哪怕因着师父和峨眉开山掌门郭襄之间的交情并未对峨眉有所疏远,心里也是万分抱怨的。

    更何况这次围攻光明顶他们武当本不欲加入,还是灭绝亲自上了武当,以理相逼才来的,所以张松溪更讨厌这个灭绝了。

    你说你和明教的人有仇,拉着我们做什么?

    不过能在光明顶遇到青书和无忌,张松溪还是非常高兴的。

    这不,阻了灭绝之后他又去和张无忌说话了。

    这么几年没见,张松溪很是关心张无忌,毕竟当初张无忌可是受了重伤,还中了寒毒无法根治,自然要了解这几年他的生活。

    得知他的寒毒已经解了,张松溪非常高兴,恨不得马上跑回武当告诉师父这个好消息。

    灭绝师太自觉被一个少年点了穴很是没面子,冷哼一声回到峨眉队伍中,冷冷地扫了眼张无忌,“看在张四侠的面子上,贫尼就多等片刻。”

    其他门派的人也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什么动作,张无忌倒是很高兴,和张松溪说了些话,赶紧去明教那里帮明教的人治伤,刚才宋师兄走之前就给了他伤药让他有机会去帮明教的人治疗一下,他自然很乐意。

    自己的外公就在明教人之中,还有不悔他们。

    张无忌自然不会放着那些重伤的人不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