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师父是鬼魂十四
    ,!

    张三丰执掌武当多年,早已处变不惊,但今日他却是高兴地放声大笑,让众人心中欢喜。

    宋青书从小到大都非常尊重自己的太师傅,不管是前世还是今世,这份尊重都未曾变过。

    哪怕现在他已经拜入逍遥派门下,不再是武当弟子,也不妨碍他对张三丰的濡慕之情,见太师傅笑的如此欢畅,心中自是欣喜万分,虽对自家师父捉弄人的举动很是无奈,却也万分纵容。

    “师父!”宋青书道:“不要再玩了,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六师叔吧。”

    李沧瑶撇撇嘴,终究没有再吓张无忌,而是飘回到宋青书身边,看向神情舒展,心情很好的张三丰道:“张师叔见谅,我们这就去六侠处吧。”

    “李贤侄,老夫可否问一句,你有多大的把握能治好我徒儿的腿?”张三丰问道:“并非老夫怀疑贤侄,实在是这么多年来老夫一直想办法治好六子的腿,可是请了无数的名医都无法看好,唉,心中万分悲痛啊。”

    张三丰叹了口气,面带悲色:“六子自从断腿之后就一直颓废,不愿见人,老夫真是……”说着,他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李沧瑶自然理解张三丰的心情,她虽然没有见过殷梨亭,但想到电视中用烟玉断续膏能治好的腿,万分肯定地说道:“放心吧,张师叔,我有百分百的把握能治好殷六侠的腿。”

    “百分百?”张三丰顿时震惊了:“这么说你有把握能把六弟的腿完全治好?这……这……”

    “不仅是治好。”李沧瑶看了眼激动的众人:“殷六侠的腿已经被废十多年,即使平时十分注意保养,也多有损坏,而我不但可以治好殷六侠的腿,还可以让他恢复到十几年前未曾断腿时的情况,武功内力都可以恢复。”

    这话一出,全场寂静,只听到大家急促的呼吸声,众人就连张三丰都不敢置信地看向李沧瑶,李沧瑶点头确认。

    这件事情对别人来说或许是比登天还难,但对她李沧瑶来说真的是小意思,哪怕没有空间,她也能做到,不然可有负她圣手医仙的名号了。

    穿越几世,她可不是在固步自封,碌碌无为,除了自身所学,她还喜欢把每个世界自己感兴趣的知识吸收化为己有,不断地充实自己,因此,不断轮回下来,不仅是她对逍遥派武学知识的理解更加深,那些知识好似化成了必备的技能刻进了灵魂里,相信哪怕是失忆也不会忘记,医术也是结合现代西医有了巨大的跨越性进步,所以小小断腿,并不成问题。

    那个什么烟玉断续膏,说实话李沧瑶并不放在眼里。

    或许烟玉断续膏在这干世界确实非常名贵难得,所用的药材也是稀有的,但她并不觉得有多珍贵,她空间里累积的各种药丸和药粉,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了。

    殷梨亭自从被断了腿之后就一直颓废自暴自弃,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连出门都不愿意。

    他觉得自己无法面对师父和师兄弟们怜惜同情的眼光,无法面对外界的人看自己时候的可惜和同情,这会让他发疯,所以他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日没夜地折磨着自己,自欺欺人地用这种方式麻痹自己,骗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

    然而每次看到师父和师兄们那怜惜的目光,每次看到自己没有任何知觉的腿,他都会从那残忍的梦中醒来,再次确定了他再也无法站起来的事实。

    这让他更加的绝望,让他更加的颓废,甚至不敢见人,就这么如同缩头乌龟一样躲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敢出去见人。

    这一天,他仍然躲在房间里,颓废而自暴自弃。

    “师兄师兄!有好消息,师兄!你的腿有救了!!!”突然,门被猛地撞开,只见莫声谷风风火火地闯进来,一见殷梨亭眼睛亮的恨不得把整个屋子都照亮:“师兄,你的腿有救了!!”

    “七师弟!”殷梨亭此刻的形象并不是很好,因为刚才自食其力想要挪到桌边失败倒地不起对自己发了一通火,此刻他有些狼狈,见莫声谷突兀地闯进来,心里顿时羞恼万分:“难道师父教导的礼仪你都忘了吗?”

    “师兄,你怎么倒在地上?”这个时候莫声谷也发现了殷梨亭的状况,赶紧过去准备扶他。

    殷梨亭一把推开莫声谷:“走开!我不需要你帮忙!”

    “可是师兄……”

    “你走啊!!!”

    “……”莫声谷心里很难过,自从师兄断了腿之后整个人都阴沉沉的一直都不愿意见人,也不愿别人帮他,但看到这样颓废的师兄,他心里非常的不好受。

    也是因为很关心殷梨亭,所以在得知他的腿有希望的时候才会迫不及待地第一个跑来准备通知他。

    只是被殷梨亭这么一弄,他一时间忘了要说的话,和他僵持着,直到其余人都来了。

    “六儿,小七,你们这是在做甚?”张三丰率先进入,看到一脸焦急的莫声谷和半坐在地上满头是汗的殷梨亭,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六儿,你……唉,你真是让为师说什么才好。”张三丰自是非常疼爱弟子们的,尤其是这个青年遭遇大难的六弟子,他自然知道六弟子自从断腿之后心中自是万分难过,看到六弟子这样自暴自弃也是有一分恨铁不成钢以及九分心疼,他叹了口气道:“六儿,你该醒醒了,这次师父带了能治好你腿的人,师父相信,你一定能重新站起来的。”

    “师父,你别骗我了,我知道我是好不了了,求您,让我一个人呆着。”殷梨亭自嘲地看了眼自己的腿,脸上满是不甘和自暴自弃之后的颓废,那样子,完全没有曾经武当六侠的风采。

    张三丰叹了口气,对殷梨亭的现状无能为力,他怜惜地看着殷梨亭,许久,才想起什么地道:“六子啊,老夫今日带了一位大夫来帮你看腿,一定会治好你的。”

    “我不看,你让他走啊!”张三丰刚说完,殷梨亭发了疯一样把桌子上的杯子茶壶扫落在地,然后狠狠锤着自己毫无知觉的腿:“师父,您别管我了!这么多年还不够吗?可恶!可恶!可恶!!”

    “住手!”李沧瑶飞身上前,一把抓住发狂地捶打着自己的殷梨亭,表情冷肃,看上去很是生气:“我当武当七侠各个都是顶天立地的好汉子,却原来六侠竟如此不堪,殷六侠,你这样自暴自弃,如何对得起养你的师父和疼你的师兄们?你难道不知道你这样,你的亲人心里有多痛吗?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你这样做不仅仅是伤了他们的心,也让他们无法安心?”

    她能理解一个人从本来的志得意满到残废的心理落差,但说实话,这对殷梨亭的心理素质实在太差了。

    若每个人都像他那样自暴自弃,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顾他人,那那些关心他的人岂不非常伤心?

    想想那些出生就没有健全身躯的人,那些因为意外而身残的人,他们有的不过是普通人,都没有放弃自己,一个侠士竟然受不起这点委屈,说到底,还是被宠坏了。

    宋青书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他也觉得六师叔太过脆弱了,要不然前世的时候也不会后来竟然被杨不悔“感动”娶了她。

    要知道,六师叔当初可是和杨不悔的娘有婚约的,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而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出墙,生下杨不悔,还说什么“真ai”,虽然大家不说,但谁都知道杨不悔的来历,一个被悔婚的人后来竟然和那个人的女儿成亲,怎么可能不被人说?也就只有那几个人自欺欺人,以为没人说而已。

    不过那个时候他自顾不暇,也就在江湖中听了些许那样的流言,其余也并不清楚。

    现在看到六师叔这样颓废,宋青书心里也万分难过。

    “你说什么?”听到有人这么诋毁自己,殷梨亭两眼通红,恶狠狠地瞪向李沧瑶。

    “难道不是么?并非我为难殷六侠,实在是你这样子太过不堪,我之所以答应要帮你治腿,不过是看在青书和张师叔的面子上,而你非但不感谢,偏还大发脾气,拒绝别人的帮助,难道你真的不觉得过分吗?”李沧瑶好似没看到殷梨亭怒视的眼神,嗤笑一声,在张三丰的欲言又止下直接出手点了殷梨亭的穴道,“青书,来帮忙,既然他不愿意配合,那就不需要他配合了,让他吃点苦头也好,也让他知道,这么多年来因为他,周围的人受了多少苦。”

    “可是师父……”宋青书抽了抽嘴角,小心翼翼地看了眼生气的师父,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只在心里为六叔祈祷了一番,果断上前帮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