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师父是鬼魂十三
    ,!

    “好,好,好!太好了!!”宋青书的话让包括张三丰在内的人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殷梨亭十几年前被人断腿是他们的心头之痛,这十几年来他们找了无数名医都没办法治好他的腿,而断腿之后,殷梨亭自暴自弃也让他们痛心。

    他们几乎已经不抱希望了,却没想到竟然得知还能治好,怎么能不让他们高兴?

    哪怕现在还都是空话,并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能治好,也足够让他们开心。

    “青书,你师父现在在何处?赶快让人把她请过来,我们武当一定要好好感谢她。”

    “这……”宋青书不知道该怎么说,本来他想说服太师傅他们让他弄个安静无光的房间,让师父悄悄去把六师叔的腿治好的,但他显然没有估量到大家对六师叔腿的在乎程度已经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以至于大家第一时间想见见李沧瑶,一来感谢,二来是确认是否真的能治好殷梨亭的腿。

    李沧瑶不是人类,是鬼魂,这个宋青书心里清楚,所以才更加没办法让人知道,生怕被人知道,有心人会对她不利,何况她这样也不宜出现在众人面前。

    “怎么了,青书?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你不是说你师父也一起来了吗?”张三丰看到宋青书欲言又止的模样心下一沉。

    “不是,太师傅,只是我师父有点不方便出现……”宋青书也不知道该如何说。

    “青书,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你师父不方便出现?”宋远乔皱眉:“说出来我们听听,也好找办法解决。”

    “对啊青书,这件事情可是关系到六弟的腿,我们一定要重视起来,如果你师父有什么难言之隐一定要说出来,我们会帮忙解决的。”俞莲舟道。

    “这……”

    “青书,到底有什么事情不能说的?”俞岱岩毕竟和宋青书相处了一段时间,有些了解他,自然看出了他的为难。

    “是有什么不能说的吗?还是你师父不让你说?”张松溪问道。

    “有什么好不能说的,难道还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最小的莫声谷性子比较急,看宋青书吞吞吐吐的不愿意说,立刻不满了,毕竟殷梨亭的事情已经成为大家心头的痛,如何能不着急。

    宋青书很为难,师父的事情实在太过诡异神奇,太难解释,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

    “没关系,青书,你可以告诉他们实话,我相信你太师傅、你爹和你师叔他们,不会把我的事情告诉别人的。”虽然没有接触过张三丰,但是李沧瑶还是非常信任这个一派宗师的,何况她对自己看人的能力还是很自信的,他相信张三丰和宋远乔他们是正直的人,即使知道了她的事情也不会乱说。

    而且李沧瑶也自信,这个世界上没人能够伤害得了她。

    即使师父说没关系,但对于要把师父介绍给外人,宋青书心里仍然是不愿意的,但他也知道师父既然这样说就代表着她已经准备和太师傅他们相见,不管他愿不愿意都不会改变。

    “太师傅,不是我不想把师父介绍给大家,而是师父来历不凡,并不宜让众人知晓,原本我想让大家寻个隐蔽的地方让师父可以避开众人把六师叔的腿治好。”

    “这是何理?你师父愿意治疗小六的腿,却不愿意出面么?”张松溪皱眉。

    “这……”张三丰也有些犹疑,看宋青书为难而不知从何说起的表情:“青书,究竟有何难言之隐?”

    宋青书抿了抿嘴,观察四周,确认只有他们一家子在,这才开口道:“太师傅,并不是师父不愿意出来见太师傅,而是师父身份着实有些诡异,因此确实不宜见外人,只师父刚才说她愿意出来和大家见面……”

    宋青书的话还没说完,大家都知道为什么他之前那样欲言又止了,只见宋青书身侧,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逐渐显现出一个人影。

    那人一身低调奢华的织锦绸缎白色广袖流仙裙,腰间缀着几枚一看就知道价值连城的玉坠,一头长发被挽了个简单的发髻,缀碧玉簪,手握紫玉冰凤笛,单看这一身,就价值连城,而看相貌,张三丰也忍不住心里叹息,好一个天仙般的可人儿,若不是他年事已高且心性定力强,定也会如弟子们一般愣住。

    可见该女子容貌之胜。

    而更让他们吃惊的是,她竟是凭空出现的。

    “这……”张三丰大惊。不仅是他,武当七侠中在场的六侠都震惊无比,只因身为武当第二代弟子的尊严没有大惊失色,张无忌到底年幼,又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顿时吓得惨白了脸,跌坐在地上:“啊,鬼!!!”

    宋青书瞬间凌波微步,点了张无忌的哑穴:“无忌,闭嘴!”

    张无忌:“……”嘤嘤嘤嘤,有鬼,好可怕啊娘~(┬_┬)~

    李沧瑶好笑地瞥了眼欲哭无泪的张无忌,眼里划过一丝笑意。

    这张无忌,倒是挺有趣的。

    “张掌门,久仰大名。一直未曾拜访,还望海涵。我是李沧瑶,逍遥派第二任掌门人。”

    “李掌门。”虽然心里万分惊疑,但该有的礼节还是不会少的,张三丰同样对李沧瑶拱手拜礼:“青书这几年来多谢李掌门的教导。”

    李沧瑶淡笑,“张掌门不必客气,您比我大许多,叫我贤侄即可,”装嫩什么的她才不在乎,被人叫张掌门,很别扭的好不。

    她知道张三丰有很多疑问,她既然出现了,自然也愿意为他们解惑,“我知张掌门有疑问,没错,我确实并不是活人,而是魂魄,张掌门请放心,虽我不是活人,但生前确实是人类,并不会做伤害人类之事。”

    张三丰撸撸胡须,呵呵笑道:“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卖老一番叫张掌门贤侄了,贤侄不必多虑,我知你并不是那等恶鬼,只贤侄来历非凡,一时间让老夫有些惊讶罢了。”

    张三丰是何等人物,虽然刚开始的时候确实被李沧瑶惊到了,但过后也就恢复平常了,且见她虽未鬼魂但却一身正气,必定不是恶鬼,又是宋青书的师父,又愿意医治六子的腿,他心里自然就有偏向了。

    李沧瑶笑笑,也知道张三丰心里的想法,她算是在武当挂了号,武当核心弟子和掌门也知道有她这么个人了。

    “张掌门海量,沧遥佩服。一般人若是遇到这种事情必定不会有这般反应。”李沧瑶自然知道自己这一世的情况有多么的诡异,哪怕是在这个对人人都对鬼神敬畏的古代,她也算是独有一份的存在,张三丰能如此淡然可见其心胸有多大。

    “哈哈,贤侄说笑了,老夫刚才可真是被吓了一跳,真没想到老夫有生之年竟然会遇到这样神奇的事情。”张三丰撸着胡须哈哈大笑:“贤侄也莫要叫老夫张掌门了,若贤侄不嫌弃,就叫老夫世叔吧。贤侄乃青书师父,和我武当自然关系亲密,若还叫掌门可是太过疏远了。”

    这个时候,被吓到眼珠子都掉到地上的武当几人都把眼珠子装了回去,颤抖着手指着李沧瑶看向宋青书:“青书……她……她是你师父?”七侠莫声谷失声问道,整颗小心脏哦,被李沧瑶吓得一颤一颤的。

    “咳咳,青书,这就是你师父吗?果然一表人才……”宋远乔假咳了两声,眼睛上看下看,就是不看宋青书和李沧瑶。

    其他几人的情况基本都差不多。

    都不敢看李沧瑶了有木有。

    那可是幽灵啊!真的幽灵!活生生的幽灵!!!就在他们眼前!!!!!

    我去年买了个表,虽然我不知道表是什么orz!

    宋青书想捂脸。

    所以说他不想让师父出来的啊,看爹和师叔们都吓成什么样了,师父也真是的,还故意飘起来在他们眼前来回好几圈,就怕吓不倒他们一样。

    宋青书抽着嘴角略带歉意地对被李沧瑶突然出现在面前吓得张大嘴巴眼珠子快脱出来的七师叔笑笑,将自己的师父拉回自己身边道:“师父,别玩了,正事要紧。”

    “噗……难道青书不觉得他们的反应很有趣吗?世叔你觉得呢?”

    “呵呵,确实很有趣。”张三丰撸着胡子大笑,知道李沧瑶是在玩,也不在意看到自家徒弟们出丑,很是乐呵地在一边看好戏,当然,他也没忘一边同样被吓傻了的张无忌,无奈地摇摇头把他扶起来,“无忌别怕。”

    “太师傅……”张无忌都要哭了,那欲哭无泪的小模样,让张三丰再次大笑起来。

    他觉得,这一天是自己这几年最开心的一天,不但无忌和青书回来了,自己弟子的腿也能治了。

    哪怕之前还对宋青书说的话有所怀疑,但再见到李沧瑶之后,张三丰反而坚信她能治好殷梨亭的腿。

    青书的师父,绝对不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