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师父是鬼魂十一
    ,!

    宋青书没让大家等多久,有隐身的李沧瑶的帮助下,虽然受了些轻伤,却也抓住了狡诈狠毒的成昆。

    点了他的穴,把他绑起来,宋青书拖着他上了光明顶。

    光明顶上众人听到响动望去,就看到宋青书好似绑了个什么人朝这边走来。

    “青书。”张松溪连忙迎了过去,就怕灭绝一时起意又要对宋青书动手。

    “四叔,这就是成昆,是这次事件的幕后烟手,我去的时候成昆刚想下山通知朝廷的人,被我抓住了。”说着,宋青书把被五花大绑的成昆扔到地上,踢了踢还在破口大骂的成昆:“我得到消息,成昆和朝廷勾结,想将明教和我们六大门派的人全都一网打尽。”

    “什么?这怎么可能??!!”宋青书的话一时间引起了众人的猜疑,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看向地上的成昆。

    “这……这不是圆真么?圆真不是死了么?”少林寺的人认出了成昆,都大为震惊,纷纷围了上来。

    少林高僧看着成昆,问道:“圆真,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这里的事情真的都是你的阴谋?”

    “哼!”成昆知道自己这次大概在劫难逃,冷哼一声道:“没想到我成昆英明一世,竟然栽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手里,既然被你们抓了,要杀要挂悉听尊便!不过你们也别得意,朝廷的兵马已经来了,你们一个也别想逃,哈哈哈哈!”

    成昆的话引起了一阵恐慌,大家都开始议论纷纷。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圆真明明已经死了,是我们亲眼看到的!难道真如那个小子说的这是成昆的阴谋?成昆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真的被包围了?”

    “圆真,你果真如宋少侠所说勾结了朝廷,想把我们所有人都一网打尽?”少林寺的人一个个都非常不淡定,满脸震惊。

    毕竟叛徒是出在他们门派,如何能置身事外。一个不好,少林寺的声望全都要毁于一旦了。

    可惜成昆并不愿意给大家解答,哈哈大笑了几声,冷冷地道:“哼,我成昆做事,何时需要同你们这些人交代?”

    “你……”所有人都被成昆激怒,纷纷把剑。

    宋青书知道这样下去事情要糟,赶紧出声阻止大家暴动,“各位,请你们平静下来,不要中了成昆的诡计,他是故意这么说的。”知道大家疑惑,他把成昆和明教前任教主、谢逊等人的恩怨说了个明白,又把成昆和朝廷的阴谋道了出来,然后又解释了成昆刚才为何激怒大家。

    一时间大家议论纷纷,没想到背后竟然还有这样的故事。

    宋青书又踢了成昆一脚,抱胸对众人道:“各位,这次围攻光明顶其实是成昆和朝廷的阴谋,而成昆为了一己私yu和朝廷勾结,我们不能姑息,不过据我所知,朝廷的人并不是成昆说的已经包围了光明顶,但他们此刻只怕已经在来光明顶的路上,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为好,不然,他们真的包围了这里,我们谁也逃不了。”

    “这……”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知所措。

    “青书,你说的是真的?”张松溪问道。

    “自然是真的,这些都是师父帮我查出来的,不然我也不会这么着急来光明顶寻四叔了。朝廷的人早已预谋想要将我们这些门派的人一网打尽,好增加他们在江湖中的掌控力,所以这次的事情全是由那个叫敏敏特穆尔的朝廷郡主策划的,那个女人诡计多端,心狠手辣,身边还有许多高手,我们暂时不宜与她发生冲突。”

    宋青书的话不仅让张松溪沉默,还让其他门派的人都沉默了下来。

    “若真是如此,我们确实应该早点离开,不然就真中了朝廷的阴谋了。”张松溪唉了一声,立刻通知身后武当的人和张无忌准备离开。

    明教那些伤者在张无忌给的药的帮助下已经好了很多,勉强能站起来了,也慢慢走了过来。

    看到成昆,听到宋青书的话具是满脸怒气,却也不是不知轻重的人,由杨逍带头的名叫众人对宋青书拱手一拜:“今日得蒙宋少侠相助,并告诉我们这么重要的消息,我明教感激不尽,我已决定立刻带我明教之人离开光明顶,不会让那些人的阴谋得逞,那么,就此告辞。”

    “告辞!”

    “告辞!”

    “告辞。”

    张无忌张张嘴,看着外公和明教中人一起离开,没有说什么,来日方长,不怕没有相聚的机会,此刻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光明顶是明教的地盘,自然有密道,宋青书倒也不担心他们逃不出去,明教众人离开,其他门派的人也没了再战斗的理由,又听到元兵要包围光明顶,自然要尽快离去。灭绝很不甘心明教之人逃离,也不甘心坏她好事的宋青书,只她也知道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同众人离开了。

    不一会儿,整个光明顶就只剩下武当众人、宋青书、张无忌和被点了哑穴的成昆,张松溪集合了武当的人,对宋青书和张无忌道:“我们也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六师叔,这个成昆该怎么办?”张无忌挠挠头问道。

    “我们先把他带走,待会武当让师父定夺,顺便也要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他,青书,无忌,太师父看到你们回来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张松溪欣慰地拍了拍张无忌和宋青书的手,脸上的笑容怎么也下不去。

    自从五哥去世后,五哥这个唯一的儿子张无忌一直是他们心头的结,自从无忌失踪后他们遍寻无果,心里很是担忧,还有青书,大师兄知道青书回来了也会高兴的,虽然他心里不说,但他们都知道他心里其实是很担心很自责的。

    担心他在外会不会被人欺负,生活的怎么样了,自责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

    现在看到青书如此优秀,俞岱岩心里也松了口气。

    武当的人跟着宋青书从小道离开了光明顶,期间成昆竟挣脱了绳索想逃,只可惜被张无忌和张松溪给止住了,为了防止他再逃跑,几人商量着直接废掉成昆的武功,再把他绑起来,被废掉武功的成昆顿时变得沉默无比,一路上好似行尸走肉一般任由人推来拽去。

    武当山上,张三丰等人都收到张松溪的消息,早早地等在了门口。

    远远地看着武当众人渐渐走进,哪怕是已经如此年龄的张三丰也忍不住激动起来。

    “青书,无忌,我们到家了。”张松溪带着宋青书和张无忌以及一干武当众人爬上武当山,看到正等在那的张三丰等人,激动地跑过去:“师父,徒儿回来了。”

    “好,好,回来就好。”张三丰拍拍张松溪的肩膀欣慰道:“你的信我已经看了,你做的很好。”说完,张三丰忍不住看向落后一步站在张松溪身后的张无忌和宋青书,忍不住湿了眼眶:“无忌?青书?”

    “真的是青书和无忌?没想到都长这么大了,长成帅气的小伙子了。”最小的弟子莫声谷最是活泼,看到两人迫不及待地问道,还不停地打量他们。

    “没想到当初小小的人竟然长这么大了,这么多年不回来,好在都平安无事。”俞岱岩欣慰地看着两人说道。

    倒是一边的宋远乔,只神色复杂地看着宋青书没有言语。

    “太师傅!我回来了,青书不孝,让您担心了。”宋青书含泪对张三丰叩了三拜。

    “好,好孩子,快起来!”张三丰蹲下亲手扶着他起来,打量着他:“高了,也瘦了。”

    “太师傅……”

    “你爹和师叔们这几年一直很担心你,去和他说说话吧。”张三丰想到大徒弟的性格,无奈地摇了摇头,明明很高兴青书回来,见面了却板着脸,也难怪当初青书离家出走,好在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是。”

    踌躇着走到宋远乔面前,抿了抿嘴,“爹……”

    “回来就好。”宋远乔沉默片刻,最后也只说出了这一句话。

    这么多年没见,看到儿子如此出色,宋远乔心里既欣慰又无措,几年的空白,让这个本就有些严肃的武当大弟子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儿子。

    “哈哈,大师兄这是害羞了。”最小的莫声谷捂嘴偷笑:“青书你可不知道,之前大师兄还紧张的不行呢,哈哈哈……”

    “闭嘴!”宋远乔恼羞成怒地瞪了莫声谷一眼。

    其他几个来迎接的武当第二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忍不住笑了。

    “扑哧,青书,你的家人真有趣,你看你爹,脸都快烟成烟炭了,哈哈。”李沧瑶仗着没人看得见自己,飘过去围着宋远乔看了又看,竟然还发现他耳朵尖红了,这下可笑开了,还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宋青书,宋青书忍不住偷看过去,果然看到严肃的父亲耳朵尖红红的,虽然不明显,但确实如师父说的那样害羞了,心里对宋远乔的那丝陌生感也因为这件事情消失不见。

    那边张三丰在和张无忌交谈,这边宋青书也很快被众人拉着上下打量,生怕他这几年吃苦,惹得隐身的李沧瑶冷哼不满。

    宋青书不着痕迹地对李沧瑶讨好地笑笑,转移话题道:“太师傅,爹,各位师叔,我们先进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