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师父是鬼魂十二
    ,!

    “对,对,我们不要站在这里了,赶紧进去,青书和无忌好久没回来,走,我带你去看看如今的武当。”莫声谷最适活泼,他一拍脑袋,和张三丰说一声,一手拉着宋青书一手拉着张无忌率先跑了进去。

    “这小师弟,还是这么冒失。”俞岱岩摇头,问张三丰道:“师父,这个成昆如何处置?”成昆是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自然不会放过,但如何处置他倒是成了问题,毕竟成昆算是少林寺的人,又和汝阳王府有所勾结,虽然现在是被他们带回了武当,但到底不好随意处置。

    “成昆的事情我已经从你的信中知道了。”张三丰抚着胡须,看了眼被武当弟子压着的成昆,叹了口气,“成昆虽然作恶多端,但到底对我武当并未造成损失,反而明教和少林因成昆一事遭受了打击,且成昆乃少林中人,我看还是把成昆交给少林寺为好。”

    “师父说的有理,成昆毕竟是少林寺的人,他阴谋败露之后少林寺声望受了很大的影响,这成昆诡计多端,害死少林寺和明教不知多少人,交给少林寺的人处理是最好的办法。”宋远乔道。

    “且青书破坏了元兵的阴谋,元兵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也要做好准备,防止元兵再来个回马枪。”

    “二哥说的对,元兵最是狡诈阴狠,我们需得多加防范。”张松溪暗自思忖。

    元兵惨无人道,最是喜欢残杀汉人百姓,他下山经常能看到元兵在欺辱百姓,虽出手相救,但总也不能全部救下,张松溪万分痛恨元兵,此次知道围攻光明顶竟是元兵的阴谋,怎能甘心?

    “唉……这天下,恐怕要乱了。”张三丰叹了口气,对这天下百姓的兴亡很是担忧,但他也知晓武当人单势薄,根本无法和朝廷相抗衡,顶多也就保武当山下一片安宁,心中自是万分伤感:“不说这了,如今青书和无忌平安归来,我们该好好庆祝一番,哈哈哈……”

    “师叔好!”

    “师叔好!”

    一路被莫声谷拉着,遇到的武当弟子都很恭敬地行了礼,宋青书心情有些复杂。

    前世,因为陈友谅那个阴险的小人,七师叔死在他手里,也彻底斩断了他回头的路,让他彻底duo落最后死无全尸,今生七师叔还活的好好的,他也没有因为周芷若而做出无可挽回的事情,他是庆幸的,然而,面对前世被自己害死的七师叔,宋青书怎么也硬气不起来。

    “青书,我逍遥派之人从不会被往事绊住脚步,也从不需要后悔,后悔是世界上最无用之物,若觉得对不起你师叔,就好好孝顺他,孝顺你父亲和太师傅他们,如今你已走出了一条和前世截然不同的路,又何须害怕重蹈覆辙?”

    看他的脸色,跟在宋青书身边的李沧瑶就知道他在胡思乱想,无奈地摇摇头轻声说道:“青书,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你是我李沧瑶的弟子,怎能软弱?”

    宋青书面色一变,豁然开朗,因为见到莫声谷而生出的那丝软弱和愧疚以及他都没有察觉的心魔悄然消逝。

    师父说的对,前世的事情已经过去,现在的我早已不是前世那个无助无能的宋青书了,前世所有人都觉得他是错的,从未有人想过他的感受,给他指引道路,今生他却有师父,那样强大而美丽的独属于他的师父。

    直到现在,宋青书还在感谢上天将他的师父送给了他,他觉得,也许前世受了那么多的苦,就是为了今生和师父相遇。

    莫声谷在那里唧唧咋咋说个不停,时不时问宋青书和张无忌这几年的情况,张无忌老实莫声谷问什么他就答什么,宋青书则是简单地说了下他这六年的经历,并没有把李沧瑶的存在告诉他。

    没一会儿,武当山的人都知道,当年离家的宋师兄和张师兄都回来了。

    成昆被关了起来,等明日送去少林,张三丰一行人除被废了腿自暴自弃不愿意出门的殷梨亭全部聚集在正堂。

    张三丰坐在主座上,慈祥地看着两个小辈,笑呵呵的停不下来。

    “好了好了,无忌,青书,来给我好好看看,这几年有没有吃苦,有没有受伤。”

    “太师傅别担心,我这几年过得很好,而且还无意间得到了九阳神功,现在我体内的寒毒早已经被清除掉,不会再复发,后来我出了山谷,又遇到好多事情……”张无忌迫不及待地把自己这几年遇到的事情告诉了张三丰等人,那涤荡起伏的经历,让一众人忍不住随之担忧欣喜。

    随后,俞莲舟心疼地摸摸他的头:“好小子,没想到你竟然遇到这么多事情,果然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是啊是啊,无忌,七师叔为你骄傲。”莫声谷拍拍张无忌。

    武当众对这个五徒弟(五师弟/五师兄)的儿子很是喜ai和照顾,现在听他说了这几年的经历,自然又是但又是欣慰。

    最后都在心里感慨,好在人没事,且又有常人一辈子都不可能遇到的奇遇,不错。

    这个时候张无忌还没有和赵敏搅和在一起,也没有发生后来的那么多事情,甚至因为宋青书的突然出现而没有变成明教教主,他性格虽然有些优柔寡断却也没有大错,多教育教育还是能掰正的。

    而他相信,只要太师傅他们之后多关心他,多教育他,张无忌就会走回正道。

    当然还有个更好的办法,让师父去教导张无忌,在宋青书心里,师父是个无所不能的人,只是把张无忌掰回正路这点小事根本难不倒她,不过宋青书并私心里不希望师父关注除自己之外的人,所以也就没有提出这个要求。

    “师父,太师傅他们真的能让张无忌的性格变好吗?”

    “张无忌幼年在冰火岛那个与世隔绝的地方长大,没有机会接触那些阴谋诡计,回到中原后又被重伤,失去了父母,被当成易碎玻璃一样对待,也没有机会学习那些该学的,后来又失踪,跌落悬崖等等这些事情也让他没有机会接触这些,自然他的性格仍然如在冰火岛上时一般稚嫩和优柔寡断,若是有个好的老师教导他,自然能把他掰回来。”李沧瑶现在隐着身,没人能看到她,她趴在宋青书肩膀上,无聊地撑着下巴:“我相信只要你把隐晦地提醒你太师傅和师叔们,相信他们会好好教育张无忌,将他教导成合格的武当继承人的。”

    宋青书作为她李沧瑶的徒弟,日后自然要传承逍遥派,成为逍遥派掌门人,不会再回武当山,所以张无忌是最好的人选,这也是李沧瑶提醒宋青书要告诉张三丰张无忌的事情的原因。

    宋青书想想觉得师父说的有道理,决定过后去和太师傅谈谈。

    “青书,你这几年在外过得可好?你这孩子,当初一声不响离家出走,六年来都没给我们来个信,我和你爹他们都很担心你。”张三丰疼惜地摸了摸张无忌的头发,又拉过宋青书问道,语气虽带着些许的嗔怪,脸上却是带着笑意和关心。

    宋青书低下头,眼睛微微湿润:“太师傅恕罪,青书当年因气离家出走,让太师傅、爹和各位师叔担心,青书不孝。”宋青书猛地跪了下来,濡慕地看着张三丰:“青书这几年过的很好,我和师父一起隐居在山谷里,每天练功习字,师父也对我很好,并没有让我受苦。”

    早已想通了的宋青书不再钻牛角尖,又恢复了对张三丰的濡慕之情,前世虽然张三丰确实偏心张无忌,对他气势也不坏,但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让太师傅担心了。

    “好孩子,回来就好,太师傅又怎么会怪你呢?”张三丰欣慰地拍拍宋青书的肩膀让他起来,心里暗道,看来青书是真的长大了,懂事了,就是不知道他的师父是谁。

    “青书你能说说你师父是哪个门派的吗?你说你之前几年一直和你师父在山谷内隐居,这次出来,你师父没和你一起来吗?若是来了也请他来武当山做客,好让大家一起见见。”

    “太师傅,这也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宋青书道:“师父乃逍遥派掌门李沧瑶,六年前我遇到师父,并被她收留教导武艺至今,师父不仅武艺奇高且多才多艺,我难以想象一个人怎么会如此厉害。”说到李沧瑶,宋青书整个人都亮了,恨不得把所有赞美词都用在她身上:“而且师父还有非常厉害的医术,我和师父说了六师叔的情况,师父说六师叔的腿可以医治,也同意替六师叔治腿。”

    “你说的是真的??!!”宋青书的话刚说完,就见宋远桥激动地握住他的肩膀,激动不已:“青书,你告诉爹,你师父真的说六弟的腿能治?真的能治好?”

    “爹,我没骗你,师父确实说能治好。”

    “你师父这么厉害?六弟的腿我们也不是没找人看过,可是都说无法医治,你师父真的能治好?”

    所有人包括张无忌也看向宋青书,宋青书在众人期待又坎坷的眼神中坚定地点点头:“是的,师父确实能治好六师叔的腿,师父医术了得,能起死回生,六师叔的腿能治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